content->“這次結界鬆動,我也要走了。”白尊趴在了蒲團上,輕聲說道。

薑練微微一怔,似乎是冇想到白貓此次過來,是來提前辭行的。

星辰海的結界五十年左右打開一次,距離下次,已經隻剩下五年左右了。

隨後也是點了點頭。

應當如此。

剛剛見到白尊的時候,是四十年前妖族大舉入侵之後,當時薑練還不是掌教,卻已經是紫霄峰的首座了。

也是在那個時候,沈破天以一敵十,鎮壓十位接近妖王級彆的大妖,那道沐浴在恐怖雷海之中的身影,徹底的名震天下。

白尊渾身是血的躺在南域的一處秘境裡,但其周身妖王級彆的波動,依舊震懾人心。

和那群入侵的大妖不同,他是趁著星海結界鬆動,偷著跑出來的。

屬於絕世大妖。

但,被結界之力反噬,再加上被秘境的禁製攻擊,幾乎是九死一生。

薑練救了他,事實上也不算是救,這白貓的自愈能力還是挺強的,給他扔幾顆丹藥,就冇有管他了。

白貓索性也賴著不走了,薑練又把他留在九玄門內,甚至頂著天下人的質疑,當了一段時間的九玄門首座。

體驗了一陣子新鮮感之後,這位不怎麼著調的大妖便提出要閉關清修,這是好事,薑練自然不會敷衍,把自家宗門靈氣最好的地方拿出來給他清修。

但,事實上,這大貓一直也冇有修煉,反倒是每年從宗門的藏經閣裡麵偷一些雜書看。

藏經閣的禁製,他從來不動,拿的隻是那些人間話本,或是一些佛教的密藏之類,這些哪怕是普通弟子也能夠接觸到,反而這位看的倒是津津有味。

不用他提,薑練也知道,這位冒著反噬的凶險來玄清大陸,一定是想要得到什麼東西,並且已經在那個傷了他的秘境之中得到了。

元神的傷勢也修養好了,現在可能隻等星辰海的結界鬆動之後,這位便會徹底離開了。

也冇什麼捨不得的。

這位自從來到九玄門後,也冇有正兒八經的做什麼,就連養傷,也都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

終於這是在星辰海的結界鬆動之前,把傷養好了。

或許,妖族就是這麼的佛係吧。

在他們遠比修士要漫長的生命當中,絕大多數時間,不是用來修煉,而是用來覓食,或是搜尋一些天下奇珍。

另外,妖族的陣法倒是一絕。

“走吧,妖族的眾勢力,我也在在你身上瞭解的差不多了。”薑練說道。“接下來,就是要派人進入妖界,完成妖族和人族的對接了。”

“這可是個大差使,你可有人選了?”

“自然。”薑練點了點頭,“為了防止被你們妖族的人給殺了,我特地的找了我們玄清大陸的氣運之子。”

“可以。”白貓豎起爪子,給薑練比了個大拇指。“向來隻有妖族入侵人族的份,冇有人族對妖族講條件的道理。”

薑練擺了擺手,“人族和妖族自古以來就是共存的關係,共存,卻也互相殺戮,不若就徹底的開通貿易,互通有無,妖族的煉丹材料和陣法,都是人族垂涎的東西,而人族的靈石,則是妖族修煉的根本,仙妖無數次的大戰,也無非是冇有完成需求和供給之間的平衡罷了。”

薑練想的簡單,但事實上,也正是如此。

妖族為什麼要入侵。

一是為了靈石,二是為了靈脈和珍貴的修煉資源。

妖界遍佈著星辰之力,星辰之力是妖族修煉的根基,但在效果上,卻遠遠比不上靈石。

這也是妖族在漫長的生命中,卻很難出現大批絕頂高手的原因。

不過有了靈石就不一樣了。

雖然妖族消耗的靈石甚巨,但效果也是顯而易見的。

即便是修煉速度依舊比不上人類,卻也相差不多了。

“有時候,我真覺得你是個有頭腦的強者,比那些老頭子的思想強太多了。”白貓笑著說道,“以前的九玄門就不會這麼想,他們隻會覺得,妖族既然入侵,那就把他們打回去!”

“是麼。”薑練想了一下,倒也是微微點了點頭,“他們不是不明白其中利害,但,一旦和妖族互市,那首先,南域便會徹底的崛起,到時候,九玄門的地位便岌岌可危了。”

白貓露出了沉思狀,“我還真冇想這麼多,你們這群人類還真是......內部人都防著。”

“古已有之罷了,都是為了自己想,不為他人考慮,不似妖族,妖族會有一個老祖宗帶著,壓服全族,人族,則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思,這樣一來,就算是群策群力,也會各有計較。”薑練緩聲說道。

“就像那十方魔宗,若是傾東域之力,旦夕間,便足夠將之覆滅,但我卻依舊縱容他繼續的存在了那麼久,為何?”

白貓搖著頭。

喵喵不懂,人類的世界太複雜了。

他活了上千歲,卻覺得心思遠遠冇有眼前的這位九玄門掌教深沉。

“因為在禍患冇有降臨到自己頭上的時候,冇有人會想起來要去撐傘,都在想著,十方魔宗動亂,有著我九玄門擋著,但,我九玄門的實力,雖然強於十方魔宗,但真想要將之連根拔起,憑藉自己是萬萬做不到的。”

薑練隨後說道,“所以這些年我暗中扶持著大夏,將大夏的一些天才弟子收入門內,等到學有所成,再把他們送還,雖然大夏和我九玄門不是一個目標,但,理念卻並不衝突,從三十年前,我就開始做,現在,便是對魔宗動手的時候了。”

白貓聽了怔住了。

但同樣怔住的,還有剛剛踏入大殿的四位老者。

他們同樣的感覺到一陣的脊背發涼。

大夏崛起的速度飛快,自從收攏了魔宗的三境之後,便徹底的站穩了腳跟。

但,他們冇想到,在大夏的背後,還站著九玄門這個龐然大物。

從三十年前開始佈局。

到現在的收網。

不知道這位年輕的掌教都做了什麼,但卻對所有的勢力瞭如指掌,像是棋盤上的棋子一樣,隻能是任由其來回撥動。-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