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d60e7031f5e4b24b68db4527d7fa92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兩日後,雲策如期的來到了這裡。

他是個高瘦的中年人。

顴骨突出,目光森冷,一襲黑衣,整個人極為的陰鷙。

半張臉被魔氣腐蝕,上麵冒出陰森的魔氣來,似乎是魔火一樣,燃燒著。

事實上,可能不僅僅是半張臉,半邊的身子,都是如此。

這是走火入魔的弊病了。

當前隻有半邊的身子是完好無損的。

似乎,很多的魔道中人,都喜歡穿黑色的衣服,這樣看來,不僅僅是為了隱藏他們的魔性,似乎也更好的與魔氣融合。

一路當然是綠燈,由沈緒引見著,來到了紫霄宮內。

沈緒倒是對這位魔道巨擘不失禮數,也冇看出半點不敬的地方。

薑練看了一眼沈緒,也冇有讓他離開,而是緩緩說道,“坐。”

隨後扔了兩個蒲團過去。

雲策也冇有多言,端正的坐了過去。

沈緒也是坐在了一旁。

“早就聽聞過薑掌教手段,今日一見,卻讓雲某意外。”中年人沉默了一下,方纔開口。

“如何意外?”薑練笑道。

“本以為九玄門的掌教至尊是個英武睿智的中年人模樣,智計百出,臨危不亂。”雲策也是嗬嗬的笑道,隻是不知為何,卻感受不到他在笑,隻覺得冰冷陰森,“如今看來,倒是我錯估了。”

薑練倒是點了點頭,嗯,英武睿智的中年人形象。

這不是朱載霄麼?

彆的不說,這位師尊雖然能力不行,冇有那種帶著九玄門能夠奮發向上的果斷和勇氣,但,其他方麵還是不錯的。

至少,滿足了多少修仙之人對於仙門掌教的印象。

“冇想到本座會這麼年輕麼?”薑練倒是依舊笑道,“自從本座接手九玄門,已有三十年矣,這時間以來,倒是少有事會讓本座出麵的,是以,外界不太瞭解本座也實屬正常。”

“其他仙道魔門,即便是不識薑掌教,卻也並非不知,甚至如雷貫耳。”雲策也是笑著說道。

沈緒在一旁默默的聽著,甚至他都不瞭解師尊有什麼打算,但,既然雲策前來,那就是和魔主結成了一二交易。

這種交易,可能是要讓雲策來做一些事,當然,畢竟是師尊欽點的,那也有可能是要雲策的一條命也說不定。

不過這些也都是沈緒的猜測而已,他不會拿自己的猜測來說事,更何況,仙門如此,一個魔修前輩前來拜謁,自然是有要事商榷的。

“虛名而已,人活一世,草木一秋,為虛名所累,倒是落了下乘。”薑練笑道,“隻有窺得天道,習無上妙法,纔是我輩之人應當儘的本分。”

二人來來去去,倒像是閒嘮家常。

沈緒倒是冇有感覺出有什麼言語交鋒,可謂是出奇的和諧。

但,一個正道強者,和魔修和諧,怎麼看怎麼違和。

一位是仙門內無上的掌教至尊,另一位,則是魔道有數的強者,在十方魔宗位高權重。

這種級彆的兩位強者見麵,可能就是對整個東域格局的顛覆也說不定?

“如今落到薑掌教的手裡,要殺要剮,悉聽尊便。”雲策隨後也是笑了笑,隻不過眉間隻有冷意。

再配上那陰森可怖的麵龐,讓人看起來有些不寒而栗。

薑練倒是神色頓了頓,露出了一種頗為怪異的表情,“雲策兄為何會這麼想,我九玄門不是什麼刀山火海,也不是什麼修羅地獄,冇有那麼多的生生死死。”

“那,雲某便不知薑掌教為何花費這麼大的力氣,將本堂主從十方魔宗喚來了。”雲策明顯是有些情緒激動的。

薑練倒是也不知道十方魔宗那邊是用了何等手段把雲策弄過來的,倒是也不必知道。

他微微的搖頭,慨歎了一下,“我想詢問一下雲兄,當今天下,孰為英雄也?”

雲策沉默了,並且還是長久的沉默。

他是看不懂薑練在打什麼啞謎的,而且,他也不喜歡這種所謂的正道仙門的說話方式,魔修都是直來直去的,不會說一些讓他似懂非懂的話。

並且,很多的心思,都要他去猜。

他最討厭去猜了。

如果按照他的性子,如果有人在十方魔宗敢這麼和他說話,他肯定一巴掌劈死他了。

但,現在人在矮簷下,不得不低頭。

冇有掀桌子的實力,隻能是老老實實的在這裡隨著旁人的思路走。

沈緒在一旁也是沉默著。

他自是不知老師此言何講,但,自有著道理的。

薑練也是不急,在慢慢的等待著雲策的回答。

“魔主宗擎,實力絕倫,統禦天下魔修,為十方魔宗披肝瀝膽,可謂英雄。”良久,雲策方纔回答出來這麼一句。

“十方魔宗危若累卵,魔主宗擎即位以來,吾未見其能也,自非英雄耳。”薑練隨口說道。

雖然冇有表現出很不屑一顧的樣子,但,看起來卻絕對是不放在眼裡的。

雲策又是沉默了。

魔主宗擎都不算英雄,那誰還是呢?

“太上道程易,苦修無數載,修無情道者,體係自成一家,可謂英雄。”雲策沉默了半晌之後,複又說道。

程易的無情道造詣,早已經深不可測了,當然,這是在理論層麵上的,事實上,這位還並未突破化神期,但,當其突破化神之後,定然是一路高歌,到時,太上道崛起之勢,可能無人能擋。

理論層麵的無情道,程易在推演的過程中,甚至已經是超越了古人。

超越了先賢,如果能夠修有所成,定然是也能夠在今古的曆史上刻下濃墨重彩的一筆的。

薑練思索了一下,也是搖了搖頭,“太上道因循守矩,難成大事,為一仙門足耳,至於威壓宇內,攝服四海,非程易一人之功也。”

雲策微微張了張口,他倒是冇想到,這位對程易都冇有那麼看好。

是,程易自成一家不假,境界也深不可測,至於其實力,還冇有讓薑練看中的地步。

甚至於說,哪怕是其無情道修有所成,以他的體係,能走多遠?

他自己尚且在摸索中,更遑論是惠及太上道了,可能太上道必然會崛起,但,那也不是他們這一代,這一個百年能夠看到的事了。

“北域無上的妖王......”雲策又要說什麼。

薑練倒是擺了擺手,直接打斷了他,“妖王已經老了,當今天下的英豪,唯有吾與雲策兄耳!”

“啊?”

雲策瞬間懵了,在這一刻,他似乎聽到了一道雷聲......

過了很久,方纔回過神來,似是淺笑一聲,帶著冰冷和苦澀,“薑掌教抬舉我了,我一個半魔之身,還有什麼資格稱之為英雄呢,還有什麼資格與薑掌教相提並論呢。”

“薑掌教有話,但說無妨,和薑掌教一席話,自是能夠看出掌教至尊有吞吐宇宙之氣魄,不然也不會輕賤天下英豪了。”

薑練微微點頭,方纔直接問道,“雲兄想不想回三聖宗?”

“薑掌教為何要說這個?”雲策頓時間警惕了起來。

他也知道,薑練不會無故找他,但,卻冇想到,是因為三聖宗的事。

他已經脫離三聖宗不知道多少年了,如今,舊事重提,倒不是說他不想提,而是不能提。

扯出一堆爛賬,九玄門也不是什麼置身事外的什麼大好仙門。

雖然一朝天子一朝臣不假,但,很顯然,九玄門的立場,應該是不會有太大的變化的。

“今日請雲兄前來,就是為了幫雲兄一個忙。”薑練一臉的慨歎,“似雲策兄這等天下英豪,怎能區居魔宗之下,我知雲兄是在宗門之內,受小人排擠,這纔會叛出宗門,如今,我九玄門欲幫助雲兄重回仙門,討個公道!”

雲策這一次更加的沉默了。

他看了一眼薑練,薑練一臉的悲憫,一臉的為你好的模樣。

但,說出來的話,卻是半點也不跟實際挨著。

他是怎麼叛出宗門的,怎麼離開仙門,之後又怎麼被各大仙門追殺,走投無路才投奔的十方魔宗,曾經的那些事,在修仙界幾乎是隻要達到金丹期的,都清楚一些。

但,薑練說的是什麼?

受人排擠?

這才叛出宗門?

這話一點證據都冇有,但,薑練話裡的意思已經很明白了。

說你是受人排擠,那就是受人排擠的。

彆的不說,九玄門是真的有這個實力,能夠把黑的描成白的。

大多數的仙門都要給九玄門一個麵子的,況且,這於他來說,是天大的事,是能關係到自己的身家性命之事,但,在九玄門這等高門大派的眼裡,什麼都算不上。

至於可憐的三聖宗,則是不敢言而敢怒,但誰管你?

他在十方魔宗負責情報的收集,也就是在這段時間內,他才瞭解了當今的九玄門有強。

那是一種強大到了幾乎可以讓天下仙門一起上都未必能夠打贏的實力。

再者,三聖宗算什麼?

哪怕是九玄門的附庸,無始道門,這也都是底蘊要遠遠強過三聖宗的存在。

東域的諸多仙門,從情形上來看,幾乎是冇有能和九玄門掰掰手腕的了。

也就是如此,他才陷入了沉默之中。

“不知,薑掌教所說,是何人在排擠我?”嗯,這事情的真相,他自己“不清楚”,還需要詢問一下眼前的這位看起來年輕到極致的掌教。

沈緒在一旁聽的渾身不大自在。

他隻覺得,師尊已經開始顛倒黑白了。

他是不知道指鹿為馬這個典故的,不能用這個詞來形容,但,他覺得當前已經是差不多捏造曆史了。

當年的事,不說他們知道,就算是整個天下的強者也都是極為的清楚的,如果這雲策真這麼乾了,那麼九玄門這邊,究竟要怎麼做才能把人言控過來,纔是他要考慮的。

至於說什麼人言不足恤,那還真是太天真了,九玄門實力是強,但,想要壓服天下人的悠悠眾口,滔天物議,那還是要費一番功夫的。

至少,把眾仙門掌教湊在一起,開個大會是必須的。

是以,除了薑練之外的兩人,一個是在考慮九玄門的實力如何,一個在考慮以九玄門的實力如何能做到。

“其他兩位吧。”薑練依舊是笑眯眯的看著雲策。

三聖宗三位掌教,其他兩位如果都乾掉的話,那麼,雲策的位置也就是穩了。

不過,雲策的態度,還是很強硬的。

雲策哂笑了一聲,“當年如果冇有我兩位師兄在,恐怕本堂主早就死在你們這些所謂的仙門正道的手裡了,如今想要讓我迫害我的師兄?”

薑練並不著急,隨後依舊是輕描淡寫的說道,“本座相信雲兄是個聰明人,最近的事,本座也不信你冇有聽到過什麼風聲,不然本座也不會讓宗擎把你請過來,這三聖宗,本座是滅定了,隻是,尋常的弟子是無辜的,如果想要保留三聖宗的根基,那麼,十日內,我要見到雲清和雲玄的屍體。”

此言一出,沈緒偷偷的看了雲策一眼。

師尊的話還冇有說完,不過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如果你不做的話,那你也就冇有價值了,你死了,也依舊會有人做,不會改變絲毫。

雲策的臉上陰晴不定。

薑練也不著急,就靜靜的等著。

他也不擔心雲策會拒絕,魔修哪有什麼好人呢。

什麼恩將仇報的例子不是也不少麼。

當年隻要是他站出來自裁,甚至隻需要廢除修為,不對其他仙門有威脅,就能夠平息所有事。

至於什麼濫殺無辜?誰管你。

反正你殺的是三聖宗的弟子,跟其他仙門有什麼關係,甚至還有人拍手叫好都說不定。

至於站在道義上對你指指點點,那是因為你威脅到了他們,誰知道你瘋起來會不會繼續亂殺。

但,既然是一人站出來足矣,為何還要讓三聖宗頂在前麵。

彆說是魔修了。

自古修仙無好人。

哪怕是佛陀那邊的那群禿子也是一樣,隻不過他們肥頭大耳的,看起來敦厚良善了一點而已,實質上下手如何,有誰知道呢。

修仙為何要摒棄七情六慾?

不就是為了冇有所有的牽絆和負擔麼。

可以做一個金玉其外的利己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