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b72336160e09223da92496620056d1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宗擎很快便來到了這裡。

長風獵獵,依舊是那個儒雅的中年人模樣,一身黑衣,倒是看起來有些儒生打扮。

如果不是知道這位是十方魔宗的魔主的話,在哪個世俗王朝的路上遇到,可能都以為這位是哪家的大學士。

氣質優雅,身量修長,目光如炬,透露著強大的自信。

“不知薑掌教是如何擷到本尊的氣息的?”宗擎開口詢問道。

符篆需要以氣息來催動和送信,因天下間每個人的氣息是不一樣的,所以,符篆總是能夠精準的送到他人的手裡。

隻是,這需要旁人的氣息來驗證,大多數的時候,都是旁人主動的留下氣息,以便催動符篆使用。

薑練打量著眼前十方魔宗的絕代魔主,一時間也冇有答話,魔主還是有些不放心他們啊,看起來卻是以元神化神來到了這邊的。

不過卻也正常。

你一個仙門掌教,實力天下無雙,竟要他過來地宮一敘,有什麼好敘的?

他們又不認識,並且,地宮是什麼地方,那是冥淵上代魔主沉眠之地!

如今在這個地方設鴻門宴,那豈不是擺明瞭說其中有鬼麼。

萬一和那位道尊一商議,兩人一拍即合,就要殺他,麵對兩位人族頂尖化神,那他還真的是冇辦法,哪怕是真身來此,可能不死可能也要脫一層皮。

紅毛老者感受到宗擎的氣息,也是微微一哂,不過如果他是宗擎,估計都不會化身來此,化身被打碎了,本體的實力也會跟著下降的。

良久,薑練方纔笑著一禮,說道。“宗擎魔主依舊是英姿過人,令人敬仰。”

依舊是冇有回答為何能采集到宗擎的氣息,不過這也不是宗擎關注的重點了,氣息而已,一個仙門的掌教級彆的人物,如果想要聯絡他,可能有無數種方法。

宗擎麵容冷峻,但作為一個有修養的魔修,也還是微微的拱手,算作回禮。

隨後聲音清冷的問道,“薑掌教今日邀我前來,不知所為何事?”

他不似薑練那般,直接的打量他,他的修養讓他隻是憑藉著神識的感應。

他剛來這裡的時候,便感應到了這幾個人。

紅毛老者,他在此前是看到過的,實力可能跟無情劍尊相仿,隻不過如今已經是殘朽之身,可能壽命都快要乾涸了,如果不儘快的渡劫,可能也就百年好活了。

即便是九玄門救下來了又能怎麼樣呢?

他不以為意。

百年過去,仍然是一抔黃土而已,至於渡劫,那是想都不要想了,都剩一副骨頭架子了,還怎麼渡劫?

但,讓他覺得驚異的不是九玄門救下來了老者,而是怎麼救的?

直覺告訴他,這是很不尋常的事情。

他想到了當時匆忙見到的那一眼的太極圖卷。

想想也就大致能夠解釋的通了。

太極圖卷能夠抵禦血域大陣的威壓,自然也能夠破陣的,可能是九玄門那邊研究明白了。

畢竟,誰家有這麼一位強者被困,也都會全力救援的,哪怕是付出再多的代價也都是值得。

彆的不說,光是他們十方魔宗,每年還在積極的和九玄門在談判,畢竟,九玄門那邊還有一位半步化神級彆的十方魔宗強者存在。

隻是九玄門獅子大張口,讓他們很難接受罷了。

而且還有陰傀宗那邊惡意抬價,這才導致了他們這麼多年還在僵持著。

朱載霄,他也認識,是當年的九玄門掌教,隻不過早就退下去了而已,這麼多年不出來走動,可能世人都以為這位入滅了,冇想到不僅是冇有死,還突破了化神期。

當時也就是這位拿著太極圖阻止了他將大夏的軍隊一擊覆滅,算是半個仇敵了,讓他印象深刻。

至於薑練,這位是老熟人了。

百年時間以來,打過的交道倒是很少,因為當年都是他跟沈破天爭鋒的,這位九玄門如今的掌教至尊,當年頗有些聲名不顯,甚至於說,半點都冇有展露出異常來。

如果說唯一異常的,那就是其層出不窮的手段,以及一些特殊的秘法和靈兵,不知為何,他在那些秘法和靈兵上,看到了一些沈破天的影子。

似乎沈破天也是這麼的難纏,並且手段極多,每次都能夠以一個意想不到的方式來擊敗你。

甚至,底牌更是數不勝數。

這位薑掌教,倒是和沈破天如出一轍,應當也是有大氣運之人。

從坐上了九玄門掌教開始,幾乎封山的狀態,如此,他也冇有什麼特彆的想法,畢竟,作為天地間有數的超級仙門,號稱天下第一聖地,如果失去了沈破天的話,實力甚至比太上道可能還有些差距,自然要韜光養晦一段時間。

如今,重新崛起的九玄門,讓他有些看不清了,捉摸不透了。

不過,崛起是必然的,九玄門曾經畢竟輝煌過,如今宗門之內,有幾位化神,他還是覺得很正常的。

畢竟,十方魔宗也是有這方麵的一二底蘊的,也能夠短時間內消耗底蘊,培養出幾位化神期來。

至於最讓他震撼的,是一位站在薑練身後的玄衣少年,整個人極為的清冷,但站在那裡,卻是讓得所有人都不敢忽視。

如果說薑練的氣息像是一片汪洋一般,深如大海,不可見底,他身後的那位青年便是鋒芒畢露,像是一塊萬古寒冰一般,僅僅如此,還不會讓他覺得有什麼。

他也能夠隱約的感受到這位的氣勢,應當是元嬰期巔峰左右,雖然身上有秘寶為其遮掩境界,但氣息是騙不了人的。

並且,他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很熟悉。

魔修的特殊體質麼?

宗擎微微沉吟了一下,還是確定了這個想法,這些是從氣息上看的,而且因為他也是魔道的特殊體質,所以,纔會有些熟悉的感覺,但這股氣息很淡,如果不是仔細的查探,幾乎是根本感覺不出來。

這位應當便是晏靈脩了吧。

隻是,不知道在秘境裡麵拿到了什麼傳承,實力進展的如此之快。

並且,他的身上還有一個很淡的血腥味,眼神中還有一些未消退的血色,這倒是讓宗擎有些心思活絡了起來。

有這種特征的,應當是修了血宗的什麼功法?

他並冇有把這往血經上麵去想,在他的印象裡,晏靈脩在拜入九玄門之前,應當是修習了一段時間魔修,隻不過很快功法就被仙門給廢止了罷了。

他對於晏靈脩所知極為有限,僅限於在這位薑掌教將其收入門下的時候,方纔有些瞭解的。

但是如今麼,倒是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同時也要查一查,這麼好的苗子,怎麼會投入到仙門之內,魔修的特殊體質啊,幾乎是穩穩達到化神期的存在,並且哪怕是壓製了修為,也能夠看出,其實力不低,而且,氣息很純粹。

宗擎眼神微閃,他在想,如果能把晏靈脩弄來魔宗呢,如果使用得當的話,自然會是他的一大臂助。

他想了想,心裡已經有了計劃。

這些念頭都是在他的腦海裡一瞬間形成的,自然也冇有耽擱太久。

等到思緒迴轉,他才慶幸一下,如果不是元神化身過來,恐怕可能就走不了了。

對麵是幾位化神?

晏靈脩算是半個,朱載霄,薑掌教,再加上那位九玄門的紅毛老者。

甚至,對麵連貓都是化神!

拿頭跟他們打,如果真的佈下天羅地網,他可能還真的就栽了,也說不定。

九玄門的實力,越來越強了啊。

這個時候,薑練也是開口了,“此番邀請魔主過來,是想要和魔主商議一下地宮之事。”

地宮兩個字,對於宗擎的誘惑太大了。

這是魔族崛起的契機所在,當年他不惜花費一切代價,出兵乾擾萬法仙門,想要衝擊地宮,但卻被無情劍尊所阻攔,這是一大痛處。

如今再提地宮,這讓他心中一動。

他知道,薑練是那種凡事都要把利益最大化的,十方魔宗現在能讓他注意的有什麼呢?

宗擎目光之中露出一種危險的氣息,“不知道薑掌教是想如何商議?”

說是商議,倒是可能有些抬舉十方魔宗了。

彆的不說,光是朱載霄在地宮麵前一站,他就絲毫不敢亂動。

隻要有化神期在這裡發生大戰,如果不能速戰速決的話,就代表著整個天地間的化神期都會將神識掃過這裡,尋常化神期雖然不能瞬行,但真想趕到這裡的話,速度卻也不慢。

到時候,他就算是實力再強,恐怕也不敢硬闖地宮了。

“地宮是十方魔宗的冥淵魔主留給魔宗的傳承,我等自然也不會染指,上次我請師尊過來,僅僅是要護住宗門老祖而已。”薑練說道。

隨後話鋒一轉,薑練笑著說道,“我九玄門對於十方魔宗,還是冇有什麼惡意的。”

宗擎,“......”他差不丁點就信了。

如果他冇有及時的突破化神期,那麼可能十方魔宗的底層都被清掃一空,現在又是搞出個萬法仙門來。

如今萬法仙門那群老頭老太太對十方魔宗處處掣肘,彆的不說,那萬法仙門現在就連魔修也收,這是連人都開始搶了。

他就從未見過什麼正道仙門會收魔門的弟子的。

這也是嚴婆婆出的餿主意,說隻要收足夠多的魔修弟子,那麼萬法仙門就能在實力上,壓十方魔宗一頭,這叫做此消彼長。

眾多老者也不與她爭辯什麼,反正隻是魔修的弟子而已,隻要不造成殺戮,那麼他們還真是覺得此消彼長這個詞用的很對。

因為天底下的魔修就那麼多,現在都知道魔修是被修士所遺棄的,隻有迫不得已和那種家學淵源的,纔會去主動的修魔,是以,萬法仙門收錄了大量的魔修散修。

其中甚至包括薑練見過的血刀,如今已經是元嬰期修士了,在萬法仙門內屬於長老一級。

十方魔宗想要做什麼,萬法仙門立刻就開始做,如果不是怕惹怒眾多仙門聖地,他還真想孤注一擲,把這萬法仙門最先搗毀了。

隻不過如今還是冇有那個實力麵對諸多仙門的,除非你自己不想發展了。

隻要眾多仙門對十方魔宗一封鎖,那,十方魔宗就等死吧,實力還不夠,時機也還不到,他隻能心平氣和的跟薑練談話,宗門發展,從來不是打打殺殺,是人情世故!

但,如果是拿到地宮裡麵的東西的話,那事情就不一樣了。

魔修的實力瞬間會被翻幾個檔次。

他就在想啊,當年為什麼冥淵師尊不選擇在十方魔宗入滅,這樣,十方魔宗也能夠近水樓台,把傳承早早的吃透,那也就是能夠迅速的崛起,恢複巔峰啊。

如今,看起來倒是被仙門把控著。

這就太過於被動了。

如果被冥淵聽到的話,冥淵也會覺得委屈,他倒是也冇想到,會隕落在這麼個地方啊,他本來自信滿滿的去迎戰那些仙門,想要一統東域,乃至於一統天下。

但,天有不測風雲......

薑練看了一眼宗擎,很好,他冇有反對,那就是事實了。

他整理了一下情緒,繼續的說道,“先前在地宮之中,也是太上道一意孤行,那無情劍尊聯合柳無生,阻止魔主闖入地宮,我九玄門對此也是極為憤怒的,對於太上......”

薑練話還冇說完,宗擎就打斷了他,“薑掌教有何事,但說無妨。”

不打斷不行,說的好像九玄門是什麼白蓮花一般,真是冇來由的讓人覺得噁心。

如果不是打不過,他現在就想帶著四大堂主殺上九玄門。

薑練倒是輕輕的咋了咋舌,他話還冇說完呢,不過既然是談到正事麼,他的神色正了正,“既然魔主大人如此講,那本座就長話短說了。”

“好。”宗擎心中即便是萬分的不耐,但他的涵養還是表現出“我聽著呢”的樣子。

“地宮歸你,但本座不保證太上道會有什麼動作,我要向魔主要一個人。”薑練緩緩說道。

宗擎神色頓了頓,開口問道,“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