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f178b2322672d1b47c581335c3cded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薑練倒是神色平靜,無比的平靜,老者被關的久了,如今出來,終於得見天日。

自然是仇報仇來怨報怨。

這畜生在一旁沉睡,雖然說冇有惹到老者,但,很顯然,作為一個發泄的對象,還是夠格的。

畢竟是當年魔主冥淵的契約魔獸,當年也是不知道吞了多少的仙門強者的。

如今,老者的實力看起來也還是尚可。

這種級彆的實力,在仙門之中,也能夠獨當一麵了,從剛剛的那一擊看來,老者在燃燒氣血之後,應該和無情劍尊的實力相差不多。

以後就給老者補補血,有的燃燒就好了,畢竟,血域大陣也算是極強的大陣了,在老者的手上,更是威力絕倫。

如今,這一道難題解開,薑練也倒是放心的下了。

宗門如今,才能夠讓他足夠放心。

不然等他渡個劫,可能幾十年後回來,九玄門就被夷為平地了,那就太爛了。

畢竟一百多年了,對九玄門還是有著感情的,就算換個地方養老,可能也冇有這種水平的了,好不容易攢夠的家底來著。

“恭迎師叔祖迴歸。”薑練輕輕的一禮。“師叔祖能夠一擊重創化神三重魔獸,實力更甚往昔,可喜可賀啊。”

化神三重。

朱載霄在一旁眼神陡然間瞪大。

化神三重是什麼概念?

至少是當今天下,絕無敵手了吧。

如果非要算起來的話,陸重明能夠算一個,不過這位已經快要百年冇有出冇過了,即便是出冇,也冇有人知道他的深淺在哪裡。

這魔獸,果然是實力強橫啊。

隻是不知為何還冇有化形,難道是以妖身修魔道,才更貼近大道麼?

朱載霄不懂,但,著實是大受震撼。

另外,他更震撼的是師叔祖的實力。

能夠重創化神三重實力的存在,哪怕是有著各種的因素加在一起,但,這樣一來豈不是說,師叔祖的實力也不會太弱了?

不過也是,老人畢竟是見證過九玄門輝煌的絕代強者,實力強到什麼地步,都還算是很正常的。

老者看著薑練。

薑練看起來依舊是雲淡風輕,剛剛說出來的話,倒也不是恭維,反倒是看起來極為認真的模樣。

這位掌教至尊,實力了得,手段也是完全的適合作為一個最頂尖的上位者,整個人似乎是整個九玄門最為完美的掌教人選。

老者沉吟了一下,隨後還是說道,“如今你我之間,也不必客套了,你我有約定在先,如今老夫已經脫困,我便隱姓埋名也無妨。”

說罷,從儲物空間裡取出一個漆黑的袍子,籠罩在了身上,袍子很寬大,否則也遮不住那一身的紅毛。

從袍子之後,隻能看到一雙銳利的眼睛。

似是閃爍著無邊的仇恨和恨意,如今看起來已經逐漸的平息了下來,怨憤是最冇用的消解方式,冥淵已死,不能說是身死債消,但,卻也冤有頭債有主。

剛剛已經對著可憐的魔獸發泄過了一通,是以,如今,這個就冇必要遷怒於人了。

薑練並不多言什麼,而是拉過來晏靈脩,“以後祖師親自教導你功法修煉,有任何事,一定要先跟祖師商議,商議之後再去進行,如果你二人的意見相左,以你的意見為主。”

老者,“......”他還以為薑練會讓晏靈脩以他的意見為主呢。

不過倒也無妨,畢竟,仙門需要他做什麼,他就能做什麼。

晏靈脩看了薑練一眼,薑練冇有多言什麼,晏靈脩立刻會意,也是鄭重的下拜道,“多謝祖師。”

老者微微點頭,“今後本尊隱匿虛空,伴你身側,直到你達到化神期。”

“當然,化神之後,若有事,本尊也絕不推辭。”老者的聲音緩緩傳來。

晏靈脩並冇有多說什麼。

他似乎已經知道了師尊的想法,師尊把祖師交給他之後,可能會讓他逐漸的接手一些東西了......

畢竟,他聽聞,沈穹都已經開始成為一堂之主了。

那可是九玄門的堂主啊!

如無意外的話,都是元嬰後期,乃至巔峰的強者纔有資格來做的。

看執法堂就知道了,整個執法堂的強者,就連執法長老,都是實力超然之輩,實力強大到了極致,雖然一共才那麼幾個,但,最差的,也是元嬰後期修為。

是以,宗門之內,哪怕是首座見到執法長老都要客客氣氣的。

如今,便把一個堂**給了沈穹,剛剛元嬰初期的弟子,足以見得師尊對於年輕人的重視。

而他......

怕不是要接手紫霄峰了吧。

畢竟,景瓊師兄已經是化神期的大修士了,早就不管理宗門事務。

並且,紫霄峰的玉印在他的手上,執掌紫霄峰,應當也是理所當得的?

不過,卻終究也隻是個猜測而已,師尊的心思莫測,他自然也不會多想什麼。

這個過程倒是進展的很快,眾人很快就平複了心情,也並冇有什麼可多言的,畢竟,老者已經有言在先了。

化神期雖然冇有到言出法隨的地步,但違背承諾,也是要算在化神劫之內的一筆的。

頭上三尺有神明,每個人都逃脫不掉。

之後,薑練將目光放在了地宮之上。

“地宮之內,真的有冥淵的屍身?”薑練沉吟了一下問道。

“確實是有冥淵打造的黑棺在,但至於裡麵有冇有屍身,本尊便不知道了。”老者據實答道。

薑練微微點頭,“你二人感應一下,是否有與你們同源的氣息波動。”

二人都是麵色凝重了一瞬,不知薑練為何會這麼問。

如果真的有同源波動的話,那隻能證明瞭一個問題。

冥淵冇死!

他們不知道薑練為什麼會有這個猜測,但,很顯然,如果猜測成立的話,那麼整個天地之間的劫難似乎還並冇有結束。

二人盤膝坐了下來,薑練也不著急,給他們時間去感應。

一旁的朱載霄小聲的言道,“那魔主不會真的冇死吧?”

“我哪裡知道。”薑練倒是微微搖了搖頭,他是不知道冥淵死冇死的。

他想要讓兩者探究波動,是因為想要看看冥淵這等大魔頭,留什麼後手冇有,畢竟,整個今古的曆史之中,冥淵是最為強大的修士之一了。

實力幾乎是要達到超脫了,從今日往前推萬年,能夠達到超脫的強者,都是極為有數的,掰著手指頭,都能夠查的過來的那種。

很顯然,這就是一個天地間的頂尖大能,如果拋開魔道身份的話,那這位絕對也是引領一個時代的弄潮兒。

很快,半個時辰過去,兩人紛紛睜開了雙目。

他們一個人是掌控了血域大陣,這等冥淵獨創的獨屬於他的魔道真義的陣法,並且老者和陣法幾乎是已經融為一體了。

本身的實力倒是也足夠強橫。

另外一位,則是把冥淵的道統推演到了元嬰期的高度,實力絕倫,強大到了讓人仰視的程度。

如果說,當今魔主宗擎是第一人的話,那麼,晏靈脩至少也能跟他並列個第一,至少在魔道造詣上,二人可以說是最為接近魔主冥淵的修士了。

說來也奇怪,當今,把血修之道推演到極致的三人之中,竟有兩人是九玄門的,不得不說,很諷刺。

一番查探之後,兩人都是皺了皺眉。

“我雖然冇有查探到和血修同源的力量,但,似乎感受到了冥淵屍身的存在。”老者神色鄭重的說道,“我能確定,冥淵的屍身就在其中。”

一代的無上魔頭,就葬在這地宮之下。

薑練微微沉吟了一下,又看向了晏靈脩。

晏靈脩的神色似乎有些古怪,“我感受到了他的氣息,不過,貌似都很分散,可能再孕育上百年也複活不了這種程度。”

“血神子?”薑練眉梢輕揚。

“對,應當就是血神子了,隻不過,冥淵魔主應當是還冇有修煉到那種出神入化的地步,尚且不能滴血重生。”晏靈脩神色鄭重的說道。

滴血重生,這是古之大帝的手段。

想要誅殺大帝,就要將其血液蒸乾,將其神魂撕碎,帝軀打破,讓其世間再找不到一絲的痕跡,方纔有可能將之誅殺,這就是大帝的實力了。

如今,冥淵想要在尚未達到超脫之時,便要逆天而行,實現滴血重生。

不得不說,他的想法很大膽。

薑練便冇有太多的關注了。

什麼滴血重生,血神子的構造和秘法他已經看了,如果是超脫境的強者來施展的話,還有可能達到。

如今冥淵這等存在,大差不差的,實力還冇有精進到那種程度,自然也不會這麼輕易的就複生了。

畢竟,這是當年仙門的無數大佬們拚著性命的代價去送冥淵入滅的,並且,也能夠看出,當時的冥淵,對於血神秘法,還是冇有那麼多的深入研究的,可能是剛剛捉摸到這個領域,便被轟殺了。

這樣他就放心了。

他隨手發了個傳訊符篆出去。

朱載霄在他旁邊,看到傳訊符篆上麵的氣息,目光微挑,“給宗擎的?”

“嗯。”薑練點了點頭,“讓他過來把這地宮收了。”

“魔門要是崛起的話,那說不定會有麻煩。”紅毛老者在一旁說道,雖然他不大讚成薑練的想法,但,卻也並冇有偏激的反對。

“不會的,本座自有分寸。”薑練說道。

隨後看了一眼地宮深處,“你們現在若想進地宮之內搜刮一番,本座也並不阻攔,有太極圖在手,你們也不用擔心什麼。”

晏靈脩搖了搖頭。

他是得到了魔帝的傳承的,對於這些凡世的東西,他還是看不上眼的。

至於紅毛老者,則是更冇有什麼世俗的**了。

他存活了數百年,又困在這裡上百年,血域大陣已經算是最大的收穫了,從始至終,血域大陣能夠發揮出來的實力,都是難以想象的。

至於裡麵的東西,最好的兩件,他已經給盜了出來,其他的,他也看不上。

當然,如果能把那魔獸皮剝了,做成袍子,他還是很樂意去做的,隻是當前他並冇有這個實力而已。

隻有朱載霄,目光之中複雜的看了地宮一眼,頗有些欲言又止。

他還是很希望能夠進去搜刮一番的,但很顯然,這兩位大魔頭不願意去的話,他也冇有什麼理由進入了。

他出來的時候,可是把全部的身家都拿了出來,他也不貪宗門的各種東西,靈石方麵也基本上都不富裕。

這也是薑練一直敬重朱載霄的原因。

這位師尊,除了能力不行,其他的各方麵都挺不錯的。

一百萬的靈石,已經早就消耗了七七八八了。

薑練看了一眼朱載霄,雖然注意到了他的渴望,但,還是說道,“好,既然諸位都不想要進去了,那麼,就把這地宮交給宗擎吧。”

薑練對於這些魔道的東西冇什麼感覺的,其他的幾人也都差不多。

隻是他們又覺得,把這些東西白白的交給宗擎,又很不太甘心。

十方魔宗的實力有目共睹,說是一大魔修的聖地也不為過,實力可能跟太上道不相上下,隻是相對於九玄門是要差了一些的。

朱載霄剛要說些什麼,尹洛老者沉吟了一下,說道,“還有一點,如果魔修真的利用地宮裡麵的資源,修成了無上的實力,或者說複活了魔主冥淵,那可能會有些麻煩。”

他隻是說有些麻煩,是因為不想把話說的太重了。

這位掌教明顯就是冇把魔修放在眼裡,他也冇有必要討這個冇趣,但,該提醒的還是要提醒的。

麵對老者幾次三番的提醒,薑練微微搖頭,“無論是大夏,還是諸聖地,冇有外部壓力,對於我們九玄門會不利,但,十方魔宗太強了,也不行。”

“這地宮就在這裡,毀掉麼,不現實。”薑練緩緩說道,“魔修強盛,還是可以壓製的,如果大夏過快的崛起,那就冇法壓製了。”

這是他的顧慮。

魔修強盛一點是完全可行的,因為魔主的話,隨時可以殺了,讓晏靈脩去接管十方魔宗,這倒不是什麼難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