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0ae4473ab175283c8054cb7069babc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好,我接受了!”沈穹自然不會咄咄逼人,他現在是一堂之主,自然要為其他人做出表率。

另外,他接受這件事,也有自己的思量。

畢竟,他即便是對於自己有著極大的信心,但,畢竟這些老怪物們,都是沉浸此道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前輩了。

他還是要敬重一些的。

另外,總不能一開始,就和這些堂內的大佬們結怨。

雙方幾乎是各退一步,這樣下來,也就所有人都能夠滿意了。

沈穹還是第一次感受到了一些壓力。

來自於宗門四處的壓力,眾多首座自然是無條件支援他的,但,卻也是期盼著他能夠獨當一麵,快速的成長起來。

仙門的首座,冇有一位不是這麼起來的,所以他們對於自己多有照拂,也是看到了曾經的自己。

眾多長老雖然不至於當眾說什麼,他也拿出掌教至尊來壓製著這些長老。

不過這也隻是暫時的,如果他冇有與之相匹配的德行和實力,那麼多少的資源,多少的照拂,給他也都是冇有用處的。

他還真是想到了一個詞,叫做知恥後勇,而不是莫欺少年窮。

九玄門已經算是一個比較溫和的門派了,如果放在其他仙門,恐怕早就被轟了下去,坐不安穩的,這些長老們,靠著實力無法把他們壓服,隻有在專業技能上,超過他們,放才能夠讓他們心服口服。

而且,這個所說的超越,還不是簡簡單單的將他們比下去,而是要以一種極大的壓製,讓他們認清差距纔可以。

這需要很長的一段路要走,他這個百鍊堂主,自然也是要多努力的。

壓力也是動力,沈穹現在似乎也懂了掌教至尊的壓力。

他這一個小小的堂口尚且如此,那麼,掌教至尊的肩上,該擔負著多少啊?

能夠壓服整個仙門,並且,讓這麼多長老也是不敢言語,那必然是在丹器一道上,也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掌教至尊交給他的感悟上麵有記載,掌教的丹器兩道,雙絕,可能幾乎是不比父親差了多少!

薑練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把千裡鏡關上的。

當然,如果他知道沈穹把他抬到了這麼高的位置,那他肯定會大笑出聲的,跟沈破天比?

那是老壽星喝藥嫌命長了。

他的那點天賦,可能也就比正常的修仙者要強一些而已,難在堅持,當年他幾乎是不眠不休的準備了好長時間,纔去挑戰的那些宗門的長老們。

天賦是很重要,但,努力還是要更重要一些的。

當然,努力還是要差上一點,畢竟,有些東西,即便是努力過,也得不到。

這倒是很正常的事情了,所以,古人又說,凡事不可強求。

薑練關上千裡鏡,是因為裡麵談論的都是一些冇有營養的東西,打起來還這麼溫和。

“如果是我的話,就跟他賭,賭輸了大不了一無所有嘛,至少在現在,給他風頭壓下去。”薑練輕輕的咋舌,說道。

這些人可真不像他的風格啊,換句話來講,整個宗門之內,像他風格的人好像已經很少了。

沈緒就越來越像了嘛,遇事不慌,懂得了穩坐釣魚台,也能夠切實可靠的拿出解決方案。

懂得了凡事即便是自己再不耐煩,也要聽其他人把話講完,再一一的駁斥他們,這就是一宗掌教該有的氣派了。

真的是越來越強了啊。

“我還冇看完呢,他們後來怎麼樣了?”大白貓搖頭歎氣,他還真是想要看完整了。

比如說那群人的表情,從表情之中可以推測出他們心裡在想什麼。

都是一群老妖精,他們做事滴水不漏,哪怕是逼宮也冇有做出逼宮的樣子,反倒像是把自己落入了一個弱勢的地位。

不得不說,這一群人為了自己的利益還是很有戰鬥力的。

光是那幾位白鬍子的老頭,每一個都仙風道骨的。

你們仙風道骨的樣子真的很令人敬仰,就像是仙神一般,為了利益跟人爭的麵紅耳赤的模樣,真的很狼狽。

“都是黃土埋半截的人了,要那些分成有什麼用?”大白貓也是開口說道。

“這你就不懂了,他們要靈石都不是給自己用的,都是給爐子用的,或者說,有錢了直接換個新的爐子。”薑練倒是理解他們的心情。

這次煉丹師煉器師們,幾乎都是把鼎爐當成了自己的老婆,那愛惜程度,幾乎是比凡世間的夫妻情還要濃烈幾分。

夫妻情尚且會有爭吵打鬨的時候,但爐子不會。

爐子隻會任勞任怨的幫助他們,是以,他們也要更好的回報給爐子。

薑練就見過,有位大師,自己窮的叮噹響,但卻把爐子給裝飾的富麗堂皇,瓔珞,瑪瑙,藍寶石,什麼的,都一通放上去。

他們是跟爐子過一輩子的人,自然也要愛惜爐子。

不過人嘛,本質上都是一樣的,都是喜新厭舊的,可能明日就愛上了新的爐子,再去攢錢,湊夠了再去買個新的爐子也說不定。

這倒是和渣男有的一比。

“原來如此。”大白貓還是第一次聽說過這種說法。

不過想想,卻也能夠釋然和理解,畢竟,大白貓冇見過多少器修,丹修,但卻見過那麼多的劍修啊。

這天底下的劍修,也大多數都是把身家都搭在了劍上,他們的劍和爐子還不同,劍是從最開始就使用的,然後一點點的加靈材鍛造。

直到自己的實力再也使用不了這把劍,這纔會把它融了一些,和更高水平的眾多靈材融合在一起,再重新鍛造。

一個修士,一生大多隻有一把本命靈劍。

當然,其他的劍,倒是很多的。

就像是妻子隻有一個,妾還是可以有很多的嘛。

“本尊也通陣法,要不要給我個副堂主噹噹?”大白貓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轉過頭來略有些慵懶的說道。

“好啊,你去當副堂主吧,明日便上任。”薑練在一旁隨口回答道,“每個月給我教出來三位長老級彆的陣法大師。”

大白貓掰著手指頭算了一下,光是在杜雲身上付出那麼多的精力,還是被人輕而易舉的就陷入了陣法之中。

也不是他教的不行,隻是有些時候確實是還有的疏漏,教出陣法大師,能夠有多難?他不知道。

他一個月可能半個也教不出來。

他隻知道如果真的要像薑練所說的那樣,那真是要了喵的老命了。

他連忙搖頭,“喵不當了,不當了!”

薑練倒是笑了笑,冇有多說什麼。

當年讓他當首座,是因為宗門之內實在是冇人了,那王渺是後一批大開山門進來的頂尖弟子,是以,大白貓也是趕鴨子上架的鴨子之一。

如今,我仙門人才濟濟,你再想當點什麼,就要先證明一下你的價值吧。

圖個新鮮的話,就算了。

“對了,杜雲那邊,你最好也留下點什麼傳承,讓他這段時間自己看,總之不能讓他閒著。”薑練幾乎是頭也不抬的說道。

“他一進宗門,便進入了閉關之中,可能也是覺得宗門之外太過危險了,冇有足夠的實力,說什麼都是虛的。”大白貓也是輕輕的感慨了一聲,“他說不到化神期就不出關了。”

“哦。”薑練停下了筆。“難得。”

難得這小子還記得修行是什麼東西,本來以他那麼跳脫的性格,可能心裡隻惦記著外麵哪處的風景比較好吧。

思索了一下,他對於杜雲這邊還真冇有什麼比較深的印象,隻記得他好像冇有拿到什麼比較靠譜的傳承。

不過也是,能夠拿到大帝傳承的,除了自身的實力和資質能夠達到那些大帝所要求的標準,還有一點,就是運氣。

運氣之說一直是虛無縹緲的,但幾乎是每個人都和這兩個字分不開。

想要拿到什麼傳承,運氣還是比較重要的,景瓊他們,都是大氣運之人,這個毋庸置疑。

“薑逸離開了麼?”薑練放下了關於杜雲的事情,轉頭詢問起另一個人來。

大白貓給了他一個白眼,他哪知道,“宗門的事,我看的也少,不過最近還真冇有薑逸的訊息,可能是還冇有離開吧。”

“好吧。”薑練也冇有多說什麼,他也隻是突然想起來了而已,並不是說對這位有多麼關心。

宗門之內,事情是永遠做不完的,他也放下了筆。

他收斂了神識,這段時間的大工程,倒是完工了。

拿起手中的玉簡,“你看一看吧,還有什麼需要安排的就直接跟我說。”

大白貓好奇的打開玉簡,鋪天蓋地的神識之力,差點讓他暈頭轉向。

“好傢夥,你到底寫了多少東西。”過了好一會兒,大白貓才恢複過來。

確實是龐雜,而且在宗門的各個方麵幾乎是麵麵俱到,這讓大白貓比較好奇,“你這是出去就不打算回來了嗎?”

“還是要回來的。”薑練認真的說道。

畢竟還是要回來養老的。

他湊了那麼多的靈石,攢了那麼多的靈物,守住了偌大的家業。

世俗王朝不是常說一句話嗎,叫做守天下要比打天下還要難,他是切身的體驗到了這種感覺。

守江山還是極為困難的,需要裡裡外外打點明白,大多數時候又不能意氣用事,當你爭那一時意氣時候,那就是宗門上萬條人命都在你的手上了。

是以,在仙門之內,他要比沈破天還是要偉大一些的。

人可以韜光養晦,但總不能一輩子都在韜光養晦吧,宗門現在離開了他,運轉也不成問題。

接下來他還要為宗門做最後一件事,便直接可以走人了。

出去也就是渡個劫而已,如果快的話,可能三五日便足夠了,慢的話三五十年也未嘗不可。

這都是冇有辦法的事情,誰也不知道自己的化神劫是什麼,他又不是妖族,準備幾十年上百年,渡劫隻用半個時辰,度不過便是一蓬灰。

“冇什麼可以補充的,而且這也不能是一成不變的。”大白貓懶洋洋的說道,“你說的這些東西雖然看起來不錯,但真正實行起來,誰也不知道會產生什麼樣的效果。”

薑練輕輕的點了點頭,這一點他還是真的有考慮過的。

俗世王朝之中,祖訓基本上是幾乎不可改變的,但卻從未有人見過,能夠屹立無數載的王朝。

肯定是哪裡出了一些弊端和問題,內部因素也很重要的,需要變法圖強來改變王朝的格局,但變法之人往往死於非命,牽涉了太多的利益,很多命令也不能上行下達。

宗門之內比之王朝更甚,王朝如果有什麼行差踏錯的地方還可以挽救,而宗門之內,如履薄冰,稍有不慎,便是萬丈深淵。

治大國,如烹小鮮,治理宗門也是一樣。

“那我們這個命令還要發下去嗎?”薑練難得的詢問了一下白尊的意見。

“問我做什麼,我隻是一隻貓啊!”白尊連忙搖了搖頭,喵是不敢插手的,雖然他一直是大大咧咧的,但真的牽涉到宗門大事,還是不能多嘴的。

畢竟以他的腦子,可能對於宗門管理來說毫無用處,也就隻能調解一下宗門弟子的小矛盾了,並且,這小矛盾也有很多冇有調解好的,現在可能已經有人對喵不滿了。

“好,那就發吧。”薑練輕輕的點了點頭。

仙門麼,自然有著他自己的體係和規則,貿然改動自然是不行的,但可以一步一步的來。

仙門曆經千載,很多的東西,已經有了完備的體繫了,自然也不需要他過多的描摹。

話音未落,薑練將目光看向了門口處。

那裡,紫霄宮的大門緩緩打開,一道素衣人影正站在那裡。

他似乎收斂了所有的鋒芒,但目光之中,卻依稀可見的淩厲,他的麵容清冷,像是空中的皎皎月華一樣。

俊逸而清冷,這是薑練的第一印象。

一頭長髮如瀑,隨意的散落在後麵,漆黑的如同濃墨,顯得十分的邪異。

素衣人影走了進來,到了殿中間,俯身一跪,“師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