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fbec162aa8246ad4790d0170b24ba6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當沈緒剛剛接到這個訊息的時候,甚至還有些回不過來神。

他自然是知道宗門的那些煉器煉丹之類的長老都是僅僅分屬於內門,並冇有什麼限製的。

如今要把這麼龐大的一個勢力給整合起來,那麼需要的資源肯定是一個天文數字。

不僅僅是要考慮到煉丹煉器的原材料,還有無窮無儘的靈石,乃至於還需要從各峰抽調弟子。

這就是他們久久不想整合的原因了。

不過如今看來,有了這麼多一大批的靈材,之後將這些長老重新的整合起來,也算是給宗門注入新的活力。

這些倒是好辦,仙門之內,畢竟一直都是有著器道丹道的必修課的,自然也有那麼一批的弟子,喜歡這些東西。

這也不算什麼興趣愛好,這是真正的能夠幫助在天地之間站穩腳跟的東西。

彆的不說,丹藥,在這個大陸上,彌足珍貴,自然會催生出一係列的煉丹師來。

很奇怪的一點是,煉丹師,並冇有像煉器師那樣,搞出一個大的宗門來,風光顯赫一時,這也和稍微有點水平的煉丹師,都是大勢力培養出來的有關。

喜歡煉丹煉器的還是很多的,宗門之內靈石富足,暫時還經得起折騰,資源也有的是,現在宗門內,把靈石都換成了資源,傾家蕩產,可以說,都是為了這個百鍊閣在做事的。

如今,抽調弟子,靈石資源的事情,都能夠解決了。

但,還有一點。

平白多出這麼一個勢力來,即便是眾多首座都是支援的,但是,很明顯,這些長老卻不願意被一個十幾歲的孩童所把控著。

他們這些老頑固,都是有著極高水準的,他們都是經曆了無數的打拚,方纔能夠在這天地間站穩腳跟,並且,在每個勢力,都會被奉為上賓。

如今被一個孩子所掌控?

百鍊堂,雖然名字聽起來很好聽,但,如果真的是讓沈穹來掌控的話,肯定是頗多非議。

九玄門無人了不成?

或者說,聽在這些人的耳中,那就是比較刺耳和紮心了。

這是掌教嫌棄我們都老了?嫌我們水準不夠用了?

想要換人了?

能夠達到這個水平的,哪個不是眼高於頂的存在,或者說,都是有著屬於他們的驕傲的。

好,如今你用一個年輕人來羞辱我們。

你了不起,我們走總可以吧?

不過當宗門的高層大會重新開起來之後,眾多首座倒是都笑了。

他們接手九玄門各級山峰的時候,年齡恐怕也比沈穹大不了多少,都是頂著一大群質疑的目光踽踽而行,在這仙門之內,隻要是有實力,足夠做到任何事情,足夠得到任何人的尊重。

煉丹煉器這種近乎於道的門類,就更是如此了。

還有陣法,學無先後,達者為先,哪怕是一個糟老頭子,看到你使用出來驚世的陣法,也會立刻拜倒,奉你為師。

九玄門作為仙門冇有那麼多的齷齪,但一些白眼是少不了的,你現在修為實力還低,對於這些練丹練器之法,還並不高深。

沈穹雖然已經在很多的時候已經證明瞭自己,但自從秘境回來之後,眾人對他的印象還是那個後起之秀而已。

如今,眾人召開宗門大會之時,已經把他也算為一個首座級彆的高層了,甚至於說位置還要比一些元嬰初期巔峰的首座還要靠前。

畢竟在接受了雷帝的傳承之後,可能其實力在短時間內就會趕上來,並且雷屬性攻擊力天下第一,眾人也冇有必要端著,直接將他放在了元嬰中期之下的位置。

畢竟是大會,關係到宗門最為根本的利益的,隻要是有頭有臉的都來了。

唯一缺的,是景瓊,不過,景瓊不來參與會議,眾人都早已經是習以為常了,畢竟,他從始至終,也冇有參與過幾場的宗門決議。

幾位老者麵色略有些不善的看著沈穹,他們倒冇有率先發難,他們也知道,說出一些東西,便是石破天驚,肯定要留在最後來說的。

“沈堂主如今一躍成為九玄門的高層,著實令人羨煞,不過如今還有一些瑣碎之事需要進行商議。”沈緒在接到訊息的第二日便主持大會。

九玄門有任何動作都是宜早不宜遲的,沈緒都是牢牢的抓在手裡。

薑練一邊處理著宗門事務,一邊用千裡鏡在靜靜的聽著眾人的討論。

“仙門是個爛攤子,想要接手一個如此龐大的勢力,可能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夠完成的,我還是挺期待他能夠在宗門之內達到一些境界,習得什麼管理才能的。”薑練在玉簡上輕輕的用神識勾勒了一下,隨後說道。

“小夥子還是挺老成的,我還是很看好他的。”彆的不說,光是大白貓對他的態度就能夠看出來,這位絕對是那種能夠在黑暗之中也能綻放光彩的。

如今入門一年便讓他接手宗門事務,雖然有些趕鴨子上架的嫌疑,但九玄門內,哪個不是鴨子呢?

“最近怎麼冇有看到景瓊?”看了一眼缺席的景瓊,雖然那裡冇人來,但還是空出來了個位置,聯想了一下最近的情況,薑練隨口詢問道。

他最近經手的都是宗門之內的一些比較大的活動,比如說要開發哪個秘境和哪個仙門或者是中等宗門有著極大的利益合作,對於宗門之內的事情,他倒是少有關心。

沈緒能夠料理好一切。

“這你都不知道。”大白貓開始擺譜,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樣。

大白貓的訊息似乎比他還要靈通一些,這段時間白尊也日常翻看來自四麵八方的符篆。

本來是很討厭這些繁雜事物的,但最近狐族覆滅,引起的大地震還在不斷的存在著。

白尊也很想翻看一下,九玄門到底增加了多少敵人。

是以在這段時間大事小情都是大白貓在看。

你以為給你們宗門發號施令的是什麼人?是貓啊!

當然他的發號施令也是有講究的,基本上關於宗門的事情,他是一概不會回覆,這些都有沈緒來張羅。

他倒是熱衷於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比如一些弟子的矛盾摩擦,乃至於一些弟子小紛爭。

因為這些東西哪怕是他發下去了,號令也無傷大雅,錯了也就錯了,難不成宗門的弟子還能為了一些事情來找他一個化神期老怪物的麻煩不成?

但關於宗門事務的事情就不一樣了,沈緒那是錙銖必較的,是真的會燉了喵的。

作為紫霄宮的喉舌和耳目,白尊對於近來的事情,那是知之甚詳。

“本座還真是不知道。”薑練輕輕的搖了搖頭,他對於近來的事情也冇有那麼關照。

上一次的翻看訊息,還是在沈穹離開之前。

如今都已經過去一天時間了,宗門之內一天之間雖然說改變不了什麼,但有些訊息可能也就錯漏了。

“景瓊已經離開了,他說要去南域,就這樣去再曆練一段時間。”大白貓用兩隻肥胖的雪白小爪子扒拉著一堆符篆,從中找出來了一張紫金色的來。“這是他離開之後要交給你的。”

“那你怎麼不早點給我?”薑練倒是疑惑地看了大白貓一眼。

“冇用的,這是他從南域發過來的,還把紫霄劍送回來了,現在就在沈緒那裡。”大白貓依舊是那副滿不在乎的口吻說道。“你近來忙,本想過幾日給你看的。”

如果是從南域發過來的,那早一點看,晚一點看還真是冇有什麼關係,因為人已經走了,他再想要留也留不住了。

或者也冇有什麼挽留的理由,說讓景瓊坐鎮仙門麼,倒也不必,宗門之內,化神期強者還是有一些的,這些仙門的強者,已經足夠應付當前天地間的各種演變了。

如今算是一個比較太平的年代,冇有那麼多的戰爭,僅有的幾次還是九玄門率先挑起來的。

各大仙門,各種的算計也都是想要以最淺的代價來獲得更大的利益。

征戰對於他們來說那是不理智的。

唯一的一次這些仙門率先出手,還是萬劍閣的殺神柳無生率領門內精銳偷襲十方魔宗,他們所獲得的利益相對於損失來說,那肯定是得不償失的。

實力越強的宗門,就越懂得韜光養晦的道理,想要讓他們出手,那簡直是難上加難。

太上道號稱強者無數,但是他們的頂尖高層,幾十年來也就隻是看到過程昊和秦元仙兩人而已。

其他的時候,眾仙門就連他們的一位長老都冇有見過。

這強者無數一詞用來形容他們,還真是有些欠妥了,應該說隱藏起來的強者無數吧。

九玄門的強,則是有些浮於表麵的。

是是那種讓人一眼看到便覺得強大到不可描摹的,這就是頂尖仙門的力量,比起其他聖地來,幾乎是要高了一個層次。

“景瓊一聲招呼也不打就走了,這是想要做什麼,難道說南域那邊有什麼變故不成?”薑練接過了符篆,仔細的看了一番。

不過在符篆之上,他通篇都感受到了一種愉悅,景瓊說要去星辰海了。

此前因為實力低微,抵抗不住星辰風暴,抵抗不住那些空間撕裂的亂流,這纔沒有進入星辰海,如今實力暴漲,自然要去進去看看的。

“得到傳承,他竟然不思考要閉關之類的,如今還要去星辰海逛一逛,不過也好。”薑練倒是有些哭笑不得。

景瓊知瞭解瞭如今宗門之內並冇有什麼大事,從能夠一次派出兩位化神去北域便知道了,是以直接扔下一封書信便離宗出走。

也不能說是連招呼都冇打一聲,他確實是打招呼了,隻不過是“已到南域,剛下傳送陣,安好勿念。”

從時間上來看,這位恐怕是剛回到宗門,稍微處理了一下事務,便直接走了。

“也好啊,在星辰海吃吃苦頭,星海風暴雖然已經平息了不少,但那些空間的撕裂還仍然存在,那些秘境也不是普通化神就能夠企及的。”薑練雖然冇去過星辰海,不過麼,他還是聽沈破天說過一些的。

星海風暴發生異動,或者陡然間平息,那就代表著妖族即將衝破星海,對於人族來說或許並不是什麼好事,甚至於說是災難了。

人族在近古的曆史上記載的幾次大劫,都是妖族入侵,那真的是一片的人間煉獄。

妖族以人族為血食的年代雖然已經過去,但,卻依舊是難以抵擋。

強大一點的妖族能夠引動妖潮,本土的妖族野獸紛紛動亂,這就是煉獄產生的源頭了。

薑練放心景瓊過去,是因為他身上具有極大的氣運。

光是從能夠獲得大帝傳承,便能夠看出來,這位的氣運也未必比旁人低了。

氣運能夠保證一個人,隻要不是麵對必死的危局之下,都能夠絕處逢生。

光是看那雪山狐王就知道了,本身實力也就是那樣。

但,不僅僅是拿到了至寶,還能幾次的逃離出去。

這可能就是氣運之故了吧。

“等到妖族真的衝破結界那一天,也能夠有所警覺,如此也好。”薑練思索了一下,說道。

不過思索了一下之後,他的嘴角突然勾了起來,“這種不告而彆,倒是個好辦法,不過如今還是要把宗門的一些事情處理好啊。”

景瓊這哪是出去曆練,簡直就是去遊山玩水了,順便幫他檢視一下南域的狀態而已。

想到此處,他倒是微微感慨了一下,景瓊甩手掌櫃當得徹底,他卻不能啊。

宗門之內那麼多雙眼睛,都把他當做了主心骨,那麼多的人,都把他奉為神明,他如果不處理好這些東西便一走了之的話,那就把沈緒給累壞了。

薑練看了一眼千裡鏡上的高層會議,基本上所有的長老以上級彆的強者都在了,二十幾個人,除了最前麵那幾位年輕一些的,其餘的實力都在元嬰中期。

這種實力幾乎是能夠讓人莫不仰視的。

這還不是九玄門最終的實力。

看到他們,薑練心中倒是一動,九玄門或許已經不太需要他了?

“也不知道晏靈脩現在怎麼樣了,小晏一回來便進入了閉關狀態,都不記得來看看我。”薑練想到這裡,又是感慨了起來。

太極圖他還冇拿回來,沈緒一回到仙門,直接給晏靈脩送過去了。

他還是擔心宗門之內會出現一位大魔頭的。

晏靈脩當時身上的氣息起伏,似乎狀態很不好。

不過也是,這位在得到了魔帝傳承之後,還冇有來得及進行調息,便進行了幾場打鬥。

最後又強行突破封印,幫薑練打了雲清掌門的臉,雖然看起來很爽,但對於自身來說,絕對是一種超負荷的運行。

還真是傻的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