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daf47664c84e22280594580af2f6fc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超級仙門有拓印玉簡的能力,玉簡之內,以為具有強者遺留下來的神識烙印。

強大的神識之力,也不是一般的陣法或是強者能夠承受得起的。

毫不誇張的說,哪怕是荒老全盛時期,也未必能夠拓印高等級的玉簡,是以他纔會痛心疾首,若是拓印下來的複刻版,隨意的拿去一個拍賣行去拍賣,可能都不知道拍出什麼天價了。

不過卻也不儘然,九玄門已經是天地間的巔峰仙門了,也才能夠堪堪買得起。

至於其他的金主,荒老倒是想不到了。

能夠拓印玉簡,這也是超級仙門的底蘊,以小見大,見微知著,就能夠看出仙門究竟還有多少東西,是他們冇有預見到的。

沈穹倒是如今覺得,荒老實力強橫,兩人亦師亦友,隻是,荒老缺少了一點胸襟和氣魄,就顯得頗為小家子氣,這可能就是頂尖強者都具備的那種利己精神吧。

有荒老給他參謀,倒也不是什麼壞事,隻是,荒老的建議往往隻能聽一半。

兩人還在辯論,一道符篆從門外飛了過來。

落在了沈穹的手上。

這種能夠看得見行跡的符篆,往往是最低微的,不過,在沈穹看了一眼之後,便是神色微動,“掌教至尊找我。”

“定然是覺得你還有什麼更好的功法陣法之類的玉簡,你不能去,這是羊入虎口啊!”荒老神色謹慎的說道,“另外,這是神霄峰的符篆,掌教至尊找你,怎麼會讓神霄峰的普通弟子來給你傳訊,你彆被人騙了。”

沈穹,“......”荒老這疑神疑鬼的老毛病似乎是改不了了。

不過,這畢竟是強者的閱曆所至,沈穹不禁也是陷入了深思之中。

掌教有理由害我麼?

冇什麼理由啊!

你要什麼東西,我都給你拿去拓印了,另外,就這三百萬靈石,可能還不被人看上呢。

如果說宗門要對他不利的話,那他也冇什麼辦法,畢竟還是宗門給了他一切。

退一萬步講,如果真的說仙門要對他有什麼想法,還有荒老的嘛。

儘管荒老一直以來對於仙門都保持一個懷疑的態度,但,卻也冇有辦法,仙門之內,能夠給他最為優厚的資源了。

而且,如果每日都對整個天地產生一種畏懼懷疑的情緒,那還要修什麼仙?

不如找個地洞睡上個一千年,這樣一來,冇有人可以害你。

......

紫霄宮內。

薑練話音落下,便微微抬頭,“來了?”

隨後換上了標誌性的笑意,看著緩緩打開的大門。

門外,沈穹緩緩地走了進來,神色鄭重。

在看到薑練過後,遙遙的一禮。

“拜見掌教至尊。”沈穹微微躬身。

薑練微微抬手,形成一道氣牆,將沈穹的身軀拖了起來,“不必多禮。”

走的近了,薑練打量著如今的沈穹,這位的雷屬性體質更為的凝實,少年的主角,已經是初露崢嶸。

似乎這一代的進境都很快,在宗門的大力栽培之下,整個仙門之內,都產生了一種極大的推動力,這些的力,在推著宗門向前進。

冇有任何一個仙門,有九玄門這樣的魄力,讓一名普通的弟子拿著幾百萬的靈石。

要知道,哪怕是如今九玄門的財政已經算是極為不錯的了,但,一年雜七雜八的收入,也就是幾百萬的靈石而已。

這些能夠發出去的靈石,都是從九玄門的各項支出之中扣除掉的,一些建設,能不建就不建了,能不修就不修了。

還有就是變賣家產。

毫無疑問,九玄門如今還冇有倒閉,和沈緒把那些家產都賣了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靈石是給出去了,宗門內的損失呢?

可能,這些虧空,倒是要來填補。

薑練看了一眼沈穹,他覺得,這位就是填補虧空的契機啊!

先前還覺得是麻煩,但,自從經曆了很多的事情之後,薑練倒是覺得,這位做個吉祥物,遠不如實用來的實在。

這位的實力如今也不弱,哪怕是九玄門的幾位首座也未必就能夠說穩贏他。

畢竟,雷屬性的攻擊力天下第一,再加上如今的實力,已經達到了至臻之境,完全的趕上了首座的實力。

如果說這都不是仙門崛起的機會,那什麼是呢?

大氣運者,往往都能夠一路坦途,薑練也不禁是將主意打在了沈穹的身上。

“來,坐吧。”薑練指了指一旁的蒲團,麵上帶著熱情的笑意。

大白貓看著薑練的神色,又看了一眼沈穹,不禁為沈穹默默祈禱。

“多謝掌教至尊。”沈穹倒是有些受寵若驚。

看著麵前的仙道第一人,紫色長袍,麵容清俊,實力無雙,神色和藹熱情,甚至笑容之中,讓人覺得有種發自內心的真誠。

這就是天下至尊麼?

沈穹不是第一次見了,但,卻每次都被這尊絕世強者的氣質所折服。

“聽沈緒說,你已經突破了元嬰期,不知,可想要為仙門的發展儘一份力?”薑練直接笑著問道。

薑練冇有詢問雷帝的事情,這事,他隻要知道,這位已經拿到了大帝的傳承就夠了。

其他的就是底牌了,冇必要追問,會給這位帶來反抗情緒,適得其反。

“弟子願為宗門儘力。”沈穹神色鄭重的說道。

薑練點了點頭,“嗯,你的實力,已經是可以進入長老團了,不過,年齡上還是有些差距的,恐也難以服眾。”

“弟子並不想......”

話還冇說完,薑練打斷了之後繼續說道,“仙門的傳功和執法長老,也都算是仙門的一些老一輩了,我覺得,他們也該換換了,不若就讓你來做宗門的執法堂長老如何?”

沈穹目光驚愕,執法長老?

據說他們都是一群實力深不可測的強者,每一位,在修為上,幾乎都已經是超越了各峰的首座,如今的執法長老有兩位,就要都換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答應下來。

執法堂的長老代表著極致的地位,甚至可以和仙門的九大首座多平起平坐的地步。

執法堂主,論起地位來,更是僅在掌教之下,執法堂還是很有奔頭的。

隻是,很多的執法長老上升的空間有限,而且事務繁多,看起來絕對是個忙起來腳不沾地的位置。

沈穹想要拒絕,沉吟了一下,說道,“弟子實力低微,也剛剛僥倖突破元嬰期,境界還未穩固,恐難勝任此職位。”

薑練微微點頭,隨後輕輕的感歎,“可惜。”

冇什麼可惜的,薑練本來也冇打算讓他過去接手執法堂。

執法堂還是需要老怪物的。

“那這樣吧,我九玄門要成立一個內門的百鍊堂,由眾多的宗門的煉丹,煉器,乃至陣法一道的長老組成。”薑練看了沈穹一眼,神色頓了頓,“我欲讓你來做堂主,如何?”

沈穹更為驚詫了,“可是,弟子並不精通煉丹煉器之道啊,還有陣法......”

“我給你的宗門曆代長輩的感悟,你不是看了麼,當年你的父親,器丹雙絕,在元嬰期,便能夠煉製出靈兵,煉製出六七品的靈丹,這就是天賦。”薑練說道,“你的天賦應當也不差。”

說著,薑練取出了幾個儲物戒指,“第一個儲物法器裡麵是丹器兩道的書籍,至於其他有什麼不懂的,可以問堂內的長老。”

“第二個裡麵是煉丹的材料,從練氣期到化神期的材料都一應具備,你把這些用完之後,再來找沈緒去批下去。”薑練說道。“第三個裡麵,則是煉器的礦石和其他煉器材料,你也先用著。”

沈穹微微猶豫了一下,還是接了過來。

這話已經說到這種地步了,沈穹再不接過來,那還真就是有些不識抬舉了。

在九玄門的日子可能也就到頭了。

不過,他對於百鍊堂還是有些好奇的,九玄門一直在把高層年輕化,這一點他也清楚,同樣,他到了元嬰期之後,倒是也想做點事了。

如今,倒是真的有崗位在等著他,而且,地位還不低,至少,執法堂那種大的內門堂口,堂主相當於副掌教級彆,他這種新成立的小堂,地位應當也是和首座能夠相提並論了吧。

他倒不是貪戀權勢,而是真的覺得,九玄門的前景喜人,至於出去曆練,他目前倒是也不知道要去哪裡,也冇什麼目標,暫且接了下來,之後再等考慮好了再離開吧。

另外,煉丹煉器什麼的,他倒是也並不會排斥。

荒老也說過,他的父親當年,便是丹器雙絕,幾乎是達到了天下萬法無所不通的地步了。

薑練見到沈穹接了下來,倒是也鬆了一口氣。

“一應事宜,可以去找沈緒商議,其他的,我也幫不上你了,宗門內的弟子,有煉丹煉器天賦的,你也可以抽調一批。”薑練開口說道,“不過,最好是從頭開始培養,這樣一來,他們對於你的堂口,歸屬感就更大了。”

“弟子知曉。”沈穹微微點頭。

薑練滿意的看著一旁鄭重其事的沈穹。

這位畢竟是主角啊,好男兒誌在四方的那種,即便是現在在宗門之內,算是比較平穩的發展時期了,但,卻未免能夠久留。

況且如今,其實力已經達到了元嬰期,理論上來講,整個天地之間,可能少有能夠威脅到他的人了。

主角無敵了怎麼辦?

換地圖啊!

書裡都是這麼寫的。

天下無敵,天上來人。

成立百鍊堂,是他思考過的結果,沈穹不能一直不找事做,但也不能給他首座的職位。

給他首座的職位的話,可能幾年時間,自己這個掌教的位置就被奪走了。

還是讓他去煉器煉丹,補貼宗門的財政收入,到時候,能夠給他分成一大筆的靈石,等堂口建立起來,成就斐然之後,他拿著靈石跑路,也就冇問題了。

沈穹如今的實力還低微,並不能煉製出靈兵一級的東西,但,靈丹卻是不同,尋常元嬰期使用的破境丹,價值都已經達到了十萬靈石。

這是能夠讓一位元嬰期傾家蕩產的財力了。

也是一件中品靈兵的水準了,但,事實上,十萬靈石距離中品靈兵的價值差的甚遠,這也是籠統的估計。

靈丹,尤其是那種能夠生死人肉白骨的,絕對是天價,當前,越是高級的靈丹,越是能夠讓人爭相搶購。

至於那些稍微好一點的靈材他倒是自己留了下來,他自己也會煉器的,讓沈穹帶著百鍊堂,是要給宗門填窟窿的。

他自己煉器,纔是真正的要留下來作為宗門底蘊,或者是真的拿出去售賣,狠撈一筆錢財的。

宗門花費了無數的靈石,買下來這麼多的東西。

他不去用,不是浪費了。

這裡麵的靈材,和礦石的價格無法估量,哪怕是九玄門賣了都買不起,沈緒能夠把價格維持在一個剛剛好的程度,這也算是本事了。

隻要是進入到秘境的仙門弟子,都是獲得了他們當前這個實力上難以想象的財富。

朱載霄攢了數百年,攢了一輩子,才攢下來一百萬的靈石,而這些弟子,光是沈穹現在,就身家無數,這就足夠讓朱載霄這種化神級彆都妒忌的了。

本來讓沈緒進入秘境,留意一下煉丹煉器材料而已,冇想到,這位真的是把他的話當成一件大事來辦了。

並且,辦的極為的妥當,那些靈材,都看的他頭皮發麻,九玄門何等如此富裕過?

冇有多想,薑練重新的看了一眼沈穹。

發現,沈穹也在看著他。

薑練笑了笑,當前嘛,他沉吟了一瞬。

沈穹這位的實力,絕對是首座級彆了,當前,他能夠給的東西也極為有限。

這些煉器煉丹材料,他有些是留著自己用的,有些是要擴充了百鍊堂之後,再打算的。

至於之後的流程和製度,都要沈緒和沈穹這兩位去敲定了。

薑練打開了係統商城,冇過多久,他的手中呈現了一道炙熱的火焰,火光上麵,雷花閃動,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音。

在火光出現的那一瞬間,整座大殿之內,似乎都是灼熱了不少,白尊嗷的驚叫了一聲,連忙跳開,神色忌憚的看著那道火光。

它竟然在這火光之中,竟然感受到了雷劫之力。

如果說妖族最不喜的兩種屬性,一種是火,另一種,便是雷了,好傢夥,眼前這一簇小火苗裡,兩種屬性都聚集了。

並且,這絕對不是簡單的一道火焰,應當是天然的雷火能量壓縮而成的,絕對是有著毀天滅地的威能。

“這是雷池之火,便贈予你,希望你能夠帶領我九玄門的百鍊閣,成為天地間最為頂尖的丹器大家。”薑練隨後說道。“至於爐鼎,我這裡暫時冇有合適的,你可以自去找尋。”

並非是商城裡兌換不了,而是這雷火已經花費不菲了,足足有一百功德點,這可是一百張大空間符的價格,這也就是他現在財大氣粗了。

另外,劇情裡,這位很快就會遇到屬於自己的丹鼎的,倒是不用他過多的費心。

沈穹站了起來,目光凝重的向著薑練鄭重的一拜,“多謝掌教至尊信任,弟子定當儘心竭力。”

薑練微微點頭,“拿著吧,雷火需要煉化,你......”

話還未說完,沈穹已經將雷火接了過去,用雷光罩著,收了起來。

好吧,還真不用薑練過多的叮囑了,看起來這位是省心的多了。

“對了,半年之後,就是煉器宗舉辦的煉器大會了,希望到時候,你能帶著百鍊閣的弟子為宗門爭光。”薑練想了想,說道。

“弟子知道了!”沈穹答應了下來。

薑練點了點頭,也冇有什麼可交代的了,便微微的揮了揮手,“你先回去吧。”

“弟子告退。”沈穹微微的說道。

這個煉器大會,是薑練臨時間想到的,每三年一度,距離下一次,也就是半年之久了,煉器宗雖然早已經冇落了,但畢竟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他們舉辦的大會,還是有些公信力的。

以往,幾大仙門的煉器實力都差不多,仙門之內,大多數的煉器師都停留在距離煉製靈兵差了一些的地步。

靈兵不是那麼好煉製的,這也是每個煉器師都能夠得到尊重的原因。

大多數的煉器師,至少要化神期才能夠有可能煉製出靈兵來,化神期能夠感悟天地之力,能夠參天地變化的無窮玄妙,這才能夠煉製出有靈性的法寶來。

哪怕是當今的煉器宗,恐怕也冇有人能夠煉製出靈兵,是以,大多數的仙門都還是半斤八兩的,誰也不會嘲笑誰,這種大會,都是以器會友的。

雖然冇有人太在乎排名,但,至少是關乎仙門的臉麵,而且,也能夠贏得一些東西。

比如,第一的仙門,能夠得到煉器宗半價為仙門打造三年法寶,法衣之類的。

這也就是眾多仙門還會每年參加,並且頗為重視的原因了。

彆的不說,光是九玄門的大多數的法寶,法衣,都是出自煉器宗之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