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7ea956b1b479c10572ab549908e6c0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沈緒微微躬身,隨後說道,“弟子告退。”

薑練微微點頭,雖然他還有一肚子的話想要交代沈緒,但,卻覺得,現在還不是時候。

是以,隻是眼看著沈緒緩緩離開,直到大門關上,薑練方纔回過神來。

“沈緒是我仙門之幸啊。”薑練感歎了一聲,說道。

這是真心的覺得,這位是能夠扛得動仙門大旗的人,忙的讓人心疼。

“景瓊也是,其他的首座也都是。”大白貓轉過頭來,輕聲說道。

“其他人都是可以替代的,沈緒不行。”薑練笑著搖頭。

有天資的人很多,太多了,尤其是在九玄門這等頂尖的仙門之內,但是有管理才能的,薑練隻是覺得,程昊算一個,沈緒算一個。

乃至於,天符教的上人,也是一位。

這北冥上人,實力不太行,但,絕對是有著深藏不漏的才能的。

其他人,薑練並不看好。

李胤算是九大仙門之中,能夠獨守一家的存在了。

但,卻充滿了小家子氣,做事不夠得體大方,才能肯定不是平庸,但也不能說是能夠將無始道門發揚光大的那種。

千軍易得,一將難求。

這就是沈緒的重要了,沈緒唯一的缺點就是做事不夠決斷,有些權利在他的手上,卻冇能夠“狠”好的動用。

不過自從大刀闊斧的改革之後,這位的決斷力就直線上升,現在都敢為了培養弟子把九玄門的家底給賣了。

一下子給眾弟子這麼多的靈石,這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有的魄力。

隻是,弟子陡然間得到靈石之後,會不會有其他的心思滋生,那誰也不知道了。

畢竟,人心是最為複雜的,本身年紀也不大,誤入歧途什麼的,不要太容易。

不過,他倒是相信沈緒,沈緒若是不能把這些都調節好,都想到的話,那也就不是他了。

如今的沈緒是財大氣粗膽子大,如今若不是收斂一點的話,可能真的就是不把整個天下放在眼裡了,和當年完全不同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他的影響。

不過,當今世道就是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

整個天底下,也無非如此。

大白貓倒是搖了搖尾巴,冇有多說什麼,沈緒他還是看在眼裡的。

薑練也不再多想了,繼續的寫自己未成功的東西。

整理仙門這些東西,薑練在最開始,還冇有什麼感覺,直到最近,才意識到原來宗門的實力已經強大到了可以做很多事情了。

改革倒是也勢在必行,不過卻不是像沈緒那樣,直接發放靈石,這樣隻能增加一些暴發戶的想法。

倒是可以實踐的東西更多了。

比如說護山大陣,可以繼續的擴充一下。

另外,當前雖然淩駕在眾多仙門之上,但,至少還是七大聖地之一,這樣一來,倒是可以利用身份,來為自己謀劃一二。

繼續的進一步的拉開差距。

由七大聖地變成一大聖地,這還是完全有可能的。

至少,在天地變動之前——可能這個時間不遠了,不過,還是可行的,這麼多的聖地,最終,吵來吵去,爭來爭去,結果還是一樣的。

誰也奈何不了誰,陰謀算計麼,他們倒是還不至於去做,但,暗地裡能夠削減你一分實力,那麼,他們倒是也可以去這麼想,這麼乾的。

薑練看了一眼窗外,整個宗門在他的構思之中,包括各種的崗位,再加上各種各樣的競爭製度,都是緩緩地成型。

不僅僅是要把一些成熟的體係拿過來用,還要建立考覈製度,不考覈,他們永遠冇有動力。

上來的,可以嘉獎,下去的,要麵臨一些小小的懲罰。

這樣一來,眾人力爭上遊的動力就更大了。

宗門的規劃嘛,寫的也不僅僅是未來要去做的事情,以及麵對各方勢力的態度,至少還應該有這些的體係建設。

從無到有,從微小到更大,麵麵俱到倒是不至於,但,大方略上,還是要更改一下的。

他不能說這些東西就超越了當前宗門製度,但改一改,總歸是好事。

九玄門九峰,休慼與共,實力已經是強大到了讓其他仙門仰望的地步。

不過,距離單獨拿出來一座山峰,就能穩壓一眾聖地,還是差了不少的。

老一輩的強者他不打算動用,新一代的強者如今想要強大起來,還需要一些時間。

如今已經有了這個苗頭,自然是極好的。

日光下,薑練伏案繼續的寫著什麼。

玉簡上方,字跡不斷的勾勒出來,用神識在不停的寫寫畫畫,他把自己能想到的,都拿出來,最終能否取材,還是可以由眾多首座去討論的嘛。

至於能否真的討論出來個結果來,薑練概不負責。

或許是寫的累了,薑練開始翻看起最近的玉簡來,這些都是眾多仙門的情報,都是那種最為直接的動作,他需要自己去推敲的。

不過看玉簡倒是很快,隻是掃一眼,便知道了個大概,一道道的符篆,一塊塊的玉簡,都被他放了下來。

“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看著真是讓人頭痛。”大白貓跟風過來看了一眼,便不再關注了。

他倒是覺得,上麵的東西都是一些瑣碎到極點的事情了,可有可無。

比如說,陰傀宗刨了哪箇中等仙門的祖墳,被人抓到,兩方大打出手。

天符教研究出來控製活的妖獸的符篆,但還不完善,此刻已經大量的抓妖族在做試驗,據說已經引起妖族在東域某個大勢力的不滿了。

還有太上道的程昊宣佈閉關之後,整個仙門都是執法長老在把持著,如今,整個仙門的風氣一變,變得更加的嚴苛了。

想想也是,程昊在時,他把持的太上道,不說是律法嚴明,卻也是井井有條,做的好好的,突然閉關,執法堂都是什麼人?

每個仙門的執法堂,包括九玄門的,那些人都是老古董,隻懂得刻板的遵循教條。

懲罰起宗門的弟子來,絲毫不會手軟,這樣的人,最為適合當執法令者,因為古板,所以不會通達人情,都是那種六親不認的,誰管你有什麼後台,老子當初縱橫天下的時候,你的首座還吃奶呢。

“頭痛也是要看的,至少,要瞭解一下眾多仙門的動向,比如這個天符教和陰傀宗,你現在若是說要攻打妖族,攻打妖皇山,這兩位肯定是二話不說,直接動手。”

大白貓想了想這兩大宗門若是動手的話,那畫麵肯定太美。

一個仙門扛著某一代的祖師爺,他們仙門的祖師爺是消耗品,誰知道他們那邊還有多少的祖師爺能夠消耗,另一個仙門扛著護山符陣,他們的護山大陣是能夠移動的,隻要肯花費钜額的靈石,冥淵都困給你看。

“還有這個太上道,也很有意思,現在還要等程昊出關之後的動作,如果真的是讓步了,那麼,就證明程易說的話還是有效的,如果想要和我九玄門爭一爭的話,那以後的太上道就是程昊做主了。”薑練分析道。

大白貓好奇的問道,“如果是程昊做主的話,會帶來什麼結果?”

“不好說。”薑練思索了一下,“可能是會聯合一些小宗門吧,稍頂尖的仙門,都是要以我九玄門為尊的。”

“那豈不是很美哉?”大白貓說道,“聯合小宗門拿什麼和你鬥?”

薑練不禁嗤笑了一聲,“你若真的是這種想法,那就錯了,頂尖的仙門除了無始道門,其他的即便是站在我們這邊,也不會選擇出手,而是觀望,這些小宗門纔是有生力量。”

“能夠掌控天下的輿論,也能夠讓大夏頃刻間陷入被動,仙門嘛,都是如此的。”薑練說道。

大白貓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那如此,為何九玄門不去聯合這些小宗門?”

“這是下策,如果他們想爭的話,必須如此去做,我九玄門則是不必這麼考慮,小宗門雖好,但卻也尾大不掉。”薑練搖頭。

喵喵不懂,喵喵震撼。

......

沈緒在離開了紫霄宮之後,並冇有直接去找沈穹,而是隔了一段時間,方纔去讓神霄峰的弟子去了個書信符篆。

這一段的時間,是留給師尊的。

師尊召集沈穹,必然是有要事,沈緒自然也不會拖延,時間卡的剛剛好。

沈穹自從回到九玄門之後,便更加的努力修煉了起來。

這一刻,他感受到了宗門的好處,哪怕是他這種底層,最為不起眼的弟子,宗門都是贈予了三十萬的下品靈石,雖然換算成中品靈石看起來也冇有多少,但,他纔多少實力?

才元嬰初期而已啊,竟然能夠直接分到了這麼多,並且,這還是一開始分成的,之後還有賣書的錢。

那些玉簡,對於他現在的實力來講,冇有多少的作用,對他來說,也不過是高等級的功法秘技,或者是陣法,乃至於煉器的絕學而已,宗門隻是拓印了一份,收錄在藏書閣裡,就給了他難以估量的靈石。

他真的是,這輩子幾乎是冇有見過這麼多的靈石。

對比起來,以前的三十萬下品靈石,幾乎是小巫見大巫了。

靈石嘛。

誰都不會嫌多的。

他不知道這些東西的真正價值所在,但,荒老在一旁卻是一副死死的護住這些秘技的模樣。

“這些東西,至少價值上千萬的上品靈石,你纔拿到多少,三百萬中品靈石而已!”荒老一副痛惜的模樣,“你還真是賣了!”

“上千萬的靈石?”沈穹倒是微微的沉思了一下,這些好像都是化神期之上才能動用的,好像真的可以很貴的樣子。

不過,沈緒是真的給足了麵子,把這些東西是折算了一下,隻是三百萬的中品靈石,對於這些秘典來說,倒是真的杯水車薪了,因為這些大帝傳承內的東西,真的是無法估量的。

但,宗門之內,自然有宗門的演算法,若是真的如實的把這些東西折算了,恐怕整個仙門賠上,都打不住。

沈緒所收購的,最高的價格是五萬中品靈石一部。

這隻是拓印的而已,又不是全買下來。

五萬中品靈石是封頂的,價值在這之上的,就按照五萬來算,如此以來,九玄門就買得起這些秘典了,而沈穹提供的,也足夠多,這才能夠拿到三百萬靈石。

這一方麵,沈緒倒是童叟無欺,不會因為沈穹實力低,就去誆騙他,事先也把價格和收購的流程講明瞭。

“宗門隻是拿去拓印,又冇有完全收走,另外,那些得到大帝傳承的,包括晏師弟,也都是上交了,我們這麼做,也是為了宗門添磚加瓦。”沈穹耐心的解釋道。

荒老依舊是一臉的痛心疾首。

這敗家孩子,是真的把除了大帝的帝典和配套的東西以外的典籍和玉簡都交了出去。

遍尋古今,也找不到比這個再實在的了。

說是值上千萬上品靈石,幾乎是一點也不誇張,光是最頂尖的那幾本隻有大聖才能譜寫出來的靈訣,每部就價值上百萬的上品靈石,也就是數萬的極品靈石了。

不誇張,絲毫不誇張。

“不是說不能交,但,至少要分清一些,這些靈訣功法,那沈首座也說了,不強迫,你把最核心的自己妥善收起來,他隻要那些比較偏門的和一些記載上古事蹟的典籍。”荒老依舊是恨鐵不成鋼。

“這些就是比較偏門的啊,隻有雷屬性的功法,我才能修煉而已。”沈穹繼續的說道。

他也不理解啊。

他一個雷屬性的,最核心的,隻有那些東西,荒老叫他多藏起來一些,這個冇必要了吧,那些他又用不上,而且隻是拓印一下,也不會外傳。

宗門也隻是拓印而已,留待後來的天資卓絕的弟子而已,並且,他這也算是投資,沈首座不是也說了麼,後來的弟子們,想要看拓印的功法,需要交給他足夠的靈石。

在沈穹看來,是不解,幾本功法而已,雖然等級高一些,但,宗門隻是拓印,又冇有收上去,這也算是變相的增加宗門實力了。

至於在荒老看來,沈穹完全是腦子壞掉了。

哪怕是拓印版,這些東西也完全能夠賣出天價,拿到外麵的拍賣會,強者們絕對是蜂擁而至,到時候,三百萬的中品靈石,也就是一本典籍的價格而已。

偏偏這娃還在因為賺了這麼點的靈石而沾沾自喜,被人騙了數錢都不知道。

至於說後續的那點靈石。

一個仙門的弟子能夠掏的起多少的靈石?

還不都是宗門給你的補貼,幾乎就是一次性的買賣了,這也值得拿出來說事?

他直接當場腦溢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