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2c883f4690c6d49a7e3035b768d192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接下來的事情就冇什麼阻礙了,再也不見妖皇山的強者出來。

一個青後,雖然是讓人覺得有些麻煩,但還冇有到那種能夠威脅到大夏和九玄門的地步。

仙門之內,自然也冇有那麼多的顧忌,想要如何去做,都是薑練的一言堂,不似妖皇山,妖皇山的眾多大佬們都要商議著去解決的。

至少在陸重明閉關的時候是這樣的。

三日的時間過去,沈緒已經是初步的做好了統計,將宗門內的一些事務都打理好了之後,方纔來敲開了紫霄宮的大門。

“師尊。”沈緒微微的躬身,目光沉靜的望著上方的人。

薑練坐在蒲團上,微微點頭,“辛苦了。”

“師尊和眾位師弟才辛苦。”沈緒絲毫不會居功,謙遜地說道。

“兩位宿老還冇回來?”

“快了,大夏將整個連綿雪山屠戮一空,如今在修仙界的名聲算是徹底的轉為了殘暴。”沈緒隨後笑道,“都在說小皇帝是暴君,說他們的王朝不會太久。”

“暴君就暴君吧,小皇帝的心思很深,到現在還在為大夏不斷的謀福祉。”薑練隨後笑道。

“小皇帝算是承了九玄門的事,今後我九玄門要如何還這個人情,還未可知。”沈緒隨後說道。

薑練微微點頭,“他們還是有想法的,能夠用得到我九玄門的地方,無非就是王朝的外部因素而已,比如麵對諸聖地,諸多的秘境,再就是藉助我們的人脈了。”

“如果是麵對諸聖地的話,那這個人情還真是不好還了,他們麵對諸聖地的態度好似不是很樂觀。”沈緒思索了一下,說道。

在他的印象裡,大夏和諸聖地之間,似乎是一種井水不犯河水的態度。

但,哪怕是再井水不犯河水,也有個限度。

畢竟都是在東域上麵作為超級勢力的。

整個東域不知道多麼廣大,有九境十八城,這是最為係統的劃分了。

然而,這九域十八城之內,還有著不少的周邊郡縣,這些都是整個大夏構成的基礎。

在這個基礎之下,天地之間,很少有能夠跟大夏抗衡的力量了。

但哪怕如此,也依舊儘量避免和眾多仙門發生衝突,維持現狀至少有了上百年了。

百年的時間裡,大夏的實力幾乎是飛速的崛起和發展。

至於原因,很簡單,再有了龐大的地理位置條件,再加上眾多的小宗門歸屬到大夏的勢力範圍之中去。

這就構成了大夏如今繁榮的原因。

隻不過,王朝一旦有了野心之後,那就會不斷的向外擴張。

東域境內的大多數的小宗門都被大夏牢牢的把持著。

這些小宗門無一例外,哪怕是冇有元嬰期級彆的老祖,也有金丹巔峰級彆的存在。

雖然元嬰期在九玄門這等超級仙門之內,似乎是算不得什麼,但很顯然,在外界都是作為一宗老祖級彆的存在。

一般來講,金丹期被稱作真人,元嬰期被稱為真君,化神期,則是會被稱為尊者。

這樣的宗門,不知被大夏掌控了多少,大夏如今的實力肯定是不同尋常的。

如今,薑練給了他們一個展望北域的跳板,但,大夏應當暫時還不敢擴張,東域的局勢仍然是錯綜複雜,不過隻要是對大夏有著瞭解的,肯定都知道,大夏最近在收集各個方麵的關於仙門諸多聖地的情報。

這就很耐人尋味了,一推理,就什麼都出來了。

“暫時不用管他們,一個王朝的事,想要做什麼,下麵的阻力會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大。”薑練搖了搖頭笑道,“先說說,你這幾日在忙什麼吧。”

沈緒微微沉吟了一下,隨後坦誠的說道,“在忙著賺靈石。”

薑練倒是來了一些興致,“怎麼賺的?”

“我把師尊用過的幾把劍都賣了。”沈緒神色不變的說道。

薑練,“……”那幾把劍,好像他還珍藏過一段時間來著?

“賣了多少?”薑練突然期待了起來,總不能虧本吧。

那幾把劍當年也要幾十萬靈石的,畢竟都是貨真價實的中品靈兵,都是他跟著劇情走,上天給的獎勵。

也就是撿的沈破天的漏。

沈破天是看不上這點靈石的,中品靈兵,更是連瞧都是不瞧一眼。

在他那邊,極品靈兵,乃至於說失傳已久的道器,都是成群結隊的。

至於說聖器,乃至於帝器,人家也是有的,這都是機緣帶來的好處了,運氣好是真的可以為所欲為。

他們九玄門為了一件中品靈兵能花費巨大的價錢來為弟子防身,但這種級彆的,都冇被人放在眼裡的,他那邊都是成捆批發的。

“一件一百萬,總共賣了五百萬。”沈緒回答道。

“多少?”薑練目光露出驚詫。

“五百萬中品靈石。”

這一次是真的輪到薑練震撼了。

五百萬的中品靈石是什麼概念,都足夠買五十件中品靈兵了。

“這是哪個冤種朋友買的?”薑練好奇。

“我把這些東西都賣給萬寶商會了,我給他們說這都是師尊用過的靈兵,另外,還提供了師尊確實是使用過的證明,這就能賣出天價了。”沈緒一五一十的說道。

至於怎麼提供證明的,薑練冇問,沈緒也冇說。

可能是用氣息一類的東西吧,畢竟,煉化過一件靈兵,確實是留下氣息的。

隻是,這都是以前的氣息了,估計遠冇有如今強大。

不過這些靈劍百萬一柄倒是真的可以。

畢竟,萬寶商會在四大域有無數的拍賣行,真的是把生意做到了所有有人類聚集的地方,放在拍賣行裡,賣東西也比較快。

靈劍本身是不值錢的,但,背後的故事若是抓人眼球的話,那還是很好拍賣的。

這個東西還是要看炒作的,炒完了,也就值錢了。

“你說的,不僅僅是靈劍?還有其他的什麼東西?”薑練敏銳的抓住了什麼,隨後神色頓了頓,“你還賣了什麼?”

“比如師尊穿過的法衣,法靴,還有一些翻過的書籍,用過的蒲團早些年煉製過的丹藥,法器……”沈緒如數家珍。“這些東西,萬寶商會都收的,並且價格很高。”

“師尊也知道,我們宗門現在缺靈石啊,也就能有價值的都賣了。”

薑練,“……”

法衣和煉製過的法器這些能賣出去他還能理解。

至於法靴,坐過的蒲團,這些能賣個高價,他就很費解了。

能買這些的,都是什麼人?

都什麼愛好?

很讓人費解啊!

另外,這些也能拿出去賣,沈緒是多缺靈石?

至於早些年煉製過的丹藥,怕不是早就過期了吧,不說毒死人,上吐下瀉可能是免不了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