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就連薑練都冇想到,這次的帶領晏靈脩外出的效果這麼好。

當前黑化值588,現在已經存了四百多的功德點。

這代表著晏靈脩基本上已經認可了九玄門,並且,是真正的當成了自己的半個家了。

剩下的黑化值,在不斷的耳濡目染之下,也會慢慢的開解,使之走出黑暗,投入光明。

突然起來的一筆大的財,讓得薑練多日來的煩悶心情徹底的一掃而空。

這四百多的功德點,絕對能夠辦很多事,至少,宗門的整體實力,能夠往上提一提了。

取之於斯,倒是也要用之於斯。

不過薑練都想好了,反正以後小晏在宗門的成就,至少是一峰首座,甚至,扶到仙門至尊這個位置上也未可知,這樣一來,加強了宗門實力,四捨五入,也就是在幫小晏提升自身的勢力。

薑練不是冇有考慮過沈緒。

不過沈緒倒是能力可以,但修為不夠,魄力也不足。

換做是九玄門的任何一個弟子,包括沈緒本人,也不認為他能夠接任掌教至尊的位置。

相當於一個管事的副掌教,並且,也隻能是副掌教。

不過現在嘛,小晏的實力也還不能夠服眾,至少在晏靈脩的實力破入化神之前,沈緒都依舊會是宗門的執掌者。

又兩日,沈緒再次的來到紫霄宮。

“師尊,大夏的林傲來了,帶了大夏皇室的國書。”

薑練眉頭微挑,“這麼快?”

是很快,按照薑練的估計,大夏這種結構複雜的大國機器,至少也要十天半個月才能下定征討血宗的決定。

但,才過了不到七日,便已經是有了動作,這就代表著,這位大夏的新國主,絕對是有著非常魄力的明主了。

“那好吧,我去見見。”薑練笑著說道。

來到大殿,薑練便見一人。

身著金色的鎧甲,整個人坐在那裡,便像是一尊灼目的太陽一般,那種威勢,幾乎是當世僅有的。

這位是大夏真正的不敗戰神,隻存在於傳說當中的神軍閣主,林傲。

其名字傳唱在玄清大陸的每個角落,幾乎可以使小兒止啼。

就是這位,五十年前在魔宗手裡生生的搶來三境的地盤,造就了大夏九境的疆土,是為大夏強盛的萬世之基。

至於其實力,元嬰巔峰!

距離接觸到神性,也隻差一步之遙。

但,真正拚殺起來,恐怕能夠媲美真正的半步化神級彆強者。

這是當世唯一一尊以武入道的強者,並且,其在仙道造詣上也絕對不弱。

仙武同修,幾乎是同階無敵的存在。

若是在薑練冇有得到係統突破之前,林傲能夠進入半步化神之境的話,那麼真打起來,恐怕還真不好說能夠穩壓林傲。

劍修和體修,同樣都是同級彆無敵,隻不過體修更難煉就是了。

這位是真正的大毅力者。

修行,無論是大毅力,或是大智慧,哪怕是天賦再差,隻要將一道做到極致,那麼成就必然是不可限量。

林傲見薑練走進來,連忙起身,“拜見薑掌教,沈首座。”

“免了。”薑練走過去,坐在主位上,“聽聞林閣主有大夏國主的國書?此次前來,不知道大夏對於血宗之事怎麼看?”

“回掌教,血宗之事,國主說解決魔宗禍亂刻不容緩,命我親率十萬大軍,兵發大陽境,徹底的覆滅血宗。”林傲說道。

這裡的十萬大軍可不是炮灰,而是真正能夠結成戰陣的百戰之師,一萬人,便相當於一位元嬰期強者,十萬人,便是十位元嬰。

其全部結成戰陣之後,可媲美元嬰巔峰!

薑練看了一眼林傲,說道,“血宗之事,牽扯到了魔族,大夏國主好魄力,這是要與魔族宣戰麼?”

“魔族屬於魔界,不該踏入我玄清大陸的領地,當然,若是他們執意找死,我大夏不介意對血魔族一脈宣戰!”林傲的聲音像洪鐘一般,在大殿內響起。

薑練這一刻倒是明白了一些這位國主的想法。

大夏想要真正對抗魔界,實力還是不夠的,但,既然是血魔族一脈走出魔界,把手伸向人間,伸入玄清大陸,那麼,就算是消耗再多的國力,也要把你打回去。

大夏已經安定了數十年之久,幾乎是冇有戰爭,林傲這等強者,也是秣馬厲兵了幾十年,隻等著一個契機。

而眼下的血宗跳出來,則像是把頭伸過來,給你砍。

血宗隻是個引子,不管他們和血魔族有什麼勾連,有什麼謀劃,都要將之抹除,這樣一來能夠震懾魔族,二來,就是震懾十方魔宗了。

十方魔宗隻要稍微示弱,那大陽境內瞬間就會被大夏的軍隊占領,進一步的壓縮著魔修的地盤。

魔宗自然不會坐以待斃,到時候,恐怕就是決戰了。

而且,九玄門從釋出宗門懸賞的那一刻,便已經是裹挾大義,也是不得不出手。

隻是,出手之後,冇有絲毫的壞處就是了。

隻需要出動頂尖強者,底層的戰力有大夏出。

分戰利品的時候,一家一半,九玄門穩賺不賠。

“這是我大夏的國書,請薑掌教過目。”林傲低著頭,恭敬的呈上一道金色封麵的摺子。

站在一旁的沈緒將之接過來,呈給了薑練。

薑練看也不看,便將之扔給了沈緒,“你來看。”

沈緒看了薑練一眼,在得到了肯定的眼神之後,將之打開,看了一陣。

半刻鐘後,沈緒將摺子放了下來,說道,“國主的意思,我九玄門已經知曉,但仍需商議,請林傲將軍在我九玄門小住半日,明日,我宗門定給林將軍一個答覆。”

林傲微微抬頭,見說話之人是沈緒,按捺下心中的驚詫,“如此,多謝沈首座。”

林傲知道,這代表著的是九玄門的一個態度。

雖然本身沈緒就是九玄門的代掌教,但卻是主內的,現在,漸漸的,也開始執掌宗門的強者調動了麼。

不得不說,雖然隻是無意間的一個舉動,但這透露給了大夏一個信號。

以後的九玄門,怕是沈緒要徹底掌權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