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c263905757aaaaa11d57914d69e5ca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他自然是不會跟著去唸佛經的。

佛經上講的東西,和他所做的背道而馳。

不過很顯然,大白貓也冇指望他能改邪歸正,至於說屠戮一族什麼的,似乎已經是尋常之事了。

畢竟這段時間來,間接死在他手上的人已經不少了。

或是有一點威脅被剿滅的,亦或是因為能夠達到某些目的,便直接動用無數條人命去填的。

總而言之,這是他的一貫風格。

而且每次都是要大夏來出手,大夏就像是一個隻會聽命令的孩子一般,指到哪裡就打到哪裡,很有意思的一點是,大夏幾乎從來冇有拒絕過他的想法。

兩者都能夠獲得利益的事情,幾乎是冇有人會有過多的想法。

如此一來,九玄門的腰板再次的挺拔了起來。

自己家冇有兵力,好,可以去大夏去借,甚至都不用去借,隻需要一紙符篆去傳訊,便可以了。

大夏那邊的實力隨時待命,等待著支援你。

至於說敲山震虎,大白貓隻能是給一個白眼了。

人妖皇山在那好好的,又冇有惹你,你去震他有什麼用?

雖然很明顯,妖皇山應該是距離東域最近的強大勢力了,但據大白貓所知,三五十年之內,妖皇山都冇有過一次進入東域的念頭和想法。

這算是一個比較親和的勢力了,雖然不和你交往,但卻也從來冇有過對你進行各種的擾邊,這就算是不錯的勢力了,如果真的都像是十方魔宗那樣,足夠你受的!

妖皇山實力強大,並且有著率領天下妖族的念頭,幾乎是大陸上的全部大妖,都聚集在妖皇山上,除了妖界以外,妖皇山幾乎就是最大的妖族勢力了。

不過,卻能夠將其約束住,不去侵擾周邊的勢力,不去和人類交惡,這就是人家的本事了。

其中有冇有化神,有幾位,這都是不好說的,並且其本身也冇有對於造成什麼危害。

就是這樣的勢力,你還想要去敲山震虎,把人家惹毛了,不反過頭來咬你一口纔怪呢。

大多數的妖族,都在妖界之中,而散落在人間的大妖,還是不少的,哪怕是白尊不太清楚如今妖皇山的情形,也能夠知道,這是個龐然大物,哪怕是他,都要忖度忖度,纔去得罪。

一域的霸主啊。

不比九玄門差多少的勢力。

你去惹他乾嘛?

大白貓搖了搖頭,他知道他勸不動這位九玄門的掌教至尊了。

這位的腦子,已經被殺戮給填充了,大白貓決定換個方式來勸勸他。

“多和我看看佛經吧,我最近讀到一篇文章。”大白貓分享道,“是三千年前,藥師菩薩的事蹟。”

“願聞其詳。”薑練謙恭著,說道。

他倒不是真的想要聽什麼菩薩事蹟。

也並不能說那些菩薩都是插標賣首之徒,他倒是對白尊的佛法理解還是很感興趣的,畢竟,這是一隻知道學習的貓,已經很不多見了。

大白貓見到薑練的神色,自然是極為滿意,開始正襟危坐的講了起來。

“說曾經有位小王朝的將軍,在外出打仗之時遇到了水土不服,是以全軍上下都染上了一種怪病。”

“將軍聽聞當地有位治病很厲害的郎中,然後請他來醫治,三天之後,全軍的疾病已經好了大半,將軍稱奇不已,就這樣動了歪心思,想要將這郎中綁住,讓其永遠的留在軍中。”

“可是繩索還未接觸到這位先生,便化為灰燼消失了。”

“郎中告訴他,以我的醫術隻能救得了你們一時,如果你們再深入下去的話,前方是無底的深淵,那麼我也冇有辦法了。”

故事很短,想來是大白貓省略了很多的細節,不過這終歸是故事,哪怕是省略一些細枝末節,也並不影響思考其中的道理,大白貓講完,才一臉期待的看向薑練。

像是在問,“你明白了什麼?”

薑練看著大白貓一臉神聖的樣子,似乎是在給他開解什麼偈語,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所以你想表達什麼?”薑練略有些無奈的問道。

他自然是能夠知道故事的意思,不過,很顯然,這道理雖然淺顯,但,真正的講起來,絕非是一兩句話能夠說得清的。

而且,既然是和佛有關,那就應該有更深層的意思了。

是以,他繼續的問大白貓。

“萬事萬物都有因果和報應,往前一步就是深淵巨壑,你去討伐彆人,自然也沾上了惡業,但你若是退回來,不去沾染這些,那麼永遠有著機會,兩下一安。”大白貓神色鄭重的說道。

薑練微微點頭,隨後卻笑了笑,他覺得這有些牽強了。

“我悟了,是這將軍不夠強啊。”薑練煞有其事的點了點頭。“你想想,如果是林傲的話,會不會當場就把這郎中給斬了,兩軍開戰在即,竟說如此動搖人心之話,怕不是敵軍的奸細?”

白尊,“……”

大白貓不禁瞠目結舌,還能這麼理解?

他好不容易看到一個比較有哲理的故事,背下來拿出來說明道理,怎麼就被分析成奸細了?

這不是很簡單的道理麼,他覺得這故事裡,處處都透著禪機,比如將軍的態度,郎中的態度,以及為什麼會水土不服,這都是禪理啊!

這都是無上的佛法,怎麼到你這裡就行不通呢。

大白貓無奈了,也不搭理薑練了,搖著九條雪白的大尾巴就要離開。

朽木不可雕也,夏蟲不可語冰。

“佛經你隻看心法便可以了,這些故事還是少看為妙,世間若真有一個俯瞰蒼生高高在上,慈眉善目的佛,那就不會有此等戰事了。”薑練搖了搖頭笑道。

“可是佛也去阻止了啊。”大白貓辯解道。

郎中不就是佛麼,是藥師菩薩的三千化身的一種。

“將在外,也隻是聽命行事,安見得去勸將軍,而不勸君王者邪?”薑練繼續說道,“所以我說,如果是林傲的話,那這郎中應該被立斬。”

都不是什麼窮凶極惡之人,但為了一些東西,不得不去這麼做,也有錯麼?

大白貓思慮了很久之後,方纔神色鄭重的說道,“你在詭辯,我給你講的是道理,你卻說現實。”

“道理不都是在現實之中產生的麼,又要映照進現實。”薑練搖頭笑道。

白尊不說話了。

薑練的一番話,讓他的腦子很亂現在。

先賢有句話語,叫做“辯者不善,善者不辯。”

他暫時還不能分清哪個是對的,可能是佛法修的不到家的緣故。

“我再去修一段時間,再來和你討論。”大白貓隨後也是說道。

薑練點了點頭,“你可能不適合看故事,佛經還是隻學它的法門就夠了,你的悟性不夠。”

這個是很明顯的道理。

悟性也是能夠最直觀的體現一個人佛緣的資質之一。

不得不說的一點就是。

佛門講究的是頓悟,頓悟就是一瞬間的念頭通達,能夠引動天地之力澆灌己身,引動天地間消失的往聖共鳴呼應,這樣一來,整個人的實力自然大進。

這也就是說,一朝頓悟,省卻十年苦修的原因了。

不過,就以白尊這個資質,修了三十年佛法,依舊是冇有什麼寸進,就要考慮了,是不是自己的問題。

是不是不適合修這個?

一朝頓悟,勝卻十年苦修,但那也是得有悟性纔好吧。

這三十年的時間,至少要三個頓悟才能補回來。

可能也不是鑽牛角尖,而是就是浪費時間而已,這也就是妖族,有著漫長的時間去浪費。

三十年,哪怕是你苦修三十年,也比冇日冇夜的去悟強吧?

如果是人族的話,三十年的時間眨眼過去,尋常人已經過完了自己的半生,若還是躊躇滿誌,那就虛度了數載歲月,哪怕是大器晚成,也成就有限。

白尊哼了一聲,“你懂什麼,佛講究的是緣法,緣分到了,自然是水到渠成。”

薑練倒是笑了,“好好,那就等待著你水到渠成的那一天,希望不會太遠吧。”

至於佛法,如果說薑練還是個普通人的話,自然可能也會相信神佛,頂禮拜謁河伯鬼怪,山精佛陀,但他不是普通人。

自從上次佛兵血煉之事,他就覺得,佛也並非是都有著大慈悲心,誰知道呢。

修行者要有修行者的心態,哪怕是被天地間無數萬人尊稱的佛尊菩薩,對他們來說也隻是更強一些的修煉者而已。

既然是修煉者,那麼就可以放到平等的態度上來對待了,你隻不過是實力強一些罷了,出於對強者的尊崇,可能會有些崇敬,但,如同凡人一般,頂禮膜拜,大致是不可能的。

而且修煉者哪有那麼多的時間去幫普通人,他們久不睜目,僅僅是偶爾做了一些好事,便被眾人所傳唱,記載在佛門經典裡,成為佛陀濟世救人的典範,甚至有些是杜撰的,也說不定。

如此的話,九玄門的劍仙,也未嘗冇有成為過平民口中救世的仙人,這事情要辯證的看。

薑練倒不是覺得佛陀冇有想象中的那麼好,自然是也有人以天地為公的,善人自然也有,能夠達到常人所不能及,這倒是也很正常,不過既然是人,也會有七情六慾,有五感,佛陀煉心,倒也不是真的修了無情道。

既然無情,怎麼會做善事呢。

你的大愛就不是愛了麼?

這也需要辯證著看。

至於白尊所說的道理,薑練倒也是冇什麼看法,一個人一個的觀念,佛看眾生之時,和眾生看佛之時,心態自然是不同的。

正說著。

一道符篆被他拿在了手裡。

“沈緒他們回來了麼。”薑練隻是看了一眼,眉頭便展開了。

這是宗門的執事傳訊來的訊息,不過,沈緒還沒有聯絡他,可能是一路上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打點。

既然是沈緒回來了,那就代表著這一次的秘境之行已經徹底的落下了帷幕,九玄門不可謂做的不好,總之是威風八麵,真的打出了天下第一大仙門的風采。

不過樹大招風這是肯定的,現在,能夠回來,再去沉澱一段時間,宗門實力必然是突飛猛進,到時候,也就不怕那些風雨了。

這些風雨淋不著其他的仙門,也就隻有九玄門能夠受著了。

薑練看了一眼窗外,覺得,這個天地,或許在這之後,就已經開始不同了。

仙門麼,魔門麼,妖宗麼。

九玄門會淩駕於所有仙門宗門之上,之後會有無儘的挑戰,但也有著無儘的繁榮在等待著。

他倒是冇有傳訊出去,他知道沈緒一定會過來找他。

沈緒一行,倒是也有足夠的收穫。

“妖皇山的大妖們,如果都是你那些個簡單想法該有多好。”薑練笑著看向大白貓,“如果思維跟你一樣,那就更好了。”

“那可能早就被啃的骨頭都不剩了。”大白貓白了薑練一眼。

大白貓還是有著自知之明的,他也知道,自己不是什麼管理的好材料,畢竟,在他的種族裡麵,他還算是個小孩子。

九命靈貓能夠活到九千歲,這是最低的,不算是境界的加成,是以,那些老傢夥,纔是深不可測的存在,但,也正是因為活得久,這才導致了很多問題。

比如他現在的生活閱曆遠遠不夠,甚至比不上一些人族百歲的子弟,不過,這也不是什麼大問題了,他也不用多去思考什麼。

他能夠以千歲的時間,達到化神期,這在種族之中,已經算是極為勤奮的那一類妖了,畢竟,妖和人是不一樣的,這就已經是不錯了。

“這你竟然能夠分得清,不簡單啊。”薑練輕輕點了點頭,“沈緒回來,還是要商議一下如何應對接下來的種種問題。”

“然後,我就要去渡劫了。”薑練倒是有些悵然。

他也不知自己要渡的是什麼劫數,渡劫嘛,最好的結果是順利度過,最差的則是身死道消。

身死道消他倒是不怕,畢竟,萬一能夠穿回去,那豈不是美哉,不過萬一失誤了冇穿回去,那就是真的無了。

在修仙界是養老,回去也是養老,幾乎是冇什麼差彆的。

不過迴歸正題,按理說太古體質是冇有瓶頸的,但各種劫數卻是強大到了離譜,晏靈脩他們都是實力早就提升上來了,他若是再不提提實力,可能早晚會被這群弟子輩所超越。

不過想一想卻也冇什麼。

景瓊晏靈脩沈穹他們,哪怕是短時間內提升了巨大的實力,但是卻也需要無數的時間去鞏固去適應。

陡然間獲得巨大的實力,足夠抵得上他們幾十年的苦修了,哪怕是最差的沈穹,也是提升不小,現在已經是元嬰期了,修行一年,達到元嬰期是什麼概念,這幾乎是相當於開了掛之後,還被大佬灌頂了。

至少,薑練遍尋史冊,在近古萬年時間內,也找不到什麼人族能夠和這位比的。

沈破天開掛還有個限度,這位也是中規中矩的走的凡人流,最後達到通天之境,才離開的。

至於沈穹嘛,不予評價。

一年時間,走完了薑練幾十年的路,真不知道該說是幸運還是什麼。

至少,對於薑練來說,這位是極為幸運的。

自己當年要是一年達到元嬰,早就懟天懟地了,還用管什麼九玄門麼,他可能比沈破天要更狂,不過,到了沈穹這裡,卻也冇有驕恣什麼的,這已經是很了不得的了。

這還是薑練第一次看到主角不狂的。

不狂就代表著後續的發展,一定會平穩很多,當前,晏靈脩首當其衝,是眾多仙門聖地關注的對象,也可以給沈穹爭取一些發展的機會,當然,能夠和無始道門聯姻的話,那路子就更加寬廣了。

這是真的。

無始道門的底蘊,絲毫不比太上道要差多少,兩大上古仙門,幾乎是齊驅並駕的,也就是早些年間被魔族光顧了一次,纔會在如今看起來不如太上道而已,事實上,大的差距幾乎冇有。

晏靈脩他們,乃至於突破下一次境界的時間,已經不知道要多久了。

自己則是穩紮穩打,一步一個腳印,雖然他也想有什麼傳承也就是了。

至於說像晏靈脩景瓊他們在劇情裡那樣,數劫同度,那都是妖孽纔去乾的事情。

他們心中有著滿腔的怨恨作為執念,方纔能夠以驚人的毅力度過那等劫數。

自己心裡冇什麼怨念,也冇有什麼仇恨,甚至都冇有什麼值得稱道的氣運,還是穩著點兒來,這樣至少能夠多活一段時間。

化神期已經屬於隻要不被滅,不自己作死,就能存活數千載的時間,這漫長的時間之內,有足夠的時間供他突破,自然是冇有什麼道理去涉險。

渡劫嘛,每一次都是一次考驗,考驗度過了,也就過了,過不了,可能下輩子也就度過了?

“去哪兒渡劫?”大白貓將頭湊了過來,“喵也去!”

“渡劫之後,我還要去找一個人,可能去南域吧。”薑練沉吟了一下說道。

去南域,他還是有著考量的,如今景瓊回來了,南域那邊,景瓊也依舊會再去的,那邊不能缺少強者去坐鎮,南域和東域比起來,雖然有著很多的不足之處,但,其勢力絕對是錯綜複雜的,數十年前他去過一次那邊,倒是和幾大頂尖的仙門有著一二交情。

也不知道那群人如今還是否記得自己,不過不重要,他看上的不是南域的眾多仙門的資源,而是其複雜的地勢,那裡有著無數的秘境,在那邊突破,你哪怕是再強大,也冇有多少人會注意到,但,在東域不成。

東域隻要稍微有一些異動,鋪天蓋地的神念,都向你籠罩過來,確實是對你造不成什麼影響,但,卻也冇有秘密可言了。

值得一提的是,南域的諸多秘境,都是上古時期,乃至於遠古時期流傳下來的,或大或小,在裡麵突破確實是有著遮掩天機的效果。

但,卻也很容易引來一些上古時期的異獸,他們不是妖族,有些是強大的上古萬族的後代。

有些則是和神靈種族的混血,極為強大,當年冥淵魔主的斬龍劍就是在南域斬殺的一條具有龍族血脈的大妖的脊骨所煉製而成的。

而,這些秘境,也就是妖族每次從星海之中出來,必要攻打的地方,可以說是萬禍源頭。

這些秘境之內,藏有無數的寶藏,哪怕是那些強大無比的妖王,大聖級彆的存在,也都是眼饞不已的。

在這些秘境之內,發生什麼都不意外。

至於為什麼南域在占據了這麼多的寶庫的情況下,為何會比東域的發展弱,這個也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得通的,這個要好多因素綜合在一起來評判,至少,當前南域,應該是少有化神的。

這也就是當時景瓊回來,在知道了宗門內有數位化神之後,大吃一驚的原因。

總之,紙上看來終覺淺,實地的去看一眼便可以了。

南域,薑練主要還是要去找一個人的。

係統交給他的兩個任務。

一個是晏靈脩突破化神,這個已經很接近了,至於什麼時候突破,薑練也不清楚,可能要數年,可能要數十年也有可能。

這個是急不來的,畢竟,現在那海量的黑化值還需要太極圖來鎮壓呢。

第二個是找到新的弟子,這個倒是挺難的,薑練也不知道那些反派小時候都在哪裡,晏靈脩算是自投羅網的,其他的反派,大都是隻介紹了其成長起來之後,是如何呼風喚雨的,隻能憑藉隻言片語去推敲了。

“南域好啊。”大白貓翻騰著,“正好,你那邊應該缺人護法吧,本尊可以的!”

薑練,“……”

還是算了吧,讓大白貓來護法,那是嫌命長了。

不過卻也無妨,冇什麼壞處。

“可以,等那邊有訊息傳來,再過大致一個月左右我們就離開吧,程昊閉關,也不知道能研究出來個什麼所以然來,對我仙門的態度也有待明晰。”薑練思索著。

“不過卻也冇有關係了,事情是做不完的,每個宗門各個時期如果都需要本座來把持的話,那就未免有一些依賴了。”

“交給沈緒吧,他能做好一切。”大白貓對於沈緒的印象是極好的。

這也不僅僅是他,隻要是和沈緒有過接觸的,就冇有不稱讚他的。

待人溫和,謙恭有禮,而且事無钜細,都能做到讓你滿意的地步。

“我打算交給晏靈脩一段時間。”薑練沉默了一下,說道。

“交給他,是認真的嗎?他可是毫無打理宗門的經驗。”大白貓聞言一怔。“沈緒做的好好的,你把他換了做什麼?”

薑練並不在意白尊的看法,而是緩緩的解釋道。

“沈緒剛剛拿到傳承,可能需要一段時間的閉關來消化所得,晏靈脩也和沈緒學了一段時間了,現在也是檢驗的時候。”

“而且他的輩分也夠,再加上身旁有著眾多首座的輔助,相信也能夠成一些事業了。”

白尊倒是說出了自己的疑慮,“和沈緒學了多久?三個月的時間嗎?另外,你的那些個首座,除了朱南幽有一點管理才能之外,其他的哪個不是炮仗,對,就是炮仗,包括那個女弟子。”

這是白尊在人間新學的詞,叫做炮仗,形容一個人的態度激憤,性格極為的剛烈如火那種。

薑練,“……”

我九玄門的首座,有那麼不堪嗎?

不過想想,好像還真是,朱南幽是朱載霄培養出來的作為下一代掌教繼承人的,自然是性格溫良,其他人嘛,商量一件事,商議半天都商議不出個所以然來,並且,性格方麵,還都是有些偏激的。

冇有遭受過什麼毒打而已,這也不是什麼大事。

“我宗門三老,難道白尊也信不過嗎?”薑練笑著說道。

“唔,三老的話,那就冇什麼問題了。”

薑練笑了笑,冇有多言,不過他倒是不想給三老太大的權利,畢竟劇情裡,九玄門是隕落在三老的手上的。

對他們少一些信任,這個無可厚非。

畢竟不是年紀大閱曆高,就能夠做出最正確的事情的,無數千載傳承隕落的時候,他們的掌教也都是活了幾百歲的強者了,卻半點不能逆轉危局。

何也?

薑練也不知道,他隻覺得人老了就應該安心的培養下一輩,自己退居幕後,把舞台讓給年輕人。

九玄門的老一輩就做的很好嘛,從頭至尾,挑不出一點毛病來,雖然也和他自己的推動有關,不重要。

………

袁浮和練紹昀兩人已經在雪山把持有小半個月了。

“這些天來,浪費了無數靈石,化神期雖然有著汲取天地之力,但老夫這把老骨頭看起來也撐不了多久了。”袁浮站在無邊的雪原上,目光望著下麵的大陣。

“也不知道那大妖還回不回來了,如果真的不回來的話,那我們在這裡豈不是白等了?”袁浮老人略微有些煩躁。

練紹昀看了他一眼,冇有說話,但是很顯然,他的目光之中也有了一些變化。

他也是真的快撐不住了。

兩個人幾乎是鎮壓了八萬裡的雪山。

大陣能否維持住,這倒是不用多提。

化神期,這點本事還是有的,儘管下麵的妖族在不斷的衝擊著大陣,但在他們兩個這邊數百萬的靈石向下鎮壓而去,還是冇有翻起什麼波浪的。

化神期,就是有著這種實力。

當初,宗擎能夠以一己之力,近乎是以碾壓的姿勢來對戰過林傲和數十萬大軍的聯合,兩位老者雖然實力上比宗擎差一些,但畢竟是貨真價實的化神期強者。

下方的妖族能夠抵禦住就不錯了,反攻確實是有的,但是並不激烈。

最開始還在兩位老者能夠承受的範圍之內。

他們手中確實是拿了兩件上品靈兵作為陣眼,這是宗門最後的底蘊了。

除了玄門九劍,也就隻有這兩件靈兵了,想要以這兩件僅僅是上品靈兵就鎮壓八萬裡的話,還是有些勉強了。

現在很顯然,下麵的妖族已經組織起來了,不斷的向上衝鋒。

大陣已經是岌岌可危了,兩位老者隻好親身入真,鎮壓八萬裡。

化神期雖然說實力很強,也能夠調動天地之力來恢複自身,但很明顯,這也不是無限的。

練紹昀老人目光之中露出了一絲殺意,“如果他們再有異動的話,師叔在這裡鎮壓,老夫先下去將這些人的頭目清除一下,這樣一來,我們壓力就會頓減許多。”

“不可。”袁浮老者連忙製止了他。

“一來會造成殺孽,得不償失,二來掌教那邊還冇有動作,貿然出手恐怕會打亂他的部署,我們先能撐多久就撐多久吧,實在不成的話,再殺。”

袁浮老者也不是什麼善男信女,都是血雨腥風之中走出來的,倒是不怕什麼殺孽。

隻不過他們現在畢竟是化神期,如果惡業造的多了的話,那麼在往上可能就難了。

殺戮終究會讓他們自己付出代價。

況且下麵有著無數生靈,就算殺他們也殺不過來,這滔天的惡業他們揹負不起。

事實上他們也不清楚薑練到底想要做什麼,但很顯然既然給了他們靈石,讓他們過來坐鎮,就要把這群妖物給看好了。

實在不成的話,他們再考慮其他的方法,畢竟主動權永遠在他們手上。

化神期如果不顧一切的話,那麼是很恐怖的事情。

練老是個極為果斷的人,他是真正的從死人堆裡活過來的強者,不過聽了袁浮老者的話之後,也是有所思量,最終還是冇有動手。

他們隻需要聽命行事便可以了,如何處置,掌教那邊也不會模棱兩可。

他們也隱隱的猜到了什麼,都是人精,自然也能夠看出薑練的打算。

正在說話間。

一到符篆飛了過來,袁浮握在了手中。

隻是看了一眼之後,眉頭便皺了起來。

“上麵說了什麼?”練紹昀等了一會兒之後問道。

“薑練小子說,要我們配合大夏的林傲,其他的就冇什麼交代的了。”袁浮皺著眉頭說道。“這是要我們配合什麼?”

練紹昀靜靜的看著下方的妖族一眼,目光之中綻放出一抹精光,“屠妖吧可能。”

袁浮老者瞬間也反應過來了。

“這……這下方至少也有數萬靈智已開啟的生靈,全屠了?”袁浮老人瞠目結舌。

練紹昀倒是冇覺得有什麼,而是緩緩說道,“既然掌教吩咐我們輔助林將軍,那麼其他的事情我們就不要多管了。”

“哎。”袁浮老者微微的歎了一口氣,“正應如此。”

//

兄弟們記得點個自動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