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7884a5079a2c0d0750005e51fd4788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我大致知道師兄所說的是什麼意思,因勢利導而已,但,師兄可知,這個時間要等多久?我們能夠看到嗎?”

程昊一連兩個問題,幾乎是急切的脫口而出。

他不是不懂,但,正是因為懂,才覺得這個方法不管用的。

他是真的為了太上道在考慮的,儘管是要與天下最頂尖的兩大勢力為敵,也在所不惜。

程易的態度很明顯,如果我勸不動你,那就全力的支援你。

但,他要的不是這個,他想要的是師兄全心全意的去支援他,而不是因為他的固執,甚至於說是偏執。

太上道的地位,要穩固住,就要打壓兩大勢力。

但,打壓兩大勢力,就需要太上道上下一心,乃至於藉助其他仙門的力量。

這需要大量的精力和人力物力。

程易覺得,這不智,不如安心的發展實力,以他們上古傳承的水準,哪怕是經曆過低穀,也能夠飛速的崛起。

憑藉著深厚的底蘊,哪怕是蟄伏起來,這座天地,也依舊會正視太上道的。

“他們的成長,已經超越了我們能夠抵禦的範疇,縱算是我們想要做什麼,又能夠做什麼呢。”

“先師曾經以壽元為代價測算過,不出十年,整個天地就會產生巨大的變動,到那個時候所有人都是天地的棋子,若能夠乘風而上,做一個下棋人,也就能夠給宗門帶來巨大的利益,反之則不然。”程易依舊是神色平靜。

“那個時候,恐怕九玄門和大夏早已經變成了不可撼動的龐然大物了。”程昊皺眉。

他也並不是激進的人,但,現在真的是感覺到了和九玄門的巨大差距,心就亂了。

“是啊,這是冇有辦法的事情。”程易微微點頭,“我們能夠遵從勢數,乘勢而起,旁人即便是不懂勢數之理,也懂得抓住僅有的時機和機遇,拉開巨大的差距。”

“這不是我們能夠決定的,所以為何要去強求?”程易反問道。

程昊沉默了一瞬,他懂了。

程易似乎已經失去了銳意進取的心,便是為宗門考慮,也是極為保守的想法。

順應天道,順勢而為。

這不就是從心嗎?

不爭,便是不敗?

作為最頂尖的宗門聖地,有些事情哪怕是你不去做,也依舊會被巨大的浪潮推動著你去做。

想要獨善其身,首先你要窮。

其次還要卑微到泥土裡,不被任何人注意到。

但是這可能嗎?

修仙者,哪怕是無情的人,也要保持向上的心。

不然還成什麼大道?修的什麼仙?

苟仙?

“這玉簡,我會好好的去研讀的。”程昊再一拜,兩人都知道,勸不動對方了,隻有開悟,或者碰了壁,纔會知道,對方當初的選擇是對的。

程昊也冇有全盤的否認程易的大道,倒是想要看看自己這位鑽研天理的師兄,究竟能夠寫出什麼樣的高談闊論,能否解救太上道於水火之中。

於外界,程昊宣稱閉關三月。

在這段時間裡,要如何去做,這個就誰也不知道了。

不過太上道的一位掌教突然閉關,對於太上道的運轉著實是產生了一些影響。

程昊一直掌管著宗門事務,程易接手之後,兩眼一抹黑。

這個時候他才感歎,真正的用在管理宗門上,自己的所悟,還是太過深奧了,不適合這些瑣事。

這是後話。

在太上道程昊宣佈閉關的一瞬間,薑練已經收到了符篆。

“謔,這程易老頑固是把程昊氣的不想乾了麼?”薑練拿到符篆,看完之後,這才笑著說道,“太上道啊太上道,我可從來冇有把你們當成敵人。”

“但願你閉關這段時間,能讓腦子清醒一點,若是誤入歧途了,那可能上古傳承,就毀於旦夕了。”

說著,薑練手指上盪漾起火焰,把符篆燒了。

薑練出去逛了一圈,還在某個大夏的客棧吃了頓可口的餐飯之後,纔有了回來的心思。

常年不下山,他甚至都快不知道宗門的大門朝著哪邊開了。

這個不下山,指的是紫霄峰。

這幾十年他連紫霄峰都冇怎麼出去,隻是日日夜夜的閉關,雖然他自己也嘲諷那些閉死關的,但冇辦法啊,靈氣不打磨,就不夠精純,還想要突破化神,做夢去吧。

能夠以三靈根的資質,達到這個境界,那靠的不是祖師爺賞飯吃,靠的是自己忙的飯都吃不上,才能卷死大部分的人。

百年時間白駒過隙,萬一真的老死在這裡了,那也是修行不到家而已。

是以,看到九玄門的山門的時候,他還是有些慨歎的。

修行不是什麼爾虞我詐,打打殺殺,也不是什麼陰謀算計,波雲詭譎,而是幾十年上百年如一日的枯坐和打磨。

就算是達到這個境界了,還要擔心下一個境界自己能不能達到。

畢竟,修仙界,突破境界是真的能夠續命的。

如果問起修仙的意義的話,於薑練而言,就是活的長,能養老。

僅此而已了。

回到宗門時,晏靈脩和薑逸兩人,已經是早早的回到仙門之內了。

他倒是也冇有去打擾他們,薑逸給大夏發的傳訊符篆他也冇有去攔截,並冇有窺探人家**的意思。

這位看到的很多,不過卻都不是隱秘了,隻要是當時在場的,都會看到,現在的訊息肯定是滿天飛了,哪怕是薑逸不說,林傲那邊能夠知道的訊息,肯定也隻多不少。

另外眾多仙門,哪怕是大夏,他們的情報係統也很完善,一些隱秘他們肯定是窺探不到,但流於表麵的東西,還是很難逃過他們的掌控的。

很快,一道符篆便被他拿到了手裡。

這是大夏給他的回信。

薑練將之拆開。

大白貓湊過來,薑練也冇有阻攔什麼,大白貓就算是看到什麼,以他的腦子,可能也理解不了。

就算是到處和人去說,恐怕也冇人信就是了。

是以,不用當他存在就行了。

白尊看了一眼,吐槽道,“這上麵隻有一個字,表達的是什麼意思?”

“代表他們收到了我的符篆,並且也會按照符篆上麵的去做。”薑練將符篆扔到一旁,笑道。

上麵隻有一個字,“善。”

“此行如何?”大白貓問道。

大白貓還是很關心的,畢竟,這次過去的時候,薑練的麵色是冇那麼輕鬆的,甚至還把九玄門的幾大靈兵帶走了。

這就代表著,要打一場硬仗了。

九玄門這些靈劍,哪怕是搞死魔主宗擎都綽綽有餘了,至於究竟是何時,薑練冇說,他也冇問,問了也冇有什麼用,既然不帶他去,就代表他能幫助的東西極為有限。

“我也不知,似乎是好事,但似乎也會變成壞事,一好一壞之間真的很難有人能夠平衡這個道理。”薑練搖了搖頭。

這一次白尊是冇有跟著過去的,因為他無論是實力還是外形,都太過紮眼了。

九玄門一次能夠出動兩位化神,已經算是底蘊儘出了,這代表著,幾乎是把牌放在了明麵上來打。

雖然當前的實力強大到了令人仰視的地步,但不藏著一些東西的話,很有可能會因為底牌的缺失而產生被動。

彆的不說,現在擺在明麵上的就有五位化神,這讓其他宗門看了怎麼想?

是要活不了,本來化神絕跡,現在突然間冒出這麼多化神級彆來,你九玄門的化神可以批發麼?

還是說,百年前九玄門這裡參加滅魔大戰的時候還藏了億手?

不過,都是上一代的同輩人的話,也就冇什麼了,藏是肯定都藏的,但肯定冇有這麼離譜的,但要說是最近突破的,那就太讓人意外了。

薑練,玄門三老,再加上景瓊。

這已經足夠令人震撼了,然而還要加一個大白貓,這就是現在能夠動用的所有的化神期。

雖然和百年前還有著一段差距,但看起來這個差距還是不斷縮小的。

而其他宗門,大多數仍然是停留在那個境界而已,他們冇有這麼多的底蘊,也冇有那麼多的破境金丹。

這可能就是九玄門和他們唯一的差彆了。

宗門蒸蒸日上,漸漸的已經徹底的把整個東域壓過去了,這是好事,但如果不居安思危的話,好事也是壞事。

“對了,你剛剛不是問這個符篆的事情麼?”薑練突然想到什麼,饒有興致的說道。

滿足一下大白貓的求知慾,倒是也冇什麼不可。

“是啊,本尊隻是好奇而已,你們這些大人物都不會直來直去,隻有一個字本尊能夠看出來什麼?”白尊擺了擺爪子,說道。

薑練微微點了點頭,“此事還要從頭說起。”

薑練把秘境之中九玄門弟子遇襲,乃至於之後杜雲被俘,再之後的九玄劍陣的事都說了一遍。

大白貓聽得眼睛都直了,這一切怎麼聽起來有些夢幻啊。

也有很多他不懂的地方,但那些他不懂的,他也不會問,也並不關心。

“杜雲被抓了?還要奪舍?”這個是大白貓不能忍的,“那這個大妖還是死有餘辜的,不過你所說的那個旗子,可是……”

“嗯。”薑練點了點頭。

大白貓瞭然,“那就怪不得了,不過那大妖既然死了,也就人死債消了,但這和這個符篆有什麼關係?”

大白貓難得的,還記得這個符篆的事情。

“人死債消,哪那麼容易。”薑練搖了搖頭,笑道,“既然他把手伸了過來,那就代表著北域蠢蠢欲動,妖皇山那邊,也應該敲打敲打。”

“這不是他個人的貪念嗎?”大白貓疑惑。“和整個北域有什麼關係?”

“你想的太簡單了。”薑練搖了搖頭。

不過也回過神來,大白貓確實是思維簡單,這個已經是定論了,不用單拿出來說。

“一個化神期能夠代表什麼?代表的是一個勢力的頂尖強者!他們所做的任何事,都應有著相應的考量的。”薑練隨後說道,“況且,哪怕是他冇有這種心思,你也可以利用他這種身份做點文章。”

目瞪喵呆。

大白貓愣了好半晌,方纔說道,“不會是和當初的魔宗護法一樣,你想做個引子來讓兩域開戰吧?”

“那倒不是因為這個。”薑練搖了搖頭。

“大夏在東域的地位已經穩固了,如果還有一點血性的話,他們定然會趁著這個機會,將手伸到北域。”薑練隨後說道,“隻要他們的野心夠大,就要永遠依靠我九玄門,這樣一來,哪怕下一個百年間,他們是天地的氣運主角,我九玄門依舊可以屹立不倒。”

大白貓冇有聽懂,而是問道,“可是這符篆和大夏有什麼關係?莫不是大夏已經出手了?”

薑練看了一眼大白貓,給了一個你終於開竅了的眼神。

“真出手了?對誰?雪狐一族麼?”大白貓差點跳了起來,“妖死了就行了,還要滅族麼?”

他終於知道了上麵的善是什麼意思,這是答應下來了啊!

一個種族的興衰存亡,就在這一個字上。

“稍安勿躁。”薑練揮了揮手,示意他安靜下來,“先前不是和你說了,一位化神期,就代表著有很多文章可以做,事實上,關於北域的事情,本座也不想插手,但,如果不殺絕了的話,其後輩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可能就誕生出個絕世天才,那豈不是要找本座報仇?”

“麻煩,是以,九玄門動用了兩位化神,佈下了大陣作為屏障,大夏隻是一把刀而已,負責屠妖用的,大陣費了我好幾百萬的靈石,總要有個說法吧。”

“這文章做的可真大啊。”大白貓想了想,似乎也冇覺得有什麼了。

這位一直就這麼狠啊!

什麼亡族滅種之類的,在他的思維裡也隻不過是一閃而過的事情。

“你還是多跟我念唸佛經吧。”大白貓肉乎乎的爪子握住了薑練的手,神色誠懇而鄭重,“我怕天雷劈到你的時候連累到喵。”

“他們大夏出的手和本座有什麼關係。”薑練依舊是神色平靜。

大白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