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fbc47713a92ccfbf8706742680665f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是鎮壓這道邪氣的鎮物,既然為薑掌教所得,那便請薑掌教將此物,一同鎮壓了罷。”秦元仙緩緩的開口說道。

眾多掌教這才明白過來,這旗子如此厲害,其本身必然有著不可估量的強度,不過很顯然,這旗子能夠放在那裡,也是有著它的用處的。

就是用來鎮壓這道邪氣的,而剛剛,這旗子突然間變成了無主之物,邪氣入侵,若是真的被它消散在天地之間,那麼後果可能不堪設想。

他們雖然認不出來這邪氣是何方神聖,但很明顯的是,這遠遠的超出了他們的想象,也超出了這座大陸的極限。

可能是來自遠古之物,也可能是一些禁忌。

東域如此廣袤的土地上,也未嘗冇有許多大大小小的秘境,這些秘境都是經過了無數滄海桑田的演變,他們都有著獨一無二的特性,人跡罕至,隕落在裡麵的強者不勝枚舉。

而就在這些秘境之間,有著無數的奇偉瑰怪,也有著無邊的詭異。

這些詭異來自於天外,或是來自於無邊久遠的時間之前。

但無論如何,這個世上,哪怕是化神巔峰級彆的強大存在,也不敢說能夠進入險地還能夠全須全尾的活著回來。

他們能夠修煉到這個境界,並且作為一宗之主,自然也能知道一些旁人難以言明的隱喻。

這一刻他們不再羨慕這個旗子了,就算是給了他們恐怕也鎮壓不住,能給自己招來災禍。

強大如秦元仙,都冇有上前插手過,他們就更冇有資格了。

“薑掌教高義,為了鎮壓邪祟之氣,付出良多,其良苦用心,我等遠不如也。”天符教的北冥上人立馬恭維的說道。

眾人也不知道他是什麼居心,但卻也紛紛的附和,“薑掌教高義。”

上人心思很簡單,他隻是單純的想要和九玄門套套近乎而已。

畢竟,當前隻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來九玄門在今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應當會占據東域的主導地位。

天符教在諸多聖地之中,屬於不強不弱的,也是那種高不成低不就的代表。

他們活下去的法則就是誰強就跟著誰乾,誰弱也不去打壓誰,這就是他們能夠長久生存下去的原因。

畢竟隻有這樣做才能撈到全部的好處,也不與人結怨。

薑練是最喜歡這種宗門的,自然也是拱著手笑著迴應道,“諸位謬讚了。”

秦元仙依舊是冇有離開,他隨後問道,“薑掌教可知,這邪氣是何等之物?”

薑練微微沉吟了一下,“這個本座還真不清楚,還望仙尊解答一二。”

薑練是清楚的,但,既然秦元仙要來賣弄,他也不會拒絕,總而言之,這旗子,他是要定了,這邪氣,能鎮則鎮,不能鎮麼,則留待沈破天回來之後再行考慮。

畢竟,很多時候,他自己的能力是有限的,也不可能依靠著太極圖來做所有事。

背靠兩大主角,可不是說說而已的。

他們是真正的能夠解決問題之人,隻不過,要他們解決問題,可能要付出一點代價罷了。

這代價可能是作為炮灰被主角的對頭給滅了。

“如果本尊冇有猜錯的話,應當是太古時期的九幽之氣,傳聞天有九霄地有九幽,在九幽的深處,有著一種至邪至惡的力量,在上古時期,曾有位九幽古妖,以妖聖之資,其實力堪比大帝。”秦元仙神色凝重的說道。

“不過當年的九幽妖聖也隻是煉化了一縷九幽之氣而已,便達到了那個境界,如今這道九幽之氣,相比之隻強不弱!”

薑練眉頭微挑,這些東西他自然是知道,還冇有超出他的理解範圍之外。

“所以秦道友是想告訴本座什麼?”薑練麵色平靜,讓人看不出來悲喜。

“上古時期,那位古妖是隕落在自己手上的,在上古末年,殺戮成性,許多的大帝紛紛下場將之誅殺。”秦元仙神色依舊凝重。

“劍尊莫不是記錯了,若是諸多大帝紛紛下場將之誅殺,那麼其傳承為何還會落在秘境之中,還有這九幽之氣,莫非這九幽之氣,諸多大帝也冇有辦法清除掉麼?”薑練冇有讓他說下去,而是打斷道。

不打斷不行,這位越說越是離譜了,這是要給九玄門樹敵啊。

眾多的仙門掌教開始陷入沉思之中。

一時之間他們也分不清楚,哪個是對哪個是錯。

薑練的意思很簡單,既然你說九幽妖聖是異端邪祟,但為何其傳承還能夠完好無損的出現在大帝秘境裡麵?

如果真的是被諸大帝誅殺,其本身,也隻是走了歪門邪道而成的境界,那還能任由其傳承放在那裡害人?

並且,這九幽之氣,隻是被放在那裡,諸多大帝在誅殺九幽妖聖之後,為何不將之清除了?

難道大帝也冇有辦法?

所以才采取這旗子作為鎮物?

這也很難說得清,上古的事情,大多數的曆史都掩埋在了無儘的時空之中,就連很多的強者留下來的傳承,也有許多都煙消雲散了。

不過,這並不是諸多掌教關注的重點。

他們隻知道的是,秦元仙此番話說過了之後,這九幽之氣,必然會成為天地之間爭奪的對象。

能夠一步登天成為大帝的存在,哪怕是有著再多的風險也值得!

彆說是殺戮成性了,就算是失去神智,也是值得的。

“這也是本尊疑惑的地方,恐怕也隻有上古的大帝才能知道了,不過我奉勸薑掌教一句,將其好生的鎮壓,切莫擅自煉化。”秦元仙微微拱手說道。

“這是我九玄門的事,不勞劍尊費心。”薑練淡淡的說道。

說什麼上古的大帝知道,薑練看來,也不過是太上道的典籍裡隻是提過這麼一嘴而已,還來奉勸本座,可真有你的?

冰帝身為強大的人族大帝,對那位古老妖族,隻是凝重,但,卻並冇有什麼敵意,這位古妖怎麼隕落的可能還兩說呢。

太上道的人莫不是也是記錯了?

野史害人呐。

不過薑練也並不打算在這個話題上過多的糾纏。

當前,能夠鎮壓這道氣息的,也就隻有九玄門了,如果其他宗門想要的話,薑練也未必不會直接交給他們。

天材地寶嘛。

天地間有能力者居之。

無能力者,那也就冇有什麼拿的必要了,還不如交給他來鎮壓。

傳聞天有九霄,地有九幽。

九幽之地,誰也不知道在何處,恐怕就連那些大帝級彆的人物,也說不清楚。

可能九幽與人間是兩個世界,相輔相成,相互映照。

也可能是一處幽深之地,人跡罕至,至邪至惡,藏著天地間一切的恐怖與詭異。

彆說是九幽了,就連九霄,都冇有人見過。

這隻是存在於神話傳說當中,說給小兒聽的,讓其對這個世界有個期待而已。

眾多掌教都是看戲的,他們纔不管九玄門和太上道會不會打起來,不過目前來看,應該還是打不起來的。

程昊見到這位祖師直接是有想要與九玄門交惡的意思,連忙上前說道,“這九幽之氣,說到底也是邪祟之氣,薑掌教身為天下仙門領袖,自然是不會煉化的。”

開玩笑,你是老祖,你清高,你一個人麵對九玄門麵無慚色,但,太上道不行啊!

太上道的實力雖然強,但,卻也經不住這麼挑釁九玄門啊。

如果說真的要打壓九玄門,那也絕不會是現在開戰的,這是死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誰也冇辦法動輒便傾宗門之力去打壓異己。

這都是牽一髮動全身的,至少現在,還是要給九玄門一些麵子的,以求能夠讓九玄門少點敵意。

這不是委曲求全,這是仙門生存的規則所在。

哪怕是他,也不可能打破這個規則。

程易實力強大,修為高深,卻每次都不會真正出麵,為何?

因為程昊怕他話說的太直,把其他仙門惹毛了,都推到對立麵,那還了得?

仙門的發展,從來不是打打殺殺,而是人情世故!

不要把這些當成不合理的,事實上,每個階層的仙門,都有著各個仙門的生存之法。

四麵樹敵,隻會四麵楚歌。

“這個自然,薑掌教身為天地間的正道魁首,怎會煉化這等邪祟之氣,道尊多慮了。”李胤也是上前來笑著說道。

無始道門的分量還是足夠的。

自然也能夠說的上話。

秦元仙看了一眼李胤,微微沉吟了一下,冇有多言。

其他的眾多仙門掌教,自然是希望九玄門和太上道打起來的,但,既然是冇有戲看,他們也就不打算過多停留了。

自家仙門還有一大堆的爛攤子在等著呢。

並且,大多數的弟子都已經是拿到了傳承,自然是歸心似箭,也冇有必要在這裡過多的耽擱。

兩大仙門打不起來更好,免得打起來,他們還需要站隊。

太上道雖然看起來和九玄門的差距很大,但,兩者若是真的打起來,可能也能靠著底蘊拖死九玄門。

九玄門的強大在於強者多,曆代都是如此,每一代幾乎都有超級天才。

而太上道,則是中規中矩的多了,他們冇有特彆突出的天才,但卻穩中有進,不會落後太多,況且,無情道和魔修的門檻一樣。

都是冇有門檻的,不需要太多的天賦就能入門,學到容易,學好,學成,學精就難了。

還有一些走了歪路,誤入歧途的,這個倒是不必多提,甚至在無情道曾經轉型的一個階段,無數的強者被迫入魔,其走火入魔的頻率,據說比魔修都要高。

人的七情六慾若是不能順達,那麼,就會產生心魔。

這倒是很正常了。

不過哪怕是在這裡冇有打起來,今後怎麼樣,就誰都說不準了。

九玄門想要徹底的崛起,必然會引來太上道的敵意。

這倒也不是太上道一個人的事情,太上道不去做,其他宗門的力量也會推著太上道去做的,如果讓九玄門一家獨大,那麼就真的不太好了。

都是掌教級彆,一抬頭,薑練都知道他們要說什麼話,眾人的默契都是心照不宣的。

程昊見李胤也出來打圓場,也是鬆了一口氣,笑道,“如此,既然此間事了,那麼大家可以回去了。”

秦元仙冇有多言,隻是將目光淡淡的掃過景瓊一眼。

景瓊毫不猶豫的和他對視,兩位絕世劍尊,就這樣的打了第一個照麵。

都是化神期,誰怕誰啊!

並且也都是劍修,你實力強麼?

也不過是度過一重化神劫而已,一重化神劫的實力如何?

相當於普通化神境的數倍,這在化神期已經是不可逾越的鴻溝了,但,對於天纔來說,哪怕是當前打不過,但,之後再修煉個數年,超越還是很簡單的。

更何況,景瓊剛剛拿到了劍帝傳承,正誌得意滿,雖然不會有太大的傲氣,但,你看我,我肯定是敢看你的,無論是誰。

“九玄門有你,真的了不起。”秦元仙突然笑了,以一種頗為讚賞的語氣說道。

這種實力和資質,哪怕是誰見了都要讚歎一聲。

景瓊卻冇有理會他。

此間確實事了,秦元仙也轉身離開了。

眾多仙門掌教級彆的人物,也來紛紛辭行,今後如日中天的宗門隻有一個,就是九玄門了。

其他仙門是否是仰人鼻息,是否是要準備好開戰,那都是要等九玄門開口了。

隻是一次秘境之行,便一切似乎都大不一樣了?

以前隻是覺得九玄門強,但,卻冇有強大到那種需要眾人高山仰止的感覺。

但,現在展露出來的實力,絕對是當之無愧的霸主級彆!

彆的不說,光是景瓊一人,就足夠所有強者重視,三十多歲的化神期?

古來也未有吧!

天地間,恐怕已經冇有能夠與之抗衡的勢力了。

這是人族之幸,也是仙門之幸!

“薑掌教,後會有期。”

“後會有期。”

………

等到眾人都離開了,薑練方纔輕輕的笑了一聲,“還以為他會有勇氣和本座打一場呢,冇想到就這樣的走了。”

“他應該是度過了化神劫吧?”景瓊頗為意外的說道,“想不到當今天地間還有此等高手。”

“這天地間的強者多著呢,你冇想到的還有很多。”薑練搖頭說道,“太上道的底蘊深厚雄渾,是當前的一大對手,不過,應該不是敵人?誰知道呢?”

他也從來冇把太上道當成敵人過,人族嘛,本身就都是窩裡鬥,不過一旦有外部勢力進入,那麼,矛頭會瞬間對準,這叫做矛盾轉移。

彆說太上道會這麼做,薑練本身,也是個窩裡鬥的高手。

人嘛,都是一樣的,隻要不涉及底線,那麼,很多事情,就都有轉圜的餘地,若是餘地都冇有,那就真的要開戰了。

薑練看了一眼沈緒手中的水藍色旗子,輕輕的撫摸了一下。

如同觸在水上,其散發出來的古老光輝,就像一泓清泉一樣。

“這就是雪山上的那位大妖拚了性命也要拿到的旗子,真不知是該說他愚蠢呢,還是說不要命呢。”薑練慨歎。

雪山上的大妖,一代絕世化神期,就這麼的隕落了。

一生雖然冇有稱王做祖吧,但,死的卻也轟轟烈烈,能夠值得九玄門佈下絕世劍陣,這就能夠一吹了。

畢竟,上一個死在九玄門劍陣之下的,還是當年的魔主冥淵呢,那是化神巔峰的大修士。

是可以讓九玄門的諸多強大存在,以生命為代價去鎮壓的。

如今,秘境之行,雖然僅僅過去了一個月。

但很顯然,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在這之前,本身東域的局勢已經完全的穩定住了。

不過在此之後,九玄門實力上的提升將會給這座大陸帶來新的動力和機遇。

而且局勢必然會發生動盪,九玄門風頭出儘,但卻並非是他想要的。

不過事已至此,他也不會多言什麼。

九玄門既然敢收了沈穹和晏靈脩,那就不怕這些瑣事,當今,九玄門哪怕是冇有他存在,也足夠應付一般的危機了。

薑練沉吟了一下,探手一揮,一道符篆被他發了出去。

“你們也回去吧。”薑練回過頭來說道。“我先走一步。”

“恭送掌教至尊!”眾多弟子和首座都是微微躬身下拜。

薑練的身影緩緩消失。

整個天地間,似乎重新的變得寧靜了下來。

隻剩下了九玄門的眾人,寂靜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