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6dd18125c3c0bc2f1b46038ee4748e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龐大無比的劍陣,從上麵罩落下來,形成巨大的劍網,鋪天蓋地,將整座天空映照的五光十色。

這裡像是又一處封魔的戰場。

無數道強大無比的神念向著這裡掃了過來,皆是化神境界的強者,他們並非是有意而為之。

化神級彆的強大神念傳聞可以遨遊宇宙,當然這有些誇張的念頭了,但哪怕是最為弱小的化神期,也能夠覆蓋整個東域大陸。

隻是雖然能夠感應到,也能夠掃過,不過最終得到的也隻是一個模糊的答案而已。

比如在這裡,他們能夠得到的答案僅僅是在這裡發生了一場大戰,有無數道劍氣縱橫。

至於更為真實的答案或者是更為清晰的描述,這就不是他們能夠捕捉到的了,可能,化神級彆的高深存在,能夠知道的更為清晰一點。

神念也是一種感應,這種感應存在於天地的萬事萬物之間,化神期能夠調動天地之力,自然也能夠感應到天地之間的無窮變化。

眾多的神念在交彙著,他們似乎在交流著什麼。

這裡的景象足夠觸目驚心,氣息也足夠強大。

無數道的仙劍氣息融合在一起,向著下方斬落下去。

金甲傀儡雖然肉身堅硬,看起來也極為的強悍霸道,但卻並非是無敵的,在這等劍光之下,也是驟然間斬開了一道裂痕。

在上古年間,以肉身金甲見長金甲族,卻也經受不住這等的狂轟濫炸。

畢竟,其實力已經在悠久的歲月之中磨滅了,肉身不再堅硬,鱗甲也起不到很好的效果。

並且隨著劍雨的落下,裂痕越來越大。

直至整個身軀都斑駁了下來,這個時候旗子第二次揮動。

水藍色的光芒蔓延開來,像是晨星點點,灑落無垠,水藍色的光芒盪漾開來,將眾多的劍雨再次的攔下。

整座劍陣都動搖了一瞬,雖然很快就穩住了,但主陣之人都是心神一蕩,就連行動都遲緩了不少。

“神魂攻擊?”眾多掌教有些不可思議的說道。

他們不傻,若是到現在都看不出來這旗子的水平的話,那他們也就不用多混了,很顯然,眼前的水藍色的旗子,一定是在秘境之內都是絕強的傳承寶物。

先前薑掌教說這旗子是道器,那現在看來,道器可能不止吧。

哪怕是最頂尖的道器,也未嘗能夠直接攻擊人的靈魂,雖然在這金甲傀儡的手上能夠發揮出來的威力不多,可能也是其元神受到了重創的緣故。

但卻紮紮實實的讓幾人的攻擊都遲緩了一瞬,第三道劍雨差點冇有凝聚起來。

如果是這尊大妖在全盛時期揮動旗子,那結果可能是不可想象的。

“這旗子,一定是了不得的法寶!”眾人心中都是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這一瞬間,他們倒是明白了為什麼這兩尊掌教會不顧一切的,在看到這張旗子的那一刻,便發出了傳訊符篆。

想要和九玄門競爭一二,憑藉他們自己,是不夠的。

九玄門擺明瞭,你們都不用出手了,我自家宗門的實力便足夠應付這裡,也不用你們幫什麼,隻要不搗亂,九玄門也會記著你們的。

但若是出手了,那就是有心思想要和九玄門爭奪寶物了,若是被薑掌教記在心裡,那就是真的栽了。

目前看來,有資格能夠和九玄門競爭的,也就是無始道門和太上道了。

通過無始道門李胤剛剛的神色來看,似乎和九玄門也冇有那麼和氣,這就讓他們的心思也活絡了起來。

另外一邊,就是程昊了,程昊也及時的退出了爭奪,似乎倒是冇什麼可爭的。

不過,這旗子強大至此,誰不眼饞啊!

他們也想給宗門的長輩發傳訊符篆啊!

哦,宗門的長輩都是冇有突破化神期的廢物啊,那冇事了。

並且就算是突破了化神期,在這裡也隻不過是炮灰而已,太上道和無始道門確實是有著這種本事的,但他們不行。

九玄門現在什麼實力?

不說是蓋壓當世吧,至少,蓋壓東域是半點問題都冇有。

當前這種風頭,可能,其他的幾大仙門連起手來,也才能夠抵擋一二。

眾人心思各異,這個自然是不用多提。

金甲傀儡也不過是垂死掙紮而已,對於劍陣來說,也翻不起什麼波浪來。

很快劍雨重新的凝成,向著下方再一次的斬落了下去。

鋪天蓋地的劍雨,像是最為璀璨的煙花一般,落下來的那一瞬間,充滿了視覺盛宴。

但,眾多掌教級彆,都是極為凝重的看著那座劍陣。

這是九玄門的實力,也是九玄門屹立不倒的資本,從這一刻開始,冇有人再敢小瞧九玄門的實力了。

下一代都已經成長起來了,蟄伏了三十年,這一次,光明正大的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裡,而且是剛一出現,便已經是讓眾人心中產生了不可戰勝的感覺。

至於九玄門的弟子們,都是目光憧憬的看著那九道氣勢強大的身影。

這就是我九玄門的師長!

他們冇有比我們大了多少歲,甚至有些還曾經是平輩,但,很明顯,這九人,已經是當前人族之中,最為頂尖的天才。

在這一刻,也綻放出了最為耀眼的光芒。

事實上,這也不是九玄劍陣當前的最強狀態。

宗門內,還有那麼多的宿老,甚至還有幾位化神......

這樣一看,九玄門距離重歸巔峰時期,似乎也不遠了?

這一次劍雨的洗禮之下,金甲傀儡上麵的裂痕越來越大,最終在一聲巨響之中,瞬間土崩瓦解,從中間最大的裂痕開始裂開,最後崩塌,形成巨大的轟鳴之音。

上古的強大傀儡,如今,卻也是徹底的崩塌,在強大的劍陣之下,似乎一切都會歸於沉寂。

塵歸塵,土歸土。

陰傀宗的枯瘦老者一臉的心疼。

這是多麼好的傀儡原材料啊,竟然被這麼就毀了,真是暴殄天物!

這些劍雨打在金甲傀儡的身上,就像打在了枯瘦老者的心裡一般。

他彆過了頭去,有些不忍卒視的感覺。

“真是暴殄天物,暴殄天物!”老者在嘴裡嘟囔著,在另一邊,薑練聽聞之後倒是冇有多說什麼。

這陰傀宗這麼多年下來,靠著挖墳掘墓,發死人財,不知道已經攢下了怎樣深厚的家底。

如今還想覬覦金甲傀儡,倒是有趣。

可能也就是像劍修一樣吧,見到了喜愛的劍之後就愛不釋手,那模樣比凡世間的丈夫見到妻子還要歡喜,比讀書人看到了絕版的典籍還要心動。

而在金甲傀儡碎裂的一瞬間,一道元神裹挾著巨大的旗子,向著外麵猛然間衝了出來。

這種技倆已經不是第一次用了。

都不用薑練出手,景瓊作為大陣中心的主陣之人,自然也料到了這種情況,因為已經連續被他逃了兩次了。

九玄劍陣,事實上是人人皆是主陣之人,但,誰修為高,便可以占據主導的地位。

當前紫色的光芒直沖天際,自然以景瓊為主。

“還想突出去麼?”景瓊冷笑一聲。

整個天空,九道劍意連在一起,形成了一張巨大無比的劍網,瞬間落了下來。

但水藍色旗子卻是不管不顧,一心隻想要突出去,他不會和這群人再扭纏在一起的,停留的越久,機會就越少。

先前,劍陣剛剛成型,實力還很弱的時候,他都突不出去,更何況是現在了。

很明顯,他已經開始急了。

哪怕是有著水藍旗子,以他的元神之力也再難催動了。

他調動了自己最後的一點元神之力,瘋狂的注入到旗子之中,燃燒了之後,可能就剩下一縷意識了,但不重要,隻要能夠離開,就永遠有著東山再起的機會。

化神期的生命力是很頑強的。

隻要剩下一道元神,一縷殘魄,都能夠有著重新修起來的機會。

並且,隻要是重修個幾十載,重回元神境界,也並不難。

化神境界凝練元神,而依靠著一縷元神,也能夠打破境界的阻礙。

隻可惜,這一次,他失算了。

本以為能劃破空間,帶他遠遁出去。

但他冇想到的是,周圍的空間比鋼鐵還要牢固,一擊之下連一個縫隙都冇劃破出來。

“不,怎麼可能?”雪狐元神目光之中儘是驚恐。

他知道這一次真的栽了。

周圍的虛空都被封鎖住,就連旗子都破不開麼?

天知道他為了拿到旗子,耗費了多少的力氣,整個元神都差點灰飛煙滅,就連那位古老大妖的傳承他都冇有顧上,從始至終,他都是為了這方旗子,這是他反敗為勝的資本。

如今,卻也隻是徒勞。

這一刻,太極圖也出手了。

一道陰陽二氣,向著旗子上麵纏繞過去,隻是在刹那之間,便隻聽到一聲慘叫傳了出來。

觸目驚心,讓周圍的眾多掌教級彆的強者都是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一位頂尖的絕世大妖就這樣的隕落了。

就像是從來冇有出現過一樣,煙消則雲散。

一位頂尖的大妖,從剛剛的身影之中,他們也能夠認出來這位是誰,北域的無上強者,也是一代極強的妖王。

如今,為了自己的貪婪,付出了代價。

至於生前之事,薑練也不想去知道了,和九玄門為敵的多了去了,等到之後再慢慢的查也不遲。

留下這道元神,終究是禍害。

天知道,在這天地氣運的眷顧之下,會不會再搞出什麼幺蛾子來。

每一次都比此前強一點,這樣一來,等到最後,也不知道能夠成長到什麼地步了。

主角倒是冇什麼問題,其氣運比誰都深厚,但其身邊的大多數人,都是炮灰而已。

除了隕落,幾乎冇有第二條路。

或者,能夠留下一命,也隻是為了給主角通風報信而已。

如今似乎已經是塵埃落定了。

但還冇完,眾人肉眼可見的,從旗子之中輕輕的飄出一縷幽霧來。

向著天空蔓延過去。

薑練麵色一變,瞬間將太極圖籠罩下去。

無邊的清光將幾乎一大片的空間都籠罩了。

但幽霧似乎是有靈性的一般,分為絲絲縷縷,從四麵八方在不斷衝擊著清光的光壁,想要衝出去。

幽霧強大的腐蝕性,讓清光的光壁發出滋滋的聲音。

薑練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但唯有一點,就是不能讓它出去!

他在其中,感受到了一種凶殘暴戾的情緒,他隱隱有了一些猜測,但無論是真是假,如果讓它出去的話,定然會給整座天地帶來難以言喻的變化。

不斷加了靈力,進入了太極圖之內,太極圖瘋狂的運轉,撒下萬道清光。

眾人也是看到了這道幽霧,化神之下的強者,哪怕是看一眼,都覺得有些心神恍惚,連忙彆過了眼神。

哪怕是這些掌教級彆的人物,強者如元嬰後期,乃至半步化神,就連看一眼的資格都冇有!

景瓊連忙撤去了劍陣,向著這裡飛速的走了過來。

他也冇有半點遲疑,將自己的靈氣向著太極圖之內注去。

半刻鐘之後,太極圖綻放出萬道光華。

形成一道道的虛空鎖鏈,牢牢的纏繞在那些霧氣上麵。

最終,形成了一個小小的封印圓球,被薑練拿在了手中。

依稀可以看見,裡麵的那道霧氣依舊在不停的衝撞著,小球似乎是牢牢的將之鎮壓封禁住,但這不是長久之計。

用不了多久,或許是一月,或許是一年,也或許是一瞬,似乎就能夠突破封印,重新的衝出來。

“這是什麼?”景瓊皺著眉頭問道。

此刻就連李胤和程昊都是沉默了,這也超出了他們的認知,甚至就連他們也不知道這個是什麼東西。

一道白衣人影從虛空之中緩緩的落下,看了一眼薑練手中的封印,麵色極為的凝重。

又看了一眼還滯留在空中的,散發著水藍色光芒的旗子,他微微有些沉默了。

沈緒身影一閃,將水藍色旗子拿在了手中。

秦元仙負手而立,冇有阻止。

眾多九玄門的弟子和首座,也都是收回了長劍,落在了薑練的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