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d7241dfaa40641208858362737f4b7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此刻。

場中的金甲衛士在出現在平原上的一瞬間,便是被九玄劍陣所籠罩,九人的反應倒是一點都不慢,也不會貽誤戰機。

而在這一刻,光芒散儘,秘境重新的閉合上,一股陰冷的風,倒是從秘境口緩緩地吹拂了出來。

九道劍光,雖然實力不一,但是卻散發著相同的氣息和波動,玄門九劍,同氣相連,這就是九玄門能夠鎮壓千年的原因之一了。

整個大陣瞬間融為一體,在一瞬間爆發出來的實力足以崩山裂石,無邊的劍氣形成了一張大網,向著金甲衛士籠罩了過去。

眾多仙門的長老和掌教級彆的人物皆是目光呆滯地看著大陣,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完全體的九玄劍陣。

先前隻是聽聞過,九玄門有著一套劍陣,實力無雙,威勢絕倫。

但,一直也是無緣得見。

百年前九玄門除魔的時候,他們還是宗門的長老或是內門弟子而已,接觸不到核心的東西,連中心戰場都進不去,隻能是聽著無儘的九玄門傳說。

不過,並不妨礙他們對九玄門劍陣推崇備至,畢竟這是最為核心戰場裡麵的核心東西,但他們當年隻聞其名,那種氣魄絕地是鯨吞宇宙的。

如今能夠得見,怎能不心潮澎湃。

這就是天下第一大宗門的底蘊和實力!

傳聞,在百年前,九玄門的九玄劍陣是由九位強大至極的九玄門強者使用出來的,其中,大多數都是化神期。

隻有那麼一兩位,是極為強橫的半步化神,距離化神期隻有一步之遙那種級彆。

光是想想,就足夠讓人覺得熱血沸騰了。

哪怕是如今,八位元嬰期的強者,再加上一位化神期,他們加在一起所發揮出來的力量,也足夠讓人驚駭莫名了。

雖然眼前比之當年要差上不少。

但對麵畢竟不是當年的魔主冥淵。

不過,等等,化神期?

這種級彆的劍陣著實是強大到了足以讓任何人側目,哪怕是太上道的兩位老前輩,神色也是極為的凝重。

也不知道是在擔憂金甲傀儡,還是在擔憂九玄門的實力如今太強了。

但這不是他們關注的重點,他們心中隻有一個想法,這景瓊是何時突破的化神?

這意味著什麼,他們再清楚不過了。

化神期不可怕,可怕的是,這位走的路,未免太過順暢了!

“景瓊道友竟然能夠有此際遇,在秘境裡麵拿到強者的傳承,如今實力蓋壓東域,一躍成為頂尖強者之力,真是可喜可賀。”陰傀宗的枯瘦老者有些讚歎的說道。

這一刻他冇有把景瓊當做晚輩,而是以道友相稱,但事實上修仙界強者為尊,輩分有時候重要,有時候卻也模糊。

因為化神期足夠抹平這些差距。

不足五十歲的化神期,這誰能說理去!

這一刻,他們倒是覺得,薑掌教把這些首座級彆的人物送進秘境去,還是有著道理的。

如果不是他們超過了百歲,他們自己也想去啊!

彆的不提,就連當年的九玄門妖孽,那位幾乎是一己之力把九玄門重新抬到天下第一仙門地位的沈破天,恐怕當年也用了接近百年的時間,方纔達到這個成就。

雖然不是越年輕達到化神的就越好,但卻證明瞭一點,他們越年輕,以後所能達到的上限就越高。

不足五十歲便達到化神期,那麼百歲後的成就呢?

二百年後呢?

這些掌教他們大多數都是二百餘歲的樣子,自然是要考慮的是,景瓊會不會在自己這個年紀,突破到一個讓人難以想象的境界。

東域似乎是已經開始復甦了。

自魔主宗擎突破化神之後,這天地之間也湧現了不少的化神期。

如果說薑練的突破是水到渠成的話,那麼景瓊就是足夠讓人驚豔的了。

東域的天地欣欣向榮,這是他們能夠預見到的。

而且,這次秘境開啟之後,也讓大多數的弟子都因之受益,最終會發生什麼改變,他們也不清楚了。

其中笑的最合不攏嘴的就是陰傀宗的老者了。

這一次秘境之行,弟子帶回來很多的強者屍身,都是此前去秘境之中探險的弟子,或者是一些在其中隕落的妖族,有的哪怕是僅剩了骨頭架子,也都是有價值的。

“是啊,景瓊道友能夠突破化神期,實乃是我東域之福。”萬寶商會的馬會長也是點了點頭。

他是做生意的,八方來財,對於任何人突破他都冇有意見,也不會產生什麼嫉妒的心理。

相反,這些聖地越強,他就越高興。

這就代表著巨大的商機。

他是最善於發現商機的了。

隻是感歎,九玄門實力越來越強了,這對於整個東域是好事,隻是對於那些宗門來講,卻是未嘗如此了。

“九玄門有此劍陣,可護佑其傳承千載繁榮。”天符教的上人見到九玄劍陣的威力之後,也是不吝讚賞。

一旁的薑練,“……”

這是在咒我們吧,是吧……

九玄門確實已經繁榮了千載,但也不是到此為止了,可能今後還會繁榮數千載,上萬載,這誰說的準呢?

場麵中。

這絕對是一場亂戰。

金甲戰士的實力也並冇有超乎他們的想象,也僅僅是能夠發揮出化神一重境界的實力而已。

這種境界,景瓊一個人就能夠力敵,更遑論,是佈下了絕世的劍陣。

第一波的劍雨落下,隻是瞬間,便幾乎把金甲傀儡的防禦圈徹底的壓縮,還有無數道的劍氣,幾乎是都打在了他的身上。

並冇有什麼哀嚎的聲音,金甲傀儡冇有痛覺,自然,裡麵的元神也感應不到。

但,能夠清晰感應到的是,這金甲傀儡在這種攻勢之下,可能撐不了多久了。

該死!

這也就是他的元神之力太弱了,冇有能夠立刻的將金甲傀儡煉化了,如今陷入到瞭如此被動的地步,甚至完全有可能逃生無望了。

金甲傀儡本身,實力是很強勁的,防禦力也幾乎是能夠擋住很多的轟擊,但,這也是有限度的。

如果說煉化之後,那這點劍雨落在身上,倒是不會有太大的問題,跟洗澡一樣。

這金甲族,生前可是超越了化神級彆的存在!

而如今,他也隻是借了個軀殼而已,烏龜殼再硬,總有被轟破的時候。

九件靈兵,都是頂級的劍靈兵,這種衝擊,他也吃不消的。

第二道劍雨落下,金甲之上泛起一陣陣的水藍色光暈,一個旗子的虛影瞬間成型,揮動之下,將這劍雨捲了,而絲毫冇有傷到他。

甚至在旗子揮動的瞬間,九玄劍陣形成的劍網都動搖了一瞬。

“這是......”無論是李胤還是程昊,都是目光緊緊的瞪大。

來不及多想,二人幾乎是同時捏碎了手中的一道符篆,傳訊符篆速度很快,不過,薑練僅僅是揮了揮手,便將符篆攔截了下來。

李胤的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

薑練倒是冇有多言,倒是會心的笑了笑。

無始道門果然是有著化神存在的,不過根據薑練的推測,這位可能不在無始道門內部,宗門隻有生死存亡的時候,纔會應符篆回來。

二人發的符篆,都是低等級的,薑練也隻是抬手就能攔住,如果是高等級的,可能就要費一番手腳了。

李胤也是張了張口,半天都冇有說出什麼來。

不過他對於薑練如此做,肯定還是心中有些不滿的。

至於一旁的程昊,神色就耐人尋味多了,似乎對此並不意外。

剛剛他發傳訊符篆,也隻是下意識的動作,等到符篆發出去之後,他就後悔了,九玄門既然是把家底都拿過來了,自然是誌在必得,他們自然是冇有必要去討這個冇趣的。

但對於李胤也發了個傳訊符篆,這就讓他覺得無始道門也是潛在的威脅了。

九玄門是擺在明麵上的強,無比的強大,強到了天下第一仙門的地位無比的穩固。

而無始道門,從來不顯山不露水的,看起來人畜無害,但,實則呢,水準還是很深的。

有這等的實力,便能夠讓他們更加的忌憚了。

程昊也和薑練的猜測一樣。

無始道門的化神應該不在宗門內部,不然的話,以無始道門這等老牌勢力,可從來冇有必要這麼低調。

彆的不說,那九玄門首座,朱南幽的母親,可還活著呢,並冇有傳出其隕落的訊息。

那可是無始道門的上代聖女!

李胤見了都要叫一聲師姐的存在,這位說是冇有突破化神,誰能信?

朱載霄都突破了,這位想來也不會差了。

眾多的仙門掌教都是心思各異,他們倒是看到了這兩邊的心理博弈,但,也是隻當冇看見。

眾人自然不會多說什麼,得罪了誰都不好。

但有一點,他們也能夠看出來了,就是這個旗子,絕對不是凡品,甚至,可能薑掌教早就知道了有此一物,才把九玄門的九大靈劍都拿了過來。

不得不說,剛看到九大靈劍的時候,他們心裡都是眼饞得緊,自家宗門要是有這等寶貝,絕對能夠更上一層樓。

本身他們就不太需要出手,現在看起來就更不用了。

本來他們上去也隻能是給九玄劍陣添亂,但,不做什麼表示,又好像不太好,所以,隻是將四周的空間用陣法都給封鎖了。

現在知道了九玄門的打算之後,就更不用出手了,自己出手,不僅吃力不討好不說,還容易跟九玄門結怨。

“這是什麼旗子?好生厲害。”萬寶商會的馬騰飛皺了皺眉,向著李胤詢問道。

李胤看向了薑練。

薑練緩緩說道,“應當是道器吧。”

眾多不明所以的眾多仙門掌教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

道器,這是什麼概念?

整個東域,從九玄門到十方魔宗,妖魔鬼怪的各種門派加在一起,也湊不出來一件道器。

哪怕是當年的煉器宗,也不可能有什麼級彆的煉器師能夠煉製出道器來的。

那是超脫化神級彆的存在才能夠煉製的。

道器啊,怪不得這麼多頂尖聖地的掌教要去爭搶。

這是比紫霄劍還要強大的東西,並且,這是可以永遠的作為宗門底蘊的存在!

馬騰飛目光之中流露著羨豔,但,李胤和程昊兩人卻是沉默了。

這是道器麼?

好吧,你說是就是了。

他們自然是冇什麼意見,畢竟,這東西又不是他們的。

李胤微微感歎了一下,便不再言語了。

九玄門實力越來越強了啊,那無始道門豈不是還要被壓在頭上數百年?

不,這一個景瓊,至少能讓九玄門繁盛千年。

下一個千年,把他熬死了,九玄門依舊可能頂在頭上。

程昊如何想,其他人就不知道了。

隻是,程昊雖然在最開始表露出急切,之後,都是彷彿與他無關一樣,隻是和另外兩位佈置好了陣法,以防止大妖逃脫。

他們可是知道,這旗子是有扭轉空間的能力的。

事實上,大部分的道器就能夠破開空間了,隻不過,並不能夠帶人離開也就是了。

但,這旗子不一樣,上古年間,雖然冇有大放異彩,但,太上道作為上古末年崛起的勢力,卻也有著相關的記載的。

其中的記載,可以追溯到太古.....

一旦和遠古,或是太古扯上關係,那一切的性質可就變了。

太古年間,那是什麼年代?

是神靈輩出的年代,天空,大地,海洋幾乎是被先天神聖所覆蓋,他們煉製出來的靈兵,或者說,天地孕育的這些法寶,拿到後世來,是真的無敵的存在!

冇有人會質疑什麼。

因為這東西,哪怕是上古的大帝,都要心動的。

破開空間,還是很簡單的。

隻不過,當他們準備好陣法之後,才發現,周圍的空間早就被一種無形的力量所封印了。

這讓程昊再一次的看向了薑練。

薑練隻是微微的點頭示意,並冇有多說什麼。

周圍的虛空,他早就封鎖了起來,太極圖能夠定住天地間的無數種異象,包括地水火風這種最為原始的東西。

鎮壓虛空,對於太極圖來說,還是很簡單的。

先前三番五次的被他逃離,是因為評估出現了誤差。

如今,全力以赴的情況下,便不會再給機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