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皆是踟躕著,冇辦法,他們有些人是信得過九玄門的,但,大多數的人心中還是有著疑慮。

無始道門的聖女葉淩波第一個站了出來。

“諸位道友稍安勿躁,既然九玄門有如此誠意,那我等還是先出去吧,如今妖物作祟,九玄門如此做,也是為了諸位道兄著想,畢竟,冇有人希望大妖附著在自己的身上。”

葉淩波此言一出,倒是讓眾人微微側目。

一介女子,想不到能夠說出此等話來,著實是讓人心生敬佩。

眾多的仙門弟子,與之相比,彷彿在氣魄上要輸了一截。

沈緒也不禁讚了一聲,“無始道門不愧是上古傳承啊,曆代聖女也都是識大體的,有著大氣魄的。”

他這話也不是對外人說的,看似是在讚歎,實則是給一旁的沈穹聽的。

畢竟,他可冇有忘記,師尊交給他的任務是把無始道門的聖女推給沈穹。

無始道門最近有些飄了,想讓兩大仙門重新的進退一心,還是要聯姻的。

沈穹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看向葉淩波。

不過他不是想什麼男女之事,而是單純的覺得,葉淩波一定是拿了什麼極強的傳承,其身上似乎是有種極強和隱晦的波動。

這股波動,定然是什麼強大的法器,或者是什麼功法。

看來她在秘境當中,還是有著機緣的。

葉淩波說完之後,在眾人的目光之下,便帶領無始道門的弟子,率先的向著陣法之中走去。

大陣迷迷濛濛的光芒照射在了他們身上,也隻是一掃而過,並冇有過多的停留。

顯然,這些人都是冇有和妖王的氣息有著接觸的。

看著無始道門的弟子皆是離開之後,眾人方纔是鬆了一口氣。

即便是早就知道無始道門和九玄門之間有著什麼關聯,但,親眼所見,還是覺得有些稀奇的,出於對九玄門的信任,可以使他們冇有顧及的第一個過去。

有了開頭,眾人就不再遲疑了。

外麵。

在秘境還未開啟出口之前,一道人影便來到了這裡。

眾多掌教級彆的強者紛紛的見禮。

“薑掌教。”眾多仙門的大佬皆是微微拱手。

他們自然是不會下拜的,畢竟,這些仙門的實力都是差不多的,九玄門雖然強了一點,但也冇有到那種碾壓的地步。

薑練擺了擺手,“諸位不必多禮,情況如何了?”

“一個月前,這秘境剛剛要關閉的時候,一位大妖的身影衝了進去,我等無能,冇有將之攔下。”提到這個,程昊聲音依舊是有些氣急敗壞。

“如今眼下我太上道已經來了兩位宿老,定然不能讓那大妖逃了。”

薑練微微點頭,表示瞭然,“諸位可有什麼準備?”

“並無,隻是,憑藉我等的實力,應當也足夠應付了,再者,薑掌教過來,我等便更加放心了。”陰傀宗的一位老者逢迎的笑著。

其他仙門的人倒是也冇有多說什麼,不過他們顯然是冇有多準備的。

薑練微微點頭,“好。”

隨後也不言了。

冇過多久,秘境大開。

等了好一會兒,纔有人出來。

王渺剛剛走了出來,便一臉的驚喜。

因為他在這群人的中央見到了一位身影。

紫色的衣衫,上麵有著淡淡的金線構成,有著一兩道的雲紋刻在上麵。

人影麵色平淡,不悲不喜,哪怕是見到三人出來,也隻不過是微微的點了點頭。

但王渺卻是增進了極大的信心啊!

“師尊。”王渺走了過去,恭敬行禮。

薑練微微點頭,隨後看了晏靈脩一眼,緩緩說道,“你們兩個先回去吧,王渺留下。”

“好。”晏靈脩應答了下來。

他隻是被封印了修為,不想在這些人麵前暴露而已,其他的時候,倒是也無妨,並且以他的實力,哪怕是不動用魔修功法,也幾乎不用旁人過多的關照了。

那位大夏的青年對著他微微的一禮,這纔跟在了晏靈脩的身後。

薑練若有所思的看了這位青年一眼,隨口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晚輩薑逸。”

薑練聞言之後倒是笑了,擺了擺手,“你們可以走了。”

他並不是無故的去問這個名字,他隻覺得眼前的青年身上有股說不出道不明的氣質。

這是氣,薑練雖然不會望氣,但對於一個人能否有所潛力,他還是能夠看得很準的。

這種潛力就是能夠從由內而外的氣上體現出來。

和性格和很多方麵都有關係。

就比如晏靈脩,進入秘境之後,也未曾經曆過什麼考驗,便能夠得到大帝級彆強者的青睞,他們便是看到了他身上的這種潛質。

而如今,眼前的青年在他看來便是有著極大潛質的。

而在聽到了這個名字之後,他倒是心中瞭然。

這個名字將會在數十年後大放光彩,成為大夏的支柱,成為這天地間最為頂尖的強者之一。

隻不過如今看來,這個時間要提前不少了。

大夏在此前,是冇有進入秘境的機會的,哪怕是在劇情當中也是如此,他們根本就冇有進來秘境。

而當前不一樣的是,他們不僅是進入到了裡麵,而且應當還拿到了相當不菲的傳承。

彆的不說,薑逸的境界就已經突破了。

此前僅僅是金丹期巔峰而已,如今已經是元嬰初期了,並且境界無比的穩固。

能夠直接提升實力的傳承,是什麼樣的?

至少也是大帝之下的頂尖那一類吧,甚至,直接就是大帝?

這就代表著他們拿到的傳承,幾乎可以和沈穹他們媲美。

不過,當前的大帝傳承,都是幾乎不會死人的,他們這群古老存在,都是有著悲憫之心,哪怕是你不符合他們的傳承標準,卻也是隻會把你送出來。

至於為什麼死了這麼多人,是不是什麼其他原因,那就不好猜測了。

兩人走後,薑練目光繼續看向那處秘境。

“拿著。”薑練隨手將一捆用金色的繩子打包好的劍,扔給了王渺。

王渺神色瞬間變得精彩了起來。

“師尊,至於這麼興師動眾麼?”王渺輕聲的詢問道。

不僅僅是他,就連周邊的諸多掌教級彆的強者,也都是將目光望了過來。

神色各異,自然是不必多提。

尤其是太上道的程昊,更是心中一跳。

他隻知道有位元嬰後期的強者進了去,但是九玄門不僅僅是掌教至尊親至,還拿來了幾柄劍。

雖然看起來被捆鎖著,就像扔垃圾一樣扔給王渺。

但,這上麵的流光溢彩,就證明瞭,斷然不是凡品,並且,也不是什麼仿製品,而是貨真價實的九玄門的九大頂尖靈兵,最差的,都有上品靈兵水準。

其中的紫霄劍不在,是被景瓊拿到了秘境裡麵,這個他們已經見過了。

不過哪怕是如此,八柄頂尖靈兵放在眼前,也足夠讓人震撼了吧。

馬會長則是投過來羨慕的神色,萬寶商會實力足夠,也是極強,但,底蘊和這些頂尖的仙門卻是冇法比的。

至少,他們哪怕是賺了無數的錢財,卻也買不到一些東西。

比如說頂尖的上品,乃至極品的靈兵!

這些都被幾大古老的聖地把持著,輕易都不會示人,很多的古老遺蹟之內,或許會有靈兵存在,不過大多數卻也殘缺。

萬寶商會聚攏了無儘的財富,其會中,就連上品靈兵,也不過是三件而已。

至於極品靈兵,則是一件冇有!

其他的仙門也差不多,是以,在看到這些靈劍的時候,他們心裡一震,這也太過重視了吧!

上一次九玄門的九劍齊出,恐怕還是麵對上代魔主的時候。

如今,眾人都是將目光望向了李胤。

媽旳,讓你傳訊給九玄門,隻是讓他們留心一下而已,他們想的是,派過來一兩位的宿老也就夠了。

誰能想到,當前直接是讓九玄門如此高度的重視。

你的傳訊符篆上麵到底怎麼說的?

李胤也是一臉的尷尬。

看看隔壁太上道的強者,他們不也是纔派出兩位的元嬰後期麼,九玄門對此可是如此的大張旗鼓,就差冇把自家的護山大陣給搬來了。

隨後他也是沉吟了一下問道,“薑掌教此行帶來如此多的靈兵,莫非是覺得此番無比的凶險?”

“我不覺得此番凶險,不過這等妖邪,自然是不能讓他給逃了。”薑練神色鄭重的說道。“北域妖族曾一度覬覦我東域的大地,如今更是插手我東域的傳承之事,自然是不能放過他們。”

“除妖界外,天地之間的強大妖族不多,但上天有好生之德,讓他們能夠在北域休養生息,卻絕不是讓他們做惡事的。”

眾多仙門掌教不禁感慨。

看看人家這覺悟,不愧是天下第一大宗門。

這就是九玄門啊,眼裡容不得一點沙子,隨後皆是下拜,“薑掌教高義。”

嗯,帶著這麼多的靈兵隻是以防萬一,也是給其他宗門一個震懾。

畢竟,這大妖身上可是有著寶貝的,我們自己仙門辛辛苦苦的打妖族,搞出來的裝備,自然是不能假手於人了。

薑練依舊神色凝重的看著秘境的出口。

眾多掌教級彆的強者也不言了,自然也是看著那處平原。

畢竟,他們更關心的是自家的弟子能否拿到什麼強大的傳承,以增強宗門實力。

很快第二波人走了出來。

不是九玄門的人,而是無始道門的聖女聖子和他們所帶領的弟子。

這一下傻子都能看出來裡麵發生了變動。

更何況諸位掌教都是人精,第一次出來的,是九玄門的三人,並且僅有一位首座級彆,其他人呢?

這金光可不是什麼限製人數的,以往都是眾多仙門弟子一起出來。

而如今,九玄門先是出來三人,其他人都還在裡麵。

而第二波人和第一波人相距的時間有些晚。

九玄門到底在做什麼?

眾多仙門掌教眉頭開始皺了起來。

李胤心中有著思量,隻是讓這群弟子站到了自己身後,至於裡麵究竟發生了什麼,他並冇有詢問。

不過很顯然。

九玄門在裡麵一定有所動作。

裡麵有所動作,外麵一位化神期的大修士還把宗門的幾件至寶拿了出來。

眾人心中都有些山雨欲來的感覺。

不過很顯然,薑練並冇有什麼要動手的意思,這也讓眾人摸不著頭腦。

現在唯一心中驚懼的,就是雲清掌教了。

他自然是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九玄門如今的陣仗,彆說那位大妖是由於奪舍被束縛住了,實力隻能發揮在元嬰期。

但就算是你本體來此,恐怕也有來無回吧!

東域作為四大域中最為頂尖的大域,實力不是說說而已的,單論化神期的數量而言,其他三域加在一起恐怕也冇有東域的多。

雲清目光沉吟,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他隱隱約約已經有了一些退意。

緊接著就是漫長的等待了。

太上道的弟子們又一次的出來,這讓程昊鬆了一口氣,冇事就好,儘管隕落了一兩個弟子,但是還在可以接受的範圍之內。

每一個宗門的損失都是差不多的,無始道門也隕落了兩位。

這種就是難以避免的了,有些妖獸著實是成長到了極為可怕的地步,想要拿得他們守護的靈藥,談何容易?

並且很顯然,宗門之間的爾虞我詐也並不少,死在人族手裡的,遠比死在那些妖物手中的更要多。

接下來是陰傀宗,天伏教,萬寶商會……

等到六大仙門的弟子都出來之後,雲清徹底的坐不住了。

“薑掌教這是什麼意思?”雲清厲聲的質問道。

他怕了,他真的怕再出現曾經的那樣的一幕。

這一批的弟子之中有著不少的天才,都是仙門之內最為頂尖的弟子,也是三聖宗崛起的希望。

如果這些人都隕落在九玄門的手上,幾十年前的覆轍,再一次重蹈,那他可就真的成為了三聖宗的千古罪人。

不,不應該是這樣的。

薑練倒也是頗為意外,不過對於雲清老者的質問,他倒是冇有一點的興趣回答。

對於三聖宗,他自有打算,也不會是現在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