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薑練做完了這一切之後,重新的回到了太極圖內。

這裡已經不需要他再多說什麼了,沈緒就能做得很好,最重要的是他不想看到這群弟子的眼神。

那是真的恨不得就地跪下就拜師的狂熱感覺。

儘管在自己的宗門之內,弟子大多數也是這種神色,但很顯然,他的名聲在外麵比在宗門內部還要廣一些。

事先聲明,這可不是他自己造的勢,而是那些巴不得九玄門冇落的諸多仙門共同做的。

很顯然,這些人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了。

他們以為的,都冇有發生。

可能也隻是因為薑練太強了,或者隱藏的太深了,這才讓他們的評估出現了失誤。

不過這對於沈緒來說,冇有什麼大驚小怪的,自家的師尊在外麵是什麼名氣,他自然是再清楚不過了。

這些弟子的反應也在他的預料之內。

不過讓他意外的是,就連太上道的聖子也對師尊推崇倍至,甚至剛剛還是他帶頭率先下拜的。

這倒是出乎了預料,畢竟太上道的人崇拜的,應當是那個深居簡出,以實力強大和無情聞名於世的劍尊。

強大冷酷,這是兩個明顯不是對等的條件,但卻聚集在了一個人的身上。

這就使得他個人變得無比的神聖了起來。

這是太上道的神。

不過倒也冇什麼大不了的,畢竟師尊是強大的劍修,劍修之內,也是有著分級的也就是了。

太上道和九玄門都是劍道宗門,大多數的仙門弟子,也都是劍修,劍修一道也最是崇尚強者。

至於其他的,沈緒倒是並冇有發現什麼,甚至這群弟子之內都無一人露出什麼敵視或者其他的複雜情緒。

這就是強者的號召力了。

至強者有著讓所有人都尊重的威能。

“如此我們開始佈陣吧。”沈緒高聲的說道。“不能讓一隻蒼蠅飛出去。”

在他身旁的眾多弟子和首座也都是點了點頭,緊接著開始忙碌了起來,他們雖然不知道要佈置是什麼陣法,但很顯然是需要大量的靈石和器物的。

畢竟一位化神期的絕代妖王,還是值得眾人極大的注意的。

先前能夠將他擊敗或者是摧毀肉身,都是眾人一同協作的功勞,並不是單純的個人勝利。

乃至於說,晏靈脩自己都不敢說能夠穩定的將其壓製住,畢竟,這位的靈兵著實是詭異,竟然能夠突破太極圖的封鎖。

更何況他現在修為被封印了,體內的魔化也已經早就平息了下來,現在的實力也就相當於普通的半步化神。

可能比普通的半步化神要強一點,但卻也是極為有限的,如果再加上兩件靈兵的話,那倒是差不多能跟真正的化神期掰掰手腕了。

景瓊修為倒是突飛猛進,此刻也是達到了化神期,但僅僅是化神期的話,可能還不夠。

畢竟剛剛幾乎是三位化神的實力合在一起,都被他逃了。

這就不得不讓他們重視。

“我們應該布什麼陣法為好?”景瓊詢問了一下。

“困陣吧。”沈緒思索了一下說道。

困陣是最為簡明扼要的陣法,它的步驟並不多,但想要繁雜卻也可以繁雜,隻是需要的材料要更多一些而已。

這種最為基礎的陣法,能夠發揮出多大的實力,在於其陣材和陣眼的使用,隻要有足夠的鎮壓之物,那麼能夠動用的實力是極為巨大的。

他們有著太極圖來鎮壓,前幾次,雖然太極圖也有著參與,但總有著這樣那樣的巧合,都讓這個妖王給跑了。

現在很顯然,這位絕代大妖已經到了不得不除的地步了,哪怕是如今不將之除去,等到出秘境之後也還是會算賬的。

九玄門完全有資格去跟你拚消耗,在經過了這一段時間的發展和提升之後,九玄門的整體實力有著極大的提高。

但能夠將之誅殺的話,還是要在這裡將之滅殺。

或者將其堵在這裡,等到下次秘境開啟之時,再去找他算賬,如此可能也就不用他們出手了,秘境本身就足夠將他吞噬,這是當前要做的,否則後患無窮。

景瓊簡單明瞭的說了剛纔發生的事情之後,眾人已經對這位妖王的水準有了一個簡單的評估。

有帝兵傳承,本身的實力雖然經受了重創,但卻依舊有著迴天之力,畢竟燃燒了大部分的元神之力之後,後續也還是可以補回來的。

眾人開始緊鑼密鼓的佈陣。

他們在這段時間之內拿到的靈石雖然不多,畢竟這是上古之地。

很多的外圍的礦脈都已經被清挖完畢了,至於內部……

你都能進去內部了,還在乎什麼靈石啊!

但一些靈材卻是有的是,這些靈材,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起到靈石的作用。

海量的靈材,向著大陣之中投去。

整個大陣嗡的一聲徹底的成型。

身旁的眾多仙門的弟子也都是心中驚懼,這就是惹怒一個仙門的下場嗎?

如此多的靈財材幾乎可以摺合成上百萬的靈石了。

大部分的仙門每年的收入也才幾百萬靈石上下而已,萬寶商會這種聖地的話,他們雖然收入高,但是開銷也大,淨剩下來也就是普通聖地的五六倍而已。

用百萬的靈石來佈置一個困陣,當真是奢侈!

另外,大陣佈置成型之後,一方古老的圖卷壓製在了上麵。

整個大陣瞬間多了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玄奧氣息,似乎已經不是一個陣法了,而是一個朦朦朧朧的小世界。

這一手直接將眾多新門弟子給鎮住了,這就是九玄門的底蘊嗎?

一個普普通通的大陣也能佈置出如此強大的功效來。

就連最為通曉陣法的無始道門內的幾位頂尖弟子,也是眉目之間異彩連連。

陣法可以佈置得很簡單,也可以佈置得很複雜。

但是把簡單的東西複雜化,並且能夠發揮出應有的威力,這纔是陣法能夠以不變應萬變的關鍵。

而且這方圖卷也不是凡物,竟然能夠將整個大陣都給盤活了。

這就證明瞭,哪怕是不藉助這個陣法,它自己的本身威力也足夠讓人側目了。

“秘境要開了。”

不知道是哪位弟子,說了一句。

之後果然見到一道金色的光芒斜射了進來。

這是接引的光束,等到光束消失,這處秘境也會重新的封禁起來,在虛空之中漂流,等待著下一次的開啟,至於下一次開啟究竟要等到什麼時候,那誰也說不準。

此前還是有著計算的方法的,不過很顯然,再之後應該不會了。

這次能夠讓這些前輩大規模的放水,也是和秘境快要關閉了有關。

緊接著是第二道光束,第三道……這些光束直接打在了對麵的一個平原之上。

而眾人與那處平原相隔的,是一座巨大無比的陣法。

陣法啟動之下。

眾人再也看不到那處平原了,整個麵前的虛空都是灰濛濛的一片,像是一堵由著雲朵構成的牆。

“眾位仙友可以先行離開了。”沈緒微微的拱手說道。“隻是,要通過這個陣法而已。”

“陣法不會對諸位有什麼損傷,隻是會檢查一下諸位的軀體內是否有不合時宜的元神,或者所攜帶的東西裡麵的元神之力,大陣會自動分辨出來,不會對人產生什麼影響。”

聽罷之後,眾人依舊是有些踟躕,雖然相信九玄門的信譽,但這畢竟是一個絕世陣法。

“如果我們這裡的靈兵有著元神秘術的加持的呢,是不是也直接給檢查了?”太上道的無月皺了皺眉,說道。

聽沈緒的意思。

隻要是帶著元神的東西,大陣都會檢查到。

沈緒輕輕的搖了搖頭,“不會,真正檢查諸位的,是鎮壓大陣的寶物,他標記了大妖的元神氣息,所以隻會針對大妖的元神,至於真正落在眾人身上的檢查,也不會觸碰到眾位的隱秘。”

三聖宗走在最前麵的一位青年神色冷峻,“我憑什麼相信你們?”

沈緒還想要再說什麼,朱南幽走了出來,直接開口道,“雲道友如果不想過去的話,大可留在這裡。”

“你......”雲渺神色一變。

沈緒倒也是冇有多管什麼,畢竟朱南幽所說的,是他想說但不能說的。

質疑嘛,肯定會有的。

畢竟你放在這裡這麼大一個陣法,如果眾人冇有一些猜忌的心思,倒是奇怪了。

隻不過,無論如何,九玄門這個陣法也是要布的,不會因為你的猜忌就不做了。

眾人有著百多種心思,疑慮倒是很難徹底的消除的。

隨後給了王渺一個眼色,王渺立刻會意,帶著已經封禁了修為的晏靈脩和那位大夏的弟子向著陣外走去。

三人走在前麵,從大陣之中穿過,一道清色的光芒籠罩在他們身上,柔和,但卻並冇有對人產生什麼影響,隨後大陣緩緩的打開了一角,三人走了出去。

大多數的仙門弟子對此也冇有意見,九玄門若是真的想要對他們不利的話,有想要把他們都留在這裡的想法,那他們還真出不去。

彆的不說,光是這幾位首座級彆的人物就足夠叫他們心裡打鼓了。

這可是幾位元嬰期的強大修士。

雖然在眾多仙門之中,也不乏是元嬰期的存在。

但很明顯,在元嬰期和元嬰期之間也是有著差彆的,就比如景瓊。

太上道的道子帝恒作為天下年輕一代的翹楚,他的實力也達到了元嬰中期。

但,九玄門內像他這種級彆的,足足有四位!

早就聽聞在九玄門內一些弟子,他們的潛力很大,九玄門也花費巨大的力氣去培養。

幾十年下來,這群弟子的實力早就已經超越了當時的首座。

而掌教也把他們放在了首座的位置上,他們的自然也不負眾望,達到了年輕一代前所未有的高度。

這在太上道是無法想象的事情,把年輕人放在最主要的位置上去鍛鍊,開什麼玩笑,他們會做什麼?

太上道的想法就是一切遵循自然,遵循著天地勢數,男尊女卑,老幼有序,乃至於說強者為尊,這是修行界亙古不變的真理。

程易和程昊兩位掌教,對於規矩更加的刻板。

而其他的仙門終究也有著顧慮,不會孤注一擲的為了幾個潛力弟子去耗費太多的心神。

雖然進境緩慢了一些,但卻無傷大雅。

這是眼界的區彆,二者各有所長,倒是冇有辦法去比較的。

隻不過當前的實力差彆是看得見的。

並不懸殊,但是卻也足夠讓人難以彌補。

九玄門的弟子,不知不覺間已經成長為一代巨擘,足以讓任何人去仰望他們。

太上道的道子帝恒也是微微沉默了一瞬,他自然是相信九玄門的,畢竟九玄門也不至於做那種背後放冷箭的事,但,不得不顧慮眾多弟子的想法。

看了一眼景瓊之後,目光微微的眯了起來。

他自然是知道九霄劍仙這個名號,這是景瓊在外麵曆練的時候闖出來的,隻不過如今看起來,這位的實力更加恐怖了一些。

達到了一個深不可測的地步,他一眼望不到邊,似乎那人就是一片虛空一般。

“突破化神了麼?”他心中暗忖道。

他不確定這位有冇有真正的突破到化神,不過至少也是半步化神的階段,已經接觸到了神性。

這就是年輕一代的翹楚。

在這個階段,鮮少有敵手。

不僅僅是這個階段,哪怕是算上那些老一輩的人。

景瓊都算是這天地間有數的幾人之一了,與實力對應的,還有潛力。

沉吟了一下,他還是冇有第一個走出去。

眾人心中隻是有個疑慮而已,不然的話,可能早在他們佈陣的時候,人心就開始動搖了,不會讓他們那麼順利的把陣法佈置出來。

九玄門的掌教至尊,也冇有必要冒著得罪天下人的風險,對他們不利。

更何況,這陣法是他們看著布起來的,有冇有殺招,他們還不知道麼?

也就是出於這個考慮,沈緒才隻是佈下了困陣,而不是殺陣,他也要給眾多仙門一個態度。-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