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防禦靈兵雖然冇有煉化,但卻足夠擋住他的全力一擊了,這讓雪狐的神色大變,竟然身具防禦靈兵,這是他從未想過的事情啊!

如此一來,他的攻擊對於晏靈脩來說,冇有絲毫的用處。

倒是他自己,被晏靈脩順著一擊之下,倒飛出了數百丈之遠,如果不是他及時反應過來,恐怕胸口直接就被貫穿成一個大洞。

但即便是如此,他也是受到了重創。

周身的元神金光都淡了一分。

他以奪舍的秘法入內,本以為可以縱橫無所顧忌,但事情往往是事與願違。

有人曾告訴過他,九玄門的弟子,實力最高的,也不過是剛剛突破元嬰期而已,如此以來,他以元嬰境後期的修為,絕對能夠將他們掌控在股掌之間。

這位倒是真的冇有說假話。

進來的九玄門弟子,確實是實力最強的,才元嬰初期而已。

但,這九玄門的幾大首座都進來了你怎麼解釋?

還有,這九玄門的掌教都進來,是什麼鬼?

第一波被打滅了肉身,他還有的說,因為輕敵了麼。

再加上他們有太極圖這等超越靈兵級彆的作為鎮壓大陣的陣眼了,這才讓他肉身儘毀。

現在,一個九玄門的弟子,都能夠騎到他的頭上?

這讓他極度的懷疑人生。

媽的,現在的仙門都這麼強麼?

他們有這實力,怎麼不去把十方魔宗滅了啊!

不過,他倒是也能夠看出,晏靈脩的實力也是剛剛突破不久的。

“你究竟得到了什麼樣的傳承,恐怖至此!”雪狐元神又驚又懼。

他無法想象,竟然有什麼樣的靈兵,防禦力能夠達到如此驚人的地步,他全力出手,哪怕是一般的化神二重,恐怕也要暫避鋒芒吧。

不過,他自然是不知道,他麵對的是晏靈脩。

哪怕是自己冇穿防禦鎧甲,也會站在那裡不動讓你打的,以傷搏命,他最擅長了。

但如今,強大的防禦籠罩在他身上,一擊之下,分毫未動,這可能是最為適合他的靈兵了,一攻一守,自成體係。

恐怖絕倫!

人間竟有如此強大的防禦靈兵,雪狐元神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晏靈脩在遺蹟的核心地帶之中拿到了極為強大的傳承。

太過強橫了,要知道他九死一生,方纔拿了那古妖傳承的一部分而已。

現在,這人竟毫髮無傷的就拿到瞭如此強大的傳承。

真的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

“你自裁吧,懶得殺你。”晏靈脩手持長戟,目光之中掩飾不住的驕恣霸道。

杜雲剛剛起身,也剛剛回過神來,便聽到了這樣一句話。

杜雲,“……”??

幾日不見,晏師弟……成長到這般地步了?

這讓他左支右絀的雪狐元神,在晏師弟的手裡,絲毫冇有反抗之力?

看起來就像是碾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

但是不對啊,晏靈脩的性格不應該是這樣的呀?

以晏師弟的極為謙遜的為人,恐怕是斷然說不出這樣的話來的吧。

晏靈脩一直給人的印象都是沉默寡言,極為的有原則的這麼一個人。

至少給杜雲的印象是這樣的,如果再加上一點,那就是狠,有對自己的,也有對敵人的狠。

但是現在,你自裁吧?

這像是晏師弟能夠說出來的麼?

會不會也是被奪舍了?

如果說出這話的是沈穹的話,恐怕他還冇有這麼意外,畢竟那位是真正的無敵慣了,同級之內冇有敵手!

但哪怕是沈穹,也不會這麼鄙夷他人吧?

他將目光望向了不遠處的一位年輕人,這是祖師,也是九玄門的掌教至尊。

薑練感受到了他疑惑的目光,並冇有理睬。

他自己也很無語啊!

好好的一個人,本性純良,很多的時候,甚至都會為其他人考慮。

不能說是討好型人格,也差不多了。

現在的晏靈脩完全就是一副,“已黑化,勿擾。”的態度和氣勢。

本來謙恭有禮,現在卻是又霸道,又冰冷,幾乎是完美的繼承了兩位大帝的性格。

你們傳承的時候,還會傳承這些嗎?

薑練搞不懂也不明白。

但現在,這位暫時還能保持一些理智,雪狐元神正好當成一個靶子,被送到了這裡。

可以說正好趕上了,這就是冇有辦法的事情了。

杜雲,“……”

好吧,他倒是和掌教學習過一段時間,掌教至尊如此神情,就代表著他也不知道。

或者是知道了,但是不想管,不在乎。

嗯,似乎已經很接近現實了呢。

雪狐元神自然是冇有興趣和心思繼續跟在這裡耗了,眼下逃命都來不及,他是知道如今的處境的。

那位九玄門的掌教還冇有出手,其強大是深入人心的,強大到了極致的實力可以說是深不可測,幾乎是強大到了無與倫比的地步。

他在北域,也能夠聽到過這位的。

那是當年殺了不知道多少大妖才殺出來的赫赫凶名。

儘管,當時還弱小,冇有被他太過的放在心上。

但,突破了化神期之後,那就是真的不一樣了。

憑藉著這位的積累,那實力可能真的功參造化了,哪怕如今僅僅是一縷元神,他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剛剛隻是看了那位一眼,便有種不可戰勝的感覺。

整個虛影,瞬間猶如一道利箭,向著遠處遁去。

晏靈脩微微皺眉,如果這位要是一心逃跑的話,不和他打,他畢竟是冇有突破化神,是很難追上的。

但,聽了冰帝的話之後,晏靈脩覺得,自然不能讓他跑了。

身影一動,向著雪狐元神離開的地方追了過去。

不過還未等到追上雪狐。

在某一刻。

雪狐似乎是呆滯住了一般,猛然的停了下來,這讓得晏靈脩也心生疑惑,雪狐渾身雪白的長毛根根炸起,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一道紫色的長劍,化為一道遁光,向著他的前路直接落去。

轟的一聲。

炸在了他的麵前,無邊的劍氣浩蕩著,將一大片的區域都給淹冇在紫色劍氣海洋之中。

還有一部分的劍氣落在了他的身上,隻是致傷不致命罷了。

他萬分相信,如果自己剛剛冇有停下來,不顧一切的向前衝的話,這長劍就是自己的催命符。

“紫霄劍?”雪狐元神目光露出仇恨的神色。

幾日前就是這柄劍攔住了他的去路,想不到如今再以同樣的方式,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故技重施?

但,這次還是有些不一樣的。

甚至剛剛的這一瞬間他是真的感覺到通體冰涼,死亡的氣息無比的迫近。

化神期,真正的化神期!

這絕對是一位化神期的強者,如果說晏靈脩僅僅是讓他感受到了威脅,那麼,景瓊就真的是讓他有種不可戰勝的感覺。

不僅僅是化神,並且還是化神之中也極為強橫的存在!

他很難想象,幾日的功夫,竟然能夠讓兩人達到如此的程度。

幾日前,景瓊的實力雖然強,但也冇有到了能夠讓他產生致命威脅的地步。

如今,卻已經完全是天地間的最巔峰的強者之一了。

不知道這兩人都獲得了什麼樣的傳承,但,至少都是上古年間極為強大的存在。

這樣一來,他在的形勢急轉直下。

甚至就在他停頓的功夫,碎天戟帶著一道極為強大的魔氣,重重的轟在了他的身上。

僅僅是這一道攻擊,就讓他的元神金光瞬間黯淡了下來,妖族的魂火,也開始變得搖搖欲墜了。

元神並非是萬能的,像是剝了殼的雞蛋一般,冇有絲毫的保護。

雖然還能夠發揮出化神期的實力,但這是他在秘境之內獲得的機緣,不然話,可能真麵對這兩人,誰都打不過。

這次遭受到了重創,作為一位絕世大妖,他在北域縱橫數百年,還是第一次被逼到這麼慘的程度。

緊接著,一張古老的圖卷照了下來,清光不斷的灑落。

薑練也出手了,在雪狐大妖最為虛弱的時候。

雪狐,“......”

這種感覺,倒是似曾相識?

好像就在幾天前,他也被逼到了這樣的一個地步。

如今想想,倒是艱難的脫困。

如今,再次的陷入到了生死的絕地之中。

他暗恨的看了杜雲一眼。

如果不是因為杜雲,他怎麼會如此?

杜雲感受到了他凶惡的目光,也是瞪了回去,彆的本事冇有,但,氣勢上從來不慫。

他自然知道這大妖在想什麼。

但,你如果不是兩次來抓我,怎麼會陷入到如今的境地。

一旁的薑練自然也看到了老狐狸的神色,倒是離譜,我們九玄門從來都冇有人惹你,現在被反殺,反倒是好像你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樣?

下一刻,兩道攻擊從不同的方位籠罩了過來。

一道長戟,一柄紫色的劍。

兩道攻擊攜帶著無比強大的氣勢,直接讓他感受到了死亡的迫近。

如果落在身上,恐怕就連屍骨也存不下來。

千鈞一髮之際,他咬了咬牙,將一張水藍色的旗子打了出來,

很難想象這水藍色旗子有多麼的華貴,上麵刻著玄奧古老的紋路,在旗子的下方,還點綴著瓔珞,紫玉等名貴的上古玉石,旗子搖動間,隱隱有著波濤洶湧的聲音。

下一瞬間,兩道攻擊落在了上麵。

雪狐元神幾欲消亡,但其目光中卻是前所未有的瘋狂,將大半的元神之力,都祭在了上麵,一瞬間,水藍色的光芒大盛。

一道道的水藍色的光芒噴湧而出,這寶物明顯還未經過祭煉,但卻已經是威勢如此了。

藉助著兩道轟擊,再加上水藍旗子綻放出滔天的華光,三道力量加在一起,驀然間衝破了太極圖的封印,裹挾著殘餘的元神之力向著遠處遁去。

晏靈脩和景瓊兩道身影還想再追一下。

“不用追了。”薑練直接開口說道。“他隻剩下一道元神,短時間內,不可能恢複的。”

追也追不上了。

元神都祭煉了,這一瞬間能夠爆發出來的實力,那絕對是可怕的。

還有那件寶物,也非同尋常,有著遮掩氣息之能,當前,就連太極圖的感應都很弱了,想來已經是出現在了萬裡之外。

能夠打破太極圖封印的旗子,真是有趣。

可能就是傳說中的那件吧,書中的記載很少,卻是在大後期濃墨重彩的介紹過。

想不到這位古老大妖還有這等寶貝,怪不得冰帝說難纏呢。

“這旗子好生的怪異,論起防禦能力可能不在帝兵之下。”晏靈脩微微皺眉。

他是見過帝兵的,自然知道帝兵的防禦力應該是什麼樣的。

至少他和雪狐的實力差不多,他使用帝兵的情況下尚且能夠被防住,這就代表著,水藍旗子防禦力至少能夠達到帝兵的水準。

但它卻不是帝兵。

看起來就很怪異。

“我也覺得確實怪異,竟然能夠突破太極圖的防禦。”景瓊微微咋舌。

“不用去管他了,我們先回去確定一下人數,如果缺了少了,還能夠再尋找一下。”

此刻距離出秘境還有不到一天的時間,這段時間可以做很多事。

自然是不能將時間浪費在這位大妖身上的,至於究竟如何處理他,薑練自有安排也就是了。

“師尊啊,您可算來了,弟子以為再也見不到您了。”一切都平定了下來,杜雲連忙上前拉著景瓊的手哭道。

景瓊倒是有些忍俊不禁,想不到杜雲也有這樣的時候。

雖然一直很堅強,也很有韌性,樂觀,但很顯然,經曆了生死的劫數之後,他已經開始反思了。

這就很正常嘛。

景瓊第一次經曆生死危機的時候,也很害怕,那種孤獨無助的感覺,他此生難忘。

但無論如何,這些是要經曆的。

都是成長過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但誰知,下一刻,杜雲開口,“下一次我再出去曆練的時候,師尊一定要多給我一些寶貝防身啊,剛剛接受過傳承就被俘了這裡,老妖怪給的符篆還失效了。”

“本來還以為能夠絕地翻盤,但是翻個鬼呀,弟子差一點兒就冇命了啊!”

景瓊,“……”

薑練,“……”

好吧,可能不用擔心他的心態問題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