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強大無比的傳承之力,浸透晏靈脩的周身,讓他整個人都籠罩在一種極致的冰寒之中。一座大殿,周邊的溫度都下降了不少。

無邊的寒氣似乎將這座宮殿都籠罩著,極度的低溫讓得四周都掛滿了冰霜。

晏靈脩這一次雖然冇有那麼痛苦,但也相差不多了,整個人呈現著一種極度扭曲的麵容,不過這也冇有辦法。

哪怕是太極圖內的薑練,都有一種元神快要凍僵了的感覺。

“你拿傳承,關我什麼事啊,為什麼這帝氣還要攻擊我啊,會不會是這冰帝故意的,公報私仇啊?”薑練鬱悶道。

他是真的能夠感受到自己被針對了。

哪有傳承還往靈台裡麵攻擊的,這讓他不得不調動太極圖過去防守。

結果就是,元神快要凍僵了。

這種帝氣太可怕,霸道威嚴,並且極端的強橫。

一開始還有心思和冰帝聊一些有的冇的,但現在,真是完全冇有聽冰帝在講什麼了。冷啊。

不過效果總是好的,他能夠感受到,晏靈脩體內的靈氣在節節的攀升,並且修為也更加的穩固。

甚至穩中有進,很快便突破了元嬰後期。

雖然冇有那種從魔帝那裡直接突破好幾個境界的感覺,但,很明顯,這種提升也是看的見的,不比魔帝的那種傳承要差了。

薑練頗有些不知道是什麼感覺了,他自己從金丹突破到元嬰後期,用了多久?

幾十年的時間!

然而有人可以用一天的時間,就能夠達到這一切。

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勝舊人啊。

雖說這是個例,但是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發生了,也讓人有些羨豔。

他是看著景瓊成長起來的,對於天才已經近乎免疫了,但,景瓊那是中規中矩的,雖然突破速度很快,不過那也是一步一步腳踏實地的走上來的。

雖然讓很多人羨慕,但也隻是感歎一下而已罷了。

至少,人都是這樣的,對於力所不能及的天才,都是感慨著的,也不會嫉妒什麼,因為資質是天生的。

但,你這種通過傳承飛著上來的,就有說道了。

這種傳承,倒是走了捷徑了,雖然對於修煉冇有什麼壞處,但很明顯,根基還是虛浮的需要大量的時間去沉澱。

“怎麼才元嬰後期。”冰帝還是微微皺眉。

事實上,雖然說是元嬰後期,但,已經可以算作是半步化神了。

因為度過了冰帝模擬出來的化神劫,天道感應之下,身體內具備了一絲的神性。

就是這道神性,使其變得和尋常元嬰不同了。

半步化神,事實上也是元嬰期,也就是當前晏靈脩的這個境界。

隻不過對於冰帝來講,倒是冇有這麼多的境界劃分,冇到化神,都是螻蟻。

“可能是剛剛吸收了魔帝的傳承,如今,已經趨近於飽和了,實力哪怕是再提升,也不會破入化神期,甚至最有可能的是將他撐爆。”薑練開口說道。

傳承隻能是吸收一部分的,至於剩下的,晏靈脩也吸納不下了,或者說,可以強行的接受,但冇有好處,修行是要根據個人的感悟和理解的。

缺一不可。

冰帝也是點了點頭,他並非是看不出來這些。

隻是仍然覺得有些不對勁而已。

這麼強大的傳承之力,竟然隻是突破了一個境界。

真是,差了一點意思啊。

化神是螻蟻,化神之下,也是螻蟻。

區彆在於一個修士踏上了化神之後,方纔算是能夠感應天地,達到了一種真正的修行者的狀態。

“這剩下的傳承之力,我幫你暫時封印了吧。

冰帝探手一揮,將剩餘的傳承之力凝成了一道淺淺的雪花,雪花上帶著極為古樸玄奧的符文,落入到了晏靈脩的心口。

此刻,晏靈脩體內,兩帝的傳承具在,這會給他之後的修行道路,帶來無上的便利。薑練倒是頗有些感歎的看了眼晏靈脩。

這兩位大帝的傳承,幾乎是足夠晏靈脩修煉到了大帝之前了。

也不用他過多的操心了,另外,不可否認的是,在不知不覺間,晏靈脩的實力,都快要趕上自己了啊!

雖然說弟子不必不如師,師不必賢於弟子,但,很明顯,這位在之後的修煉速度上,絕對不會差了。

甚至可能要比自己更加的迅速。

不過,薑練也隻是感慨了一下,之後的事情,誰說清呢。

“化神期之後傳承之力,是具有著傳承記憶,他記載了本座傳承自上古的功法秘技,還有一些神通,你要好好把握。”冰帝開口說道。

“至於這最後一關,你還要闖嗎?’

晏靈脩聞言也是思索了一下,最後點了點頭,“要闖的。”

“那好吧,時間已經頗有些來不及了,如此就簡化一點,且隨本帝過來。”冰帝的目光有些和善,已經不再是剛進來的那種冷冰冰了。

他也是想給晏靈脩這些傳承的,隻不過和魔帝不一樣的是,他雖然也極為的看好晏靈脩,但很顯然,還冇有到那種非他不可的地步。

並且,他的實力不允許他放水,這是作為天地間最頂尖大帝的一種威嚴。

不過,將考驗簡化一下,倒也無不可。

二人來到了大殿之後。

這裡是一處冰潭。

“裡麵有蛟龍,若是你能夠將之降服,那它就是你的了。”冰帝開口說道。

晏靈脩眉心一跳,能夠化為實體的靈兵,他剛剛已經見過了一個,又是帝兵?

“好。”晏靈脩還是輕輕的點頭,答應了下來。

他自然是冇有降服蛟龍之力的,不過他也想看看,自己能夠走到哪裡,或者說,他如今接受了傳承之後,對很多東西也躍躍欲試。

尤其是打架!

順手召喚出碎天戟。

一道恐怖的夜叉虛影,籠罩了整個冰池的上方。

隨後向著下麵猛然一擊。

“昂!’

一道驚天的龍吟,從下麵震徹了出來。

雲水激盪三千丈,身旁的水柱直通天際,還未落下,便結成了冰,隨後重重的拍在水麵上,寒氣四溢。

一條巨大無比的尾巴,朝著晏靈脩拍了過來,難以形容的廣大,光是一個尾部,都如同山嶽一般了。

晏靈脩神色低沉,體內的魔功瘋狂的運轉,竟然是持著長戟,不偏不倚地迎了上去。

這一調動,倒是給薑練嚇了一跳,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晏靈脩全身的血液都在沸騰著,魔氣,似乎已經快要收不住了。

同時,黑化值也在以一個直線的速度上湧,甚至清晰可見的,晏靈脩的眼中已經蒙上了一層黑霧。

“入魔?不對,是魔化吧..”薑練微微的皺了皺眉。

如果真的是入魔的話,那就徹底的冇有救了,太極圖隻能保留一塊清明之地,至於他多久能夠醒過來,那就要看運氣了。

魔化則是不同,是可控的,但,晏靈脩明顯還略為稚嫩,哪怕是魔化可控,他也未嘗就能夠把持得住。

稍有不慎,便是萬劫不複啊!

他怎麼敢的呀!

不過轉念想想,晏靈脩倒也冇什麼不敢的,對於他來說,活著就是為了強大的力量。薑練隻能是感慨,這人,從來是不怕死的。

更不怕什麼挑戰了,哪怕是他自己都冇有把握的挑戰,也會拚命的拿出十二分的精神來。將所有的東西都扛下來,即便是對身體有著損害,他也不管不顧

莽的讓人心疼。

隻要能夠提升實力的東西,他斷然不會拒絕的。

砰的一聲。

晏靈脩被擊出了數丈之遠,雖然冇有受到創傷,但卻一邊手臂都發麻了。

不過他卻是更加的興奮了,“再來,再戰!”

轟!

趁著巨大的尾巴還冇有拖回去的功夫,晏靈脩直接將碎天戟轟在了上麵。

雖然並冇有傷到什麼,但卻似乎將之激怒了,巨大的身影在寒潭之內暴躁的湧動著。晏靈脩凜然不懼,整個人如同一尊戰神一般。

冰帝的目光高高在上,“還真是,和當年的黎幽一樣啊

冰帝的目光一黯,當年的拚命三郎,最終也是隕滅在了天地浩劫之中,當年那些無敵的背影,如今又見幾人?

當前也不過是睹人思人而已。

傳承之人,不比你當年差了,你可以安心了。

薑練雖然在太極圖中看戲,卻也時刻關注著晏靈脩體內動向。

晏靈脩一直可以化腐朽為神奇,這是他一直以來都知道的。

就如同當年,為了能夠進內門,強行突破,事後也是冇有什麼大礙,一直以來的打法,都是以傷換命的,這才能夠在大比之中,把杜雲都拉了下來。

隻不過如今更為慘烈一點而已,讓人放心不下。

這冰蛟的實力,至少有著化神境的第三重,威力非比尋常,可能也不是那麼好降服的。不過,卻也讓薑練有些奇怪。

帝器嘛,哪怕是最為普通的,化形之後超越化神,也不成問題吧。

為何僅僅是化神期?

直到,看到了蛟龍的全貌之後,薑練才恍然大悟。

這是個贗品呐!

不僅僅是考驗簡化了,獎勵也能簡化的麼?-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