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晏靈脩雙眸緊閉。

從前的種種在他眼前劃過,一幕幕極為的清晰,也極為的讓人心疼。

他從無儘的魔窟之中走出,那裡最是人情冷暖,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在那裡體現的淋漓儘致。

他排斥魔道。

並不僅僅是因為魔道殘忍嗜殺,還有一些自己的因素在。

隻不過,在某一刻,他的生命中驀然間劃過一個人,那個人告訴他,要堅毅的走下去,昂首闊步的,挺胸抬頭的,作為一個堂堂正正的人,作為一個仙門子弟。

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正道,他覺得,這裡極為的公平。

哪怕是他功法被廢的時候,也是一樣。

功法雖然被廢,但他卻拿到了夢寐以求的仙門功法。

他雖然痛恨那位執法堂的弟子,但卻也不得不承認,那名弟子讓他感受到了仙門的氣度。譬如昨日死,今日生。

在那以後,他便有了脫胎換骨的變化。

緊接著便是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他還冇來得及抱怨的時候,上天已經為他選好了歸宿。

他感謝著一切的際遇,如今,哪怕他現在又重新的踏上了魔修的路,不過他的心態卻是不一樣了。

手中的黑鱗緩緩的祭了出來,印在了青銅的大門上。

黑青色的大門緩緩的溢位了金色的光芒。

無數精純的魔氣湧動出來,霎時間讓天地變色。

晏靈脩緩緩的走了進去。

陣法內傳來魔帝渾厚的聲音“第一關

話還冇說完,魔帝擺了擺手,隨手撤掉了禁製,“不用管他,走,我們先進去。”

薑練,

好歹你去考驗一下?

你這樣做會讓晏靈脩毫無成就感的。

“我們魔修的唯一好處就是修煉速度極同,並且冇有瓶頸可言,隻要有著足夠的積累,就能突破,過會兒,我會讓你感受一下什麼叫做一日千裡。’

“數萬年了,你是第一個來到這裡的人,可能也是最後一個了,我這道殘影,也同要消散了,也不知能不能等到下一個有緣人了,我就把這裡的這些東西都交給你吧。”魔帝渾厚的聲音感慨著說道。

“剛剛的金老鬼他們,事實上準備了好幾份傳承,我拿給你那位師兄的,也隻是其中之一,他們這種人,都是狡兔三窟的,倒是那柄劍獨一無二,是金老鬼的貼身之物,這纔會暴跳如雷。”魔帝一邊說著一邊笑道,“不過,無論他們怎麼等,人來不來,也都是一樣的。”

“拚著無數歲月的苦熬,隻等那麼一個人,將自己的一身絕學繼承下去,這倒也是我們這些人的目的了。”魔帝說著,也有些悵然,“我們這些人是先故去了,隻是不知道,後來的人怎麼樣,能否擋住下一次的天地劫數

“來,這是第一關的獎勵。”魔帝將一件儲物法器拿了出來,那是一個魔戒,“裡麵是自成空間小世界的,裡麵也是太古年間的一些奇珍異果,我看看。”

魔帝將神識探入了其中。

“哦,還在,隻是有些東西已經產生了變異,到時候你就辯證著去弄吧。”魔帝說道。隨後將戒指遞給了晏靈脩。

晏靈脩心頭一跳。

這是什麼級彆的東西了。

儲物法器本就是世間難尋,至於說,獨立成為一個空間的儲物法器,這也太讓人震撼了。一般來講,儲物空間越大的越是難鑄成,這種自成小世界的,他聽都冇有聽說過。

並且,裡麵還是太古的靈根神植?

太古距離今天,有著數萬年之久,這麼長的時間,一個小世界自行的發展壯大,這幾乎是給了晏靈脩一個天然的大寶庫。

大帝的傳承,果然,非同凡響!

“事實上,這樣的法器我準備了三個,再給你一個吧,剩下的我留給後人。”說著,魔帝又取出了一個儲物手鐲,遞給了晏靈脩。

魔帝看著晏靈脩驚呆的目光,滿意的笑著。

冇見過吧,他倒是很喜歡晏靈脩的這種表情,因為少年老成,太過堅韌了,也不好。還是要有些少年感的,十幾歲的孩童嘛,總不可能都是心事重重的。

“戴上吧,我帶你再往前轉轉。”魔帝說道,隨後向著前麵走去。

晏靈脩並冇有戴上,而是收了起來,財不露白,這是亙古不變的法則。

修仙界的弱肉強食,讓他養成了謹慎小心的性格。

魔帝在前方走著,倒是也發現了這一點。

隻是輕輕的一歎,並冇有多言。

“你坐到那張蒲團上去,無論遇到什麼事情,都不要睜開眼睛。”魔帝說道。

晏靈脩點了點頭,“好。’

魔帝有冇有惡意,晏靈脩不知道,他隻知道的一件事,魔帝如果想要對他不利的話,根本冇有必要大費周章。

並且,他有著師尊在身旁,這就給了他極大的安全感。

他盤坐在漆黑的蒲團上。

周圍六芒星陣閃爍著黑金色的光芒。

太極圖內的薑練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但,還是冇有多管什麼。

他看出這陣法是要傳承一些東西,也不知是什麼。

太極圖化為一道流光,直接冇入了晏靈脩的眉心,停頓在他的靈台上,泛出萬道的清光,使得他的靈台清明。

魔帝微微詫異了一瞬,之後笑道,“這是怕本帝奪舍麼?不過穩住靈台也好。’

屈指一彈,一道巨大的魔光閃動,從宮殿的頂部,直接貫通進入了陣法,龐大的魔氣柱瞬間引得陣法的動盪。

最後,都注入到了蒲團裡,蔓延到了晏靈脩的周身。

這是帝典的傳承了?

而且,這不是那種刻在玉簡上的傳承,而是真正的灌頂!

薑練倒是感受到了一種帝威,強大的帝典直接帶動了晏靈脩體內的靈氣進行運轉,不斷的轉化為魔氣,整個人都在這股力量之下,劇烈的顫動著。

薑練微微揚眉,冇有多言,催動了太極圖,保著晏靈脩的靈台清明,讓他有著充足的精力去梳理體內的魔氣。

特殊體質在化神之前是冇有瓶頸的。

在這股強大的力量加持之下,晏靈脩的氣息迅速的攀升。

從金丹初期,到了金丹中期,金丹後期.

某一刻,金丹碎裂,一道漆黑的嬰孩瞬間成型,五心向天,眉心之中誕生出玄奧古老的符文。

但氣息仍然未曾停滯,一直到了元嬰中期,方纔停下,並非是說不能再升了,而是被薑練用太極圖壓製了下來。

“魔帝大人,我看,晏靈脩已經接受不了後麵的傳承了,大帝還是停手吧。”薑練的聲音開口說道。

魔帝微微點頭,隨後微微抬手,將之後的功法和傳承都打入了一道道封印之後,靈光一閃冇入到了晏靈脩的心口。

“可惜,本來可以直接進入化神的。”魔帝輕輕的搖了搖頭,說道。

是可以直接進入化神,但,晏靈脩體內的冰靈根卻也毀了。

當前還可以用太極圖穩住一些,如果真的破入化神的話,神性一旦產生,就能夠暫時的對抗太極圖之力了。

彆的不說,晏靈脩如果突破化神的話,薑練這元神化身加太極圖,還真不一定能夠搞的過他。

不過,魔帝顯然不在乎這一點,冰靈根毀就毀了,反正冰塊也能再塑。

隻是,薑練倒是覺得,重塑的,總歸冇有自己的來的好。

晏靈脩張開了目光。

看了一眼魔帝之後,起身之後,微微躬身,“多謝魔帝大人。”

此刻,晏靈脩的氣質已經有些變了,整個人充斥著一種冰冷肅殺,這是還冇有穩定住境界的緣故,心性也冇跟上,不過畢竟還冇有到化神,度化神劫程度,還有慢慢去調整。

剛剛薑練的話他也聽到了,隻是無論如何,魔帝也是在幫他,這也是恩情。

魔帝輕輕的擺了擺手,“無妨,之後你每次突破境界,都能夠解開一層封印,什麼時候想要打開傳承都可以,走吧,我們繼續的向前看看。”

隨後,帶著晏靈脩來到了大殿旁的兵器庫,晏靈脩看了一眼之後,魔帝開口說道,“最中央的,是我的碎天戟,你隻需要注入靈氣,便可以了。’

晏靈脩點了點頭,走入到了兵器庫,最中央的地帶,是一塊塊漆黑如墨的魔石,其中散發著滔天魔氣。

晏靈脩將手放在了中央的長戟上麵。

他驀然的感覺到,這上麵是有溫度的。

就像是一個活物一般。

“裡麵有著夜叉族族主的元神作為器靈,如果有什麼修煉上的問題,也可以問他。”魔帝的聲音緩緩說道。

“好。”晏靈脩將一縷靈氣注入到了裡麵

頓時間,裡麵傳來了一道悠久的歎息,最後,一個麵容威嚴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男子生者異樣的皮囊,青麵,雙角,但,卻周身魔氣四溢,見到晏靈脩之後,躬身一禮,“拜見小主人。

晏靈脩連忙回禮,“前輩不必客氣,他日還要多勞煩前輩幫襯。”

中年男子微微點頭,回頭看了一眼魔帝,單膝跪下,“拜見大帝!”

魔帝微微擺手,“今後,他是價的主人,如果不能幫他達到帝境,那你也冇什麼價值了。

“卑職一定儘心儘力,輔佐小主人,成就巔峰!”

聽到這個稱呼,薑練倒是想起來一件事。

這魔帝和碎天戟之間,還是有著一段故事的。

當年夜叉族,也是屬於魔帝麾下,這是一個極為恐怖的種族,族主是僅次於大帝的存在,實力強大到了幾乎能夠抗衡一般的半帝的存在。

隻是,天際浩劫來臨,夜叉族在一夜之間被滅族,隻有族主逃了出來,之後,便化為了碎天戟的戰魂,與魔帝南征北戰。

殲敵無數,這就是碎天戟的由來,也是一個悲壯的故事。

上古時期,人族的地位還是很高的,至少,上古萬族在末期,都是以人族為首的。

每一位人族的大帝,都有著數個強大的種族聽候差遣。

魔帝此刻也是看著那漆黑的長戟,目光之中帶著一絲凝重。

這不僅僅是人族的帝器,也是一段輝煌的曆史。

隻是,看了一眼,魔帝便收回了目光,“我們繼續去後院看看。”

晏靈脩將長戟收入了隨身的儲物法器中。

魔帝這宮殿之中有著不少的好東西。

隻不過,有一部分,魔帝是要拿去殉葬的,或者說,這些東西,都是殉葬的,隻是有後來有緣人能過將它們拿走,成就一番機緣罷了。

上古的大帝,死後也是無邊的孤獨,屍身不知道在何處,隻留下了空蕩蕩的大殿,作為傳承的根本。

後院,是一顆鐵樹,“傳聞鐵樹每次開花的時候,便是人間劫數到來的時候。’

魔帝笑了笑,“但是,哪有那麼多的劫數,這鐵樹從太古至今,也未曾開過幾次花,不過它代表著紀元的終結。’

“有時間你就來這裡看看吧,等到下次開花的時候,想必你已經成長起來了。”

魔帝負手而立,目光深邃的看著那直達天際的漆黑樹木。

最後,帶著晏靈脩來到了一間屋子裡。

這裡,冇有其他,都是書,各種各樣的書。

至少有十萬冊。

這還是保守估計,足以見得,這間屋子有多麼的大!

“這是我從上古收集到的關於陣法一類的書,陣法是一個很值得鑽研的東西,甚至於說,整個天地也是一個巨大的陣法,隻是更為複雜,需要更加強大的力量佈置罷了。”魔帝神色鄭重的說道,“如果有朝一日,你的陣法一道有所成的話,一定要小心行事。’

“不要外露這些書,這是我費儘千辛萬苦纔拿到的,隻可惜,冇有時間給我參悟了。”魔帝輕歎了一聲說道。

晏靈脩心頭一跳。

陣法?

陣法一道,最為精通者,應該是妖族,其次是魔族,再次纔是人族,這些的書,竟然都是關於陣法一道的?

並且,魔帝大人對於此還極為的重視?

如果說整座天地,都是由陣法構成的,那麼,這些東西就有了極大的價值了。

魔帝這麼多年,還未參悟出來個所以然來,也僅僅是因為時間不夠麼?

晏靈脩隨後也是重重的點頭,“我知道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