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這一次,白衣人的麵色前所未有的凝重,目光望向劍陣,周身調動起來的波動愈發的強大了。

太極圖輕輕的劃下萬道清光,凝成劍氣,落了下來。

這一次的聲響,眾多九玄門的弟子幾乎是聽不見,強大的衝擊感,讓他們短暫的失去了聽覺。

沈緒等人一陣的氣血翻騰之後,猛然噴出一口鮮血。

至於處於風暴中心的白衣人,在這一瞬間,幾乎是被擊入到了低下,周身狼狽不堪,哪還有半點的英俊風流模樣。

“咳咳,若是本王本體在此,想要殺你們,輕而易舉。”白衣人此刻周身染血,麵容蒼白,似乎扛住這一波的攻勢耗費了不少的力量。

一擊之下,幾乎是重創了白衣人。

白衣人嘴角滴血,但依舊是不服輸。

沈緒雖然是九玄門的代掌教,但,在他看來,卻是一個小輩而已。

如今,被一個小輩逼到了絕境,這幾乎是他不能容忍的。

不過身為妖王的驕傲,他自然是不會說什麼求饒的話,隻是,接下來,要拚命了。

沈緒麵色不變,輕輕的哼了一聲,“現在可以說了麼?”

“不知道你信不信,無始道門,李胤。”白衣人目光清冷的說道。

沈緒笑了笑,“死到臨頭,還想要拉一個墊背的,不知道說你什麼好。”

白衣人嗤笑道,“話我已經說了,信不信由你。”

沈緒也不再多廢話,直接操縱著劍陣繼續的鎮壓下去。

又是一波的劍陣爆發出來,這一次的白衣人,似乎已經冇有餘力了。

整個人被砸入了地下不知多少深度。

氣息奄奄,不過沈緒冇有絲毫的掉以輕心,百足之蟲,死而不僵。

他們來修仙界學到的第一個教訓,都是不要輕視對手。

更遑論,這是一位妖王級彆的存在,儘管困在軀殼當中,但未嘗冇有機會翻盤。

白衣人目光看向沈緒,目露凶相,“你,很好,我記住你了。”

隨後白色光芒閃動,幾乎是在一瞬間,白衣人化作了一道白光,調動為本體,以本體之力,迅速的便衝破了劍陣,向著遠方遁去。

那是一隻巨大的雪狐,雖然渾身染血,但並不能夠影響他的健壯和氣勢雄渾。

速度極快,隻是在眨眼間,便已經從沈緒的麵前消失了。

沈緒麵色一變,手中的動作也是慢了一瞬。

他畢竟不是經常生死搏殺,冇有什麼太多的經驗,本以為白衣妖王已經冇有了反抗之力,但,現在看來,這些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實力還是很強大的。

底蘊也極為的深厚。

雖然他從來冇有輕視過對手,但無奈的是實戰經驗有限。

他也對這些妖族瞭解不深,能夠做到這種程度,已經算是頗為不易了。

隻是,這次讓他逃了,下次再想有這種機會,就更難了。

不過,這種能夠衝破有太極圖鎮壓的劍陣的秘法,定然也是要耗費極大的代價的。

能夠強行提升實力的法門無非兩種,一種是燃燒生命,一種是燃燒元神,隻是不知道,他燃燒的是哪一種了。

太極圖能夠展現出來的實力有目共睹,沈緒隻是感歎自己的實力不夠,這次倒是讓他給逃了。

這是讓沈緒反思自己的。

不過,就在這時。

一道紫色的劍光像是從遠處飛來,向著那道遠遁的白光斬了過去。

沈緒目光微喜,同時也認出了這柄紫色長劍。

這是九玄門的鎮派至寶,極品靈兵,紫霄劍!

他發傳訊信號,也冇覺得能夠得到什麼迴應,畢竟,半個月過去,他們距離中心地帶還有一段的距離,真冇想到,景瓊師弟他們就在附近。

長劍似乎平平無奇,隻是上麵籠罩著紫色的光暈。

但,就是這道劍光,讓白衣妖王感受到了生死危機,他隻覺得,下一刻,在這道劍光之下,就會身首異處。

這一刻,哪怕是他也麵色大變。

終究還是等來了景瓊他們這群人,但,這群九玄門弟子的手段,可謂是真的層出不窮。

這是紫霄劍。

他無比的確定。

想不到那位這麼心疼弟子,竟然將這種東西都拿了出來交給弟子。

在一群小輩的手下吃了虧,這讓白衣妖王的麵上有些掛不住。

仙門弟子的手段,他還是清楚的,這一次,是真評估錯誤,那人給他情報也有誤,隻說是有幾位元嬰期的弟子,但,這一群首座級彆是怎麼回事?

但,如果真的栽在了這裡,那他就真的不用混了。

他咬了咬牙,隨著一道巨大的轟鳴聲響起,一道黯淡到了極致的金色元神,向著遠處遁了過去,紫霄劍發出嗡鳴,直直的插在了地上。

肉身自爆,元神遁出,這一瞬間可以產生巨大的實力波動,足夠讓他脫困。

而元神,也不是景瓊能夠追上的。

看了一眼元神遁出的方向,景瓊冇有去追,而是走了過來,在那一片爆炸過的漆黑地塊,將紫霄劍重新的收了起來。

這種級彆的衝擊,對於紫霄劍來說還是小兒科的。

“可惜,冇有攜帶專門針對元神的法器,不然,定叫他有來無回。”景瓊輕哼了一聲說道。

隨後看向沈緒,“這妖王是不是腦子不好,用元神秘法養個鼎爐肉身,還要奪舍進來,僅僅是為了針對我九玄門的?”

這一路上,他已經將事情瞭解了大概。

他倒是聯絡不上正在打鬥中的沈緒,不過,其他的弟子他還是很好聯絡的。

“不知道,可能他也不僅僅是為了應對我九玄門的吧。”沈緒將長劍收了起來,陣勢也隨之而散開。

“那他過來是想要什麼,難不成也是想要某個傳承了?”景瓊的神色頓了頓,隨後笑道,“也不無可能啊,正好有勢力肯花錢,他也就隨之答應了下來,隻是,冇想到我九玄門這塊骨頭這麼難啃。”

“景瓊師弟分析的也有道理,不過,他剛剛所說的,要一個人,會是誰?”一旁的畢蘭旌也是收起了陣勢,皺著眉頭走了過來。

“杜雲吧。”沈緒笑道,“這對於妖修來說是寶體,這段時間,嚴加防範,方纔冇有讓這位有了可乘之機。”

眾人皆是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杜雲,杜雲隻能是一臉的無奈。

我體質好還有錯了?

此刻,眾多首座也是趕到,看了一眼沈緒這邊,輕輕的鬆了一口氣。

冇事就好,雖然看起來經過了激戰,也是一地狼籍,但,終究是勝了應該,而沈緒也冇有受到什麼傷害,這就夠了。

眾人看了過來,彥鈞天剛想說些什麼,便見太極圖無風自動。

上方緩緩地浮現出一道身影。

一襲紫衣,容顏俊逸,不用多言,也能夠看出其身上的貴氣,負著手,目光看向了白衣妖王離開的地方。

“拜見掌教至尊。”眾人又驚又喜,齊齊的一拜。

太極圖上人影並不凝實,也隻是一道元神而已,但卻讓得眾人彷彿找到了主心骨一般!

薑練隨後收回了目光,“不必多禮。”

“走了啊,這樣的話,隻要是出去,就知道他是哪個勢力派遣來的了。”薑練笑道,“這些想動我九玄門的,我會一一找他們算賬的。”

“師尊可是.....故意放他離開的?”沈緒稍微一想,便明白了大概。

“嗯,不然以太極圖之威,加上我九玄門的劍陣,哪怕是他本體來了,也彆想這麼輕易的出去。”薑練緩緩說道。

“那我是不是破壞了師尊的計劃了?”景瓊笑著說道。

薑練搖頭,“本來也冇有什麼計劃,他的元神氣息我已經記下了,並且以太極圖之力,施加了標記,隻要他還在太極圖萬裡之內,本座都可以感應的到。”

“還有一事。”沈緒輕輕的皺眉,隨後說道,“他所言,是李胤放他進來的......”

“雖然我也知道不太可能,但,既然他能夠把臟水潑到無始道門頭上,所謂的是蒼蠅還不叮無縫的蛋,弟子有些疑慮。”

薑練點了點頭,笑道,“你有疑慮是正常的,李胤最近也不老實了起來。”

“但,就算給他李胤一百個膽子,他也冇有膽量,和資格來尋釁我們九玄門。”薑練隨後說道,“他搞些小動作,本座倒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算了,不過,他是個聰明人,知道該怎麼做。”

無始道門雖然在諸聖地當中實力算是極強的了。

但,對於九玄門來說,還遠遠不夠看。

“你們休整半日,便去核心地帶尋找合適的機緣吧,不過卻也要時時防備,事事小心,這妖王未免不會再出來,我感應到他在附近,會告訴你們的。”

眾人皆是點頭稱是。

薑練最後看向了杜雲,微微點了點頭。

之後,身影緩緩消失不見。

“恭送掌教至尊。”眾人又是俯身一禮。

“師尊看了杜雲一眼,是什麼意思?”景瓊湊了過來,問向沈緒。

沈緒輕笑了一聲,“這你還不明白麼,這是先給予了肯定,然後,叫他自求多福,師尊的本體暫時不好出手,元神之力消耗一點便少一點,是以能夠對我們的幫助有限。”

景瓊,“......”-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