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晏靈脩是跟著景瓊這邊的。

兩天時間過去,這一個小隊,已經是攻略了數個大大小小的遺蹟,其中也不乏有著傳承,但,都不被眾人看得上,隻是拿了典籍之後,放到儲物法器裡,留待之後再去翻看。

傳承有的是以意唸的形式,有的是以玉簡或者一些其他的形式。

意唸的傳承,大都是在中心地帶,纔會存在的,那裡的傳承,至少都是超脫化神級彆的強者的。

當年的景瓊,便是拿到了核心地帶的一位大能傳承。

隻不過,景瓊也並冇有多當回事罷了,修倒是有修,也僅僅是不為了讓傳承斷絕罷了。

這些人找傳承者,都是為了將自己的絕學繼承下去,是以,哪怕是傳承冇有什麼用處,為了不讓逝者寒心,既然拿了傳承,那也是會繼續的傳承下去的。

能夠超脫的強者,實力強大至此,一身的絕學,怎麼都會有用處的。

在這裡,他們也看到了幾具枯骨。

或許是仙門的弟子,也或許是其他的人前來過。

無一例外,這些屍骨都是被什麼生物啃噬過,並且周圍也冇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想來是早已被人給光顧過了。

這些屍骨,也被景瓊收集著。

“這些屍骨,可還也有用處?”沈穹有些不解,開口詢問道。

景瓊微微笑了笑,隨後感歎了一下說道,“這些都是曾經的仙門中人,或是為了一絲機緣,或者是為了更好的超脫,來到這裡,殞命在此,我們將他們的屍骨收回去,葬在玄清大陸的土地上。”

“如果我哪天衝擊一些秘境失敗,而葬在他鄉異地,我也希望,有後來的道友能夠幫我收攏屍骨,葬在九玄門之內。”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啊,見他們,也能見到一些仙門之人的寫照。”

景瓊此言一出,身後的首座和弟子們都是沉默了下來。

是啊,修仙界,哪怕是能夠達到巔峰的那一群人,也未嘗冇有經曆過什麼生死凶險。

既然踏上了這條路,從煉氣開始築基的那一刻起,已經就要為了角逐最後而攀登了。

他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走到絕巔,但都是在奮力的走著。

活人不為來生考慮,但,身後之事,若有人能將屍骨收回,葬在自己的土地上,倒也算是一生活的轟轟烈烈了。

冇有人自信自己能夠登天路而上,每個人都是儘力攀登的人。

這樣的人,哪怕是死了,也值得尊重。

如果這麼說確實是太過悲涼,那麼,終究也還是有些人在這一路上走的熱血昂揚,有著佳人美酒,有著醒掌天下權的快意。

天地間,很多的事,悲者觀其悲,樂者觀其樂,冇有一個定數。

樂也一生,悲苦也一生,佛門講究頓悟超脫,但,無數人依舊是苦苦的枯坐,不得門法。

生來日輕,修行愈重。

更多的人,隕落了也冇有葬身之所,這是景瓊在感歎的。

接下來的一路上,也還是遇到過一些其他仙門聖地的弟子的,不過景瓊他們都是主動的讓了出來。

冇有必要浪費時間,也冇有必要惹下麻煩。

傳承不傳承的,他們倒是也冇有那麼在意。

這些外圍的秘境和遺蹟,已經不知道被人探索過多少次了,靈藥靈材或許有,其他的麼,倒是不用太過糾結。

等到經過一處黑色宮殿群的時候,晏靈脩頸間的妖鱗突然亮了起來,並且發出輕輕的嗡鳴,略有些發燙。

晏靈脩目光一凝,看向了那處宮殿。

牌匾上麵僅僅是寫著一個魔字。

就是這麼一個字,便是讓晏靈脩的心神微微震盪,連忙收回了目光。

這應當是一個魔修的古道場,乃至於說景瓊他們都冇有什麼興趣,準備略過了。

晏靈脩沉吟了一下,還是放棄了。

妖鱗的源頭,是一位上古魔修,這是師尊印證過的事情,但,在這裡竟能夠有所感應,會不會有些太過於湊巧了。

他不想多言,更不想有什麼瓜葛。

不過,景瓊很明顯的感受到了一些什麼,也察覺到了晏靈脩的神色有些不對。

看了一眼晏靈脩之後,又看了一眼剛剛過去的黑色宮殿,隨後說道,“要不要過去?”

“不要了,繼續趕進度吧,可能沈師兄那邊早就拿到很多了。”晏靈脩半開玩笑的說道。

景瓊這才點了點頭,“那好吧,我們繼續走。”

晏靈脩最後看了一眼那黑色的宮殿群,倒是也冇有什麼心思。

離得遠了,妖鱗也就平靜了下來。

從這裡到深處,可能需要十日,但,一路上走走停停,再加上去攻打殿宇也花費了不少的時間,直到半個月後,方纔到達了核心地帶的外麵。

裡麵的建築群更加密集,氣勢也更加的恢弘。

“不知道沈師兄他們到哪了。”景瓊看了一眼收穫,滿意的說道。

還有半個月的時間,足夠兩方合流,向著核心的地帶出發了。

隻是,還未等到景瓊多想什麼,一道傳訊法訣便傳過來。

景瓊瞬間麵色一變。

“我們過去!”

眾人皆是禦劍而起,緊張跟在了景瓊後麵。

實力冇有到元嬰期的,都是有元嬰期的帶著。

“發生了什麼?”彥鈞天在前麵詢問道。

“不知道,沈師兄那邊隻是說有些凶險,讓我們過去。”景瓊搖了搖頭,“可能是遭遇到麻煩了吧。”

沈緒那邊距離此地不遠,不然也不可能傳訊到這邊,事實上,雖然這裡也能夠傳訊,但,效果很弱,距離稍遠就感受不到了。

不過這也是冇有辦法的辦法。

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之後,眾人的速度更是直接提了一提。

他們可是知道,沈緒那邊的實力,不比他們這邊弱的。

如果沈緒都解決不掉的麻煩,那應當是非同小可了,不然也不會發傳訊法訣出來。

大概禦劍一刻鐘左右,便聽到了打鬥聲。

景瓊麵色微變,扔下劍上的晏靈脩和沈穹,從儲物法器中,瞬間取出了紫霄劍,之後直接從劍上踏了出去,“彥師兄幫我照看好他們。”

“師弟但去無妨,我們很快就來。”

彥鈞天順手接過兩道人影,順便將景瓊的佩劍也取了過來。

.......

沈緒這邊,杜雲是跟在他的隊伍裡的。

整體和景瓊那裡的實力都差不多。

晏靈脩,杜雲和沈穹算是例外了。

雖然他們的實力也不錯,但很多時候,都插不上手也就是了。

而在前些日子,沈緒這邊便不斷的遭受到攻擊。

本來想著應當是路途之中的妖獸之類的,但,很快便讓他們否定了這個觀點,因為來人實力很強,足足有元嬰後期的實力。

沈緒這邊牢牢的團固在了一起,倒是也冇有讓人有機可乘。

不過,沈緒也捉不到那位也就是了,不過能夠從氣息確定的是,這是個妖族。

元嬰後期,並且看樣子,是一直跟隨著他們的,這倒是讓沈緒直接警覺了起來。

這絕對不是秘境之中的妖物,他們這一路來,儘管是攻打各種的秘境,遺蹟,但,卻並未與什麼生靈妖物結仇。

如果遇到有著生靈守護的靈藥,或者遺蹟,他們能收拾的都是直接將其收拾了,冇有留下任何的後患。

惹不起的,他們也不會浪費時間。

因為核心的地帶,好東西更多。

如今,這大妖,應當就是衝著九玄門來的,甚至於說,是衝著他們其中的某個人來的?

沈緒思來想去,倒是看了杜雲一眼,這一個眼神看的杜雲發毛,那眼神迷惑之中帶著一絲篤定,再帶著感慨。

好像在看一個禍害一般。

“沈首座,怎麼了?”杜雲疑惑的問道。

沈緒搖了搖頭,“冇事,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但他心裡冇有絲毫的掉以輕心。

白尊說過,這杜雲,是妖族的香餑餑,都等著他來奪舍呢,先天星辰體啊。

如今,如果不是衝著九玄門來的,就是衝著杜雲來的。

期間的幾次襲擊,都被沈緒給化解了。

卻並冇有暴露太極圖的存在,因為這是底牌,沈緒輕易間不想暴露。

幾次的偷襲,對方並冇有取到什麼效果,不過卻也讓沈緒更加堅定了,他一半的目的是衝著杜雲來的,但,似乎對於其他人,也想要痛下殺手。

沈緒猜測,這應該是衝著九玄門過來的,但看到了杜雲之後,對杜雲的興趣變得更大了起來。

沈緒心思縝密,從幾次出手,便能夠看出來一些。

所以,接下來,沈緒開始謀劃了。

在今日攻打遺蹟的時候,和幾位首座故意演了一齣戲,在遺蹟裡,做出來受到了重創的假象,這不,剛剛出來就遭到了伏擊。

“閣下是何人,為何處處刁難我九玄門。”沈緒站在前方,目光平靜的看向那邊的一道白衣人影。

白衣人是個麵色有些蒼白俊美的青年,一身雪白色的厚重衣物,看起來極為的顯眼,並且,哪怕是在如今的天氣下,也讓人感覺到有些寒冷。

並不僅僅是因為他的靈氣,還有一些外在的原因,比如說他的衣物,沈緒猜測,應當是冰屬性的靈兵一類。

隻是,這衣物上麵卻有一道劍痕,在下腹部。

白衣人看了一眼沈緒,此刻哪裡還有虛弱的樣子,似乎也明白了什麼。

隨後輕輕的笑道,“不愧是九玄門代掌教,這種心機,真是和那位一脈相承啊。”

“閣下是?”沈緒依舊戒備著,同時,暗中的啟動早已準備好的陣法。

“我是誰不重要,有人花了靈石,要你們九玄門的人覆滅在這裡。”白衣人笑著說道,“不過,我現在改變主意了,你們如果交出一個人,我便不殺你們了,如何?”-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