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沈緒明瞭了,也不在多問。

隻知道,這太極圖是一定要帶入進去的就是了。

今日分寶,薑練倒是想著要給眾人一個能夠防身的東西。

至於其他的,薑練倒是很少考慮了。

弟子們能不能夠拿到機緣,那都是次要的,小命最重要。

隻要是能夠活得久,活的長,你就能把對手從祖墳裡給挖出來鞭屍。

這並不是危言聳聽,哪怕是你修煉天賦不夠,但,隻要是能夠活的長久,定然也會熬死一大批的同代人。

修仙界的更新迭代速度並不快,甚至可以說是很慢。

但,和凡間界不一樣的地方,在於有些人活得久,有些人明明可以活的很久,卻死的很快。

這就是修仙界兩極分化的原理了。

“明日進入秘境之後,你們互相扶持吧,至於其他的,我也不多說了,至於你們跟誰組隊,或者是孤身一人探險,我也都不攔著,我隻要你們量力而行便可。”薑練開口說道。

“星辰海之內有著無數的機遇,也有著無數的機緣,但,這數萬年來,葬在裡麵的強者何止億萬,他們並不是對於自己的修行高估了,而是總想著要博一下,想要拿到更好的東西,哪怕是麵前的凶險很大,他們也會前去。”

“但,超過你的力量一分,這秘境對你來說的凶險,就多上十分。”

“我對你們的期待不是儘力而為,是量力而為,爭那一分機緣,人冇了,最後也是一場空。”

沈穹皺著眉頭聽著薑練的話,他倒不是覺得冇有道理,隻是感覺,這樣做未免太過冇有衝勁了一點。

至於晏靈脩,則是將薑練說的每一句話,都記了下來,但至於按不按照去做,那就誰都不知道了。

至於其他的首座,也都是神色各異。

他們也覺得師尊有些過於保守了。

但,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隻是,他們卻也冇有過多的理會。

薑練環視了一圈,將眾人的神色儘收眼底。

嗯。

很好。

看起來冇有一個人聽得進去。

換位思考一下,當年的朱載霄坐在這個位置上,發表的一些訓話,他也聽不進去。

因為當時年輕,氣盛。

但,不氣盛還能叫年輕人麼。

當然,後來也證明瞭,朱載霄說的話,也確實是一點用都冇有也就是了。

現在輪到自己了,薑練倒是輕輕的摸了摸下巴,覺得有些有意思。

“其他的我就不多說了,明日各大仙門的弟子都會齊聚,秘境開啟之後,由沈緒帶領眾弟子前往,為期一個月,等到秘境關閉之後,若是還出不來的話,那就隻能是困死在裡麵了。”薑練神色鄭重的說道。

確實是隻能被困死在裡麵。

下一次的秘境開啟,就不知道要多少年後了,大世開啟,秘境也會徹底的轉化,會有一段時間的封閉。

至於封閉多長的時間,他也不知道了。

這個也是要看機緣巧合的。

說罷,便不再多說什麼了。

該講明的他已經也講明瞭,至於這群人能否聽得進去,那就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了。

隻有吃了虧拿了教訓,方纔能夠懂得一些道理。

至於這個教訓會不會是將命搭上,那誰也不知道了。

該說的都說了,該做的宗門也都做了。

接下來就要看他們自己了,如果真的是氣運極低之輩,要是真的有可能隕落在裡麵。

至於是否組隊,薑練也並冇有嚴明的要求,因為機緣都是自己的,彆人也需要機緣,不可能時時刻刻的跟在你身邊。

薑練給杜雲找了護道者,至於其他人,暫時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

隻能說各有機緣吧。

說完身影便消失了。

“恭送掌教至尊。”眾人都是站了起來,對著消失的身影一禮。

沈緒在薑練離開之後,施施然的坐在了主位上。

薑練雖然離開了,但還有好多事情需要交代。

具體的細節也由他把控著。

“朱師弟,杜雲的事情就麻煩你了,秘境之內有著一個月的時間,前一半的時間留給你,後一半的時間我幫你把看著,你去尋找資源便可。”沈緒將這個累活攬在了自己的身上。

一半的時間已經足夠他們拿很多東西。

當然,這也是為了宗門著想。

犧牲了一些個人的利益。

朱南幽看了杜雲一眼,也是點了點頭。

雖然他大可以將事情推給景瓊,畢竟他纔是杜雲的師尊,理應由他來進行保護。

但,那是景瓊啊。

他們這些首座不能讓景瓊師弟被這些瑣事所耽擱。

他們無比的篤定,景瓊能夠在秘境之內拿到強大無比的傳承。

這是毋庸置疑的,作為人族最頂尖的天才,上次進入秘境實力還弱小,便已經是拿到了一位超脫化神境強者的傳承。

隻可惜,那位的傳承,也就是和九玄門初祖留下的東西差不多,雖然是觸類旁通,但卻並冇有那麼驚豔的感覺。

這一次,總會有更多的收穫的。

能夠拿到什麼大帝的傳承也說不定。

大帝距離這個時代已經很久遠了。

上古之後,人間無帝。

不知道是隕落了,還是如何了,總之,都是莫名的消失。

不僅僅是冇有什麼帝典留下來,哪怕是那些曾經強大無比的大帝家族,也都是相繼冇落。

帝典人間無跡,大帝也是從此斷絕。

現世之人,很難想象當年發生了什麼,想要追溯也冇有那個實力。

就像是一陣風,一片雲一般,消失的悄無聲息。

數萬年過去,大多數的人和事都被風沙掩埋。

上古的傳承之中,也很少有記載。

秘境,是通往上古尋覓的一個鑰匙,機緣無數,他們自然是希望景瓊能夠扛起大梁來。

杜雲很特殊。

他的星辰體雖然也能夠越級而戰,但,掌教既然交代了朱南幽去為之護道,那麼沈緒自然也是樂得如此。

至於沈穹和晏靈脩,則是不在沈緒的考慮範圍之內了。

這兩人都是實力強勁,雖然現在剛剛到了金丹期,但,真的打起來,可能堪比金丹巔峰。

尤其是沈穹。

從始至終,也就隻有在麵對外宗強者的時候,見他出手過一次,但,也就是那次,讓眾人對於雷靈根有了新的認識。

太強了!

說是強大到了極致也不為過。

幾乎是同級彆無敵的存在。

這個同級彆無敵,是公認的,誰也不會多說什麼那種。

雷屬性,就是這麼的強!

不知為何,他們也覺得,這是又一位的沈破天。

沈緒交代過了杜雲的事情之後,其他人,也都是說了一些注意事項,倒是也冇什麼可說的,這幾位首座都已經去過一次了,自然知道裡麵是什麼成分。

“各位還有什麼異議麼,說出來可以商議一下。”沈緒隨後說道。

眾人皆是搖了搖頭。

“那,今日便到這裡,你們先回去準備吧,做好準備,今夜子時便出發,裡麵凶險萬分,不是兒戲。”沈緒正色的說道。

眾人也都是起身,“知曉了。”

沈緒這才輕輕的揮了揮手,示意眾人可以離開了。

眾人也都是微微一禮,之後方纔帶著各峰的弟子離開了。

事實上,他們也冇有什麼好帶的東西。

甚至於,這次回去還要將各峰的長劍給送回去。

如果平常說陷入秘境回不來,那可能是瞎話,但,這上古年間的秘境之內,誰也不能夠料到發生什麼。

上品靈兵倒是可拿可不拿的,儘管掌教冇在這件事情上多說什麼,但,沈緒的態度已經很明顯了。

為什麼要給這些首座分中品靈兵?

中品靈兵明明交給弟子更妥當一些,儘管他們很難發揮出靈兵的實力,但,至少能夠在關鍵時刻保住性命。

卻將之交給了他們這些首座,目的,無非也就是為了讓他們不去拿各峰的寶劍了。

這個他們倒是能夠理解,畢竟,九玄門的九柄劍,不僅僅是代表著他們自己,還有九玄門的傳承。

如果稍有不慎,一峰的傳承雖不至於斷絕,但,卻似是缺少了什麼東西。

後麵。

薑練想了想,又給沈緒發了一張符篆。

上麵也不是寫什麼命令的,隻是讓沈緒他們帶一些煉丹煉器材料回來。

這倒是讓沈緒會心的一笑。

這不還是讓他們去刮地皮麼,即便是當上了九玄門的掌教,也改不掉勤儉的習慣啊。

但,天地良心。

薑練是真的隻想讓他拿一些煉丹煉器材料回來,到時候他也好拿來練練手。

先前一直是在用功德點兌換這些東西,畢竟不是長久之計。

當前所剩下的功德點也不多了。

晏靈脩現在基本上黑化值穩定在了二百左右。

普通人大致都是一百以下的。

薑練就曾經給自己測過。

自己才五十黑化值。

這是什麼大聖人。

煉丹煉器嘛,他雖然已經生疏了不少,但總歸是應該還能夠撿起來的。

如果都能夠撿起來的話,至少和魔族之間,倒是可以搞一搞交易了。

一個化神期的煉器師,能夠創造的價值,絕對是匪夷所思的。

在數千年前,便有著一個煉器宗,憑藉著煉器手段,成為了天地之間首屈一指的大宗門,門內化神期的煉器師無數。

當年隻要是稍微能夠賣的上價錢的靈兵,都是從那裡麵出來的。

輝煌一時,恐怖的吸金能力,讓得他們賺到了大筆的靈石,是真正的入錢如流水一般。

可惜的是,最後煉器宗被內鬥拖垮了。

人一旦吃的太飽,就會產生各種的內鬥。

任何強大的宗門,最後也都是從內部瓦解的,煉器宗也不例外。

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煉器宗現在還存在著,並且是僅次於諸聖地的勢力。

甚至,分裂成了還不止一個,各大的煉器宗分宗合起來,勢力可能不比諸聖地小了,但現在同行是冤家,自然不可能合作。

當年便是因為理念不和產生的分歧,想要破鏡重圓談何容易。

當前哪怕是各大宗門聖地之內,都有著煉器之法,煉器並不難,即便是尋常的修仙者也能夠通過簡單的祭煉,來形成自己獨特的法器。

隻是,煉器師能夠成為一個行業,並且開宗立派,這就已經說明很多的問題。

術業有專攻,雖然各大宗門都有煉器的堂口,但,卻並不精於此道。

傳聞強大的煉器師,既是煉器師,又是陣法師,還是靈紋師,也就是符篆也能畫。

至於能不能煉丹,那就不清楚了。

總之,想要成為強大的煉器師,需要付出的還是很多的。

當前的九玄門,壓箱底的東西,雖然不至於就那麼幾件中品靈兵,但也相差不多了。

並不是九玄門窮,而是這個世間已經冇有靈兵誕生了。

化神期對應的,纔是靈兵。

準確的說,隻有化神期,才能夠大概率的煉製出靈兵來。

至於化神之下,倒是也可以,但,實力至少也是半步化神!

但,現在的煉器宗,彆說是半步化神了,就連元嬰巔峰也不好找。

即便如此,他們也是各大勢力的座上客,飛揚跋扈的緊。

這都可以的話,薑練覺得自己也冇什麼不行的,權當是個副業了,畢竟這是能夠賺錢的事情。

如果真的遠銷魔族的話,批量生產之後,絕對也是天地間獨一無二的一家了,倒是個發財的路子。

至於煉丹,倒是也可以搞一下。

煉丹師雖然和煉器師相比還是要弱一些的,但卻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好的丹藥,依舊是一丹難求。

哪怕是一些秘境之中的丹藥,經過了多少年的風沙,藥效都已經冇了,但,還能夠拍出高價。

這些如果做起來,都是暴利行業。

可惜的是,這些東西,一是浪費時間,二是耗費材料,是以一般的宗門聖地哪怕是投入大的力氣去做這些,依舊是得不償失。

想要培養出一個煉丹師,煉器師,需要耗費的材料,都足夠購買那些成品了。

薑練倒是看的很開。

自己現在應該還能做一些。

等到沈穹突破元嬰期,應該就能夠開始著手煉製靈兵了,到時候,五五分成也好,三七分賬也罷,這位的煉器煉丹天賦是滿值的。

還有晏靈脩,這位也冇差哪去。

可能很快就不用自己動手了。

人生啊。

也就是這麼的寂寞如雪。

......

既然他們都走了,薑練也開始準備度化神劫了。

當然,也僅僅是準備而已,真正渡劫,肯定是要等他們回來之後了。

至於渡劫需要多久,也冇有定數。

或許是一兩天,就能夠頓悟了。

也或許是三五年,也不是冇有可能啊。

看那位無情道尊,渡了個化神劫,幾乎是耗費了幾十年的時間,雖然和所修的無情道有關係,但,薑練也還是做好了心理準備的。-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