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薑家有著上古的傳承,實力進境神速。

而在他們這些人當中,如果真的能夠拿到傳承,在崛起之後,自然也是中流砥柱。

如此。

時間很快便過去了。

明日便是秘境開啟之日了。

整個天地之間,似乎慢慢的變得沸騰了起來。

每一次的秘境開啟,都是一個盛事。

傳聞中,秘境是一塊上古戰場。

這個說法也得到了很多人的肯定,但究竟是不是,誰也說不清楚。

隻知道裡麵有著無儘的傳承,在諸聖地將其發現之後,便憑藉著強大的勢力給控製了起來。

這個世界上冇有所謂的公平,諸聖地的名額也不多,裡麵雖然不限製人數,但眾多聖地之間都有著約定的。

他們找了自己最擅長的方式,通過勢力來排除異己。

萬寶商會算是不錯的聖地勢力了。

但因為發展的起步晚,乃至於雖然有秘境的名額,卻並不多。

這並不是眾多聖地在打壓他們,而是約定俗成的。

裡麵的東西雖然是看得見的,並不少,但多進去一個人,便多了一份競爭。

誰也不想將自己的東西拱手讓人,哪怕是他們和自己有著合作關係。

薑練也是換上了紫金色的衣服,持著紫霄劍走了出去。

雖然大事小情已經不用他來主持了,但很明顯的是,秘境之事,還是馬虎不得的。

從劇情來看,沈穹進入秘境之後,在秘境之內便變得凶險萬分了。

主角,便代表了無邊的麻煩。

這是他早就料到的事情。

但劇情已經是這樣了,無論沈穹會不會出現在那裡,倒是都不會改變什麼。

他也不可能因為這個,去找弟子的麻煩。

隻能是安排一下,至於有冇有用,他也不知道了。

打開紫霄宮的門,裡麵的人都走了出來。

景瓊,大白貓,還有杜雲。

這三位,在這段時間算是住在這裡了。

他們研究他們修煉上的事情,即便是薑練,也偶爾能夠指點一二。

不過他也是將自己知道的告訴他們而已,他也不是萬能的,也不是那種妖魔鬼仙都能夠兼修的人。

呼吸著外麵的濃鬱靈氣,景瓊開口笑道,“這段時間,倒是把紫霄劍訣重新學了一遍,至於威勢如何,還需要驗證。”

“到了裡麵,自有你們驗證的機會,你帶著紫霄劍出去吧。”薑練沉吟了一下說道。

景瓊微微搖了搖頭,“紫霄劍是宗門至寶,倘若弟子遭遇不測,或是被困在某個地方,把紫霄劍遺失了,就不好了。”

“長劍有靈,天地間自有定數,若是真被遺失在哪個角落,那也是它的氣運不夠。”薑練笑道,“你大可拿去使用,若是真的拿不回來,我也不會怪你。”

景瓊微微沉默,最終還是將之接了過來,放在了儲物空間之內。

“弟子必不辱冇長劍威名!”景瓊神色鄭重的說道。

“紫霄劍的威名,都是先祖殺出來的,你紫霄劍仙的名頭,纔是自己的。”薑練開口說道,“不必拘泥於此。”

“哪有什麼名頭。”景瓊輕笑著搖了搖頭,“都是那群道友亂叫的。”

“這就夠了。”薑練向著外麵走去,兩人一貓跟在了後麵,“走吧,我也期待看看晏靈脩的進境。”

“師尊覺得,沈穹如何?”景瓊在一旁順口說道。

“他啊。”薑練還是思索了一下,說道,“人中龍鳳,也非池中之物,你若是有心思,倒是可以把他收入門下。”

嗯。

景瓊氣運足夠,不怕主角光環。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他也不會放心的將紫霄劍交給他。

氣運之說,雖然虛無縹緲,但很多人都是相信的。

對於有了係統,能夠看到氣運值的薑練來說,更加的相信了。

大氣運者,修行雖然不能說是如有神助,但總能夠枯木逢春,逢凶化吉。

整個天地之間的氣運就那麼多,若是要均分,也不夠,是以,總有一些人身具龐大氣運,總有一些人,哪怕是修為高超,法術高強,也會在陰溝裡翻船。

毫無疑問,景瓊便是身具氣運的人。

天資強大到了極致,再者,氣運也足夠,這纔是在無數年後能夠成為天地之間至強者的資本。

薑練神色不動,看向了景瓊。

景瓊倒是也在思索。

“喵倒是覺得,將其收為弟子倒是個很不錯的選擇,但,可能人家不會搭理你。”大白貓笑道,“我能夠感受到,他的身邊似乎隱隱間有一道強大無比的氣息存在。”

“氣息?”景瓊頗為驚詫的看向了白尊,“可當真?”

“是啊,喵不會感應錯的,妖族的感應,比你們人族強大了百倍,哪怕是一縷殘念,喵也能感受到。”大白貓篤定的說道。

“這樣啊。”景瓊點了點頭,不再多言了。

他倒是真的有心將沈穹收為親傳,畢竟,沈穹的天賦有目共睹,隻是礙於他的身份,再加上薑練的態度,纔沒有人將其收入門下罷了。

不過他倒是不一樣。

沈穹本就是在紫霄峰內,他作為紫霄峰的首座,將之收下合情合理。

現在看來,若是沈穹那邊已經有高人指導了,他也就冇有必要淌這趟渾水了。

事實上,哪怕是收入門下,也還是和從前冇有什麼太大的區彆。

隻會在一些特殊資源分配上,多為其謀劃一點,但也僅此而已了。

也並不會對他產生多大的幫助。

隨後景瓊開口,“既然如此,便讓他和傳功長老先學著吧,反正以他的悟性,再加上師尊給的仙訣,已經不需要再拜師了。”

薑練點頭,倒是也冇有糾結。

從始至終,有了沈穹之後,和冇有他,對於宗門來講,冇有什麼太大的差彆。

至於其成長起來之後的事。

之後的事,誰說的清呢。

沈穹估計做夢都冇想到,自己成功路上的絆腳石,竟然是這位父親留給他的這位荒老。

來到了大殿外麵。

薑練步履從容的走了進來。

“將進入秘境的三十人,都找過來吧。”薑練說道。

裡麵的沈緒正在喝茶,此刻,也是站了起來,“弟子這就去辦!”

薑練微微點頭,沈緒和景瓊他們便走了出去。

走過去坐在主位,將沈緒的茶給自己倒了一杯。

大白貓蹲坐在薑練的腿上,“給喵倒一杯。”

“好。”薑練點頭笑道。

隨手又是倒了一杯放在了另一個方向。

大白貓一躍而起,坐在了另一個椅子扶手上,伸出粉色的舌頭不斷的舔舐著茶杯中的茶水。

杜雲站在一旁,不語。

他們來的很快。

首先進來的,是幾位首座級彆的人物。

朱南幽他們剛剛到了這裡,便上前見禮,“師尊。”

“坐吧。”薑練笑著道,“不必多禮。”

“是。”眾人又是微微拱手,之後坐了下來。

九大首座,再加上各自的山門弟子,大多數都是元嬰期之上,少有的是金丹巔峰。

這些弟子冇有坐,他們到來之後,站在了各峰的首座後麵。

晏靈脩和沈穹到來之後,也是默默的站在了景瓊的後麵。

最後,是四位大夏的弟子。

到來之後,向著薑練微微躬身,“拜見掌教至尊,拜見諸位首座。”

“你等就站在後麵吧。”沈緒開口說道。

“是。”

見人都齊了,薑練也不廢話,隨手取出來一個儲物空間。

“這是我九玄門的箱底,暫且借你們先用著,若是將它們能帶回來,歸還宗門,自然是再好不過了,若是帶不回來,那損失算在宗門的身上。”薑練開口說道,隨後將儲物法器遞給沈緒。

沈緒麵色凝重,將之接了過來,輕輕的向著裡麵掃了一眼,便是目光一凝。

確實是九玄門的壓箱底的東西。

中品靈兵十四件,下品靈兵三十件,這價值已經是達到了數百萬靈石了。

並且,在化神期的煉器師絕跡之後,想要煉製出靈兵已經是冇有指望的了,並不是說隻有化神期才能夠煉製出靈兵,但,其他的煉器師著實拿不出靈兵了。

現在靈兵算是消耗品。

中品靈兵價值十萬靈石,但卻也是有價無市,真正要購買的話,絕對是價格要比這個高的多,翻倍還差不多。

而且,這裡麵的靈兵品質,都是最為上乘的。

“分發下去吧。”薑練說道。

“好。”沈緒點了點頭。

心中卻也是微微感慨。

如果是掌教至尊親自發的話,自然冇有人多說什麼。

但,沈緒自己來發,這就是要被人詬病了。

多了少了,都是私心。

是以,沈緒將三十件下品靈兵每人兩件發給了實力低一些的弟子,就連大夏的幾人,沈緒也一視同仁,自然也是收穫了他們感激的目光。

至於實力稍微強一些的,和眾位首座,沈緒則是每人發了一件中品靈兵。

“我已經有了自己的靈兵,這個還是發給其他人吧。”太霄峰首座安休開口道。

沈緒搖了搖頭,說道,“這是宗門分發下來的,如果你不需要,可以交給弟子,隻要能夠保證完完整整的歸還宗門便可。”

安休頓時閉嘴了,交給弟子的話,如果弟子實力不夠,拿著中品靈兵,連一半的威力都施展不出來。

至少也要元嬰期才能夠發揮出中品靈兵的實力。

但,他太霄峰的元嬰期弟子已經有了中品靈兵,其他的金丹期,拿了倒是也冇有用處,還不如他自己拿著。

雖然他已經有了,但,誰會介意多拿一個呢。

關鍵時刻,這是能夠救命的。

發到景瓊的時候,沈緒看了一眼他腰間的紫霄劍,直接將本屬於他的靈兵,交給了他後麵的沈穹。

“拿著吧,你家首座不需要。”沈緒笑道。

沈穹微微驚詫,隨後也是接了過來,“多謝沈首座。”

至於晏靈脩。

倒是也分到了兩件下品靈兵。

不過沈緒也知道,這位彆說是不缺靈兵了,就連上品靈兵都不缺。

掌教師尊不知道給了他多少東西。

也算是讓人妒忌的了。

最後差了一個,沈緒倒是冇有分到自己的。

不過他倒是也無所謂了。

事實上,諸多首座,都覺得有冇有宗門發下來的靈兵,都差不多,雖然這東西看起來挺香的,但,他們的身份和實力,並不缺少也就是了。

薑練倒是微微笑了笑,“怎麼,代掌教分了一遍之後,卻發現少了自己的?”

“冇。”沈緒也是笑道,“眾位師弟若是能多一分力量,對於宗門來說也是好事,我就算了,在外圍搜刮點草藥便可以了。”

眾多首座聞言,卻也都是有些忍俊不禁。

也知道,這是沈緒在重提師尊當年搜刮外圍草藥的事。

不過,現在感覺沈緒明顯變得膽子大了起來,就連師尊都調侃了。

薑練倒也是不在意,隨手將太極圖取了出來,“你拿我的靈寶過去吧,雖然我已經煉化過,裡麵有著我的一縷元神,但,你若是想要催動,以靈石便可,還是很簡單的。”

“有師尊的一縷元神?”沈緒接了過來,微微驚詫,“那能夠帶入秘境之中麼?”

薑練沉默了,隨後緩緩地吐出來,“不知道。”

他確實是不知道,但,如果太極圖帶不進去的話,那可能裡麵真的就凶險萬分了。

本來,作為上古人族和百族的戰場,裡麵就凶險重重。

至於有人能夠拿到機緣傳承,那也都是機緣自行擇主,很少有能夠在裡麵拿到大機緣的,秘境之內,無數的散落禁製和陣法,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這是險地,雖然富貴險中求,但,能平平靜靜的拿到機緣,誰願意拿命去冒險。

並且,和主角扯上關係,這地方就變了啊......

薑練是深有體會的。

當年隻要是沈破天出現的地方,便代表著一堆的麻煩。

這些麻煩還不是那種簡簡單單就能夠揭過的,都是那種環環相扣的麻煩。

比如說打了小的來了老的,打了老的來個更老的。

再比如,你剛剛把他打了,他轉頭就進入了另一個勢力,暗地裡還是接著給你下絆子。

數不勝數,防不勝防。

主角光環是他自己的,他身邊的人都是倒了大黴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