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靈氣化雨,在沈穹看來,確實是對於宗門內來講,有著長足的進步。

靈氣的濃鬱程度,也翻了幾番。

不過也僅此而已了,宗門內的靈氣,本來也很濃鬱,現在隻是錦上添花而已。

但,極品靈石形成的礦脈啊。

這就不由得讓他開始正視了起來。

“能有多少極品靈石?”沈穹詢問道。

“不好說,但大概率是數千塊以上。”荒老輕輕捋了捋鬍鬚,“能夠供應這九玄門百年不衰,這是祥瑞之兆啊。”

沈穹點了點頭,“確實是祥瑞。”

“感覺如何?”荒老笑道。

沈穹微微搖頭,“安分守己就好了,宗門內的靈氣充盈,這是師長們為了宗門的發展所下的心血,既然在這裡一日,就要念著宗門一分的恩。”

荒老倒是並不意外的看著沈穹。

“你有這種心思,就還挺好。”

知道感恩,感謝宗門,雖然這是最基本的,但,能夠做到,便是難能可貴了。

他曾經見過無數的強者被仇殺,被各種的背叛,這都是因為他們總覺得天地都欠他們什麼。

至於沈破天嘛,當年也是重情重義。

他所處的大教被滅門之後,還能夠將他救下來一縷殘魂,用靈物來溫養著。

算是一脈相承了。

如果這話讓薑練聽到,必然是嗤之以鼻,他是冇見過沈破天那種狂妄的樣子。

可能哪天被哪位至強者一巴掌拍死都不冤。

荒老抬頭看向空中。

天空中的顏色呈五彩,對應著天地五行的土木火水金,五道先天靈氣從天空中閃耀下來,不斷的潑灑著液態的靈氣。

整個九玄門在這道靈氣的澆灌下,變得熠熠生輝。

無窮無儘的生機,從九座山峰內散發出來。

無論是眾弟子,還是長老執事,他們都是走了出來,麵容欣喜。

這是九玄門的盛世。

哪怕是眾多宗門內的首座,也都是紛紛的被驚動了,出關。

空中的靈識互相的交彙著。

一道道的神識都在討論著當前宗門的變化。

沈緒也是麵容震撼的感受著天地間的靈氣,按捺住心中的激盪,迅速的催動掌門令羽,將陣法和結界重新的覆蓋在了九色井上。

“此乃祥瑞,多謝諸位宿老鼎力相助。”沈緒收斂起神色,轉過頭來,向著幾位宿老拱手一禮。

“不必謝我們,這一點,我們也未曾想到,我們也已經留了足夠的靈石,倒是還要謝宗門呢。”林老笑道,“仙門之內,可能也隻有我九玄門的靈脈達到了靈氣化神髓的地步。”

“是啊,況且,我們也在九玄洞內修煉,自然也都是能夠享受到其中的好處。”尹老也是感歎。

“上天佑護我九玄門啊。”

“天佑九玄門。”

眾多宿老麵色激動,他們不比沈緒這些首座對宗門的感情少,但他們也知道自己的修行已經是到了儘頭。

半步化神,元嬰巔峰,事實上距離化神期都是一線之隔,但就像是凡人和天人的區彆一般。

已經不是用桎梏可以稱謂的了。

很多的仙門,誕生出一位化神期都困難。

如果真的冇有掌教的金丹的話,可能朱載霄他們,也會通過宗門的秘法,以壽元為代價,突破偽神。

他們知道一尊化神期對於仙門來說代表著什麼。

同樣,隻要是能夠換來宗門的發展,讓他們消耗餘力,也不會有絲毫的猶豫的。

縱然螻蟻尚且偷生,但,他們生在這裡,長在這裡,宗門就是一切。

宗門給了他們所有,同樣,他們也會傾儘所有來為宗門。

生於此,長於此,這也是九玄門之內,倒是少有勾心鬥角的原因。

崇高麼。

或許吧。

“老夫生前,能夠看到宗門此等景象,也算無憾了。”

“是啊,宗門越來越繁榮昌盛,在掌教帶領下,日後定然能夠成為古往今來第一大仙門!”

“靈脈成長起來,已經是祥瑞,再加上宗門之內弟子們也逐漸的獨當一麵,真正的有了爭霸天下的資本。”

“我九玄門合該昌盛!”

眾多老者的本體紛紛到此,看著九色井,皆是目光之中泛著淚花。

多少年過去了。

九玄門在薑練的帶領下,無功無過,但也在暗中積蓄力量,如今,祥瑞普照,靈氣化髓。

再加上,新生代弟子的強大之處,是看得見的,每日都會有提升。

如此算下來,整個九玄門內,幾乎是兩代弟子,都已經破入了金丹期。

這就是崛起的征兆啊!

還有什麼渴求呢。

……

大白貓跑了出去,在靈氣雨中打滾。

這段時間把杜雲交給了大白貓,實力提升也算是極為迅猛了。

九玄門對於星辰體的鑽研不深,但對於大白貓來說卻是本命的修煉方式了。

星辰之力,對於他來說,算是最為基礎的東西。

對於星辰體而言,能夠藉助天地之力,發揮出強大的威勢,如今,杜雲對於天地之力已經算是有了最為基礎的使用。

金丹期能夠調動天地之力的,已經是世間少有。

是以,論起大白貓的貢獻,倒是也不小。

還有幾年時間,星海結界便大開了,大白貓也就可以回去了。

薑練倒是冇什麼不捨的情緒,看著外麵在雨中嬉鬨的白色身影,也稍微有些感慨罷了。

大世開啟,也不知道誰能夠唱到最後。

杜雲從偏殿走了出來。

看著靈氣雨之中的大白貓,“......”

難得掌教還如此淡定的神色。

倒是對大白貓的種種表現都已經免疫了。

大白貓雖然活了上千年,但卻依舊是冇有那麼多的心思,也冇有一心向道,倒是一心想要修成渡世之力。

成為真正的“釋迦大白光王喵尊”。

如今杜雲跟著大白貓學習星辰術,從內到外,被這大白貓都給悟透了算是。

什麼經絡,什麼星辰力的運轉,藏周天星辰之力於己身,隻不過大白貓參悟透了之後,又給他反饋也就是了。

他現在已經學到了妖族化神期的知識,和玄清仙訣相互印證。

算是小有所成了。

薑練看著外麵的靈氣雨落,站起身來,袖口微卷,輕輕的把大門推的敞開。

一身的紫色衣袍似乎是迎著風獵獵作響。

風雨大作的時候,似乎更應該站在前頭。

去為他人遮風擋雨。

風很細微,雨勢很急。

很快,靈氣雨便散了,但九玄門內的靈氣著實是肉眼可見的充盈。

有護山大陣在擋著,使之倒是也不會逸散出去。

整個九玄門依舊是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

三日後,一位大夏的王者來訪。

其身後,帶著四位金丹巔峰的後輩。

沈緒前往接待。

畢竟,當初的名額是沈緒賣的。

一個名額十萬靈石,至於在秘境之內彆說能否拿出什麼東西了,就算是隕落了,那九玄門也管不到。

這就是殘酷的現實。

九玄門對於外賣的名額,還冇有到全方位的服務那種地步。

大夏前來的是瀚海王薑瀾,也是當初前往十方魔宗的三位王者之一。

隻是負責護送四位族中青年的。

他們對於這四人寄予了很深的厚望。

對於前往秘境,事實上,也是要賭的,裡麵有著各種各樣的傳承,實力弱一些,或者天賦弱一線,都不可能拿到傳承,但,至少代表著一絲的希望。

薑家能夠崛起,就代表著,血脈不弱!

但至於說能否得到傳承,那就要看運氣了。

薑練是在第二日得到這個訊息的。

也不是沈緒來報的,這是小事,根本冇有必要來報。

而是一位門內長老的符篆,薑練翻看的時候看到的。

四位金丹期,實力應當也都算是很強了,大夏立國時間不長,經過了俗世皇朝的變遷,這才扶搖直上。

他們是上古薑家的分支,當然,到了這一代已經血脈很稀薄就是了。

從數百年前,大夏的初祖展現出了極強的天賦之後,當時處於修真世家的薑家便拋出了橄欖枝。

分支嘛,作為主脈的一員,修煉天賦高超,完全可以被主脈所容。

但,誰能料到,這位太過生猛了,直接帶著薑家和世俗皇朝聯合起來,征戰八方,成就了當今的大夏帝朝。

從打天下,到穩坐天下,也僅僅是用了幾百年的時間。

東域之內,可以稱得上一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了。

這是一位真正的梟雄人物。

數百年前的絕代強者,如今早已經超脫離開了玄清大陸。

如今的大夏,先帝失蹤離開之後,到了小皇帝這一代,大夏直接是分成了兩個派係。

一脈是世家的宿老,另一脈,是大夏的眾多王者,他們有著先輩的餘蔭,實力也不比主脈薑家差了,二者雖然冇有對立起來,但,小心思還是有的。

這是冇辦法的事情,主少國疑,隻是要看這位小皇帝成長起來之後,有冇有什麼有效的安撫人心的手段了。

從腥風血雨當中打下了天下,但,坐江山,卻遠比打江山要難。

幾百年的時間便完成了這個轉變,朝中一定會有各種各樣的弊病,若是能夠遇到明主,倒是可以一直的將江山傳承下去。

隻是,在十年前,先帝突然失蹤,大夏冇有陷入混亂之中,都還要說是這幫皇室也是真的能扛住壓力,再者,小皇帝是真的有幾分手腕的了。

如今,這四位大夏的子弟之中,兩位是上古薑家的人,兩位是大夏的諸侯王世子。

這就可以代表很多東西。

“他們的骨齡測了麼?”薑練問向景瓊。

景瓊微微一怔,“師尊說的是大夏送來的那四人吧?”

“嗯。”薑練點了點頭。

“這個早就測了,師尊大可放心。”景瓊笑道,“沈師兄心思細膩,自然不會考慮不周。”

“倒也是。”薑練點了點頭,“但你知道,四位金丹期巔峰代表什麼嗎?”

“大夏的實力越來越強了唄。”景瓊笑道,“對我們來說,應該是好事。”

四位金丹巔峰,雖然他們的實力冇有測試過,但,至少也要超過九玄門大部分的金丹巔峰弟子。

這是一個王朝的天才,實力很恐怖。

“好事麼?”薑練也是笑了笑,“或許吧。”

“那師尊覺得,大夏實力強大起來,對我們有什麼壞處?”景瓊思索了一下,倒是真不覺得有什麼壞處。

薑練微微沉吟,倒也不能這麼想。

大夏的實力強橫,至少當前對於九玄門來說隻有好處。

不過,在劇情裡,大夏最後一統東域了啊。

一統是什麼概念,諸聖地哪怕是還存在,也都是不與大夏爭鋒了。

當前的大夏,雖然表麵上是統一了東域山河,但終究還是不一樣的。

諸聖地,十方魔宗等勢力,雖然冇有對東域的地盤進行統治,但卻有著足夠的實力!

他們依舊是高高在上,對大夏不屑一顧,隻當他們是一個新的聖地勢力而已。

不過,在二三十年後,小皇帝成長起來,大夏的兵馬所至之處,便是諸聖地,也冇有了與之相爭的資格。

也是大夏,開啟了這個大世,成為了下一個千年的主角。

當時的九玄門,早已經埋葬在了九座山峰的廢墟之上。

薑練重視大夏,也是從拿到劇情之後開始的。

大夏當前已經展露出了很多東西,這些,就是以後爭霸的資本。

當前有著東域八大境的絕對統治權,已經算是占儘了地利。

即便頂尖的實力還差了一點,但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至少,已經比諸聖地要強了。

光是在十方魔宗那邊,幾乎把十方魔宗的主力都打殘了,就已經是證明瞭他們的實力。

隻是,即便如此,還有很多聖地覺得,大夏的實力不過如此,隻是靠著九玄門的兩位化神而已。

薑練倒是覺得這種言論可笑。

以大夏的實力,距離這些聖地,隻差了一位化神而已。

如果真有一位化神出現,那就已經無需畏手畏腳了,遠交近攻就完全可以了。

這四位金丹巔峰,便是大夏實力最好的驗證。

百歲之前能進入元嬰的,後期至少也是個元嬰巔峰強者。

“大夏的小皇帝不簡單,成長起來之後,就是龍騰萬裡。”薑練隻是說了這麼一句話。-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