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可惜。”薑練將剩下來的血晶收了起來。心中微微感歎。

哪怕是靈氣耗儘了,拿去萬寶商會拍賣,也值個十萬靈石呢。

至於晏靈脩接不接受那位的傳承,薑練倒是也管不到。

薑練倒是覺得,至少你不接受人家的傳承,但先要把他的傳承拿下來。

這就是一個殘影,可能本體早就消失在了時間長河之外了。

這東西你不拿了,那必然也會有人拿。

一個殘影,也不至於搞什麼奪舍之事。

至於魔道的修煉手段。

整個大千世界之內,所有的道法,都是可以通玄的。

這就是他們能夠永久的留存下來的原因。

這些太古流傳下來的傳承,是經過時間的檢驗的。

他們或許有著各種各樣的弊病,但隻要稍加完善,便足夠驚豔世人。

隻是要看你是否有這個天賦了。

就拿魔修來說,從太古流傳至今,已經不知道經曆了多少的更新迭代,許多其他古老的傳承已經消失在了曆史之中。

但是這種修煉方式卻一直沿用至今。

因為他的門檻低,所以能夠成為了天地間大道的一種。

求仙無門的人,他們也有著心中嚮往的力量,或是為了複仇,或是為了不被人欺負。

他們選擇了這種修煉方式,或許也達到了他們的目的。

隻是這條路崎嶇坎坷,缺少有效的修煉體係。

魔修的傳承,雖然也是代代的繼承下來,但最頂尖的核心,永遠掌握在少數人手裡。

眼前的大魔修,一看就是威風凜凜,哪怕是在太古年間,或者上古,在他生存的時代,都應該是赫赫有名的存在。

彆的不說,光是這等人物,向你詢問了兩遍,是否要接受他的傳承。

可能很多的人都抵擋不住誘惑。

這不比冥淵的傳承要好上太多了?

雖然這麼比有些不合適,但,這哪怕是比不上帝典,也相差不多了。

有了這種傳承,再加上冰帝典,至少可以修煉到化神期之上了,達到超脫,也未嘗不可。

之後還可以再次的兌換化神之後的功法。

這就算是齊了。

隻可惜,小晏要追求正道……

正道啊……

連薑練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是正道。

不過他將鱗片收回去,薑練卻也並不意外。

儘管不想接受大魔修的傳承,不過對於鱗片,他還是有用處的。

“這裡還有一塊血晶,你拿回去鍛體,或者修煉血經上的功法,都是極佳的消耗材料。”薑練將另一塊血晶石拿了出來遞給他。“不用擔心會不會擾亂心智,這其中雖有煞氣,但卻很容易被煉化。”

晏靈脩將之接過,隨後點了點頭,躬身一禮,“多謝師尊。”

“你我師徒,不必客氣,修煉上有任何不通的地方嗎?”薑練開口詢問道。

“無不通之處。”晏靈脩沉默了一下說道。

確實是並無不通之處,因為他的修煉也纔算是剛剛開始。

金丹期是一個門檻,在金丹期之下,都算是仙道的築基階段,是以在仙門之中,大多數以金丹期為界,金丹期之上,便可以稱之為內門弟子了。

金丹之上可以禦劍而行。

能夠接觸到萬般妙法,這是金丹期之下學不來的。

是以在築基期,隻有少數的絕頂天才能夠越級戰勝金丹。

隻不過這種差距在九玄門之內卻並不明顯,門中彙聚了全天下的大部分天才,天才之間,還能夠越級而戰的,在這個階段,已經算是了不得了。

並且他們有了最優渥的條件。

再加上最近沈緒在為門內的弟子謀劃新的福祉,所取用的靈石已經是此前的數倍之多,這是很恐怖的數字了。

冇有任何一個宗門敢這麼花錢。

沈緒算是敢為天下先了,這也就是當前的收支幾乎平衡,不至於消耗宗門的底蘊,他才能這麼安穩的繼續搞下去。

如果沈緒維持不了靈石平衡,那都不用薑練多說什麼,後山的長老團那幫成員早都開始跳腳了。

長老團的人雖然不參與到直接管理宗門事務,但,宗門內的大部分長老,乃至首座,都是他們的後生晚輩,上麵如果有命,他們還是不會不聽的。

是以,晏靈脩剛剛達到金丹期,沈緒,王渺,景瓊這群人為了將他培養成下一代掌教接班人,已經開始不擇手段了。

可能,他們也想歇歇,安心修煉了……

至於魔脈,隻要薑練全力支援的話,那根本不是什麼問題。

修煉到了極高的境界的話,根本冇有人在乎是不是修了一些魔修術法。

當年三聖宗的那位副掌教,雖然是心魔所侵,但,卻也不可否認的是,這位曾經確實是修煉過魔修的術法。

對於魔修,也隻有在百年前的仙魔大戰之後,各宗門望著極大的損失,才把魔族列為禁忌,都是將魔修給恨上了。

仙魔大戰至少將東域的發展倒退了數百年。

當然,這個數百年隻是時間數詞,而不是真正的倒退了數百年的發展。

真正倒退了數百年,這群掌教能夠笑死,上一個百年都是什麼人啊?

那是真正的化神時代。

雖然冇有超脫級彆的人物出現,但卻也相差不多了。

百年前上一次仙魔大戰所埋葬的,是一代人的時間,當前這群人經過了幾十年的恢複,剛剛有人突破化神期,也纔剛剛的算是嶄露頭角。

這纔將魔修恨入骨髓。

將魔族也都連帶著恨上了,事實上,無論是魔修還是魔族,在冥淵冇有出現之前,都還和人族仙門諸聖地相安無事。

現在卻是不好說了。

但,妖魔,也隻是一個稱呼而已,真正的妖族魔族,隻要是能夠穩定住諸聖地的利益,不對他們有什麼侵害的話,誰管你!

就像是當初,薑練扶持白尊當上首座之事,諸聖地雖然聯合起來一同的給九玄門施壓,但,九玄門隻需要稍微的給幾個搖擺不定的仙門透露一下想法,他們便不再反對了。

他們要的隻是一個九玄門的態度而已。

晏靈脩沉思著。

他在修煉上能有什麼不妥之處?

幾位師兄他們甚至安排了兩位半步化神期寸步不離的看著,雖然兩位半步化神都是給他答疑解惑的,但,這讓他有些受寵若驚。

袁老和練老也時不時的過來指導,儘管他不知道這些人都是什麼境界,但,師兄們都是稱呼他們祖師的!

這是什麼待遇?

仙門之內,一下子對他這麼好,他甚至都有點不適應了。

甚至一度的覺得,仙門之中都是一些大好人,冰封的心,倒是也開始瓦解了。

他開始學著待人接物,學著放下心中的種種。

仇恨和磨難是必不可少的,但這些也成為了他的動力,唯有強大的實力,能夠破解一切。

他甚至詢問過沈緒師兄。

但沈緒安撫他,說景瓊當年的待遇要比這個好的多。

那纔是按照掌教標準培養的,傾儘全宗之力,隻可惜,那位性格太過輕佻了,就像是俗世的貴公子一般,是真的不適合當掌教,眾人這才作罷。

但若是能夠突破化神,也不枉宗門如此費心費力了。

晏靈脩也就接受了,但之後卻是更加的刻苦,現在雖然修煉上冇有什麼精進,不過進步是看得見的。

至少,在很多領域,都有專門的人來教他。

比如剛剛,他就在跟著宗門的一位元嬰期的長老在學習陣法之道,陣法之道博大精深,他纔剛剛入門,便覺得有些吃力了。

隻是,他不知道,元嬰期長老隻有三天的時間來教導他,三天之後,沈緒對晏靈脩還有其他的安排,所以,隻能把什麼陣紋陣眼陣勢都一股腦的都教給他了。

但,讓這位長老驚喜的是,他所教導的,大部分晏靈脩都能夠學起來,並且學的很好。

雖然剛在興頭上,晏靈脩就被人叫走了,但,也撲不滅這位長老的熱情。

宗門之內,劍修為主,但,九玄門是以劍道和陣道雙絕起家的啊!

上一代主修陣道的宿老參與仙魔大戰被冥淵殺了,不過隕落前也是留下了傳承的,除了他以外,遍尋宗門,也就是如今的掌教曾將之翻出來全部都看完了。

至於鑽研到了什麼程度,這位長老也不知道,但,絕對是造詣很高的。

這是他通過對於掌教的討教纔看出來的。

當年掌教不僅僅是將幾位首座擊敗了,而且還對陣數位宗門長老。

其中便有修煉陣道的他。

用陣法堂堂正正的將他擊敗,這也算是讓得他徹底的歸服了,但他覺得,這位掌教還冇有使出全力,甚至很輕鬆的便將他的陣法造詣給破解了。

當時他們還冇意識到,掌教至尊丹,器,符,陣都堪稱一絕。

隻能說是捲到了極限了。

如今,這位掌教弟子嘛,看起來也是那種陣道天賦極強的,隻是如今還什麼都不懂。

這就讓他的成就感大大的提升了。

不錯不錯。

王渺他們把晏靈脩當成了鐵人來看了,每日高強度的連軸轉,如果是其他人的話,可能早就擺爛了。

“那就行了。”薑練倒是樂得如此,他也不希望晏靈脩問出幾個關於修行的問題。

他可能無法回答。

因為他當年又冇有什麼特殊體質,對這方麵知之甚少。

雖然有著初步的瞭解,但也僅限於此了。

至於最根本的修煉方式方法之類的,薑練覺得,他還不如那些每日鑽研此道的傳功長老。

很多東西,他不是不懂,而是冇興趣去深究,比如說修煉,他最開始修煉的,隻是紫霄峰的功法,之後轉修玄清仙訣,現在修煉的,是長生仙訣,這便是薑練全部的修煉曆史了。

至於其他的,觸類旁通,不用太過於去學,他倒是很少去接觸了。

是以,他能教的,也冇什麼了。

倒是可以讓小晏跟他學學怎麼當好九玄門的掌教。

隻是這也冇什麼好學的就是了。

都是些陰謀算計,學了也不如不學,而且,就算是多智近妖,以幾十年的閱曆,去和那幫幾百年上千年的人精相比,不吃虧纔怪呢。

“距離秘境開啟還有一個月左右,這段時間你也彆給自己壓力太大了,天底下從來冇有一蹴而就的強者,百年時間才能夠培養出一位元嬰期。”薑練開口輕聲說道,“對於宗門來說,已經算是幸事了。”

“十年時間,我隻需要十年。”晏靈脩抬起頭來鄭重的說道。

薑練點了點頭,對此並不意外,畢竟一位特殊體質想要成長起來要比其他的普通人快得多。

但是十年啊,薑練輕笑了笑,十年還是晚了一點,不過有信心是好事,證明瞭有了努力的方向。

“你先回去吧。”薑練說道,“他們給你安排了房間的吧?”

“就在弟子精舍內。”晏靈脩回答道,“距離這裡不遠。”

薑練點頭,既然是來到了紫霄峰,在弟子精舍內,也未嘗不可。

“那,弟子告退。”晏靈脩微微的躬了躬身。

“好。”薑練點了點頭。

…………

修行,是一場漫長的遊戲。

其中有著艱難險阻,也有著天地對於索取者的劫數,每一位登天而起的修行者,身後都是一片血色通途。

他們的故事或許會被編撰成冊,也或許就此消彌在無邊的曆史當中。

但每一位仙道求索的人,都值得被尊重。

九玄門雖然是當今的天下第一仙門,但卻依舊是要麵對著各種各樣的挑戰。

薑練並不懼怕挑戰,他隻是覺得這些弟子涉世未深,需要良好的教導,纔會有了在這亂世之中自保的資本。

這一日。

他來到了九玄洞。

裡麵此刻是靜悄悄的,並冇有什麼聲音。

薑練走入到了裡麵,裡麵的修煉室內倒是座無虛席,在外麵,隻有林老一人值守,此刻,正坐在青石台階上,觀看著什麼。

薑練的目光看向了正在鑽研的林老,“林老,不知這群弟子現在的修為狀況如何?”

“掌教大可放心,距離三月之期,還有半個月,這幾位弟子等你帶走之時,至少會有一大半可以突破元嬰期。”老者放下了手中的古籍,迎上來,開口說道。

“這麼快?”薑練倒是頗為意外。

祝青歌這種頂尖的弟子能夠突破並不會讓他覺得意外。

但這其中,其他的弟子水平雖然也足夠,但是積累卻冇有他高。

如果都可以突破元嬰期的話,至少也可以給九玄門帶來一種全新的力量。

年輕人可以取代一些長老,這是他想要看到的,因為隻要還年輕就代表了無限的可能。

他們都是天才,但是天才也分三六九等。

能夠給宗門增加底蘊的,無一不是當今大陸上人族的天驕。

他們如果還需要時間的話,薑練便給他們時間,隻要你有足夠的潛力,宗門便會大力的去培養你。

當然,哪怕是這幾個弟子之中,也並非全部都是頂尖天才,還有一些是從外門捲上來的弟子,這樣的弟子雖然資質比不上,但韌性十足。

這就足夠了。

“這二十塊靈石,你們先拿去取用,如果不夠再來找我。”薑練探手一招,二十塊靈石便出現在了林老的眼前。

林老起初還冇覺得有什麼。

幾十塊靈石而已,可能是掌教至尊隨意賞賜的吧。

但當感受到了其中的成色波動之後,摸到靈石那種如玉的光華之後,麵色頓時間大變。

“這是……”林老震撼道,“極品靈石?”

極品靈石代表著什麼他不會不知道。

一些精礦內,纔會誕生極品靈石。

甚至有時,一條大型的靈脈,也取不出一塊極品靈石。

極品靈石數量極其稀少,甚至哪怕是九玄門輝煌到了極致之時,也冇有幾顆。

不是說冇有資格擁有,而是天下的極品靈石是有數的。

極品靈石天生便是天地大道的產物,其中的靈氣,純淨無瑕,幾乎是不需要煉化,便能夠吸入體內。

而且,一枚極品靈石裡麵儲藏的靈氣,足夠讓修士從金丹初期修煉到元嬰巔峰。

絲毫不誇張的說,一枚極品靈石,抵得上十萬普通的中品靈石。

價值和一件中品靈兵等值。

“都先交給他們修煉吧,至於你們的好處也少不了。”薑練取出一個儲物法器來,遞給老者。

老者顫巍巍的雙手將之接了過來,他這是激動的,“多謝掌教,冇想到我等已經拿到了掌教贈與的金丹,紛紛突破之後,還能拿到宗門的資源。”

“諸位前輩為宗門做事,這是你們應得的。”薑練笑著開口說道,“培養弟子之事,還要全賴諸位前輩。”

其他的宿老不在這裡,但感受到薑練來過之後,紛紛的向著這邊投影過來。

“拜見掌教至尊。”

“你們繼續忙吧,我先走了,我這次過來隻是給你們送一些天材地寶罷了。”薑練拱手回禮,“還要感謝諸位前輩為宗門培育人傑。”

眾人自是口稱謙遜,但卻也有了一種被重視的感覺。

“掌教至尊還給我們送修煉資源,哎,我們也不知道何時能夠突破,倒是羞煞我等了。”

“是啊,培養宗門弟子,是我們應當做的本分事,並非是想要藉機向宗門索取什麼,掌教所為,真乃正人君子。”

“是啊,自從薑練掌教執掌九玄門以來,宗門的整體實力,越來越強勁了。”

“想不到如今還惦念著我們。”

薑練走後,眾多宿老皆是議論紛紛,但無一不是讚頌薑練的,隻不過薑練也冇興趣聽就是了。

林老將儲物法器打開,頓時被裡麵的東西嚇了一跳。

裡麵的上品靈石不下五萬之巨。

彆說是極品靈石了,哪怕是上品靈石也是修仙界極為稀缺的資源,九玄門這等高門大派也消費不起。

但現在竟然硬生生的被拿出來五萬。

這絕對是相當於五百萬的中品靈石了。

九玄門哪來的錢?

事實上,薑練本來也冇想著分給宿老一些。

這是沈緒分配的,將魔族的這些靈石拿出一半來給宗門的宿老作為修煉之用。

不得不說,沈緒的這一波收買人心的效果達到了。

並且恰到好處。

林老看了一眼儲物法器以後,便是說道,“這裡麵有五萬的上品靈石,和二十塊極品靈石,極品靈石是交給弟子們修煉使用的,這些上品靈石嘛,我是一塊都不動。”

“如果哪位師兄敢說憑藉著這五萬上品靈石能夠突破一重境界,或者說能夠強化實力的,那儘可來取。”

此言一出,眾多宿老都沉默了。

他們也知道宗門內拿出五百萬靈石給他們要付出多少的代價,這不是賞賜,這是燙手的山芋。

並且是特意的換成上品靈石的,就是為了能夠讓他們更進一步。

如果平分了的話,每人幾千塊,倒是杯水車薪了。

幾十萬的中品靈石,根本不夠他們突破境界的,君不見,那朱載霄身上上百萬的身家,依舊是天天打牌擺爛麼。

“老夫倒是有個提議。”一位宿老說道,“如今,我們實力都要停滯不前了,不如留下一萬靈石作為備用,其他的靈石則是投入到宗門的靈脈當中,為宗門添磚加瓦,我們在這修煉室內,也算是能夠享用的到。”

眾人聽聞之後,都是眼神一亮。

並無不可啊!

九玄洞修煉室的下麵,便是九玄門綿延數千裡的靈脈,和九玄門的護山大陣相連,也正是這條靈脈,滋養了九玄門數代的強者,生生不息。

但,靈脈終究會有枯竭的時候,是以,九玄門也會安排強者來定期的向著靈脈之中投入靈石,來保證九玄門九大仙峰的靈氣充沛。

這群人想到就去做。

由兩位半步化神,找到沈緒拿到掌門令羽開啟靈脈。

沈緒最初也是懵的,林老和他解釋了一下之後,沈緒倒是有些哭笑不得,“這是我特地拿出來給諸位長輩修煉之用的,我也自有安排投入到靈脈裡麵。”

“投入到靈脈裡,也算是給我們拿來用了,彆說廢話,你就說給不給吧。”

沈緒感慨了一下,還是將掌門令羽交了出去。

這掌門令羽是掌教至尊才能煉化的,沈緒倒也不怕他們拿了之後做什麼其他的事。

但,他還是親自到了現場檢視,甚至還是親自催動的掌門令羽。

九玄洞的深處,有著一口九色井,井上,儘數都是封印,大大小小的封印和陣法,幾乎是將整個井都包裹了上去。

掌門令羽發出柔和的光芒,將都有的封印在一瞬間融化消弭。

隻剩下一層薄薄的禁製,防止靈氣外泄。

裡麵,是五光十色的靈氣海,無數晶瑩剔透的靈石,尚未經過開采,都是泛著無儘的生機。

一道靈石海,從儲物法器之中湧入到了靈脈之內。

轟!

一道巨大無比的聲響,從其中傳了出來。

幾乎是在九玄門的上空,呈現出了一種五彩色的光束,轟隆隆的下起了一場靈氣雨。

這是靈脈誕生神髓的征兆啊!

九玄門的靈脈,終於在無數年後,又進了一步,更上一層樓,凝成了神性,靈氣效果大大的增強了。

這四萬塊上品靈石既是引子,又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讓得整個宗門的靈脈脫胎換骨,誕生了靈性。

傳聞在上古年間,濃鬱的靈脈是可以化為生靈的。

神髓誕生,也算是一個征兆。

代表著宗門更加的興旺了。

在掌門令羽催動的那一刹那,薑練已經知道了他們要做什麼。

隻是搖頭笑了笑,“想不到這群老廢物還有這等覺悟,真是一群......可愛的人啊。”

一旁的景瓊看到下雨了,也是微微驚詫,“這是靈氣?”

“是啊,宗門的靈脈,經曆了無數歲月,如今算是誕生了神髓,養出了神性,隻是距離化形還不知道要多長時間。”薑練笑道。

化形?

景瓊不敢想。

與此同時,沈穹正在修煉,荒老的聲音驚詫的傳來,“靈氣化雨,神髓生成了!”

“什麼是神髓?”沈穹微微的張開了目光,開口詢問道。

“極品靈石知道吧?”荒老笑著說道,“神髓就是一堆極品靈石形成的一小條極致礦脈!”-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