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將事情推給了沈緒之後,薑練倒是直接來到了紫霄峰的大殿。

“讓晏靈脩過來。”薑練對著門外的一位執事說道。

“是。”執事微微躬身。

辦事效率很高。

很快,晏靈脩的身影從外麵走了進來。

“師尊。”晏靈脩輕輕一禮,“您找我。”

“最近修煉的怎麼樣?”薑練詢問道。

“王渺和沈緒師兄對於我的修煉極為上心,甚至給我列出了一係列的計劃。”晏靈脩說著,將一張紙張遞了上來。

薑練隻是看了一眼,便眉頭一挑,隨後合上了。

這說是卷王養成計劃也不為過了,每天休息的時間微乎其微,哪怕是他們當年也冇有這麼魔鬼的訓練過。

看來他們對於晏靈脩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還是很上心的。

雖然九玄門內門弟子也是有著極為嚴明的時間安排,但大部分的弟子都是比較自由的。

想要拜入哪個峰的長老,乃至於首座,纔會競爭非常激烈,至於其他的內門弟子,隻要完成了宗門內的修煉佈置,甚至還可以選修其他的東西,器,丹,符,陣之類。

但這張紙上卻是密密麻麻的記錄了從每天第一個時辰開始,到最後一個時辰結束,都是排的滿滿噹噹的。

並且,上麵除了各種的訓練之外,還有一些左道旁門之術,薑練都快不忍直視了。

這是要把晏靈脩培養成一個全能型人才呀。

“忙得過來嗎?”薑練將紙張重新遞給了他,笑道。

“還好。”晏靈脩點頭道,“沈師兄和王渺師兄至少給我留了半個時辰的休息時間。”

薑練本以為他是在說氣話,但看到這位一臉嚴肅的表情之後,薑練倒是也對這位猛士豎了個大拇指。

這種韌性,如果不在路上夭折,今後的成就必然無法限量。

仙路渺渺,人道茫茫。

天才能夠脫穎而出,不僅僅是因為他們有著過人的天賦。

還有毅力,智慧等等很多方麵。

當然也少不了一點運氣。

運氣不好在路上直接成為了炮灰,成為了他人的墊腳石,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

“行吧。”薑練點了點頭,“你且按照上麵的方法去做,如果有什麼難處,再去找他們調整便是。”

“不必了。”晏靈脩輕輕搖了搖頭,“強者都是出於勤勉,如果連這些都承受不了,那還談什麼強者。”

薑練倒是笑了笑,果然啊,少年反派,已經有了成長為雄鷹的資格。

天資聰穎,韌性十足。

從各種角度來看,都是成為強者的好材料啊。

薑練手指微動,手中陡然間出現一枚血色的晶石來。

其中,不斷的有著神絲纏繞,化神級彆的氣息,一覽無餘,甫一拿出,便是讓晏靈脩心臟都慢了一拍。

這血色晶石,他知道。

這是血妖身上的。

至於為什麼知道,還是要從妖鱗身上談起。

妖鱗吞吃了血妖之後,便吐出一塊血色晶石來,用來鍛體,絕對是不二的東西。

隻不過,他還冇有用過。

他知道,這是血妖的東西,是為正道仙門所不容的。

他心向正道,心中光明,自然不屑於使用這東西。

隻是,眼前的血色晶石明顯不同,至少,在成色上,要好了太多了。

“這是什麼?”晏靈脩沉默了一下,詢問道。

“這是血妖的晶石,今日魔族送來的。”薑練笑道,“你將妖鱗拿來。”

晏靈脩冇有半點遲疑,再一次的將脖子上的漆黑鱗片摘了下來。

薑練接了過來。

微微凝眉之後,取出太極圖籠罩在大殿上方。

隨後調動血妖的晶石,將其中的力量調動出來,向著黑鱗之中蔓延進去。

轟!

一道漆黑如墨的魔氣波動頓時間翻騰而出。

太極圖清光灑落,不斷的淨化著魔氣,滔天的魔氣之中,一道人影站在其中。

那人影幾乎是全身都籠罩在黑霧之中,讓人看不真切,隻是麵向了晏靈脩,“汝,可願受我傳承?”

“不願。”晏靈脩幾乎是下意識的說道。

眼前之人,不似人類,但也不是魔族,倒像是修到了極致的魔修,周身的魔氣幾乎是走到了極致。

“汝,可願受我傳承?”

這人不管不顧,又是重複了一遍。

“不願!”晏靈脩斬釘截鐵。

人影似乎怔住了,良久,方纔重新的化為一道魔氣,回到了妖鱗之中。

薑練,“......”

哎。

事實上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但隻知道,這道殘影非常強,應當是一位強大到了極致的魔修,實力通天徹地那種。

至少,也在化神之上。

至於究竟達到了什麼境界,薑練也不知道了。

古籍記載,化神之上的境界,形容起來,叫做超脫。

至於究竟怎麼個超脫法,薑練也不知道了。

劇情當中確實是有各種境界,但,對於這種境界的描述卻是很模糊,裡麵主打的是劇情,是男女主和反派的劇情。

設定倒是冇有那麼重要了。

薑練隻知道最強的級彆是大帝。

哪怕是後期大帝頻出的時候,至強者也冇能夠超脫出大帝的級彆,超脫的,都已經隕落在了無儘的時空之中。

眼前之人,至少也是化神之上,但,至於達冇達到大帝,薑練也不知道,但,隻能夠察覺到,這位非常強,強大到了一定的地步!

哪怕是冇有到大帝,也相差不多了。

“怎麼不答應?”薑練笑著收起了太極圖,看了一眼血晶之中的氣血,已經幾乎耗空了。

他倒是不心疼這點氣血。

不過一位化神之上強者的傳承,倒是很讓人眼熱的。

“為什麼要答應?”晏靈脩反問道。

“我有九玄門的傳承,也有師尊給予的眾多仙門術法,我暫時都還冇有學會,而且,他是魔修.....”晏靈脩遲疑了一下,“我討厭魔修。”

薑練,“......”

他還能說什麼。

隨後看了一眼黑鱗,“這是一樁機緣,魔修之術雖然不是仙門大道,但卻是極為強橫的一種修煉體係,從太古傳承至今,自然有著他的本事。”

“這鱗片是你收好還是交給本座來鎮壓都可以,但切莫丟失。”

晏靈脩猶豫了一下,說道,“我來收著吧。”

“好。”

//

這幾天鹹魚了,明天開始爆更。-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