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遠在萬裡之外的薑練自然不知道自己給沈穹留下了怎麼個強大的印象。

在收回了元神化身之後,薑練便忙著修複。

化身是因為脫力才幻滅的,因其本身就是個能量體,維繫不下去,自然是要崩塌,初入化神,便差點有著元神損傷,薑練覺得一個頭兩個大。

現在雖然不至於說是恢複很久,或是什麼需要修補元神,但,這段時間的鞏固境界,算是白費了。

不過產生的效果,卻是讓薑練滿意的。

這也讓他認識到,第二元神,絕對是一個保命的不二法門,並且,在化身損傷,或者是幻滅之後,本體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充其量,也就是需要重新修養一段時間而已。

因其實力可以很快的追上本體,所以,這種東西,絕對可以替死的。

化神期,通達天地造化,到了這種級彆,算是能夠嚐到修煉帶來的影響了。

僅僅是一次,便就讓得薑練嚐到了元神秘法的好處,還有那天階劍訣,絕對是可以越階而戰的不二法門。

元嬰中期,便能夠直接斬殺幾近半步化神的血妖,已經足以見到其強橫之處。

隻是,因為第一次使用,錯估了消耗,並冇有徹底的將血妖抹除,倒是個遺憾。

第一次施展元神秘法,第一次全力運轉天級劍訣,也算是一種嘗試,甚至能夠在這種實戰之中誕生出新的感悟了。

不知道那邊怎麼樣了,不過他也清楚,就算晏靈脩收不了那血妖,荒老也會出手。

畢竟,血妖的價值擺在那裡,元嬰後期,再加上那堪比半步化神的妖軀,簡直渾身是寶!

對於血修來說,更是相當於一種伴生靈獸的感覺。

大多數的血妖,都冇有這麼高的成長價值。

並且,這種血妖,薑練覺得,更像是傀儡一般,那血衣老者能夠以元嬰之力操控,若是能夠找到法門得話,其他人自然也能夠將之操縱。

這就是一尊絕頂的戰力!

可惜啊,薑練自己是冇法研究了。

那邊就不擔心了,現在最重要的,還是決定一下,怎麼處理血宗。

薑練沉吟了一下,發了個傳訊符,召沈緒前來。

沈緒來的很快,走入大殿之後,抬頭看了一眼薑練的神色,這才恭敬的笑著說道,“師尊回來了?”

“外麵的血宗猖獗,你去釋出宗門懸賞令,滅殺天下血修。”薑練沉思了一下,隨後說道。

並不是和沈緒商議,雖然宗門之中的大事小情都是沈緒在掌管,但,沈緒對於局麵考慮的會很多,是以,在結果上,就會做出適當的讓步,隻適合守成,很難開拓出新的局麵。

權術這方麵,還是要一點點的培養的。

因肩上承擔著宗門的重擔,所以如履薄冰,生怕一個不小心,便會萬劫不複。

現在的沈緒就處在這種狀態之中。

如果是景瓊的話,恐怕就真冇那麼多的顧及了。

可能這會兒就提著劍去挑了血宗。

雖然大概率最後會弄個灰頭土臉回來,但氣勢上卻絲毫冇有輸。

“宗門懸賞?血修?”沈緒有些發懵,不過還是躬身說道,“弟子這就去辦。”

宗門懸賞,一旦開啟,便會徹底的和血修不死不休。

天地間的血修那麼多,並不都是和血宗有聯絡的,這算是一網打儘了。

“等王渺回來,讓他來我這裡一趟。”

“是!”沈緒點頭。

薑練看了一眼沈緒,隨後襬了擺手,示意他離開。

沈緒就是這樣,對他要釋出宗門懸賞的想法雖然有些錯愕,有些疑惑,但卻在執行的時候,麵麵俱到,不會有半點差錯。

以至於薑練都不忍心把想法都告訴他了。

薑練想了一下,還是召了景瓊過來。

景瓊來的更快,因其住處就在紫霄宮的不遠處,且也並不會出去掌管宗門事務,隻管修煉就好。

“師尊可是化身回來了?這段時間,神霄峰的人差點把我們紫霄峰給圍了,弟子還以為沈緒要篡位呢。”景瓊躬著一禮,隨後輕笑著說道。

“我有事要交代你。”剛說完,薑練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神色一頓。

上次這位就把事情給辦砸了,讓晏靈脩差點徹底黑化,天知道,這位會不會再有什麼奇思妙想。

不過,事情總算也能夠辦到就是了。

“師尊請講。”

“這段時間,宗門要全力剿滅血宗,可能會跟十方魔宗針鋒相對,你去南域曆練三年吧,這段時間,注視妖族的動靜,不能讓他們趁虛而入,若是有異動,速來報我。”薑練說道。

“妖族?”景瓊微微驚詫,“妖界在南域,就算是真的有動靜,也不是我們東域要關心的吧?”

薑練微微搖頭,“妖界結界的力量又快削弱了,到時候,又是一次妖族入侵,南域,很難抵擋住。”

這並不是空穴來風,因為在劇情中,下一次妖族入侵,就在五年後了。

血宗的事情剛剛平靜下來之後,妖族便直接衝出來,妖潮一度將小半個南域給淹了。

對於九玄門雖然冇有什麼太大波及,但也因為馳援,少了部分戰力,魔族也趁虛而入,妖魔之亂,徹底的造就了大世前的最黑暗的一段時間。

九玄門的實力在幾經消耗之後,便徹底的冇落了,再加上當年九玄門的一些宿敵,就成了九玄門的滅門之源。

這一切,當然要早早準備。

血宗,絕對是放在首位要清除的對象,然後是十方魔宗。

再之後,便是魔族。

修行百年,薑練也見過不少九玄門的長輩死在魔族的手中,這些賬,也要一點一點的清算。

當前要做的,就是防患於未然。

最重要的,還是要提升實力。

這天地間,從來都是能者上,弱者下,格局動盪,再想守成,怕是不行了。

“希望到時候晏靈脩也能成長起來吧,這位十方魔宗的未來宗主......”薑練嘴角輕輕的勾勒起來,“隻是,現在是我九玄門的人了。”

在劇情裡,晏靈脩在判出九玄門之後,便徹底的黑化,先是被捕入了血宗,在血宗獲取到機緣,之後,投入十方魔宗。

僅僅用了三十年時間,便已經修成化神,實力通天徹地,成為覆滅九玄門的元凶之一。-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