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自從大長老離開之後,一老一少便在東域考察起來。

不僅僅是走訪魔宗,還走訪了很多的仙門聖地,詢問了他們的弟子,儘管隻是能夠得到一些細微的情報,但,再加上他們的訊息渠道,也自然是能夠得到完整的關於九玄門的論證。

不過,他們得到的情報,是兩個極端。

一個是對於底層來講的,對於諸多底層的修仙者來說,九玄門被描繪成了最頂尖的宗門聖地,裡麵強者無數,天才輩出,盛世之象。

這個是得到過論證的,他們確實是也見到了九玄門內的天才。

而且,不僅僅是實力足夠,還身居高位要職。

比如沈緒,比如景瓊。

都是人族最頂尖的天才。

在他們魔族看來,天才也僅僅是天才而已,至於真的要把他們作為宗門的掌權者來看的話,那倒是未嘗有這個能力了。

不過,九玄門便是有這個魄力。

讓元嬰期作為首座,作為代掌教,這就是九玄門被人稱頌的原因。

另一方麵,便是來自於情報之中了。

情報裡,他們把九玄門描繪成了一個精於算計的宗門,不斷的挑起戰爭,平衡諸勢力,甚至想要一統東域。

這個倒是讓他們興奮了起來。

不怕九玄門有野心!

就怕他們冇有野心!

“看來,九玄門還真是不僅僅是口碑好,那位突破化神之後,實力也一定極強就是了。”玄雍老者輕輕的感慨道,“我覺得,是可以合作的,但,也要勞煩少主一直坐鎮在這邊了。”

“冇有聰明人的話,可能真的就被吞的骨頭都不剩下了。”

這是冇辦法的事情。

人族狡詐貪婪,遠勝魔族。

魔族之中,雖然也是爾虞我詐,但那也是叢林法則而已,人族這太平年間,尚且勾心鬥角,真的是讓魔族都佩服的。

“可以,不過,合作的東西,能夠售賣麼,我覺得,九玄門雖強,但卻也頂不住巨大的壓力吧,雖然也很暴利。”玄夜輕輕的沉吟。

“這個倒是無妨了,隻要少主決定留下來參與其中,那麼就是可以商議的,一切都還可以談論。”老者開口。

玄夜點了點頭,“好,我們再去試試。”

......

薑練這邊,這段時間的符篆一道接著一道。

都是彙報這一老一少蹤跡的。

在東域內,雖然找一個人,像是大海撈針一般,但對於頂尖的宗門聖地來講,這東域確實是很小,東域的一切,都在他們的掌控之中。

“他們在打聽我九玄門?”景瓊疑惑的問道,“他們打聽這個做什麼?”

“不知道,可能是想要眼見為實吧。”薑練搖了搖頭,“我九玄門的所作所為,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倒是也不怕他們探查。”

“我覺得,來者不善啊。”景瓊笑著說道,“坑了他們上千萬的靈石,他們現在反過來打探我們,這段時間走訪的地方,幾乎遍佈東域了,可能是衝著要攻打我們來的,也說不定。”

薑練搖頭,“如果想要攻打我們,大可不必如此,魔族實力強橫,目中無人,想要東域這塊地方,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他們直接派頂尖強者打過來,再派強者接管就是了。”

“哦?”景瓊輕輕的挑眉。“那為何不這麼做?”

“不知道,可能是心有顧忌吧,彆的不說,光是我九玄門消失的兩位化神期,就足夠他們忌憚了。”薑練笑道,“誰知道他們去哪兒了。”

“難道除了四地之外,還有其他的好地方?”景瓊眼睛一亮。“如果是這樣的話,等我突破化神,也出去闖闖。”

薑練略微沉吟,“我也不知道,不過,當你達到化神之上的話,自然也就能夠清楚了。”

化神之上?

景瓊倒是壓下了心思。

他還在為突破元嬰後期而努力,化神之上,就不知道要什麼年月了。

可能,再給他百年,也接觸不到那個邊。

“不過倒是也還有個辦法,能夠前往天外。”薑練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說道,“你可以去星辰海裡麵碰碰運氣,星辰海之內的空間重重疊疊,可能一不小心,就被傳送到天外去了。”

景瓊,“......”

他又不傻。

不僅僅是可能一不小心就被傳走了,還可能是一不小心就被滅了。

無儘的星辰海,裡麵藏著無數的秘密,那是一片自太古而形成的星空,就連妖族的星辰天,都是按照星海模擬出來的。

裡麵不知道飄蕩著多少化神的屍首,被空間風暴葬在了虛空之中,陪著群星漂流。

這並不是無的放矢。

薑練是真的知道通往天外的路。

隻不過有很多就是了。

星辰海是最簡單的一條,如果景瓊能走出去,倒是也算是九玄門第三位前往天外的人了。

這倒是光宗耀祖的事情。

薑練自然是不會阻攔。

不過他自己是不會去的,他還打算以九玄門為根基,安心養老呢。

以九玄門的吸金能力,要不了多久,就能湊夠給他養老的靈石了。

薑練看的很開。

又是半個月過去,薑練接到了第二封來自於玄雍老者的拜帖。

“來了?”薑練雖然並不意外,但還是覺得有些好笑。

第一次被嚇走了,想不到現在還敢來。

看來不是敵視我九玄門了,是要合作?

不過,我正道仙門有什麼地方能和魔族合作的呢?

整個天地間,魔族都是一個極為禁忌的詞彙。

帶著疑問,薑練帶著景瓊走了出去。

來到大殿,老者正坐在那裡,看到薑練之後,便立刻起身。

隻不過,這一次來交涉的,是這位身前的青年。

“薑掌教,我們又見麵了。”玄夜笑著,溫文爾雅。

拜帖裡麵已經言明瞭,玄夜是血魔族的少主,玄雍老者,乃是血魔族的族老。

這倒是和第一次的拜帖有些不同了。

第一次的拜帖之中,老者放在了主位,而且是以血魔族化神強者的名義釋出的。

並冇有言明身份。

這一次,倒是有些開誠佈公了。

薑練頓時間也是笑道,“早就說了,我們九玄門和魔族親如一家,一家人回到家裡,自然也是好事。”

玄夜自然也是微微拱手,說道,“薑掌教以禮遇待我,我魔族自然也要獻上薄禮,來作為兩者相交好的驗證。”

薑練倒是冇有拒絕。

但是景瓊倒是不禁暗自腹誹。

這貨不會是傻了吧,先是拿出那麼多靈石,現在又要送禮。

這是挨坑冇夠?

不過薑練倒是冇有拒絕,隻是慢步的走到主位上坐了下來。

青年輕輕的招呼了一下,老者便遞上來一塊錦緞,薑練輕輕的將之打開。

裡麵是兩塊血晶。

晶瑩剔透,裡麵閃爍著血色的光芒,最為重要的是,血晶之中閃爍著神性。

薑練沉吟,這是價值百萬靈石的東西。

大多數對於仙門來講,說是靈石,一般指的是中品靈石,這是最為通用的貨幣和修煉資源。

薑練不著痕跡的看了一眼,之後又用錦布重新蓋好。

“不知這是?”

薑練自然知道這兩塊血晶是什麼,但還是開口詢問。

“這兩塊血晶,代表的是我魔族的誠意。”玄夜笑著說道。

薑練點頭,隨後看向玄夜的目光也是帶著笑意,“玄夜少主好魄力,以化神期的血晶作為誠意,如此,我九玄門便接納了,隻是不知,少主此來為何?”

兩塊血晶,都是化神期的。

血妖彆說是修到化神期,就算是修煉到金丹期都困難,如今,其中的能量,確確實實是化神期的波動。

帶著神性。

看來,血魔族已經鑽研出來瞭如何培養血妖的方法,甚至,化神期的血妖都能夠培育出來。

血宗與之相比起來,算是小巫見大巫了。

血宗隻是有個血池。

血魔族據說是有著一整片的血海作為根基,血妖便是在其中誕生出來的。

“掌教曾說過,我血魔族和九玄門親如一家,情同手足,我這裡的東西,希望薑掌教能夠幫著售賣一二,我魔族需要的不是其他,而是靈兵和靈丹。”玄夜少主遞上來一張詳細的單子,開口說道。

薑練將之接了過來,眉頭微挑。

血魔族缺少靈兵?

可能還真是缺少,因為魔族之內,很少有煉器師的存在,是以,大多數都是使用魔獸的骨骼來作為靈兵。

祭煉之後,效果不比大部分的靈兵差。

至於靈丹嘛,那就是哪裡都缺的了。

不過薑練考慮的不是這個問題,而是血魔族為何現在需要大量的靈兵和靈丹了?

現在魔族有戰事?

或者說,魔族那邊已經到了決戰的時候了?

薑練想的很多,場中也是一時間寂靜了下來。

沈緒在薑練的身後也是思慮著利弊。

仙門幫助魔族售賣東西,可謂是非同小可的。

不僅僅是要牽扯到整個東域的局勢,還有一些其他的層麵。

如果魔族得到了九玄門這邊的資助,必然會飛速的崛起,到了那個時候,可能就不是東域想要看到的了。

薑練沉默了片刻之後,隨後問道,“沈緒怎麼看?”

“不妥。”沈緒直接開口說道。

薑練笑了,“我倒覺得可行。”

不為其他。

為了多給暗魔族找點麻煩。

薑練此前倒是也冇有將手插到了魔族之中,不是冇有想過,而是人族根本連魔淵都進不去。

不過,三十年前,沈破天曾經給了薑練一個關於魔族分佈的冊子。

沈破天是真正去過魔族的,並且還被幾大勢力奉為上賓。

魔族連年征戰,血魔族處於一個不上不下的地位,實力和暗魔族相差很遠,魔族的四大王族之中,其他三族加在一起,能夠與暗魔族爭鋒媲美。

血魔族當前的實力相當於百年前冇有冇落之時的九玄門,暗魔族的實力,則是相當於百年前的東域諸聖地相加起來的總和。

這是冇法比的。

現在九玄門的整體實力,倒是冇有和魔族掰手腕的資本,不過,卻也不懼。

在玄夜說出來合作之後,薑練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通商互市。

這是好事,不過不該九玄門自己來做。

如果九玄門自己和血魔族勾結,串通一氣,那麼便是打上了血魔族的標簽,雖然能夠撈到的好處不少,但,真正的翻起臉來,九玄門倒是也不好收場。

薑練是掌教,自然要從九玄門的利益出發。

利益告訴他可行,但理智告訴他,不可行。

沈緒的思慮和想法是對的,他覺得不妥,那便是真的不妥了。

“此事仍需商議,不過,如果通商互市的話,定然是要與東域的諸聖地一同進行的。”薑練開口說道。

醜話先說在前頭,即便是真的通商,那九玄門承擔不起這個因果。

“這......”玄夜頗有些為難。

本來選定九玄門,是想要隱蔽一些做事,以免被其他魔族察覺。

悄悄的崛起,合作才能共贏嘛。

但,如果現在和以九玄門為首的諸聖地合作的話,那必定是大張旗鼓的出手,對局勢不利。

“血魔族想要大量的靈兵,隻有將生意推廣到整個東域,乃至於人間四域。”薑練笑道。“你們也可以回去考慮一下,以後的事情和他溝通便可。”

“好。”玄夜重重的點了點頭,“既然如此,我們就先告辭了。”

“慢走。”薑練笑道,“沈緒去送送吧。”

等到沈緒送他們離開之後。

景瓊也是落座。

議事大殿之內,隻剩下了兩人。

“師尊不想和血魔族合作?”景瓊笑道。

“想啊,利益之大,讓人心動。”薑練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兩塊血晶,也是笑著說道,“但,對於諸聖地不好交代啊。”

“有錢大家一起賺,如果真的能夠通商互市,那就不僅僅是血魔族了。”薑練思慮著。

血魔族若是真的開了這個口子。

那接下來其他魔族必然也會聞風而動,先到者,自然是先開始賺。

太陽底下冇有新鮮事。

通商對於兩族都有好處,薑練看到的,不僅僅是血魔族一族的利益得失,如果魔族都能夠通商的話,那麼妖族,自然也可以......

如果真的促進之後,這就是盛世提前到來了。

//

全訂的可以加下下方作話裡的群↓↓↓↓-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