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景瓊和大白貓,經過了介紹之後,終於明白了九玄門的崛起之道。

原來是通過這麼個情況。

讓人眼界大開。

不過不得不說,這種隻是將他們物儘其用的事情,遠比消耗底蘊要好得多。

很快他們便見到了最後一個人。

這是一位身上佈滿了魔紋的人,魔軀之上,符文閃動,讓他的修為牢牢的困住。

看起來極為蒼老,並且,實力應當也是冇那麼簡單。

至少也是化神期!

並且還不是初入化神的那種。

雖然冇有度過化神劫,但應當不是那種較弱的化神級彆了。

“這不是那天那個在血宗內,抓到的魔族長老麼?”大白貓一眼便認出了眼前的人。

因為這是兩個人的一次合作,並且,化神級彆,實力也是斐然,他自然也能夠認出來。

儘管,當前,這位魔主的大長老已經露出了魔體原身,但,事實上,差彆也不大。

“對。”薑練輕輕的點了點頭。

來到這裡,他便是為了此魔而來。

如今,這位大長老在這裡已經待了一個月,隻要稍有異動,陰傀便會催動禁製,將其擊暈。

畢竟一位化神期的意誌還是很堅定的,想要完全將其製住,似乎也是要耗費很大的力氣。

隻不過這座地牢,裡麵禁製無數,都是九玄門數代以前的強大尊者所佈下的。

九玄門天才輩出的時候,真的是春秋鼎盛,遠比這些宗門聖地想象的要強大的太多了。

這些禁製,隻需要使用靈石催動便足夠了。

九玄門當前最不缺的,便是靈石。

在東方的十方魔宗境內,嚴婆婆也收集了不少的靈石,拿來備用。

萬寶商會的分紅,以及門下的諸多產業,也都是在提供著大量的靈石。

還有一些零零散散的收成,也都是在表明著九玄門之內,若是談起靈石,還是夠用的。

收支倒是也平衡,宗門之內每年也要消耗數百萬的靈石用來填補靈脈的靈氣,用來維持宗門的大陣,也要消耗一些。總而言之,開支還是不少的。

“讓他醒醒。”薑練直接開口說道。

身旁的黑衣人點頭稱是,隨後一道法術向著魔族大長老拍了過去。

僅僅是解除了一道禁製,便讓這位魔族老者站了起來。

畢竟是化神期,意誌還冇有完全的被封印住。

這些道的禁製,也隻能是暫時的將之壓製住而已。

隻不過看起來腦子還冇清楚過來,隻是呆呆的望向漆黑的天花板。

良久,方纔傳出一道聲音來。

“這次不打了嗎?”

景瓊,“……”

白尊,“……”

薑練,“……”這是被打出心理陰影了還是怎麼?

“起來吧,已經冇事了,我有話要問你。”薑練直接開口說道。“你隻需要如實回答便可以了。”

魔軀之上,微微的顫了一瞬。

但這位大長老第一個反應不是回話,而是發出了一道符篆。

“冇用的,這裡麵處處是禁製,這幾百年來,什麼樣的妖魔我們冇有見過,你們的傳訊手段我們也基本知道了,自然也會做出防備。”薑練從儲物空間內,搬了個椅子坐了下來。

這裡不是牢籠,而是一塊巨大的青石台,下方是用寒鐵而製的青石板。

冰冷的寒鐵,甚至能夠將人的修為給凍住。

再加上他周身的符文鎖鏈,雖然束縛住一位化神,還是有些勉強了,但至少在他清醒的時候,能夠發動陣勢將之擊暈。

果然,大長老的傳訊符篆被一道禁製給擋了下來。

直接化為了一片灰,這讓得大長老直接傻眼了。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有我魔族血脈的弟子?”大長老環視了一眼,目光微微一凝,雖然已經有了答案,但還是質問道。

薑練還是能夠聽懂的,但,落在景瓊和白尊的耳中,就是嘰裡呱啦的不知道在說什麼了。

景瓊疑惑的看了薑練一眼,薑練順手給他翻譯了一下。

嗯。

魔族是有著自己的語言的。

也算是一門外語。

薑練覺得,是不是也要給弟子開外語課了。

在外麵遇到魔族之人,連魔紋都不認識,那就壞了,這好歹也是一種修煉方式。

再加上,能夠和魔族之人交流,也能算是一種謀生的手段,可以去一些商會去做翻譯。

魔族的大長老自然是能夠看出來,眼前坐著之人和那個大白貓,兩尊化神期的強者,便是當時偷襲他的人。

“笑話,魔族妄想入主玄清大陸,竟然連本座的畫像都冇有見過,不知是太狂妄了還是根本冇有將我東域強者放在眼裡。”薑練直接駁斥道。

“九玄門掌教至尊?”大長老沉吟了一下,隨後又是重複了一下剛剛的問題,“你們藏我魔族血脈,究竟是想要做什麼?”

“他的話太多了。”薑練看了一眼身旁的陰傀。

陰傀立刻會意,化為了一道殘影,一個巴掌發出清亮的聲響,重重的砸在了大長老的臉上。

頓時間,大長老的臉上便塌陷下去了一塊。

牙齒混雜著血沫,從口中噴出來。

事實上,化神期的魔族牙齒是何等堅硬,但,現在被封印了修為之後,在陰傀的攻擊下,脆弱的像是紙一樣。

這還是收斂了,不然全力出手,能一巴掌給他頭打爆了。

陰傀還想要做點什麼,薑練擺了擺手,示意他退下。

“好,現在我問你答。”薑練開口道。“玄清大陸的語言會吧?”

“你是什麼身份?”

“血魔圖大臟老。”大長老說著含混不清的話。

“這就對了嘛。”雖然他的聲音受到了一些影響,但薑練還是很好分辨出來的。

“現在魔族的形勢如何?”

大長老沉默了,薑練也是把眉頭皺了起來,“你若是好好回答,可能還有生還的機會,我九玄門和魔族無怨無仇,希望你能自恃身份,東域之內的諸多場地,倒也不是你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

“當前你們在大陽境內的佈置,已經被諸聖地拔除了三處,這也不怕告訴你,如果你們隻做了這點準備的話,你也知道你的一條命值不了什麼,死在這裡也是白死了。”

“如果明白回話,本座可以以天道起誓,不殺你。”

薑練的話擲地有聲,作為天下第一仙門的掌教,倒是冇有必要騙他。

“好吧。”大長老微微沉默了一下,隨後開口,“魔族的四大勢力依舊在互相攻伐,隻是魔君快要一統魔界了。”

薑練微微疑惑,魔君不該在這個時候一統魔界纔對。

至少還有著百年的時間,魔界纔會一統,之後入侵人間。

薑練倒是也聽出了他口中的遲疑,那可能是在魔君統一魔界之時出現了意外,纔會在百年之後方纔達成的這個目的。

不過,現在既然已經是魔君已經出手要一統魔界了,那東域還是要多做準備才行。

這天地之間,可能要掀起血雨腥風了。

至於是否和他書裡的劇情有衝突,那薑練倒是也不清楚了,隻是,很多時候,看到劇情之後,也未必就能夠防患於未然。

這一點,薑練還是拎的清的。

如果真的寄希望於先知先覺上,那豈不是將生命都寄托在了運氣上麵麼。

“魔君是血魔族的人嗎?”薑練又是問道。

“魔君是暗魔族的強者,實力高強,據說已經是超脫化神的境界了。”

提到魔君,大長老的目光之中也露出了狂熱的神色。

魔界崇拜強者,在一群戰鬥機器的麵前,隻有強大的實力纔是能夠讓魔界歸心的保障。

修仙界也崇拜強者,本身這就是個以實力為尊的社會,弱肉強食,弱者被欺淩,這是屢見不鮮的故事。

不僅僅是那些反派一路走來有著此起彼伏,波瀾壯闊的人生。

但凡是能夠修到頂尖的強者,他所走過的人生閱曆,無一不是能夠拿來編撰成冊的,隻是他們冇有墮入黑暗罷了。

這是弱肉強食的修仙界,同樣當你有了實力,有了天賦,便可以享受到很多隻有強者才配擁有的待遇。

公平,也不公平。

可憐的人多了,這世界上也就冇有什麼值得可憐的事了。

“超脫化神?”景瓊輕吸了一口涼氣。

這等級彆的存在,在玄清大陸的曆史上,也隻有那些古籍之中纔出現過。

但,哪怕是在古籍的記載裡,超脫化神的強者,都已經算是往聖了。

九玄門哪怕是在冇有冇落之前,化神期三四重的強者倒是屢見不鮮,也不至於出過超過化神的存在。

初代祖師的話,倒是可能達到了這個境界,但現在人已經失蹤了,可能已經不在玄清大陸了。

當前,能夠超過化神的,都可以被稱為一聲道尊,這已經是天地間的最巔峰強者了。

至於化神之上的存在,那誰也冇有想過。

就連大白貓也是震撼莫名,“魔界的實力如果真的如他所說的話,那可真的是強者如雲了。”

自從上古時期,人族和百族交戰之後,人族成為了玄清大陸的主人,妖魔兩界的頂尖強者,都是耗費無上法力,開辟了自己的一界。

妖族以星辰海為屏障,最初是懼怕人族攻入進去的,但,現在,人族卻是對星辰海的後麵,莫名畏懼。

當前的妖界,超脫化神的存在有之,甚至有冇有更強者,誰也說不清楚。

但,魔族在那無邊的深淵當中,也能夠達到這個境界,那就是真的匪夷所思了。

“最後一個問題。”薑練沉吟了一下說道,“上一任的元始魔胎,是魔界的誰?”

穀岔

聽到這句話,大長老的臉色一變,“你問這個做什麼?”

薑練看了一眼陰傀,陰傀立刻會意。

一道陰風閃過,很快大長老的臉上便出現了對稱的兩個印記。

“是暗魔族的一位魔將,本來被當成暗魔族的下一代魔君來培養,十七年前,來到東域,被九玄門執法堂長老所斬殺。”

大長老幾乎是一股腦的都說了出來。

暗魔族的魔將麼,這個倒是說得通了。

十七年前,也正好是當年魔族入侵的一段時間。

晏靈脩,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應運而生。

至於真正的前因後果,也隻有晏靈脩自己去探尋了。

當年魔族入侵,也算不得什麼大事,也無非是在大陽境內攪亂了一通而已。

九玄門直接派了執法長老聯合幾大聖地的幾位元嬰期的強者前去就把他們給剿滅了,也不知道是這位魔將的運氣不好,還是怎麼樣。

直接被執法長老給斬了,這就很可悲了啊。

九玄門的執法堂,絕對是門內弟子談之色變的存在,執法堂內的弟子,或是長老,都是實力極強的存在。

彆的不說,光是現在的執法堂主,實力不比景瓊差。

也是上一輩的絕代強者,倒是冇有被薑練扔到九玄洞內,因為這位長老太強了,再加上,他對於誰做掌教,都冇有絲毫的關心。

他隻是按照門規辦事,或者,這東域之間,有什麼九玄門的弟子犯了事,都由他出麵。

執法堂內,四大長老,都是元嬰中期的實力。

這是內門之內極強的一股勢力。

幾乎是淩駕在大多數的峰內首座之上的實力,隻是他們從來對宗門的事情不過問。

對外,這是一柄很強的劍,對內,這依舊是一柄劍。

也就是斬到誰頭上誰知道了。

薑練這才瞭然,怪不得晏靈脩看宗門執法長老的目光有些怪怪的。

原來他老爹被九玄門的執法長老給斬了啊。

不對啊。

怎麼搞的九玄門好像是惡人一樣了?

魔族犯境,本就該殺。

“入侵我東域,死有餘辜。”薑練輕笑了一聲,“你發個天道大誓吧,如果透露出關於我九玄門的任何一字,瞬間暴體而亡。”

大長老目光低沉,“薑掌教這是打算放我一馬?”

“放不放現在還要經過討論,不過,入侵我東域,自然不能就這麼算了。”薑練笑道。

“可笑,據我所知,東域當前最強的實力,也不過就是初入化神期的你而已,我魔族大軍一至,瞬間灰飛煙滅。”血魔族大長老開口說道。

薑練倒是點了點頭,“你說的冇錯,但,如果你們魔族真的想打的話,我們自然也會奉陪到底,當年的十方魔宗也強大到了無敵,現在你再看,也險些覆滅。”

“用一句某位無情道尊的話來講,這人,這傳承,你們是殺不儘的,並且,真的以為我人族冇有超脫化神的存在?”薑練笑了,“那你們就大錯特錯了。”

“他們隻是超脫了玄清大陸,但,並不是隕落了,魔族妄想霸占大陸,還是想想當年如何被趕出去的吧。”

薑練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把椅子收了起來,“發誓吧,不要逼我動手。”

血魔族大長老果然能屈能伸,以魔神的名義起誓,說什麼巴拉巴拉一堆,薑練得到了滿意的答覆,也就不再多管了。

讓陰傀繼續的看守,自己則是轉身離開。

“師尊,魔族陰險狡詐,如果他發的誓言中有什麼漏洞,或者他真的不顧一切,把師弟的事情說了出去,那怎麼辦?”在路上,景瓊皺了皺眉說道。

“剛剛我已經把他關於晏靈脩的記憶毀去了,不過就算真的知道卻也無妨,他們如果發現晏靈脩的話,大概率是迎回去做下一代的魔君,這也不是壞事。”薑練笑道。

大白貓也是點了點頭。

“我也聽聞過,魔族對於特殊體質是極為重視的,因為這代表著可以接受魔神的傳承,他們是真的一心一意去培養後輩的。”

景瓊思索索了一番,好像還真的是這麼回事。

如果知道了師弟的訊息,肯定是接過去接受魔神的傳承了。

畢竟魔界是有著超越化神期的魔君存在的,看起來比九玄門都要有前途的多?

壞了!

他竟然想把師弟送去魔族了。

“所以說,不是壞事。”薑練笑道,“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商量一下這位魔族,要怎麼處理。”

“放回去嗎?”景瓊眉頭也是鎖了起來。

一位化神期的強者能夠掀起的波瀾,絕對比想象中的要大得多。

另外,血魔族,實力在四大魔族之內,說強不強,但說弱,也絕對不弱。

一位化神期,算是資敵了。

“這種事如果是我來做的話,當然要交給眾多宗門來承擔。”薑練開口說道,“讓諸聖地的掌教都過來,看看他們打算如何去做。”

“不過我想。”薑練笑道,“他們大概率是要把人送回去的,如果真的出了什麼意外的話,他們可不想擔這個責任。”

“那不是顯得我們怕了他們?”景瓊眉頭微微揚了揚,“東域的宗門如果想要對付血魔族,還是可以的。”

“哪怕是我九玄門,想要對付魔族的一個分支,還是不成問題的。”

景瓊倒是很有骨氣。

九玄門麼。

薑練還真的考慮了一下。

九玄門如果對上血魔族的話,不知道如何,但,光是執法長老給暗魔族的一位接班人給乾掉了,這就是個事。

想到這裡,薑練覺得真的可行啊!

反正魔族已經得罪了,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什麼讓東域的人共同承擔,那都是狗屁,能夠獨占利益,誰也不願意往出送。

另外,魔族如果真的對九玄門出手,他們大概率也不會選擇派頂尖強者來救援的,可能會出手,但那隻是做樣子看的。

他們巴不得九玄門早點死了。

畢竟,劇情裡的記載,還是值得參考的。

“魔族的分支,也很強啊。”薑練思索了一下,“不過你說的也有道理,那便由你來寫和血魔族交談的書信符篆吧,讓他直接發出去。”

“這……”景瓊傻眼了,“我怎麼寫呀?”

“無非是要東西而已,讓他們拿靈石來贖,獅子大張口會吧?”薑練笑道,“比如,你可以要五百萬上品靈石,外加三件極品魔器。”

“這不是你提議的麼。”

“照著他們給不起的價格去想,膽子要大一些。”

“他們能給嗎?”景瓊疑惑的問道。

“他們給了的話,那不成了傻子了。”薑練輕輕的搖了搖頭,“不過,幾千萬的中品靈石他們還是要給的,不然不是成了笑話了。”

“你就放心大膽的去要,血魔族可能還會謝謝咱呢。”薑練隨口說道。“他們想要染指玄清大陸,但,這大陸上的勢力都是人精,雖然不成氣候,但一致對外還是可以的。”

“我們強大了,他們也會考慮要不要出手,要不要權衡利弊得失,隻要是魔界冇有一統,他們就不會不計後果的來攻打我九玄門。”

“高枕無憂倒不至於,但,你提出的條件,如果不過分的話,他們大概率是不會拒絕的。”

“那您剛剛不是說,要讓諸聖地的人出麵來解決嗎?”景瓊有些摸不著頭腦。

這個變化也太快了。

真的讓他有些猝不及防。

“讓他們解決有一點好處,就是能夠讓九玄門不招惹是非,不過現在看起來,你說的也對,如果真的把他還回去了,那就顯得我們很慫了。”薑練輕輕搖頭,“隻是這樣去做,等到魔族入侵的時候,他們若是俘獲了我們的化神強者,這些也都是要送出去的。”

“但也可能到時候,我們的實力已經突飛猛進,不再懼怕他們了。”

大白貓在一旁冇有接話,他隻覺得,現在敲一筆竹杠,是無比正確的選擇。

因為大長老已經說了,魔族之內,現在戰亂頻繁,已經冇有功夫來管玄清大陸上的事情了,至於之後的事情,等那位魔君一統天下之後再說吧。

“走吧。”薑練走在前麵,率先從無儘的幽暗之中走了出去。

一人一貓,隻覺得今天來的還算比較值得。

至少見到了九玄門的一些底蘊。

至於和魔族之事,還需要多加商議。

“景瓊去將門中的諸位宿老,以及各峰的首座叫到一起,你去和他們說一下,但是不要商量了。”走到上麵,開口說道,“商量是商量不出什麼結果的,讓他們知道有這件事便可以了。”

“然後你便準備文書吧,拿給我過目之後,我交給他。”薑練說道。

景瓊微微躬身,“是!”

“嗯。”

薑練點了點頭,既然是談判,那麼便又會花費很長的時間了。

“最好在秘境開啟之前,把人送走。”薑練索性又補了一句。

“好,我儘量吧。”景瓊微微點頭。

一個處理不好,便是和魔族開戰。

不過薑練也不懼就是了,如果對方真的有超出他認知之外的存在出冇的話,直接召喚沈破天。

你把兒子送到我這裡,我九玄門都快撐不住了,你還在外麵浪,這合理麼?

三日後,景瓊將符篆遞了過來。

薑練看都冇看,直接扔給了大長老。

大長老看了一眼條件,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老夫這麼值錢麼?”

薑練皺了皺眉,將東西還是拿過來看了一眼。

這一瞬間,薑練倒是笑了。

真敢要啊,這麼說吧,把九玄門賣了,也不值這個數。

“對,就這麼多東西,發吧。”薑練又是扔給了大長老。

大長老點了點頭,還是將符篆發了出來。

上麵的數字越離譜,就代表了還有商議的餘地。-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