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到了第十日,局勢已經平定的差不多了。

整個十方魔宗的戰場,算是有勝有負。

戰場被分割成了三塊,一是萬法仙門這裡,眾多老傢夥們齊心協力之下,實力還是不容小覷的。

哪怕是十方魔宗的陣法佈置,也都是消耗了無數的底蘊,但和諸多聖地比起來,還是小巫見大巫了。

這一仗打的漂不漂亮不知道,但,消耗了無數的靈石卻是真的。

太上道的強者和魔主這裡,二人的實力相差不大,各有損傷,但修養一段時間便足夠了,二人都冇有到拚命的境地。

至於那位道尊,在日前,進入到了地宮之內,如今卻是杳無音信,也不知在裡麵經曆了什麼,或者被困在了其內。

當然這在外界,是猜不到的,尹洛老人也並冇有冒險將神識探入其中。

他反倒覺得這個時間是正常的,如果他進去了便出來,那反倒是會讓人心中生疑。

他是為了自家的道統進去的,如果真的能夠將之毀掉,那也算是功德一件。

最好幫助其他宗門也一併毀了。

但,若是盜取了,也沒關係。

九玄門的傳承,則是根本不怕你盜!

因為哪怕是九玄門最頂尖的功法,也都是和諸聖地差不多的。

劍修的功法幾乎冇有什麼不同,區別隻是在個人的感悟而已。

九玄門的初祖有囊括宇宙之誌,但是留下來的劍訣,也並不是那種高深到了讓人看不懂的境地。

和普通的劍訣幾乎冇什麼差彆。

而且現在,除了有數的幾個人,比如景瓊,在傳承初祖的劍訣之外,其他的弟子,乃至於宗門的首座,都是修煉沈破天留下的功法。

這是這個一百年的改變,在上一個百年是無法預料到的。

沈破天雖然給宗門帶來了無儘的壓力,但是卻留下了自己的傳承。

一直到化神期的傳承,結合了諸多仙門,乃至於妖魔鬼的術法,留下了一本集大成者的玄清仙訣。

是以宗門之內,大部分人都是修的新法,以及薑練改良一些和簡化的玄清仙訣。

仙訣總要給人築基的,如果太過高深,那麼對底層弟子不利。

外門弟子缺少資質,悟性也參差不齊,如果直接讓他們接觸高深的仙訣的話,那是害了他們。

最後一個戰場,十方魔宗的主戰場,這邊雖然冇有取得什麼成效,但卻大大的消耗了十方魔宗的實力。

如今看來,這是功在千秋的。

捷報頻傳,嚴婆婆那邊也是傳過來很多關於那邊的東西。

都是一些最近的收穫。

這是爭鬥,有了爭端,便有戰利品。

嚴婆婆冇有要那些繳獲的戰利品,而是都兌換了靈石,交到了沈緒的手上,足足有幾十萬,價值數件中品靈兵!

戰爭起來,雖然冇有絕對的贏家,但,至少在九玄門這邊,還是吃的盆滿缽滿的。

紫霄峰的大殿前。

這裡是紫霄峰的議事大殿,殿門緊閉著,諸多首座和一些元嬰期之上的長老,宿老,都過來了這裡。

今日在九玄門內,則進行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九玄門的掌教至尊收徒!

這對於整個天地來說,都是一件大事,但卻少有人知道。

或者說,知道的人都是門內的高層。

底層的弟子並不清楚,宗門也有意,略微隱瞞了一下他的存在。

晏靈脩看著麵前的雄偉大殿,內心有些澎湃。

他今日罕見的換上了一件白色的弟子外衣,在此前,他的一切衣物,幾乎都是黑色的。

此前,黑色像是附骨之蛆一般纏繞著他,不著邊際,也冇有回頭路。

但是如今,卻在最為正統的仙門之內,成為了仙門都敬仰的存在。

在此前,這是他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如今卻在發生著。

似乎命運給他開了一個很大的玩笑,這是玩笑過後的補償。

“首座,我有點緊張……”晏靈脩罕見的露出了窘迫的神色。

他雖然知道掌教至尊的為人,也清楚很多的事,但今日卻是他第一次以這麼個身份直麵這位掌教至尊。

“有什麼緊張的。”王渺笑了笑,“你是不知道啊,當年我們拜師的時候,根本冇有什麼儀式或者是什麼拜師禮。”

“師尊以無上之姿,將宗門的眾位首座拉了下來,便直接讓我們坐了上去,當時我才金丹中期,可以想象,當時我也就比你現在強上一點而已。”王渺回憶道。

眾多宿老在前方,眼觀鼻,鼻觀心,雙手插在袖子裡,眼神微微的閉上,似乎一切都不放在心上的模樣。

哪怕是聽到了王渺的話,他們也隻當是冇有聽見了。

如果有人說你長的醜,你卻冇法反駁,那就隻有一種可能,那是事實!

雖然有損威嚴,但,這麼多年下來,他們早就不為所動了。

當年或許還想著再修煉三百年,找這位年輕掌教一雪前恥。

但是現在麼。

依照這個速度,三百年之後,這位掌教可能直接超脫化神了。

彆說是三百年了,就算是一千年,你也趕不上人家。

你在進步,人家不進步了?

而且他們的修煉進度都是很久不會動一下的,閉關幾乎等於擺爛了。

還不如天天打牌?

王渺心虛的看了一眼麵前的眾多長老之後,見他們不為所動,才繼續的小聲說著。

“當時要麵對的,是各峰之中的金丹後期,乃至於金丹巔峰的長老,甚至在內門之中,還有幾十位元嬰期的長老執事,他們可不管你是不是天才,實力纔是硬道理。”王渺輕輕的感慨,“所以當時隻能拚了命的去修煉,讓自己能夠坐穩這個位置。”

“那,之後呢?”晏靈脩好奇的問道。

“冇有之後了。”王渺笑道,“便是你如今看到的樣子,元嬰期強者雖強,但宗門之內大半的元嬰期,都和我打過,冇人能夠贏得了我,這首座之位也就坐實了。”

眾多元嬰期也都在,聽到王渺的話,也就全當冇聽見。

這師徒是真的個頂個的踩著九玄門其他人的頭頂上位,都拿長老立威,長老們可做錯了什麼呀?

“所以我現在很感謝師尊的拔苗助長,冇有他,便冇有我王渺的今天,現在可以告訴你了,緊張無用,隻有實力纔是最好的保障。”王渺笑著,他自然是也看好晏靈脩的。

一旁的沈緒也是點了點頭,“師尊對於世俗的禮法並不在意,所以隻是叫我們過來,做個見證而已,我們承認你了,那底下的眾多弟子,也就冇有什麼意見了。”

“是以大可不必緊張。”

安休深以為然的點頭,“事實上我們的情況也比你好不了多少,你這是金丹初期才被收入門下,你看看景瓊,他從小就被送到了這裡,得到了師尊的傳承,是以實力才一日千裡。”

此言不免有些感慨,景瓊在這群人裡麵,屬於是天賦最高的了,但是如今的實力也和他從小入門有關係,幾乎是一路順風順水的成長。

穀辝

做人也虛心,宗門之內的強者,每一位他都請教過。

但也不得不承認,這位是真的一心都撲在了修煉上。

看看紫霄峰現在的情況,就連掌教都要偶爾處理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也就能夠看出,景瓊的甩手掌櫃是有多麼徹底了。

不過實力也真是可圈可點的也就是了。

現在纔不到五十歲的年紀,實力便已經快要趕上那些幾百歲的宿老了。

景瓊看到眾人聊到自己,也是接起來話茬,“當時我才十歲,師尊把一方玉印交給我,他也不告訴我是用來做什麼的,隻是跟我說這是通向宗門各處關鍵殿宇的鑰匙,並且還能夠自由的出入藏書閣,當時我就同意了。”

“也冇想那麼多,誰知道,還有這麼一大攤子事在等著我。”

景瓊輕歎了一口氣,說的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樣。

眾人紛紛的給了個白眼。

不過他們也並不會妒忌什麼,雖然和景瓊比起來,他們的待遇會略微的差一些,但也隻是略微而已。

薑練對於宗門內的天才弟子,那關心可是無微不至的。

當年沈破天離開之後,成功的讓他認識到了天才的重要性。

雖然有些拔苗助長的嫌疑,但是這些壓力,他們宗門的各自長老也會替他們分擔,乃至於上代首座,雖然他們逐漸的退出了九玄門的舞台,但卻也極力的培養下一代。

他們最後成立一個團體,叫太上長老團。

偶爾也會乾涉一些宗門內的事務。

薑練也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畢竟這些老人都冇有什麼壞心思,他們隻想宗門會過得更好而已。

很快,紫霄大殿的大門緩緩打開。

前方的眾多宿老眼神都是微微張開,隨後率先走了進去。

這些宿老的實力,大多數都是在元嬰巔峰,少數在半步化神,更少數在元嬰後期。

是以,這些人走在前頭,冇有人敢多說什麼。

哪怕是沈緒,作為代掌教,也是在眾人之後進入了裡麵。

薑練坐在了上首,目光平靜的俯瞰著下方的眾人。

直到最後一位元嬰期長老的腳步走了進來。

晏靈脩站在外麵,並冇有跟著眾人一同,還冇有叫到他。

先前沈緒已經把流程遞給他了,要牢牢的按照流程來走。

畢竟九玄門不是什麼小門小戶,而是天下第一大仙門。

眾人自動的列為了左右兩排,一排是九玄門的眾多宿老,隻有少數幾人是傴僂老者,其他的大都是青年模樣。

甚至有些宿老比另外一排的長老都看起來要年輕的多。

宿老一列的人數明顯很少,才十幾個而已,這邊則是三十餘人。

見人都到齊了,沈緒微微躬身,“拜見掌教。”

緊接著,大殿之內的眾人無不躬身行禮,“拜見掌教至尊!”

聲音充斥著整座大殿之內,餘音繞梁。

薑練輕輕的抬手,“不必多禮。”

“師尊,晏靈脩已經站在外麵了。”沈緒開口道。

“讓他進來吧。”

沈緒的聲音宏大,“晏靈脩入殿。”

薑練看著儀式感十足的沈緒,倒是也冇有多說什麼,本來是一切從簡,眾多的儀式也能省就省,薑練是不打算大張旗鼓的搞什麼收徒儀式的。

多浪費啊!

至於昭告諸多宗門聖地,薑練也是冇想過,收了他們的禮,也得回禮,也麻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沈緒是一個儀式感強的人,不過薑練在上麵卻是坐不太住的,隻是,還是要穩下來,他分出一絲心神在外麵,剩下的精力,便拿去修煉了。

此時不卷,更待何時?

晏靈脩從外麵一步一步的走了進來,他比任何人走的都要堂堂正正。

昂首闊步的,一直走到了大殿中央,方纔向著薑練跪地一禮,“師尊。”

“起來吧。”

“是,師尊。”少年乾淨的聲音響起。

眾多九玄門的頂尖強者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他恍然未覺,目光隻是看著上方的薑練。

薑練也是在看著他,兩人的目光交錯,薑練咂了咂舌,不是說什麼天生魔主都是什麼鷹顧狼視的麼,怎麼如今的小晏,看起來眼中並冇有什麼霸氣側漏?

少年反派的眼中,有著光。

有著堅毅,唯獨冇有霸氣!

薑練覺得,這是不是還要繼續的培養一下那種唯我獨尊的氣魄?

不過,這種氣質,到了實力強橫的時候,自然也就凸顯出來了。

倒是不用刻意去栽培。

整套儀式進行了半個時辰。

除了最開始的磕頭,敬茶,其他的都是一些古老的儀式。

修仙界的種種規則,倒是比人間的儀式要誇張無數倍。

無數年來流傳下來的儀式感,倒是直接給眾人普及了。

包括祭祀聖賢什麼的,這是因為欺師滅祖的人太多了,是以拜師就要祭祀聖賢,欺師滅祖之後,聖賢會降下災禍。

薑練目光毫無波動,隻是靜靜的坐在那裡,將九玄門如今的強者儲備儘收眼底。

太上長老團的人,實力都還可圈可點,袁老和練老冇有來,因為他們已經“死了”,是宗門最後的底蘊。

這些宿老實力倒是都還不錯。

薑練覺得,也還可以了,這些宿老,以及首座長老們,都是整個宗門的基石,也是最為重要的組成部分,缺一不可。

宗門的一切都很年輕,但卻少不了這些老人的照拂。

半個時辰過去,整套儀式隨著一陣赤金色的綵綢垂下而落下帷幕,薑練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表情。

這也就是修煉到了極為高深境界,不然腿都給坐麻了。

他站起身來,剛要說點什麼。

便聽到了耳邊的一道提示。

“叮,恭喜完成收徒任務,獲得《長生訣》,極品靈石*100。”

“新的任務已釋出,可點擊檢視。”-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