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血妖伴隨著雷海的降世重重的向下方砸落了下來。

“血妖還冇死,能不能收服就看你的運氣了,等王渺一醒,立刻回宗門!”

這是薑練的傳音,下一刻,元神化身便越來越虛化,頃刻間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晏靈脩看了一眼身旁正在調息的王渺。

緊接著,冇有絲毫猶豫。

祭出了一道漆黑鱗片,用自己的靈氣催動。

但,晏靈脩快,還有一道光芒更快。

一道強橫的氣息在眾人都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向著血妖落點處抓了過去。

血妖氣息微弱到了極點,但卻在這道氣息落下的時候,猛然間嘶吼了一聲,血氣滔天,竟是生生的將能量大手震碎了。

黑色鱗片趁著機會,猛然照落下來。

血妖似乎是在剛剛那一擊已經耗儘了力氣,隻來得及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便再無痕跡。

妖鱗被晏靈脩重新收入了手中,感受了一下上麵的溫熱,心中一動。

在這一刻,心頭第一次升起一抹安全感。

薑練在最後一刻,仍然在給他傳音,他也冇有辜負期待,將血妖收了起來。

這種被人關照的感覺,還是第一次。

隻是,人呢?

他也聽聞過,一些禁忌之術,確實是能夠短時間大幅度提升實力,但,代價是灰飛煙滅,或是神形俱損。

無論哪一種,都是他不能接受的。

晏靈脩心裡頓時間冰涼一片。

和這位師兄雖然隻是接觸了一天一夜的時間,但,無論是從氣度還是那種包容的胸懷,都讓他看到了九玄門作為仙門第一大派的風度。

冇有那麼多的勾心鬥角,是個堂堂正正,關愛同門的人。

教你修煉的時候,知無不言言無不儘,教導做事,也會講明目的和手段。

王渺首座也是一樣。

也是用生命來護衛同門的人。

“師兄,犧牲了?”晏靈脩有些不敢相信。

但,雷海之下,生靈絕滅,燒出了一個大坑,哪裡還有人影存在。

好不容易在一個人身上感受到了一點溫柔,就這麼死了?

為了所有人能夠全身而退,選擇了犧牲自己?

哪怕是他修為再低,也看得出來,那血妖的強橫程度,絕對不是在場的幾人能夠抗衡的。

如果爭鬥起來的話,最有可能的,就是所有人,都會死!

如今,師兄用他的性命,重創了血妖,纔給他能夠有致命一擊的機會。

這就是大愛麼,這就是正道仙門麼!

他生在大陽境。

是上一次魔族入侵之時,母親被魔族的一位將軍玷汙所誕下的嬰孩,母親是個懦弱的女子,就連自殺都不敢。

生下他之後,不知道遭受了多少的白眼,甚至直接被家裡人趕了出來,所有人都在罵他們,年幼的晏靈脩也不知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

這也讓得他的童年,幾乎是在和母親流浪中度過的。

他去過魔域,儘管年幼,依舊像那些大人一樣扛著晶礦,也做過傭兵,跟在那些殺戮成性的人後麵,獵殺凶殘的妖獸,隻為了能夠活下去。

後來,母親死了,被一個魔道散修抓去做成了陰魂幡萬千魂魄之中的一員。

那名魔道散修後來栽培他,目的是為了拿他煉藥。

魔族血脈,卻成了催命的符。

他迷惘過,也狠厲過。

後來,他親手殺了那名散修,九死一生的逃離之後,才聽聞,仙門之首的九玄門正在接收弟子,且不計出身。

他身無長物,卻有著上品的冰靈根,才僥倖被收入門內,成為了一名雜役弟子。

本以為從出生之日起,便嚐盡了人間的涼薄,看遍了人情冷暖。

卻冇想到,在見識到了這種大愛之後,卻覺得自己的那些心思有些卑微和自慚形愧。

就在晏靈脩陷入了自我攻略的時候,王渺緩緩張開了虛弱的眸。

“咳咳,放心吧,他死不了的。”

“嗯?”晏靈脩看向王渺,升起了一絲希望,目光如炬,小心翼翼的開口,“首座是說,師兄還活著?”

“什麼師兄,他......咳咳。”王渺又是嗆了一口,劇烈的咳嗽著,“你隻要知道,他冇事就可以了,這天底下能夠讓他隕落的人還冇出現呢。”

晏靈脩自然是信王渺的話的,也知道王渺和那位師兄關係匪淺,同時也喜憂參半,“那,回到宗門之後,我還能見到薑師兄麼?”

王渺疑惑的看了一眼晏靈脩,找師尊乾什麼?

又掃了一眼晏靈脩的服飾,這是標準的雜役弟子服飾,雖然不知道師尊帶一個雜役出來乾什麼,但,既然是師尊所做的,必定有著緣故的。

隨口答道,“等你進了內門,應該就可以見到了。”

晏靈脩自然是驚喜不提。

一旁的沈穹則是緊緊的鎖著眉頭,看向晏靈脩。

他可是知道,那血妖,是被晏靈脩收了起來。

剛剛的變故太快,哪怕是那兩位閣老都冇有看的太清,但,兩人著實是暗中計較了一陣。

“你的那位師兄,怕不是九玄門掌教吧?”荒老的聲音沉默了一瞬,之後無比肯定的說道。

“九玄門掌教?”

“除了他,還誰有手段能夠一劍擊敗這元嬰後期的大妖?”荒老的聲音也略有些虛弱,哪怕是大妖的臨死反撲,都讓他的魂體遭受了重創,“另外,如果我冇有看錯的話,他拿著的那靈兵,應該就是紫霄劍了。”

“看剛剛的威勢,應當是元神化身了,冇想到啊,天地靈氣都稀薄到了這個地步,還有人能夠突破化神,這位掌教,了不得,依我看,他的天賦應當不在你父親之下。”

“我父親?”

“是啊,我還記得,你父親提及過這位掌教幾次,說他除了資質差了點,其他的地方,都要強過你父親一些。”荒老歎了口氣,“剛剛我感受到他給晏靈脩傳音,便覺得不對,這才貿然出手,更是落了下乘,我要修養一段時間了,這段時間,就看你自己的了。”

沈穹急了,他現在實力太弱,冇有荒老在身邊,絕對是失去了一個主心骨,“那有辦法幫老師恢複魂力麼?”

“或許有吧,除非找到九葉不死草,或是六品以上的回魂丹。”

“我一定會幫老師找到。”

“不用刻意去尋找。”-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