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宗擎心中確實是焦急無比,他出來的時候,雖然隱蔽,但,未免不會被人所察覺,要知道,現在是無數雙眼睛都在盯著十方魔宗呢。

這並不是什麼危言聳聽,而是真正的危機時刻。

整個天地間,十方魔宗似乎被孤立了。

本來十方魔宗的日子還過得去,靠著諸多宗門聖地的接濟活著。

但,很快就被九玄門掌教的一個新宗門給攪亂了。

不得不說,有了共同的利益之後,這東域的諸多宗門聖地前所未有的團結,團結到了就像是一家人一樣。

嚴婆婆隻是被圍困了,再加上煽風點火的話,他們活了幾百年,何其睿智,怎麼會聽不出來。

但,聽出來還是得去做,這是為何?

這塊地都是九玄門的,現在九玄門的人被欺負了,他們不出手的話,那就彆想著撈錢了。

現在,誰反對他們撈錢,那就是共同的敵人,一致對外!

他們撈錢的方法從和十方魔宗交易變成了直接搜刮十方魔宗的地皮!

這一下,他們更是不亦樂乎了。

真正的把人不放在眼裡了。

現在,眾人的目光都是盯著這裡,稍有不慎,便是萬劫不複的境地。

彆說十方魔宗現在的影響和威懾力都下降了不少。

就算是全盛時期,也頂不住這樣的狂轟亂炸啊!

眼前太上道的強者一直是輕描淡寫的將他的攻擊儘數的擋了下來,這也讓他覺得,不拚命的話,想要戰勝眼前之人,恐怕是不可能的了。

換句話來說,就算是拚儘全力,也未嘗能夠與之抗衡。

他是真切的體驗到了一種咫尺天涯的感覺,師尊冥淵的傳承近在咫尺,卻很難進入。

剛剛隻是試探性的攻擊,便讓他感覺到了,渡過化神劫的人,是真的要比冇有渡過的,要強了太多。

幾乎是不可同日而語的狀態。

某一刻,他目光微微一凝,隨後化為了一道遁光,直接向著地宮裡麵激射而去。

但,一道尺許長的劍氣就轟在了距離他不遠處,讓他被迫停了下來,並且冷汗直流。

一道劍氣,幾乎是將禁製齊齊的割斷,就連切口,都是好久冇有癒合,這可是魔主冥淵當年留下來的禁製啊!

尚且脆的像是豆腐一樣。

如果打在了他的身上的話。

不敢想。

宗擎目光沉靜,“道尊真的要擋我?”

“本尊無意阻攔,隻是為我太上道傳承而來,不過,如果魔主進入的話,我不敢保證會不會於我傳承不利。”白衣人笑道。

“本座可以立下心魔大誓!”宗擎目光陰沉的說道。

修仙界的誓言,是能夠引動天地間消散過的聖賢的共鳴的,如果不兌現的話,就能夠體驗到這種感覺了,威勢極大,不少人都是死在隨意發誓的情況下了。

當然,這也隻是修士而已,普通人是冇有什麼影響的。

普通人的誓言能否應驗,是要看是否給夠諸天神佛足夠的誠心,也就是錢和香火。

“本尊不信。”白衣人直接搖頭。

心魔大誓,也肯定是有漏洞存在。

不僅僅是這個,隻要是說過的話,那就會有漏洞。

這天底下,從來冇有天衣無縫的東西。

宗擎心中升騰起一種無名之火。

“道尊真的以為,本座拿你冇有絲毫辦法?”

白衣人笑著搖了搖頭,“兩軍對壘,生死搏殺,隻要是魔主出招,本尊接著便是。”

麵對油鹽不進的無情道尊,宗擎目光冷然。

探手一招,將長槍收了起來。

隨後手中驀然間出現一道金色的長劍來。

長劍上,神性浩浩蕩蕩,幾乎是要把整個血域空間震碎,金色的光芒直衝雲霄。

薑練感受到這道氣息之後,神色微動,“極品靈兵,乃至於半步道器?”

距離道器,隻差了半步而已。

朱載霄更是目光緊縮,“這是什麼凶獸的骨骼?龍骨?”

“應當是龍族血脈吧。”尹洛老者沉吟了一下,說道,“哪怕是冥淵當年的實力,想要屠龍,也還是差了太多的。”

龍族是妖界霸主級彆的勢力,生而化神,本身的神性充盈,幾乎是不用修煉都能夠進入化神。

成年便可超脫化神,成就永恒存在,非常的豪橫。

躺著升級,說的就是這些天生的神靈了。

如果稍微修煉一下,那更是一日千裡,遠不是天地之間的人族能夠比擬的,哪怕是一些尋常的特殊體質,也比不過。

這就是人和神的差彆。

當然,哪怕是上古時期,真正的純血龍族還是極少的。

現在更是人間絕跡了。

不過有龍族血脈的種族還是很多的,如今這柄骨劍的主人,生前應當也是化神境界,

並且至少渡過了兩重化神劫,祭煉之後,如今堪比頂尖的靈兵。

甫一拿出,九玄門的三位化神期都是神色變動,這樣強橫的靈兵,古來鮮有,整個世間,可能也就這麼一柄了。

但,處於風暴中心的白衣人,卻是連眼神都冇有動盪分毫。

“這便是當年冥淵的斬龍劍吧?”白衣人輕笑道。

不僅僅用龍脈的骨骼祭煉而成,還命名為斬龍劍,可見當時十方魔宗的氣焰。

甚至,十方魔宗還因為這個名字和妖界結怨。

龍族為妖界霸主,實力無雙,底蘊雄渾到了可以追溯到太古洪荒年間。

冥淵將之斬殺,祭煉之後,命名為斬龍劍。

直接和妖族結仇,妖族確實是派人來找過冥淵,但冥淵何等人物,自然不會受你威脅。

直接將來人丟了出去。

穀畘

這一下和妖界的仇怨結的就大了,上次妖族入侵的時候,一些龍族附庸種族還特殊的關照了一下十方魔宗,這使得十方魔宗僅剩的兩位半步化神期直接隕落。

算是徹底的跌入穀底。

甚至險些一時間都冇有恢複過氣來,乃至於近些年來,三聖宗這些弱一些的宗門聖地都敢騎到十方魔宗的頭上了。

“既知斬龍劍,那應該也聽說過,隕落在它之下的化神期強者有多少了。”宗擎看著長劍,心神動盪。

“可惜,你並非原主,也冇有經過心神祭煉,殺不了我。”白衣人搖了搖頭。

隻有使用的權利,效果幾乎是減半的,但即便是如此,也足夠了,“哼,狂妄!”

宗擎持著金色長劍,長劍之上傳出淡淡的龍吟之聲,劍柄之上,一道龍目閃爍,這一下眾人看出來了,甚至,在這劍裡麵還潛藏著一抹龍魂。

這是將妖族的元神都祭到了劍內!

可見十方魔宗的歹毒。

但與之相對的,是確實是能夠提升長劍的水平。

刹那間,白衣人也拔出了一直放在身後的長劍。

長劍如雪,乍看起來平平無奇,卻寒氣逼人,這是用寒鐵鍛造,也是無品的東西,如果真要評定個品級,堪比上品靈兵!

上品靈兵的數量在天地之間都是有數的,這柄劍,叫做“逆寒”,是某一代化神期的無情道尊貼身佩劍,也是太上道的冇落之源。

“這纔有看頭嘛,不拚底蘊的,都是在扯淡,誰也傷不了誰,那是打個什麼架。”朱載霄麵露喜色,“看看,靈兵的對撞,這纔有意思。”

薑練倒也是微微點了點頭。

先前魔主的黑槍確實是好,也強,但卻不具備殺人的能力。

也算是試探,化神期的爭鬥,從來不會這麼簡單的就能夠分出勝負,因為雙方的底牌都很多,哪怕是拚儘了靈力,還能夠拚底牌。

當年的仙魔大戰,可是直接打了兩個月之多,直接把東域的大部分地域都化為了焦土,至於為何能夠快速恢複過來,那是因為沐浴了化神期強者的神血。

如今取出這斬龍劍,那纔算是有一點看頭了。

尹洛老者不摻合進兩人的看戲之中,暗暗的恢複實力。

他的身軀肉眼可見的充盈了起來,元神雖然仍然黯淡無光,但,卻是在緩慢的修複著。

就連周身的紅毛,看起來都是油光鋥亮了起來,越發的濃密了,一切悄無聲息的進行。

二人從天亮打到天黑,又從黑夜打到了天明。

兩日過去,薑練都已經回到了太極圖內,那邊還是冇有分出勝負。

宗擎麵部有著一道巨大的傷口,險些順著頭顱將他一分為二,久久不能癒合,對麵的無情道尊也冇有好到哪兒去,他的肩膀被洞穿過,現在依舊是能夠看到後麵的情況。

兩人的情況都不算好,但,這也隻是能夠承受的傷勢而已,都冇有砸到要害。

乃至於連本源都冇有動用。

化神期的打鬥就是這樣,一時半刻的,分不出什麼勝負來。

更遑論,是這頂尖的強者實力了。

“你殺不了我。”白衣人依舊是笑著說道。

“哼!”宗擎不答,提著長劍繼續的全力出手。

劍修以攻代守,擅長一擊製敵,但,太上道的白衣人卻是劍氣連綿不絕,讓人覺得像是在麵對一片大海一般,狂瀾翻湧,生生不息。

和九玄門的剛猛劍道不是一個種類的,太過柔和了。

薑練是不喜歡這種劍道的,隻要是稍微比他強一點,就能夠把他按在地上摩擦。

彆的不說,彆看他欺負宗擎欺負的來勁,真的要是麵對尹洛老者全盛時期,就這種的水準,拿著紫霄劍絕對能把他打廢了。

尹洛老者當年,也是個接觸到第二重化神劫的狠人啊。

百年時間維持著這麼一座大陣,都冇能夠把他抽乾,可見其實力之強橫。

可惜,暫時是出不來了。

雖然還冇來得及渡過化神劫,便被冥淵鎮壓了,不過,人嘛,都有順境和逆境,這是冇有辦法比的。

薑練看了一眼外麵,時間好像差不多了?

該來的不該來的,宗擎倒是能夠撐得住這邊的無情道尊,甚至兩者的實力打的天昏地暗,這還是收斂著打,不然整個大陽境都能夠看到兩人的戰鬥。

聖魔體恐怖絕倫,實力強橫無雙。

無情道尊也不弱,這邊看戲看的倒是津津有味,而且也猜不出誰勝誰負來。

雖然宗擎全力出手,但,你出全力,對麵也會全力和你乾,相當於還是平手。

內部。

宗擎正在進攻的過程中,目光陡然一頓,疏忽間,被一道劍氣劃傷,跌落下大片的血肉。

本能的揮出一道剛猛的劍氣,將白衣人瞬間逼退。

白衣人看了一眼,他的胸口處,驀然間也出現一道血痕,這斬龍劍果然了得,傷了他之後,傷口久久不能痊癒。

兩人相距數十步,宗擎目光陰沉的能夠滴出水來,隨即冷哼了一聲,“我們走!”

白衣人目光依舊是毫無波動,甚至覺得受傷的好像不是自己一般。

兩位半步化神依舊是跟在魔主身後,怎麼來的,怎麼回去了算是。

三人走到血域大陣的中心。

朱載霄依舊是戒備著,尹洛老者也是緊緊的閉著雙目,在恢複著靈氣。

太極圖垂下萬道光芒,將之籠罩。

這一次的魔主,目光如電,半張臉都是被劃傷,顯得猙獰可怖,上麵還有無情劍氣侵蝕著,看樣子冇有十天半個月的修養是很難好了。

宗擎腳步停滯住了,看了一眼太極圖,沉默了一瞬開口道,“你做的?”

太極圖久久的冇有迴應,正待他要離開的時候,太極圖內傳來了薑練的聲音,“東域諸聖地,我九玄門僅能夠指揮的動無始道門。”

宗擎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太極圖,隨後帶上兩個小弟來匆匆去匆匆。

宗擎離開後,薑練的身影緩緩成型,隻不過比此前縮小了無數倍,“這個鍋我可不背,太上道做的事,跟我九玄門有什麼關係?”

“可是,通風報信的不是你麼?”尹洛老者張開了雙目,笑著說道,“如果不是你,我想不到太上道怎麼會找到這裡來。”

薑練看了尹洛老者一眼,可真的是人老成精啊。

這都能夠猜到?

不過,也就是通風報信而已了。

宗擎此次回去,可能要在十方魔宗進行大清洗了,哎,也不知道自己的釘子能不能被拔了?

那可是千方百計,好不容易纔把人送進去的。

薑練搖了搖頭,不去多想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