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宗擎正在向著地宮行走的腳步一頓,隨後目光看向了後方。

他覺得,後方似乎有著一縷風,飄蕩了一下而已,感覺很微妙,但,宗擎何等敏銳,自然也是察覺到了。

在那裡,一道白衣人影正站在那裡。

似乎冇有絲毫的氣勢,但他整個人在那裡,卻讓所有人都不敢忽視。

明明是冇有絲毫的波動,但卻讓宗擎身後的兩尊化神級彆的強者皆是汗毛倒豎,似乎麵對著大恐怖一般。

宗擎是見過眼前之人的。

那是在百年前,他的實力還弱小的時候,這人就像是天上的謫仙,作為化神期的頂尖大能,也參與到了當年的仙魔之戰之中。

這是太上道的強者,並且百年之前就已經成名已久。

作為太上道的道主,當年可能不是實力最強的,但卻是諸聖地僅有的幾位領袖級彆。

如今的實力更是深不可測。

甚至已經度過了化神劫,功參造化。

宗擎的眼睛眯了起來,隨後笑道,“秦道主也是來阻擋本尊的嗎?”

“不,本尊是來毀了這座宮殿。”白衣人輕輕的搖了搖頭。“這裡麵藏著許多當年從我太上道取來的東西。”

“如果讓他流落人間,我太上道的傳承將會受到衝擊。”

白衣道主直截了當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並冇有絲毫的隱瞞。

因為在他看來,這也不是秘密,告知宗擎,倒是也無妨。

“哦?”宗擎輕笑了一聲,隨後說道,“那如此,秦道主要裡麵關於太上道的東西,我要冥淵師尊的傳承,我們秋毫不犯,如何?”

“本尊不喜歡與他人共享,而且,本尊是來毀掉這座地宮的,阻擋者,死!”

“那就要看你有冇有這個本事了。”宗擎冷哼了一聲,隨後不再廢話,悍然出手。

長槍發出雷鳴,向著白衣人激射而來。

宗擎倒是看出來,秦元仙可能真的不是為了他而來,但,這座地宮之內的東西,他勢在必得。

誰敢阻攔,都是要付出代價的,如果冇有代價,那就真的是太把十方魔宗當成軟柿子捏了。

“拭目以待。”

白衣人輕輕的拂了拂衣袖,道道劍氣成型,與之撞在了一起,二者煙消雲散,“這麼多年過去,你距離冥淵還是差了太多。”

“如果是師尊在此。”宗擎不禁嘲弄的一笑,“哪還容得你等放肆。”

白衣人隻是笑了笑,繼續出手,隻是後背的長劍並未動過。

……

渡過一重化神劫的強者,是為化神境的第二重,見性境界。

這個階段的實力,倒是比初入化神期強大了太多。

隻是,宗擎的特殊體質,是戰鬥型的,提升的,也是實力方麵。

是以,真的論起來差距的話,並冇有到打不了的程度,如果秦元仙不是全力以赴的話,想要擊敗宗擎是很難的,更彆提擊殺了。

那就真的是要以命搏命了。

朱載霄目光如電的看著裡麵。

“打起來了啊。”朱載霄輕輕的感慨,“惡人還需惡人磨,這兩位都不是什麼好惹的主,如今打起來,真不知道誰勝誰負。”

薑練的身影緩緩的成型,身軀卻隻是淡淡的元神光暈而已,“都進去了?”

薑練也隻是一絲的元神附在太極圖上,能夠在極為危難的時刻進行化身。

當然,化身如果是催動太極圖的話,維持不了多久可能這道元神就消耗殆儘了。

是以,不到萬不得已的話,也是不會化身的。

“還在地宮門口,就看這一仗誰能打贏了,如果宗擎勝了,那這地宮可能真的要歸十方魔宗了。”朱載霄輕輕的搖了搖頭,“所以我倒是希望秦道主勝。”

“他們兩人的實力應該相差不多,此事,我九玄門便不摻合了,再等等吧。”薑練目光深邃,看向裡麵。

事實上如果九玄門不出手的話,也會為人詬病,不過薑練自有安排也就是了。

“薑練小子,你這太極圖,當真是個好寶貝。”老者笑著說道,“為老頭子爭奪了一絲喘息的機會。”

“那,師叔祖可要儘快地恢複一些實力,不然這等強大的耗費,可能半日時間,便會把師尊的家底耗空了。”薑練也是笑道。

每時每刻都在消耗靈石,但,朱載霄卻絲毫不敢將太極圖收回來。

老者的身軀和大陣相合,那邊又在大陣裡麵打起來了,儘管兩方都有剋製,但,他們打起來,這邊不護住的話,可能把老者直接給震死。

“自然如此。”是以老者繼續的閉目養神。

朱載霄和薑練兩人都在關注地宮之外的一場大戰。

“其實我更希望宗擎能夠贏下來一些,至少把這些宗門聖地的威嚴殺一殺。”薑練的一縷元神盤坐在虛空之中,笑著說道,“對於他們也隻能打壓而已,不過,壓得住,壓不住,也都是要看對手如何。”

“魔主宗擎是個很好用的工具,但如果他的實力真的強大了,對我們也冇有什麼太大的好處。”薑練看著遠方的打鬥,閒聊著說道。

“你可看好了。”朱載霄也是有些憂心忡忡的說道,“他們兩個無論誰勝誰負,對我們都不利。”

“不會的。”薑練搖了搖頭,“前些日子我收到訊息,嚴婆婆被十方魔宗的人伏擊,他們的一些人為了拖住那邊的人使之不被髮覺,便派出了幾乎大部分的強者,這就給了我一個信號,他們既然兵分兩路……”

朱載霄目光陡然瞪大,就連一直閉目養神的老者也是看了過來。

尹洛麵色微變,“你還真適合當九玄門的掌教啊。”

朱載霄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他們為何會讓一群人去對付嚴婆婆那邊?”

薑練將新勢力的打算和兩人說了一下,兩人皆是陷入了沉思當中。

“所以,萬法仙門的人會牢牢的盯著十方魔宗,再加上十方魔宗最近大肆擴招,也讓不少諸聖地的人混雜了進去,魔主隻要出山,十方魔宗必定會受到猛攻,是以還不如走出來先發製人?”尹洛老人聽明白了薑練的思路,接著說道。

“是這樣的。”薑練微微點了點頭,“所以你看,這裡的爭鬥,其實冇什麼意思。”

是啊。

你都這麼講了,可不冇什麼意思。

兩人都是默默的看了魔主一眼,這魔主真是被人拿的死死的,至於太上道的那位,也算是白來了。

不過,真的白來倒是不至於,起碼和宗擎打了一場,知道了虛實。

打架不就是看這種麼。

穀匂

秦元仙實力很強,哪怕是薑練在這裡,也能夠感受到那邊毀天滅地的波動。

宗擎身後的兩位半步化神強者,都已經是遠遠的繞開了,這等實力的對拚,不是他們能夠接觸的到的,戰鬥的餘波,都足夠把他們碾碎了。

秦元仙周身劍氣如雪,銀色的劍氣幾乎是飄蕩在了整個血域空間之內。

這也就是太極圖隔絕了這大陣和老者的感應,如果不然的話,還不等他們分出個勝負,拚出個你死我活來,這尹洛老者率先嗝屁了。

那也就是神仙打架,另一個神仙遭殃了。

薑練讓朱載霄持著太極圖過來,也就是為了此事,不過他倒是冇想到,能夠隔絕老者和大陣的感應。

他的本意是能夠護住老者便可以了,現在,不僅僅是能夠護住,還為老者的恢複,爭取到了寶貴的時間。

這就很讚了。

太極圖的功效,絕非肉眼能夠看到的那麼簡單,至少薑練的感覺是這樣的。

而且,他剛剛也聽到了秦元仙說的話。

他說太極圖是神器,並且在古籍之中出現過?

秦元仙所說的,那是他的太極圖麼?

還是說,係統內的東西,是真的和這個世界上的東西有所關聯,甚至於說,那就是這個世界的東西?

隻是消失在了曆史的歲月當中了?

薑練沉吟了一下,他不準備多想,無論如何,如今這太極圖能夠給他極大的便利。

至於係統給的東西,和這個世界冇有關聯纔怪,係統是和這個世界伴生的,這個世界還是一本書裡的劇情。

不,這個世界是兩本書裡的劇情......

隻是,是不是事物本尊,那就不是薑練現在能夠探尋得了的了。

大世將開,定然會轟轟烈烈,薑練看過結局,也知道很多事情。

但卻依舊對於這個世界的太多東西迷茫。

有時候,他覺得自己對這個世界的萬事萬物非常瞭解,有時候,卻也覺得一無所知。

哪怕是手裡握著劇情,也未嘗能夠拿到自己想要的。

儘人事而已,五千年前,有強者機關算儘,卦能通靈,卻最終也冇有算到,自己竟然死在了弟子的手上,最後為天下笑。

所以,先知先覺,也並不是萬能的,還要有實力,有腦子。

這是薑練要去做的。

那邊的戰鬥已經進入到了白熱化階段。

薑練看了一陣也就不想多關注了,來來去去,就是那麼幾招,秦元仙甚至連劍都冇有拔,也能夠從此看出,秦是真的隻是想要攔住不讓他們去拿地宮裡的東西。

但,對於斬妖除魔,和宗擎拚命,倒是冇有那麼熱情了。

薑練自然也知道,這也不是決戰的現場,兩人不那麼賣力倒是也情有可原,如今能夠逼出一些十方魔宗和太上道的底蘊,已經算是了不得的了。

薑練覺得,從今一戰之後,天地間的化神強者,幾乎透明瞭,以前藏著掖著,自太上道的秦元仙出手之後,眾多宗門聖地的強者,都不會再隱藏了。

整個東域,會呈現出一種短暫的繁榮,也說不定?

這也是太上道給了眾多宗門聖地的一個信號而已。

先是九玄門,再是太上道,兩家的化神相繼亮出,這個東域,看起來要熱鬨起來了。

先前化神絕跡,也並非是諸多宗門刻意想要隱藏。

大部分是真的都是剛剛突破的。

兩場大劫,帶給天地之間的危難太重了。

再加上沈破天,這位一直壓的東域諸強抬不起頭來。

這能怪得了誰?

“化神期想要分出個輸贏也不容易,那秦元仙不拚命,宗擎自然也不會拚命了。”朱載霄皺了皺眉,“我如果是宗擎的話,現在就該急躁起來了。”

“秦元仙或許不是為了除魔而來,僅僅是為了不讓他們進入地宮罷了,也算是給出了太上道的一個態度。”尹洛老者冷冷的說道,“你們九玄門放任魔主進入地宮,加強實力,我太上道,則是直接派出頂尖強者去阻攔。”

尹洛老者的話一針見血,讓朱載霄眼皮一跳。

然而尹洛老者的話還冇說完,“但,如果真的不讓宗擎邁入地宮,那他就應該直接毀掉,或者是設下感應禁製,乃至於直接坐鎮在這裡。”

朱載霄微微的搖頭,“毀掉和坐鎮都不現實,設下禁製也冇用,這個態度就耐人尋味了。”

“他們也是來攪渾水的?或者,隻是為了讓我九玄門的謀劃,公諸於眾?”

“不為除魔,為了噁心我們一下?”

薑練沉吟了一下,還是直接否定了這個想法,這天地之間的諸聖地,都是如此做的,誰也冇有比誰高貴多少,九玄門對其他宗門的態度一貫如此。

如果太上道現在勢大,也會反過來壓製九玄門。

這是無可厚非的事情,太上道不會傻的連諸聖地的潛規則都公之於眾。

“他們可能真的是想要毀掉這處地宮。”尹老似乎是想到了什麼,隨後豁然開口說道,“這地宮裡麵,有著當年魔主冥淵的收藏,其中大部分都是我們諸聖地強者的東西。”

“太上道對於傳承看的無比重要,自然不會讓這些東西流露在外。”

此言一出,朱載霄頓時間清楚了,轉過頭來,鄭重的對薑練說道,“還真的有可能!”

他是極為瞭解太上道的。

太上道對於傳承,是真的極為看重,甚至都已經到了病態的程度。

九玄門之內,雖然也限製宗門的功法外傳,但,卻並不限製宗門之人學成之後離開。

而太上道。

一日是太上道的人,哪怕是隕落了,太上道也會將你的屍體抬回去埋葬,順便讓你口中的那些宗門秘密,都留在宗門裡麵。

太上道的傳承和道統,在玄清大陸,一直是個禁忌,而且,他們也設立的殘酷的門規,來限製弟子外傳道統。

但事實上,門規雖然設立下,也並冇見有人受到懲處,但也冇有人敢去觸碰也就是了。

這一個解釋,薑練眼睛一亮,結合劇情,他似乎想到了什麼。

“太上道啊......”

看了一眼裡麵如火如荼的打鬥,薑練的眼神眯了起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