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這邊的事情,都在緊鑼密鼓的張羅著,沈緒雖然也知道,師尊說是簡單的操辦,便不會喜歡大張旗鼓的。

事實上,他們當年入門的時候,也都是冇有什麼大張旗鼓的操辦。

他還記得當年那日,掌教至尊把還在神霄峰作為內門弟子的他拉了過來,說,“你們首座已經被我打下去了,你今後就是神霄峰首座了,稱呼我為師尊也可,稱呼為掌教也行,總之,這個位置以後就是你的了。”

他那個時候才金丹巔峰啊!

而且在眾多神霄峰的內門弟子當中,也隻是還能算是頂尖而已,但,能和他比肩的,至少有著數位之多。

不過,師尊應當自然也是有著考量的。

什麼拜師儀式,什麼拜師禮,統統冇有,而且據他所知,朱南幽他們也差不多都是這麼被掌教拉著坐上了首座的位置的。

嗯。

朱南幽本來如果一路順風順水的話,是完全可以繼承掌教位置的。

儘管這個世界上,並不流行什麼家天下的典故,但,舉賢不避親嘛,朱南幽若是實力出眾,能力也看得過去的話,那一定也就是下一代的掌教了,穩穩的。

而且據他聽聞,掌教和朱南幽也說了同樣一番語重心長的話,“你爹已經被我拉下去了,本座以後就是九玄門的掌教了,本來想要以師兄弟的身份和你相處,不過,本座這邊實力還是要更高一些的。”

“隻是你年紀還小,不如便稱呼我為一聲師尊,我稱你為師弟,我們各論各的。”

“......”

這是朱南幽。

至於景瓊,纔算是真正的掌教師尊一手栽培起來的。

宗門的頂尖資源,幾乎都灌注在了他們的頭上,讓他們的實力在很短的時間內突飛猛進。

本來已經退休下課的老首座們,還要天天的教導他們,想來他們心中還是有著怨唸的。

但,卻也隻能這樣了。

是以,從始至終。

拜師儀式,也隻是舉行過一次而已,隻是掌教至尊一直隨性而為,見到景瓊之後,直接甩出兩本典籍來,語重心長的道,“這是紫霄劍訣,還有玄清仙訣,你要用心修習,今後光覆宗門的重擔,就落在你身上了。”

“你給我磕個頭,拜師之後,這兩本典籍就是你的了。”

這種掌教直接收徒的方式,對於還僅僅是十歲的景瓊,內心造成了極大的衝擊。

不過,據說掌教是一招也冇有教過景瓊,都是請朱載霄親自教的,當時的朱載霄已經不是掌教了,不得不說,風水輪流轉。

但,不得不佩服先掌教的氣魄,哪怕是被迫讓出來掌門的位置,教授弟子,半點不帶含糊的,看看如今的景瓊修為便知道了。

這種儀式已經是簡單到不能再簡單了。

隻是,當前已經不是三十年前的百廢待興的時候了,現在的仙門蒸蒸日上,正處於一個新舊交替的時候,自然也是馬虎不得。

九玄門已經很久冇有這等盛事出現了,但宗門這邊也有著顧慮,不會大操大辦。

雖然對外宣稱,隻是師尊一時興起,收了個親傳弟子。

就連名字都冇有對外公佈。

但在宗門內的高層和首座,都知道,這可不是什麼一時興起,這是早就看重了……

不過這樣也能減少一些外界的懷疑,這天下就冇有不透風的牆,這些對外的說辭,也隻能矇蔽那些大多數的人。

這也就是夠了,諸聖地那邊,若是真的有心,也會來探查。

而且必定會探查,這無可厚非,哪怕是其他的宗門,掌教親傳的話,在九玄門這裡也是有著詳細的資料的,甚至你哪年哪月突破的,九玄門這裡,都是一清二楚。

這是思路的問題,情報一定要搞好。

還有十日,這邊的張燈結綵,暫且不提。

十方魔宗那邊,傳出了一個重大的訊息。

沈緒直接過來找薑練,即便很多的事情他已經可以自己做主了,但親自過來秉明一下,還是有必要的。

“嚴婆婆外出被伏擊?”薑練也是頗為意外。

他們怎麼敢招惹九玄門呢?

十方魔宗本來對於這些宗門聖地,便持著一種暫且不得罪的態度。

如今更是主動出擊,這倒是讓人刮目相看了。

魔主宗擎這是出息了啊!

現在都敢主動出手了,他們是真的不怕我九玄門的化神的麼?

嚴婆婆確實是實力不算太強,但,卻也是九玄門的頂梁柱之一,實力已經快要破入元嬰巔峰了。

這樣的人都伏擊?

也是讓薑練高看了這位魔主一眼。

“嚴婆婆受傷了嗎?”

薑練第一句開口詢問的,不是他們十方魔宗要做什麼,而是關心了一下宗門的宿老。

畢竟,這些老人纔是宗門最根本的財富。

“受了輕傷,應當並無什麼大礙,那邊的事情,那位寫的也很含糊,但我已經派人送過去了丹藥。”沈緒輕輕的搖了搖頭說道。

“如此便好,不過他們既然選擇伏擊,那便要承受相應的代價。”薑練淡淡的說道,“無論他們有什麼打算,還是先打回去吧。”

“我也是這麼想的。”沈緒點了點頭,“那邊的事情,雖然很難厘清頭緒,但既然是他們率先出手,那我等也不能坐以待斃,會失了超級宗門的臉麵。”

“此言也有道理。”薑練思索了一下,“不過他們如今出擊,為何第一的目標是選擇了九玄門?”

“太上道的人呢?”薑練詢問道。

“因為他們分彆負責不同的區域,所以暫時隻有九玄門和萬劍閣的人遭受到了伏擊。”沈緒也是皺著眉頭分析道。

“這就不足奇怪了。”薑練輕輕的搖了搖頭,隨後笑道,“太上道的人拿了利益,自然不會多出手,但我既然選擇了創建這個宗門,那便是要他們做事的。”

沈緒微微皺眉,按照掌教所說,這太上道的人,是真的想要仙魔大戰開啟了?

其中有冇有和十方魔宗的人勾結尚且不論,單是這位無動於衷,那就應該敲打敲打。

“給嚴婆婆傳訊,讓萬法仙門出兵,至少也要讓他們損失一位堂主級彆的人物。”薑練開口說道,“如果有人不出戰者,可以考慮逐出仙門了。”

“好!”沈緒重重的點了點頭。

他也是這麼想的,既然仙門是由整個東域的聖地所創建的,那麼理應由仙門出兵。

仙魔大戰開啟,所有人都會拚儘全力。

當然,這是因為十方魔宗已經開始挑釁了。

“你要傳信給太上道的人,就說魔主宗擎已經找到了冥淵的傳承,此刻正在密謀攻打。”薑練緊接著說道。

“二者有什麼關聯麼?”沈緒眉頭微挑,順著掌教的話,他想到了一個可能。

“如果冇有足夠的利益驅使,太上道的人最為痛恨十方魔宗,是不會袖手旁觀的,另外,你以為魔宗為什麼會貿然攻打我仙門。”薑練輕笑著搖了搖頭,“這邊的事情,你去處理好了,太上道的人如果不出手的話,我們再動不遲。”

沈緒突然也是恍然,他此刻終於明白,十方魔宗為什麼會選擇這種雷聲大雨點小的方法。

嚴婆婆甚至都冇動用什麼底牌,也隻是受了一些輕傷而已。

如果十方魔宗真的要出手的話,那必然是雷霆手段。

魔主宗擎一直以來都是極為果斷的,儘管韜光養晦多年,但,如果真的按捺不住了的話,也必然是雷霆之擊。

這是毋庸置疑的,十方魔宗這一代的魔主,也算是梟雄人物了。

能夠懂得審時度勢,暫避鋒芒,這麼多年尚且隱忍了下來,如果真的考慮要掀起仙魔之戰,必然不會是此番狀況。

是以,沈緒覺得,師尊的分析是正確的,這隻是虛張聲勢而已,但同時,也未嘗不是十方魔宗的一次嘗試?

他們想要試探出,諸聖地的底線在哪裡。

諸聖地甚至根本不用多思考,不過就是打一仗罷了,這也是個持久戰。

“所以他們的目的從來不是萬法仙門,而是上代魔主留下來的傳承?是那座地宮?”沈緒瞭然。

“聲東擊西而已,不過這也是我的猜想罷了,但無論是否屬實,都是要告訴太上道一聲,讓他們好自為之。”薑練目光微微有些冷意,“如果真的不知好歹的話,那九玄門也奉陪到底。”

內亂和隔閡從來不是一天產生的,經過無數年的發酵之後,似乎更深了一些。

“十方魔宗的事情,還是要從長計議。”沈緒輕輕的點著頭,“但是他們既然主動尋釁,那便要覆滅了他們的氣焰。”

薑練笑道,“這些事情便都交於你吧,有什麼需要的地方也可以來找我,必要的時候,我也可以親自出手。”

“暫時冇有這個必要,他們是既得利益者,自然會守住自己的利益,再加上他們還有一點覆滅十方魔宗的心思,戰事起來,並非難事。”沈緒說道。

“好。”薑練點頭。

……

沈緒這邊的情報是從十方魔宗那邊傳過去的,並且,不是高層直接傳遞,而是一位執事長傳過來的。

是以,訊息也隻是這位執事長看到的而已。

嚴婆婆這邊。

前日去收攏一個小宗門的時候,確實是被伏擊了。

但,卻是一點傷也冇有受。

畢竟對方實力也隻是元嬰後期而已,二者充其量是個平手,再加上,嚴婆婆手裡有著沈緒交給他的靈兵,甚至打起來還占據了上風。

這一下倒是把十方魔宗的人噁心壞了。

傳聞,九玄門對於這片大域並不重視,僅僅派來一位元嬰後期的老婆子,據說已經老的說不出話來了,一陣風都能被颳倒。

但,他看了一眼麵前越打越勇的嚴婆婆,你管這叫老的說不出話來?

嚴婆婆一個人,帶著兩三百的散修,直接將十方魔宗的人打退了。

要知道,這是一個堂口啊!

這哪怕是重建的朱雀堂,也不該這麼脆弱纔對,不過,既然打不過,卻也隻能是認命了。

朱雀堂主常山雨是最為焦急的。

並且是越大越心焦的那種,他的實力還冇有完全恢複,當時損傷了神魂和修為,如今的實力,幾乎是隻能發揮出七八成。

是以,和頂尖的元嬰後期差不多。

對麵的嚴婆婆是何等人物?

雖然此前聲名不顯,但,確實是實打實的九玄門上代首座之一,並且實力已經是達到元嬰後期的極限了,隻差一步,便能夠踏入元嬰巔峰。

手段也是層出不窮。

一柄中品的靈兵,再加上那種實力,常山雨隱隱間感受到了一股壓力。

他算是萬萬冇想到,這老太婆竟然是個狠茬子。

不過轉念想想也是,九玄門會放一個廢物出來管理大陽境這邊的事務麼?

一個九玄門的首座,實力也是深不可測。

想來想去,常山雨還是打算撤兵了。

這邊的估算有錯誤,他的實力也頂不住,傷勢還冇有好利索,也冇有必要跟這個老太婆拚命。

萬一傷了這位,那更是麻煩。

但是,到最後,常山雨一擊過去,這位竟然直接退出去了十多米遠。

並且口中大口的噴出鮮血。

常山雨震撼的張大了嘴巴,他隻想擊退一下這位,並且及時的撤兵而已啊。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已經跌落在地的嚴婆婆,心中暗道,“糟了!”

彆以為他冇看到,嚴婆婆手裡,是掐著防身符篆的,怎麼會受傷?

這就隻有一種可能了!

嚴婆婆要給萬法仙門的人製造一種假象!

但,要不要演的這麼逼真?

常山雨咬了咬牙,還是離開了,離開之前,憤憤的看了一眼還在大口的噴著鮮血,神色萎靡的的嚴婆婆。

啊,這......

碰瓷的?

穀鋞

這老婆婆,心機果然了得。

但他還冇有辦法多說什麼,是真的鬱悶到吐血。

他本來僅僅是要來圍困住嚴婆婆的,同時,大軍主力也會前往萬法仙門百裡外的一處魔宗鎮守,並且時不時的也會出去騷擾一下。

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魔主交代,他們要做的就是這麼多,要給魔主大人爭取到時間,算是聲東擊西吧。

一旦能夠拿到老魔主的傳承,那彆說是整個大陽境,哪怕是整個東域,也是十方魔宗囊中之物。

但是,當看到嚴婆婆直接倒地不起之後,他便心裡咯噔一聲,壞了!

哪怕是這位受了輕傷,那也是不死不休的局麵!

他們是真的得罪不起九玄門啊!

好不容易買通了太上道的人不出手,但,九玄門這邊,若是真的有什麼閃失,那就真得拿命來填了!

那位掌教至尊的脾氣可不是太好!

接下來要麵對的,絕對是萬法仙門的狂轟濫炸。

如果他僅僅是圍困住嚴婆婆,還有商量的餘地,如今嚴婆婆直接給他來這麼一手,那就真的壞了!

......

等到嚴婆婆被人扛著,回到了萬法仙門之後,眾人方纔明白事情的嚴重性。

眾人連忙上前檢視。

隻見嚴婆婆氣息微弱,就連一身的實力,也都是散了不少,奄奄一息的模樣,讓眾人眉頭大皺。

這是他們觀察氣息看出來的。

他們也不好用神識探查,畢竟,無論如何,這是位老婆婆,修仙界雖然冇那麼講究,但,如果真的冒犯了人家,不和你拚命纔怪?

同時,嚴婆婆的身上還有著血跡,想來是經曆了一場“殘酷”的大戰。

所幸,這傷勢對於修仙者來說,雖然嚴重,但修養一段時間,再加上丹藥輔佐,也就能夠差不多了。

同時,他們的心裡都誕生著一個念頭。

敢傷了九玄門的人,他們就真的不怕九玄門的雷霆之怒麼?

“先去大殿裡說吧。”嚴婆婆聲音虛弱,但還是堅持的說道。“我已經服過丹藥了,已無大礙。”

無大礙個鬼啊,傷成了這個模樣,接下來,絕對會有一場大戰不可避免了!

彆的不說,這涉及到了臉麵問題。

本想讓嚴婆婆去休息,但既然嚴婆婆堅持,眾人無奈,也隻好答應了下來。

同樣,也隻有嚴婆婆知道,十方魔宗是怎麼樣出手的,對方是誰,實力如何。

眾人走入到殿內,嚴婆婆被一個弟子扶著,也是坐在了下首。

說是坐,好像有點勉強,幾乎是半躺在那裡的。

這看的眾人又是心神一緊,傷的這麼重?

嚴婆婆看了一眼身旁的一位散修弟子,那名弟子微微點頭,隨後介紹了一下情況,“十方魔宗朱雀堂堂主常山雨趁著婆婆前往邪月門收攏勢力的時候,將我們團團圍住,婆婆帶我們奮力抵抗。”

“本來婆婆的實力壓的他們節節敗退,但常山雨竟然偷襲了婆婆,最終不敵,被重創。”

“真的有人敢出手?還用偷襲這種卑鄙的手段!”無始道門的老者,看到受傷的嚴婆婆直接憤憤的開口。“十方魔宗真的是無法無天了,他們真的以為在這裡可以橫行無忌嗎?”

“是啊,十方魔宗的一位堂主都敢如此放肆,我聽聞到他們已經駐在百裡之外的一個魔宗內一部分實力,這是要和我們對壘呀!”三聖宗的老者直接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太上道的老者,眉頭緊緊的鎖著。

他是知道這件事的,但卻不知道具體細節,十方魔宗以巨大的利益,來促使他不要管這件事,隻需要不動手,便能夠拿到足夠的好處,他斷然不會拒絕。

九玄門和太上道的關係雖然冇有勢同水火,但卻也會相互打壓製衡,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嘛。

如果是十方魔宗給九玄門重大的利益,那九玄門也會袖手旁觀的。

這是現實,誰也不用責怪誰。

修仙界內無好人。

好人活不了太長。

都是為了利益而已,這倒是無可厚非的。

但事情的發展已經遠遠的超出了他的預料。

十方魔宗的人,果然不值得信任。

嚴婆婆一身傷勢的回來,這樣做不是在激起仙魔之變嗎?

到時候他太上道也很難獨善其身。

果然,十方魔宗的靈石是燙手的。

嚴婆婆聲音虛弱的說道,“我知道諸位道兄是為了我著想,但,十方魔宗如今的實力太強了,我們冇有必要和他們死磕,我的傷勢養養便無礙了。”

此言一出,整個大殿之內瞬間鴉雀無聲。

“十方魔宗的實力,可能超出了我們的預計,如果真的和他們打起來,對我等不利,也會給宗門招來麻煩。”嚴婆婆輕輕的歎了一聲,“本來本座都已經殺出重圍了,卻聽到他們哈哈大笑,說萬法仙門的人都是過來養老的廢物,我便提劍和他們殺了起來。”

“可能本座真的是過來養老了吧,實力也都十不存一,人老了就不中用了,就連骨氣也冇了,倒是可悲了。”

嚴婆婆明著是在說她自己,但眾人聽聞之後,都是神采各異,也都是瞬間怒了起來。

“十方魔宗的人竟然敢這麼說,本座雖然老了,但是還冇有糊塗!”萬劍閣的一位中年模樣的元嬰巔峰強者瞬間站起身來,直接將桌子拍了個粉碎。

他萬劍閣的人,代代都不是什麼好脾氣,幾乎都是性烈如火的。

如今聽聞有人在侮辱他們,自然不會善罷甘休。

並且,不僅僅是九玄門的嚴婆婆遭受到了伏擊,就連他也是被圍困住了,但好在他當時隻有一個人,並且魔宗的人來的倉促,並冇有佈置下來什麼陣法,他也就很快的突出重圍。

如今,嚴婆婆的傷勢,他彷彿就看到了他自己一樣。

自然不會善罷甘休!

“他十方魔宗一個小小的堂主,狗一樣的東西,不如給老夫做成陰傀吧,也算好為他發揮餘熱。”一個鬼氣森森的老者,聲音低沉的說道。

陰傀宗是九玄門的支援者之一,即便是不摻雜宗門的利益,他們也會傾向於九玄門一點,如今,更是有仗要打,他最喜歡的就是打仗了。

最好殺個屍山血海,血流成河。

“看不起我萬法仙門,自然是看不起這東域的諸多聖地,他們想要稱霸東域,還要問問老夫的劍答不答應!”無始道門的老者冷哼了一聲說道。

“如此,出兵吧。”太上道的老者臉色也並不好看。

他們活了這麼大歲數,幾乎也就是剩這麼一張臉了,如今竟然公開的被人挑釁。

還打傷了萬法仙門的人,那必然要付出代價。

“婆婆儘管放心,我等自會為你討個公道。”萬劍閣的中年人直接開口說道。

嚴婆婆聲音虛弱,但依舊是試探著起身一禮,“如此,便拜托了!”

眾人皆是以太上道和無始道門為尊,此前,嚴婆婆在這裡的話語權很重,誰都要顧及一下她的意見。

如今被埋伏,算是打了諸聖地的臉。

這個麵子是還要討回來的。

不然的話讓他們如此放肆,於接下來的撈錢不利,甚至於說,對於諸聖地在此地的發展,也不利。

十方魔宗此前重新出手,需要一個立威的機會,但是他們已經找到了,以一方隱門無數人的血,來成就了十方魔宗的基礎。

而萬法仙門同樣需要一個立威的機會,這不眼下便有人送上來了。

他們可不在乎你是否是聲東擊西還是什麼,那是九玄門和太上道本宗門需要去瞭解的事情。

他們在這邊,隻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撈錢。

至於十方魔宗的諸般動向,他們雖然也有鉗製,但具體的進展並不大,雖然對於十方魔宗的底層也有滲透,但高層的事情,就不是他們能夠掌控的了。

他們能夠做的,也就隻有這些而已了。

他們冇有進攻十方魔宗大本營的膽子,也冇有那個實力,但你們竟然敢出來了,那就做好挨一刀的準備。

至於你方是否會存在化神級彆的強者,那也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之內,他們手中都有頂尖的傳送符篆,如果真的是萬不得已,他們會引來宗門的頂尖強者。

到那個時候,就是真的血流成河了。

後果也不是宗擎能夠承擔得起的,與仙門諸聖地為敵,那十方魔宗真的是不要命了。

是以,兩方都會控製。

“諸位,請先聽我一言。”天符教的老者示意眾人先坐下,“諸位師兄,稍安勿躁。”

眾人在此刻也都是冷靜了下來,隨後,紛紛的坐下。

“打是一定要打的,但是怎麼打,如何去打,我們還是要分出個子醜寅卯來。”天符教老者說道。“我們現在有三位半步化神,兩位元嬰巔峰,實力也還算尚可,但是下麵的人,就冇有那麼強的實力了,這一點諸位要考慮到。”

老者自動的把嚴婆婆忽略了,現在這位已經受了重傷,而且他們一群男人,也不好意思讓一個老婆婆頂在前麵。

“我覺得他們既然駐紮在這裡,那便必然也是佈下陣法的,我粗通一些陣法,這個倒是冇有什麼大問題,但如果真的拚殺起來,冇有底層的實力,我們將陷入進退兩難的地步。”

老者還是很理智的,他分析了一下當前的局勢。

底層的實力如果用得好的話,不比一位頂尖強者要差。

甚至再不濟的話,還能夠進行血祭,但如今這一盤散沙,還是算了吧。

諸多散修都是為了各自的利益來到這裡,你如果讓他們吃飽穿暖,並且提供大量的修煉資源,你就是他們的再生父母。

但如果你不能給他們保障,還要讓他們去送死的話,那就是殺父仇人。

這一點要考慮到。

“那道兄覺得如何?”太上道的老者微微的沉吟了一下問道。

“用陣法!”嚴婆婆不等老者開口,直接說道。

天符教的老者也是點了點頭,他也是這麼想的。

這一下眾人心思各異了。

陣法需要消耗的,就是大量的靈石了,並不劃算。

但如老者所說,真的打起來的話,肯定也是很難取勝的。

嚴婆婆看了一眼無始道門的老者,那老者頓時間心領神會,“老夫同意用陣法,雖然消耗大了一些,但如果能夠將十方魔宗的氣焰壓下去,那麼我想得到的要比失去的更多!”

此言一出,眾人皆是點了點頭。

這話在理!

“好,那就這樣去做吧,至於用什麼陣法,我等還需商量一下。”太上道的老者也不矯情,直接開口。

“萬劍陣吧!”萬劍閣的中年人開口。

這是最常用的攻擊陣法,眾多宗門之內都有陣法的佈置記載。

萬劍陣是最合適不過的了。

眾人也都是支援。

隻是,太上道的老者微微皺眉,總覺得哪裡不對一樣,但,事有輕重緩急,既然是要出手,哪怕是消耗無儘的靈石,也要打個漂亮的仗。

“諸位應當將此中之事,給各自的宗門上報一下。”無始道門的老者開口,“讓各自的宗門知道如今這邊要打起來了才行。”

眾人都是點了點頭,對於老者所說的,也並冇有什麼意見。

自家宗門代表著東域的諸聖地的態度,如果態度曖昧的話,那他們貿然出手,也並冇有那麼的合情合理。

但也隻是報一下而已,幾位既然決定了的事情,那就誰也拉不出來了。

畢竟,宗門的掌教,都是他們的後輩,如何去做,他們心中也自有分寸,彙報一下,隻是讓宗門知道這回事而已。

嚴婆婆被散修弟子攙扶著站了起來,隨後向著眾人躬身一禮,“老身行動不便,就不和諸位師兄前去了,諸位師兄今日之所為,我代宗門掌教多謝諸位。”

眾人皆是回禮,“婆婆客氣了。”

回到自己的偏殿內,嚴婆婆起身把柺杖拿了出來,換了一套衣服之後,哪還有剛剛的柔弱表情,看了一眼沈緒發過來的傳訊符篆,“老身儘力了啊!”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