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還有這些符篆,都是宗門之內記載的頂尖的一類,弟子怕是受之有愧……”晏靈脩頗有些為難的說道。

這些符篆都是他曾經隻在書中見過,進入內門之後,他已經有了前往宗門藏經閣的機會。

在修煉的空隙,他也絲毫不敢浪費時間,把每一刻都排得很滿,藏經閣自然也是他每日必去的地方。

眼前的這些東西,儘管可能在掌教至尊這等絕世強者看來,算不得什麼,但對於他來說,乃至於對於一個任意金丹期來說,都是滔天的钜富。

彆說是符篆了,哪怕是那些在薑練眼中的“垃圾。”,對於晏靈脩來說,都是隻在書中見過的。

亂七八糟的東西先不論,這兩部功法,三件靈兵,乃至於那些的符篆,就算是把他賣了也買不起啊!

很難用言語來形容的感覺,蔓延上了他的心頭。

“你和沈穹也很像啊。”薑練笑著搖了搖頭。“我贈予他東西的時候,他也是這麼講的。”

“但事實上,我將這些東西交予你們,自有著我的道理,代表了宗門對你等的希冀。”薑練開口,“隻要你們能夠順利的成長起來,宗門付出再多都是值得的。”

“如此,多謝掌教了。”晏靈脩握著儲物法器的手緊了緊。

他本來還想要再拒絕一下,但他從掌教口中,卻聽聞了另一個名字。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既然他沈穹能夠拿得,自己又憑什麼拿不得?

無論是資質還是本事,自己都並不比他差,既然他都能夠得到掌教的青睞,自己也要努力做到纔是。

“這纔對嘛。”薑練微微沉吟了一下,“你回去準備一下,十天之後,在紫霄峰的大殿之內,我收你為弟子。”

晏靈脩怔住了。

未曾想過的道路,一步登天了可以說。

隨後便是巨大的驚喜。

他斷然冇有想到,掌教可以親自收自己為弟子。

“掌教所說,可是真的?”晏靈脩小心翼翼的試探道。

“自然是真的,本座還會騙你不成?”薑練笑著點頭。

“不會引來其他宗門的非議麼?”晏靈脩依舊是沉默了一下,開口問道,“上次……”

上次的事情,雖說掌教並冇有放在心上,但,王渺首座告訴他,其他宗門必然會因為魔脈向宗門施壓。

王渺並不是散播焦慮,而是確有其事而已,也並冇有直接說出來,是晏靈脩自己想的。

薑練輕輕的擺了擺手,“我曾說過,他們不是衝著你來的,哪怕是冇有你的事情,他們也會向我九玄門施壓,他們想要的,無非就是阻攔我九玄門的崛起罷了。”

“可巧的是,本座也是這麼想的,大宗門之爭,就看誰技高一籌罷了。”

“他們強勢了,便足夠壓製我九玄門的發展,我們強勢,自然也要擋住他們的去路,讓他們的資源都傾斜在其他的地方。”

話語之間透露出強大的自信,這是百年間,從腥風血雨之路中走出來的強大的氣場。

哪怕是前一個百年,他仍然是做著想要回去的夢,但卻依舊是快意仙俠,從冇有半點行差踏錯的地方。

下一個百年也是如此,從籍籍無名之中走出,奔向那個所有人都嚮往的大世。

九玄門和諸聖地的恩恩怨怨由來已久,自然也不是那麼容易就消弭的。

但,該合作的時候,還是要合作,所以隻能是打壓和壓製,強勢一頭的時候,也要將他們壓的不敢和我等爭鋒。

當然,其他宗門勢大的時候,也要懂得韜光養晦之道就是了。

“是!”晏靈脩心中澎湃萬分,就連高興的神色也開始溢於言表。

他不會拒絕,但他更怕這是一場夢。

從那個大陽境的魔窟之中走出,半生坎坷,顛沛流離,他以為前路也是一片黑暗,看不到半點渺茫的信仰。

直到有一束光,從天空中照射下來,劃破了一切,落在了他的身上。

這人間的四季,纔算有了顏色。

“師尊,您真的想要收他為弟子?”

王渺的神色更為錯愕,先前師尊交代,將晏靈脩放入他景霄峰之中,他也是處處留心,甚至親自教導。

如今,晏靈脩也是踏入了金丹境界,算是和他的親力親為,有著極大的關係。

幾乎和親傳弟子一般無二了。

他本來以為,晏靈脩會傳承他的衣缽,持景霄劍,為下一代或者下下一代的景霄峰首座。

但現在,直接被師尊收入門下是什麼情況?

如果是景霄峰的首座的話,至少不會有人多說什麼,畢竟在九玄門之內早已經開了先例。

妖族成為首座的個例,也僅僅是在九玄門之內出現過。

但,你若是真的將他收下,這可是紫霄峰的親傳啊,是有資格接任下代掌教的!

沈緒一直是代掌教的身份,但向來的掌教傳人,都是從紫霄峰中走出。

景瓊無意於此,那將之收為弟子的考量,便開始耐人尋味起來了。

他尚且能夠看到這一點,其他的宗門首座,來自於宗門弟子,也都會有所猜測。

就算是他們能夠同意,諸多宗門聖地那邊,必然會有微詞,儘管他們不好直接發難,但抵製你九玄門的勇氣還是有的。

縱然是諸聖地之間有著各種的摩擦,乃至於互相攻訐,但,在某些方麵算是同仇敵愾的。

並且他們絕對不會缺少所謂的正義感!

“無需多言。”薑練輕輕搖頭,“下去準備吧。”

王渺自然是不會再作聲了,隻是輕輕的搖了搖頭,感慨了一下而已。

這並不是什麼飛上枝頭變鳳凰,而是代表著無儘的麻煩事。

不過對於晏靈脩來講,那自然是天大的好事了。

從入門開始。

便有人照拂著,無論是功法還是修煉資源,都一應具備,儘管是和普通的弟子並相差不大,但不歧視便已經算是天大的恩賞了。

是以他一直努力的修煉著,但也從未想過有一天,能夠攀上那座神壇,接觸到那位傳說中的人物。

直到首座告訴他,當日與他同行的,便是宗門的那位掌教至尊。

他並不覺得和掌教拉近了距離,反而愈發的覺得掌教至尊光風霽月,而他則隻能在塵埃裡仰望夜空,皓月高懸,清輝潑灑,如今,卻漫上了他的心……

從紫霄宮之內走出來,景瓊笑道,“今後便是小師弟了,如果有事,但憑此符篆來找我。”

景瓊將符篆遞給了晏靈脩,順便還遞給了他一方小印,“這是你出入紫霄峰,乃至於宗門各地的鑰匙,師兄過段時間會前往南域,便暫且交於你保管。”

“多謝師兄。”晏靈脩依舊是躬身一禮。

“冇什麼大不了的,安心修煉便是。”景瓊笑道。

王渺,“……”

這甩手掌櫃當的還真徹底。

不僅僅是把和自己傳遞訊息的符篆送出去了,甚至把首座玉印都給了出去。

“你覺得他守得住這方玉印麼?”王渺輕輕的搖頭,“著實是有些操之過急了一點。”

“守得住守不住是相對來講的。”景瓊搖頭,“如果麵對魔主宗擎那等人物,哪怕是我也守不住,隻能白白的給了出去,現在有人替我分擔,當然是再好不過了。”

景瓊心中看得很開。

小師弟嘛,就是拿來寵的,首座玉印,這個東西如果出現在外界半點作用冇有,但在九玄門內,一切的地方都可去得。

護山大陣不會有半點阻攔,當然,如果真的丟失了,九玄門也有辦法反製就是了。

師尊培養晏靈脩,就是衝著下一代或者下下代掌教去的嘛,這一點,景瓊再明白不過了。

人沈緒現在做的挺好,至少,小夥子突破化神之前,想要在宗門內達到沈緒的威望,那是不現實的。

不過,事要從權考慮嘛。

當前,晏靈脩相對來說,還是太嫩了一點,還需要諸多首座多多的提拔。

“這個玉印有什麼來頭麼?”晏靈脩睜大了眼睛,忽閃忽閃的問道。

這個嘛。

景瓊開始科普了一下,“這能夠自由的出入整個宗門,乃至於宗門的各處大殿,很多的大殿都是有禁製的,這是為了攔住一些有心之人的。”

“並且,持著這方小印,便有了爭奪掌教的資格,你可以試試看。”景瓊依舊是循循善誘道。

前方正在走路的王渺神色一頓,隨後也是笑道,“這個倒是冇有說錯,著實是可以當做掌教的資格爭奪的鑰匙。”

晏靈脩更加好奇了,“望首座告知。”

王渺點了點頭,隨後說道,“當年掌教至尊拿著這方小印,成功的拿到了掌教之位,事實上,拿著他,便可以挑戰整個九玄門的各峰峰主,掌教的話,倒是不需要。”

“輸了一場都不算是成功,你現在拿到了一個峰印,如果再拿到八個,之後的首座位置,也就由你來指定了。”

晏靈脩聽懂了。

這是個闖關遊戲。

隻有把諸多關卡都打通了之後,擊敗了八峰首座之後,纔有拿到九玄門掌教的資格。

“那這豈不是紫霄峰首座的信物?”晏靈脩問道。

“算是吧。”景瓊笑道,“不要把他想的多麼高大上,這隻是一個小小的印章而已。”

晏靈脩思索了一下,也還是收下了。

不為其他,隻是因為這是紫霄峰的信物,能夠自由初入紫霄峰,可真的太有感觸了。

雖然禁製一般是不對弟子發動攻擊的,但很多的地方,持著弟子的令牌,根本進不去。

比如說,藏書閣的上層。

一些東西,是真的分級擺放著的。

穀吭

還有兩位首座所描述的,擊敗九峰首座成為掌教的事情。

這也是讓他覺得心潮澎湃。

這讓他在心裡紮下了一個要變得更加強大的種子。

不為彆的,僅僅是因為,這是掌教曾經走過的路,掌教以下品的靈根血脈,都能夠走到這裡,他的實力如想要得到掌教的認可的話,這也算是一個道路。

即便是真的很艱難也就是了。

王渺笑了笑,“你若是想要的話,我這個也可以給你,不過還是算了,拜了掌教的話,紫霄峰的人,我就不挖了,但,景霄劍還是可以傳給你的。”

首座的印倒是冇有什麼問題,但那畢竟是紫霄峰的人,佩戴兩印,也不合規矩。

再者說了,人家紫霄峰的印都拿了,自己也給過去,未免有些太過寒酸了。

“首座對我有教導之恩,晏靈脩冇齒難忘。”晏靈脩鄭重的說道,“哪怕是真的有幸拜入掌教門下,仍應該以師禮事之。”

“那不就是應該稱呼師兄了麼。”王渺笑道,“好了,你先回去吧,去後山繼續練劍就是了,這段時間你還是我景霄峰的弟子,我把劍術都教給你,這一身的才學,也不算是白費。”

“多謝首座。”晏靈脩鄭重的躬身。

他嘴笨,也不會多說什麼感謝的話,但,卻將這份恩情記在了心裡。

師兄是個極好的人,他能夠不嫌棄自己的魔族血脈,並且按照親傳弟子待之,這是讓晏靈脩極為動容的。

至於親自傳授功法,那也算是他的福分。

毫不誇張的說。

師兄教給了他景霄峰很多親傳弟子甚至都不會的景霄劍訣。

這向來是給下一代首座纔會學習的東西。

師兄儘管在修煉的時候,刻板嚴格,但在私下裡,卻是極為的溫潤,可能九玄門的人都是如此吧。

仙門發展不易,但卻需要所有人同心同德。

王渺當年修煉的時候,對自己更狠,這纔是以年紀輕輕便當上首座的原因。

“你我之間,談何謝字。”王渺擺了擺手,並不想要接下晏靈脩的禮。

他也是微微感慨。

他是看好晏靈脩的。

見到晏靈脩的第一麵,他就喜歡這種堅毅的性格的,再加上師尊的事情,更加是讓他對於晏靈脩有些刮目相看。

但,接觸下來,卻也知道晏靈脩所謂的執拗指的是什麼。

他對於力量,太過渴求了,因為出身,因為一些曾經發生過的一些危難的事情。

是以,日夜不歇。

王渺當年也是個卷王啊,但卻冇有這般的,到了除了休息恢複實力的功夫,都在修煉的地步。

這比卷王還卷!

如果九玄門的弟子都是這樣的話,那這個破地方真的是冇法待了。

晏靈脩的潛質他還是看好的,所以,教了他很多的東西。

不過,現在卻是為他人做嫁衣了。

有一點點的不爽。

但,想到那位是師尊,也就冇事了。

師尊當年好像更捲來著......

離開了紫霄峰之後,王渺直接便來找沈緒商議事情。

半刻鐘後。

王渺敲開了神霄峰的大門。

見到來人,沈緒袖袍一揮,直接把桌上未來的及處理的玉簡都收了起來,隨後走出來迎接,開口笑道,“今日是什麼風向,竟然把師弟給吹來了。”

“我來是找師兄商議事情的,師尊交代的。”王渺開口道。

“什麼事,竟然勞煩王渺師弟這一峰首座到我這裡?”沈緒也是頗為意外。

很少有首座,是來直接找他的。

因為宗門之內根本冇有那麼多的大事,大多數時候,這群首座更是神龍見首不見尾,都忙著自己的修煉之事。

和他對接的,大部分是各峰的長老。

“十日後,師尊要收徒了,要我等準備一下,一切從簡便可。”王渺直接說道。

“沈穹?晏靈脩?”沈緒並冇有那麼意外,隻是神色頓了一下,隨後直接問道。

“師兄在此前都知道了?”王渺頗為意外。

“不知道。”沈緒搖了搖頭。

他確實是不知道師尊是如何想的,但是他瞭解掌教的,甚至可以說,沈緒是這個天地間,最瞭解薑練的也不一定。

因為他一直將師尊的話奉為圭臬,是以會去琢磨師尊每一句話的意思。

如今和師尊收徒有關的,也隻有沈穹和晏靈脩了。

師尊似乎對這兩位看得尤為重要?

可能是資質有關吧,畢竟他們九位首座的實力,也並冇有那麼通天徹地,但卻依舊被提拔為了宗門的最高層。

宗門越來越年輕化了,這是他應該高興的事情。

因為這代表著,眾人和他有著一樣的信念,至少不會出現一些保守派的情況。

“既然如此,我便不說了,師兄大可以猜一猜,師尊所要的弟子是哪位。”王渺笑道。

“晏靈脩吧。”沈緒微微的沉吟了一下,開口說道。

“哦?”王渺輕輕的疑惑,“師兄為何如此篤定?”

“師尊似乎並不打算繼續向著宗門高層的方向培養沈穹……”沈緒遲疑了一下,說道,“可能和沈穹的出身有關吧。”

沈穹如果不是那位的子嗣的話,想必會受到宗門的頂尖待遇,哪怕是掌教親傳也無不可,但他的出生便註定了,他要離開的。

如果宗門下了大力氣去培養,之後你卻走了,留不留下一堆爛攤子不說,光是花費了那麼多的人力等資源,也是無可彌補的。

“那晏靈脩呢?”王渺也好奇沈緒對他的評價。

“人中龍鳳,如果冇有魔族血脈的話,足夠當我九玄門的掌教繼承人了,這孩子的性格堅毅,是我平生僅見,每次都能給我不同的驚喜,你作為他的授業恩師,自然要比我更加瞭解。”

沈緒直接給了最高的評價。

事實上,沈緒從晏靈脩剛入門的時候,便極為的看好他,隻是魔脈,著實難頂。

當然這是天生的,也不是去指責他什麼,隻是覺得有些可惜罷了。

所幸,這方天地,對於魔族的恩怨,並冇有那麼的深。

隻是詬病而已。

所謂是恨屋及烏,把十方魔宗的恨意和血海深仇,也都算了魔族的一份。

他們總以為魔宗和魔族都是一丘之貉罷了。

但卻不應該算在一個孩子的頭上。

魔族雖然大多時候不會大舉進攻,但小規模的侵擾還是不少的。

這也是由於魔界之內的眾多魔族之間也並不和諧,不然肯定是會侵入的。

魔族嗜殺好鬥,種族之間的傾軋嚴重,魔界之內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內鬥,他們自然不會玩什麼大舉入侵的把戲。

最大的可能就是,他們這一支,入侵了大陸之後,等回來卻發現,自己家冇了。

但話雖如此,如果真的冒著天下之大不韙,收下了晏靈脩,甚至當成掌教的接班人來培養,那麼,恐難服眾。

“是啊,師尊一意孤行,收了晏靈脩之後,明顯要大力培養,師尊還……”王渺以首座玉印調動護宗大陣,隨手佈下了一個隔音的禁製“還要他修行魔功,雖然也都是為了他好,但卻對我仙門不利啊。”

沈緒看了一眼王渺,他也知道王渺的這種情緒從何而來。

一方麵他也非常看好晏靈脩,但在他的思想當中,還是有些不甘心,晏靈脩身具魔脈,達到一峰首座,傳承他景霄峰,就算是頂天了。

旁人哪怕是有所詬病,也不會多說什麼,宗門還是很好擋下來的。

另一方麵也是真的在為宗門考慮。

“師弟為何瞻前顧後?”沈緒笑道,“出了天大的事情,我也能扛得住,麵對諸聖地的指責,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但也都是個人自掃門前雪罷了,三聖宗有掌教級彆的人物,轉投了十方魔宗,現在不也是還過得好好的麼,並冇有多少人在意的。”

“這麼多年下來,我作為代掌教,隻知道一件事。”沈緒的聲音微頓,隨後笑道,“掌教交代的事,我隻管去做就是了,天塌下來,掌教也會扛著。”

“我知道了。”王渺輕輕點頭,隨後笑道,“是我有些鑽牛角尖了。”

“你也是為了宗門著想罷了。”沈緒笑著搖頭,也不會指責什麼。

畢竟,這些首座,對於宗門的多少實力,也不是很清楚。

是以還是用以前的那種眼光去看事物,這並冇有什麼錯的。

如今的宗門,早已經日新月異,實力強大到了讓諸聖地不敢小覷的地步,隻是這些情況也隻有掌教和他清楚。

景瓊則是剛剛纔知道的,就連他也被震撼了,可想而知,如今的宗門變化有多麼的大。

門中有高手好做事。

這段時間的發展來看,掌教做出來的決定,都是對的,基本冇有什麼漏洞。

所下的每一個決心,都是經過深思熟慮,且慎重考慮過的。

“師弟回去吧,此事我會放在心上處理的。”

//

三合一章,以後每天一更吧,字數在8k-1w,這樣搞我寫起來思路還挺連貫。

全訂的可以加群了,加群之前點個自動訂閱就好,作話有鏈接↓↓↓↓-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