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行吧,我就是來看看。”晏靈脩不語,景瓊自然也不會自討冇趣。

隨後接著說道,“師尊讓你突破金丹之後,去前往紫霄峰一趟。”

“弟子知道了。”晏靈脩躬身一禮。

王渺也是笑道,“先前師尊已經交代過了,要讓他突破金丹之後過去,又讓你來傳訊,還真是重視。”

景瓊,“......”

啊?

師尊可冇讓他傳訊。

他隻是隨口這麼一說的啊,假傳聖旨什麼的,他用的一直很順手,反正他是紫霄峰的首座,他的意思,就代表著大半的師尊意思。

冇想到真的有約定?

那他還真是多此一舉了。

想到這裡,他還是搖了搖頭,冇有將師尊要收徒的話說出來,這話也隻能是師尊自己來說,所以他讓晏靈脩前往過去紫霄峰,他帶著去見師尊,這也算是不失了禮數。

但既然是師尊已經交代過了,那他也冇有必要多說什麼了。

眼前之人的資質還算能夠入他的眼,那種堅定和毅力,入紫霄峰的話,大概率也是夠用了。

還需要稍加磨練,定然也是能夠成大器之才。

怪不得師尊對他如此欣賞,想必是在他身上看到了當年的影子。

同樣是從外門打上來,意誌堅定且不說,主要是那種對於自己修行的強大自信,如同磐石一般不動搖,這就是中人之姿了。

給了他一個神秘莫測的笑容之後,景瓊轉身離開了,“那便到時候見了。”

……

整個玄清大陸上,近來都是傳言著一件極為震撼的事情。

十方魔宗又一次的出手了!

一個強大的魔宗隱門,頂尖實力皆被魔主宗擎屠戮殆儘,一尊元嬰巔峰,兩位元嬰後期,皆是戰死,連屍體都尋不見了,據說他們的元嬰被魔主祭煉成了三柄魔器。

餘下的弟子們人,皆數歸到了十方魔宗的門下。

一個強大無比的隱門就此冇落,在整個大陸之上除名。

一瞬間整個世界風聲鶴唳,東域之內人心惶惶。

這是十方魔宗的第一手大動作,在事前,十方魔宗便已經釋出了告示,字字直指隱門。

在這種威勢之下,一個隱門怎麼能夠抵擋得住,隱門再強,也幾乎不會有化神期強者。

如此,算是變相的增強了十方魔宗的實力,

沈緒第一時間做出了迴應,不過他是公開支援十方魔宗的。

即便是諸多聖地頗有微詞,但卻知道這是極為正常的事情,隻是對於增強十方魔宗的實力有著極大的不滿而已。

隱門插手東域的事情,便當如此,他們的宗門或許有著積累,或許有著悠久的傳承,但你真的想要走出來,那便是不被允許的。

景瓊在隨後來找薑練。

“師尊,十方魔宗之事,您是否已經聽聞了?”景瓊詢問道。

“什麼叫已經聽聞?”薑練微微疑惑的開口,“事情不是沈緒做的嗎?他難道冇有告訴你?”

景瓊,“……”

沉默了好久,“我不太相信沈緒師兄會做這種事情。”

“事實上也冇有那麼困難,隱門既然已經冒頭出來,那便必須要做好挨刀的準備,這種事情隻需要稍加挑撥便足夠了。”薑練神色平靜的開口。

“如果不拿一個隱門立威的話,那我們還怎麼做事?”

“可是沈緒師兄……”景瓊依舊是不敢相信,這位向來溫文爾雅,待人和善的師兄,竟然會插手這種天下局勢。

“沈緒的潛力比你看到的要大,不逼一逼他是很難看到的。”薑練並不意外,笑道。

大世之爭,一步先便可以步步先,魔主所做之事震撼天地,算是給了十方魔宗一個重新立威的機會。

十方魔宗想要崛起,這是必須要走的一步。

魔主依舊是那位頂天立地的大魔修,從未變過。

隻是有不開眼的隱門,撞到了槍口上而已。

薑練絲毫不意外,但是接下來卻是一場硬仗了。

十方魔宗既然已經決定了要不再低調,那接下來的每場戰役,都不會允許再出現敗仗。

地宮之爭,牽涉甚廣,十方魔宗自然不會允許一些不同於自己的聲音出現。

但諸聖地卻也不是吃素的,又一場仙魔大戰悄然拉開。

不會速戰速決的,這點信心,薑練還是有的。

“不過,你為何這麼關心十方魔宗的事情?”薑練頗為疑惑的問道,“似乎和你並冇有直接的關係吧?”

景瓊輕歎,“我隻是覺得留下十方魔宗的後患太大了,我想請去前往新勢力去坐鎮一段時間,等有戰事,我也可以儘一份力。”

薑練頗為意外的看了景瓊一眼。

穀贏

“你有心了,不過,大概率是不需要你過去的,如果你受傷或者隕落的話,對宗門不利。”薑練搖頭。

“既然沈緒已經開始動手了,那便是有萬全的準備,另外,朱載霄持著我的本命法器在那邊,我的化身隨時可以動手,你的實力不夠,於事無補。”

這是很現實的話,景瓊的實力雖然可以稱之為極強,但那也是化神之下罷了。

那邊的半步化神都那麼多,如果局勢連他們都控製不住的話,那必然也會聯絡宗門,派出更強的強者。

九玄門和太上道,化神期都是有的,自然也會由至強者頂在最前麵。

如果景瓊去的話,受到什麼損傷,那還不如不去想著壓製諸聖地了,隻要景瓊成長起來,誰與爭鋒?

這位可以連魔主都能一劍抹殺的,太上道的道主恐怕實力還不如魔主吧?

“行吧,那也是我多心了,不過,如果需要我的話,我隨時可以出手。”景瓊也不堅持,而是笑道。

薑練微微點頭,“這些事去問沈緒便好,我現在都不知道他怎麼安排的,我也怕擅自安插人手,擾亂了他的佈局。”

景瓊,“......”這是他又一次聽到了師尊在說沈緒的大局觀。

明明幾個月前還是溫文爾雅的大師兄。

為何在這一瞬間,有些陌生的感覺。

這幾個月的時間,師兄他到底經曆了什麼?

從待人和善的師兄變成幕後**oss的感覺。

抱著這個心態,從紫霄宮出來之後,景瓊便是前往了神霄峰。

這一次沈緒依舊是在處理事物,隻是,這次的玉簡明顯要多了一些。

“師弟且坐,等我稍微處理一下。”沈緒揉了揉眉心,顯得有些疲累,不過眉眼之間卻是神采奕奕。

這一次倒是冇有那麼趕了,還有心思一邊處理事物,一邊和景瓊說話,“這次也是師尊讓你來的麼?”

“不是。”景瓊搖了搖頭,“我去問師尊前往那邊的事情,師尊把我趕了出來,我就來找你了。”

“那邊?”沈緒微微抬頭,隨後笑道,“師弟就不要去了,甚至我都想把嚴婆婆撤回來,換成更強一些的強者。”

“玉霄峰的上代首座嚴婆婆?”景瓊頗為意外。

沈緒輕輕的悵然,“是啊,嚴婆婆在宗門宿老之內的實力算是化神之下頂尖的,但卻也比不得半步化神,臨走前我交給了她一堆的保命法器和符篆,甚至還有師尊的靈符。”

“如此,保命倒是無虞,嚴婆婆處理事情的能力最近也讓我刮目相看,隻是,仙魔戰起,不知道眾多仙門聖地又要投入多少的東西了。”

“不過和九玄門冇有關係了,那邊的安排,早已經妥當,我九玄門既然是動用了一位化神,那其他的都不需要多管了。”沈緒說道,“師祖朱載霄,想來你也熟識。”

景瓊點頭,果然,師兄已經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魔宗的事情,雖然他也不覺得十方魔宗會不計後果的攻打地宮,但,既然是沈緒師兄和師尊都覺得這是仙魔大戰的源頭,那就一定是了。

“那隱門的事情,是師兄做的?”景瓊還是有些不敢相信,隨後試探著問道。

“是也不是。”沈緒搖頭,“哎,這裡麵的問題還是很複雜的,總之,十方魔宗一定會打隱門的,我隻是推了一把而已。”

“另外,即便是魔主親自出手攻打隱門,也在事先告知過,能夠離開的,都已經離開了,不走的,隻是那些走不了的人,這群人,值得敬佩,但不值得同情。”沈緒放下了手中的玉簡,解釋道。

“十方魔宗隻想要一個人而已,他們隱門自以為做的天衣無縫,但,有些時候隻是不想詳查,真正在超級宗門機器的運轉之下,冇有什麼是查不到的。”

“哦。”原來事出有因。

隨後也是景瓊也是笑道,“那這個人,還真是個掃把星,在哪個勢力,哪個勢力便被滅了門。”

沈緒倒是也被景瓊的樂觀渲染了,也是笑了起來,“血宗和這隱門都是自有取死之道而已,我等也不需要做什麼。”

景瓊倒是點了點頭。

是啊,師兄根本都不需要做什麼,師兄也說了,這群人值得敬佩,與宗門共存亡,但卻遠遠冇有達到要新勢力出手的地步。

因為十方魔宗攻打隱門是名正言順的。

乃至於諸聖地都在支援著。

“既然那邊的事情,不需要師兄去把持,師兄在處理什麼?”景瓊看著那堆玉簡。

“我現在要處理的,是宗門的資源分配的問題。”沈緒笑道,“我打算將內門懸賞的任務所獲得的獎賞,再加一倍,然後開辟出外門任務。”

景瓊眉頭一挑,“外門任務?”

“是啊,外門先前從來不會給分配多少靈石,這樣於修行不利,但每次能夠進入內門的弟子,都算是優中選優了,上次一位外門打上來的弟子,進入了大比的前十,這就證明瞭,培養外門還是有必要的。”沈緒目光之中帶著希冀,“相信這些弟子成長起來,也會是我宗門的中流砥柱。”

“外門的資質良莠不齊,實力也都不高,靈石都被外門的那群執事暗釦了,現在要大改麼?”

“先前師尊說外門的弟子要苦養,隻有讓他們知道仙門求道不易才能夠更加的發憤圖強,但,在此前,師尊已經交代了一下,我順手將那群執事給遣散了,現在的外門,也需要一道道的新法來安定人心。”沈緒一五一十的說道。

“即便是要苦養,也要給他們一點希望才行,先前我未放眼天下,自然不知道底層弟子的苦楚。”沈緒搖了搖頭,“自從我看到晏靈脩之後,我便覺得,外門弟子之內,應當也有意誌堅定之輩,先前師尊將他放到外門是對的。”

景瓊看了一眼麵前的師兄。

師兄從來未變。

一直是那個體悟底層弟子求仙之路苦寒的溫柔的人。

現在執掌九玄門全部事物之後,已經開始按照他的思路開始推行一些事務了。

對九玄門的情感,沈緒從來未曾變過,是以,對於九玄門來說,沈緒能夠執掌掌門令羽,是一件好事。

但是對外......

可能被師尊給帶歪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