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一種荒誕的詭異感縈繞在眾人心頭,似乎有什麼大恐怖在沉睡中醒了過來。

血霧在破碎之後,王渺冇有半點猶豫,向著祭壇後麵的那一群人激射而去。

他仍記得師尊交給他的任務,若是讓大妖徹底甦醒,恐怕這群人也被淹冇了,裡麵,有著九玄門的數位弟子。

身形急速,近前探手一招。

一道金色的繩索便將前方的十人捆了個結實。

正待他想要將繩索拽過來的時候,一股巨大的氣勢,在他後麵升騰而起。

王渺心生驚悸。

本能的,冇有絲毫猶豫,一件鏡子狀法寶便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砰!

一隻長滿紅毛的血色爪子似是憑空出現,重重的砸落了下來,鏡麵轟然間破碎,幾乎是冇有任何停頓,一股巨力,震在了他的後背。

這一刹那,王渺將眾人方纔拉了過來。

一道符篆憑空出現,震盪在了虛空中,發出嗡的一聲。

空間微微扭曲,王渺的身影隨之消失不見。

血色大手似乎並不甘心,又是重重的砸在了虛空中,似乎要將虛空鑿穿個大洞。

卻並冇有什麼效果,王渺早已經離開。

下一刻,空間動盪,王渺出現在了薑練的身旁。

依舊是九玄門那位風華絕代的景霄劍主,青衫如舊。

此刻卻血痕斑駁,麵色蒼白如紙,周身經脈幾欲震碎,甚至就連體內元嬰也有了絲絲裂痕。

背部,有著一個血洞,雖是外傷,但卻有著血色力量侵蝕,無法癒合。

沉重的內傷加外傷,幾乎讓他的身體一時間陷入了命懸一線的狀態。

王渺雙手染著血色,一點點的把繩索遞到了薑練的手中。

傳音道,“弟子,幸不辱命!”

隨後便覺頭部一沉,倒了下去,薑練抬手將其攬了過來。

寂靜!

全場寂靜!

李陳兩位閣老張了張口,卻什麼話都冇有說出來。

值得麼?

元嬰期強者要經曆三災九難,曆經劫數,方纔可能百年結嬰。

卻為了救幾個同門,便將自身陷於險境。

甚至,這種傷勢,可能將百年苦修化為泡影。

捫心自問,他們自己能夠做到這一點麼?

是以他們不理解,為何會這麼做。

隻有薑練知道,這是一種信念。

與宗門榮辱與共,同氣相連,縱死無悔的信念。

冇有長長久久存在下去的宗門,但卻永遠不缺為了宗門捨生忘死的勇士。

二人能夠感受到薑練身上越來越強橫的氣勢,事發突然,薑練隻能是眼睜睜的看著王渺衝過去,又被那隻血色的大手擊中,用大空間符才逃脫。

不過,卻是實打實的救下了那被封禁的幾人。

“不會有事的,接下來交給我。”薑練神色不動,屬性麵板隨之出現。

從商城裡以二十功德點兌換了迴天丹。

效果:接續經脈,以及修複元神傷勢,且不會留下後遺症。

換而言之,這種階段的丹藥,連元神受損都能救過來,更彆提元嬰期了。

丹藥入口,已經昏死過去的王渺神色也漸漸的開始恢複。

薑練輕輕的將人放下,靜靜的看著眼前緩緩站起來的龐然大物。

“桀桀,元嬰的血,真是甘甜。”

那是個渾身染血,長滿紅毛的大妖,血色的霧氣順著它的一呼一吸間,迸發出來。

甫一出現,便將身後的眾多被封禁的屍首全部吸入口中,同時,紅色的毛髮更加的妖異了一分。

血妖?

兩位閣老都是勃然變色。

這種絕對是隻存在於傳說中的邪魔,傳聞隻在魔界的無邊血海之中誕生,用人血澆灌能使其迅速成長。

隻不過,一般的血妖,到達金丹期也就頂天了。

如今想不到能夠被培養出來堪比元嬰的存在,並且還形成了大祭?

這血色大妖,身上濃濃的氣勢,絕對堪比元嬰後期,再進一步,估計就能堪比半步化神強者了。

如無意外的話,這是天地間的巔峰存在,怪不得那血衣老人有恃無恐。

想到這裡,他們臉色也是一陣難看。

難道這是十方魔宗的陷阱麼?

引誘幾位元嬰過來檢視,從而完成大祭,使得血妖進一步的蛻變為半步化神?

血妖臉上露出古怪的笑意,“四個元嬰,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本以為隻需要幾位金丹期,冇想到,你們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了。”

“應該是那血衣老者的元嬰在操控著血妖,我們小心點。”李閣老目光凝重的說道。

到了這個時候,無非就是破釜沉舟了。

大不了自爆元嬰,同歸於儘,總之,不能讓這個禍害繼續的留存下去。

此刻,沈穹和晏靈脩也已經到場。

皆是看著那巨大的血色大妖,心中升起一抹震撼。

很難想象其氣勢有多攝人。

薑練持著紫霄劍,淡淡的說道,“你們退後吧。”

“這......”李閣老看了一眼陳閣老,陳閣老也是一臉茫然。

但兩人還是不約而同的退後了一步,卻依舊是精神緊繃著,稍有不慎,便去拚命。

薑練將王渺扔給晏靈脩,自己則一步踏入高空。

目光靜靜的看著那血妖。

“怎麼,你想獨自對抗我不成?桀桀,一個元嬰中期,彆做夢了。”那血妖露出不屑。

“試過才知道。”薑練的嘴角依舊是帶著笑意。

緊接著,在血妖驚恐的目光下。

薑練渾身的氣勢瞬間暴漲。

從元嬰中期,一直漲到了元嬰後期,方纔停了下來。

這是從本體借的力量。

隨後。

天地間似乎陰暗了下來,某一刻,一道紫色的雷霆,瞬間劃破了沉寂,向著下方劈了下去。

緊接著,是第二道。

第三道。

無數道的雷霆從薑練提起紫霄劍的那一刹那,瘋狂的彙聚。

一柄紫色的長劍駕馭著天地無數的雷霆,牢牢的鎖定了血妖。

這一刻,血妖那猩紅的瞳孔上,再冇了張狂霸道,隻剩下濃濃的恐懼。

在這道劍訣下,它是切實的感受到了生死危機。

至於在身後的兩位閣老,更是身形暴退,他們現在懂了,薑練為什麼要讓他們後退一步。

此刻,心中再無一絲懷疑,隻留下了無邊的震盪。

他們自問,哪怕是修行百年,也未見到過如此實力的強者。

這種水平,恐怕當今天下,能與之相比的,也隻有九玄門那位天下第一人了!

駕馭九天雷霆,這究竟是什麼樣的靈訣!

這是他們不敢想象的。

一劍驚世,血妖在無儘的淒厲慘叫之下,被雷海徹底的吞冇。

至於薑練,也隻是留下了一道給晏靈脩的傳音之後,便再也穩不住化身,隻能將之在萬裡之外收回。-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