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景瓊從紫霄宮中走出來,依舊是有些暈乎乎的。

就像是一個頗為富庶的家庭,突然有一天,父親告訴你,其實他是世界首富,並且,家裡的產業,你幾輩子都花不完。

不僅僅是給他神經上帶來衝擊,還有思維模式上。

是以,景瓊來找沈緒。

重新登臨神霄峰,景瓊照舊,拿著首座令牌,越過神霄峰的大陣。

還好,這裡還是他認識的神霄峰,並冇有絲毫因為宗門的改變而改變。

如果這裡也真的有變動,那麼就真的有種滄海桑田的感覺了,但事實上也僅僅過去了幾個月而已。

為何變化會這麼大?

景瓊想不通,但,師尊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在告訴他,變化就是這麼大!

本來化神期絕跡,聲名不顯,現在薑練告訴他,不僅僅是他自己突破了,甚至宗門內,還有好幾位的化神期強者呢。

如果不是師尊親口所說,景瓊絕對不會相信的,開玩笑呢麼不是。

那是化神,是天地之間最為頂尖的強者,不是大白菜。

雖然現在和大白菜已經冇什麼區彆了。

景瓊沉默著。

走入到了神霄峰的大殿之中,並冇有人攔著他,皆是躬身行禮,雖然眾位弟子很少會見到首座級彆的強者。

他們也很少在內門弟子群中走動,多是傳功長老和執法長老直接和內門弟子接觸,所以,內門弟子對於執法長老和傳功長老是一個怕一個敬。

對於那之上的首座,就隻有神秘感了。

但九大首座的形象和氣息,卻是在此前入門的時候,都已經分發在了門派的玉簡之內。

至於掌教。

在上麵冇有刻錄,近幾十年來入門的弟子也冇有能見到這位掌教長什麼樣子,掌教的那一頁之上,隻有一柄紫霄劍,並且詳細的描述了紫霄劍的構成,重點介紹了紫霄劍的事蹟。

在修仙界,整個玄清大陸之內,樣貌或許是可以通過一些秘法複製的,但,氣息卻是無法改變的。

哪怕是真的有人模擬出一個人的氣息,無論多麼高明的手法,也都會有著其中的漏洞。

是以,弟子們直接放行。

剛剛進入大殿之內,便見到了沈緒,沈緒此刻正在拿著一堆玉簡,在觀看著什麼。

景瓊剛剛走進來,沈緒便頭也不抬的說道,“師弟且先坐下,等我忙完了這些東西,再來和你說。”

景瓊自然是冇有什麼意見的,隨意的找了個地方坐下。

沈緒處理事情的時候極為認真,一樁樁一件件,條理分明,並且,處理的很快。

半個時辰之後,沈緒總算是忙完了他手中的一堆事務,輕輕地歎了一聲,“新的勢力那邊,很多事情都需要我親自決定,讓你久等了。”

景瓊擺了擺手,“無妨,師尊讓我過來和你瞭解一下最近的情況,我想知道在我離開之後,宗門內究竟發生了什麼天翻地覆的變化。”

沈緒微微的沉默了一下,“這段時間的經過,也不好細說,很多東西,恐怕也隻有掌教才明白,不過我可以把我知道的告訴你,以及當前東域的局勢。”

景瓊微微的點了點頭,師尊那邊,他已經問過了一次,但是很多事情並不詳儘,薑練也不會細說,仍然需要沈緒來解答。

沈緒一五一十的將這段時間的經曆告訴了他,甚至包括了九玄門在整個東域的佈局。

如此一來,景瓊便有了一個輪廓的認識。

“這……”

儘管根據師尊所說的,他已經猜到了一些東西,但那也隻是蛛絲馬跡而已,沈緒全麵的向他描述瞭如今的情況。

這讓他有種魔幻映照進現實的感覺。

不得不說,儘管才幾個月的時間,但其中的變化卻是難以用語言來形容的。

隻能說是很魔幻了。

良久,景瓊感慨了一下,“如此一來,萬法仙門的事情全部積壓在了師兄的身上,還真是辛苦。”

“雖然事情很多,但是往往半個時辰之內便能夠處理完畢,其中的諸多預算也不算是什麼大事,隻要不被人貪墨了去,那宗門很快就會發展起來。”沈緒笑道。

景瓊輕輕的豎了個大拇指,這位師兄還真是勞模。

整個九玄門的事物被他處理的井井有條,在九玄門之外的諸多勢力佈局當中,也能夠遊刃有餘,這已經不是用天賦可以形容的了。

這樣的人,就適合當掌教,也是下一代掌教的不二人選。

“師尊讓我過來,一是要瞭解一下諸多仙門如今的情況,還有一件事就是要我送來幾份模擬出來的神念。”景瓊開口說道。

手一揮,幾道能量波動浮現在半空中。

這是模擬出來的神念,被一道力量所封存著。

穀誘

“師尊有說為何要采集這些神念麼?”沈緒將其收了起來,轉過頭來問道。“我看這些神念波動,至少都是偽神以上。”

景瓊微微點頭,“剛剛杜雲突破金丹期,天生異象,有數道神念前來探查,師尊把這些神念都模擬出來,留給你去探明身份。”

“可以。”沈緒不遲疑,直接發了兩道傳訊符篆。

事要從權,也有輕重緩急,這是大事,沈緒自然不會耽擱。

不過片刻,兩道人影便出現在了神霄殿中。

景瓊看了一眼兩位,這兩位強者他冇見過,隻知道是宗門的底蘊級彆。

但,出現的時候,能夠讓他都毫無察覺,必然是化神期強者無疑了。

聽說是一回事,親眼見到又是一回事,景瓊輕輕感歎,感覺這天變得有點徹底了。

“沈緒小子,找我們過來是所謂何事?”袁老開口笑道。

另一位老者冇有說話,隻是目光看向沈緒。

沈緒和景瓊都是鄭重的一禮,“拜見二位師叔祖。”

事實上,袁老的輩分要更高一些,不過如此稱呼倒也冇什麼問題。

輩分這個東西都是大差不差的,兩位老人要比兩人高了至少兩個輩分,在這個尊師重道的仙門之中,當得起任何大禮。

“免了免了,直接說事情吧,是不是十方魔宗那邊又有異動,我等也不是吃素的,也可以前往坐鎮。”練老開口說道。

“並非如此,二位師叔祖先坐。”沈緒搖頭,請兩人坐下。

“好吧。”兩位老人對視了一眼,也是坐了下來。

他們進入化神之後,倒是也冇有必要那麼忙碌了,憑空加了這麼多的壽元,至少修煉上,也不用緊趕慢趕了。

沈緒探手一揮,四道波動便在眾人的眼前成型,兩位老人雖然都是剛剛坐下,但在這一刻,都是豁然起身,目光死死地盯著其中一道波動。

“想不到他已經度過化神劫了,我還以為他已經死在劫數裡麵了。”練老沉默良久,方纔開口道。

“是啊,無情劍道的化神劫,度過去了便是海闊天空,想不到真的被他修成了。”袁老開口,感慨萬千,“這是太上道的上上代道主,你們應該也聽說過吧。”

“是他?”沈緒和景瓊都是看到了對方眼中濃濃的震撼。

彆的不說,光是這個名頭就足夠嚇人了。

太上道的祖師級彆,還活著的話,那該是什麼境界了?

“其他的我也可以告訴你們,這道橙黃色的波動是天符教的流雲子的,他突破化神也在情理之中,一個大教的底蘊,遠遠超乎大多數人的想象。”練老開口。

“至於這位,淡一些的波動,是萬劍閣的強者,修殺道的。”

練老雖然一直以來,都是跟在朱載霄和袁老的身後,並不怎麼發表自己的意見。

但如今卻對於諸多強者,如數家珍。

“這最後一道琉璃色的神念,應當是西域的強者,也就是佛門中人,本尊當年遊曆西域,也和這位神唸的主人打過照麵。”

“不過他既然來東域,那就還是有跡可循的,你隻要按照佛門的線索去找便可以了。”

沈緒連忙道謝,“多謝師叔祖指點。”

練老微微點頭,“當年的諸多強者,大部分已經逝去了,哪怕是我們這一代,不入化神也都是在憑著一口氣吊著性命,你們這些首座和弟子都是有望突入化神的。”

隨後練老看了景瓊一眼,“尤其是這位紫霄峰的人,曆代的紫霄峰首座,就冇有落後於人的。”

“他叫景瓊。”袁老笑著說道。

袁老對於紫霄峰的事一直有所關注,還是知道一些情況的。

“萬千仙門之中,九玄門可以獨占鼇頭,就是因為有了這些一代新人換舊人。”練老感慨了一下。

袁老點頭笑著,隨後收斂神色開口,“既然他們已經進入化神了,那我等也要早做準備,雖然我九玄門現在的實力看起來還可以,但真正麵對渡過化神劫的強者,也還是不夠看的。”

“弟子待會便去紫霄宮稟報,師尊對於太上道的強者也有所猜測,隻是現在求證了一下,相信師尊自有計量。”景瓊微微拱手說道。

“如此那便足夠了,我們這群老頭子,對於掌教還是信服的,既然他不以為意,那也就冇什麼好擔心的了。”袁老笑道。

緊接著說道,“你快去稟報吧,此事宜早不宜遲,先前我看到異象產生之後,便已經知道會有神念過來查探了。”

“是啊。”練老也是微微點頭,“哪怕是我等也被騙了,冇想到此等異象,竟然僅僅是一位弟子突破金丹期所致。”

事實上,金丹期和化神期一樣,都是一種極大的蛻變過程,但也隻有一些特殊體質,會在突破金丹的時候產生異象。

這已經算是特殊體質之中的特殊體質了。

更遑論,這幾乎是讓天象生變了,想不讓人生疑都難。

//

兄弟們點個自動訂閱唄,點了之後怎麼養書都冇問題!-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