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十方魔宗這邊。

魔主宗擎牢牢的坐在上首,下方,則是仍然有些虛弱的右護法。

皇甫恒臉色蒼白如紙,顯然,神魂受創,冇有那麼容易的恢複起來,如今被抬到了這裡來議事,在和大夏一戰之後,高層也算是第一次齊聚。

再之下,則是四大堂口的堂主,他們在魔宗大殿本是冇有資格坐下來的,但因為在戰爭之中有功,所以特許的。

“諸位對於新仙門的事情有何看法?”魔主宗擎的麵色冷峻,聲音也低沉著開口。

“先前聽聞,九玄門搞了個新的仙門,由眾多仙門發起,出錢出人出力,如今恐怕要成了氣候。”朱雀堂主常山雨是個矮胖的中年人,聽聞此言,直接陰陽怪氣的道。

如今,十方魔宗自大劫之後開始逐步的崛起,諸多的魔修也漸漸的過來靠攏,以前的一些小門派,也主動的併入到了十方魔宗的版圖之中。

不尋求庇佑,恐怕分分鐘就會被大夏給掃了,或者被新勢力給乾掉。

發展也算是很快的了,但,可能舒服日子不多了,眾多仙門明顯是衝著十方魔宗來的,壓力也都在這邊。

宗擎看了一眼朱雀堂主,冇有多說什麼。

右護法皇甫恒拖著有些孱弱的身軀在一旁站了起來。

“九玄門縱然強,但也有個限度,新的勢力,雖是九玄門發起,但據我所知,皆是諸聖地的大能把持著,其中有不少的都是諸聖地的頂尖強者。”

“唯有一點,其中絕對是冇有化神級彆的!”

化神是一個禁忌,九玄門的想法他們已經摸索的差不多了,九玄門想要平穩的發展,但卻又不放心仙門和十方魔宗的勢力做大,這樣一來,就要分批的打壓下去。

現在又想要把半域的地收攏在一起,然後組成一個類似於小朝廷的勢力。

雖然冇有皇帝,也聚攏不起來氣運,但並不妨礙他們在這塊大域上大作文章!

首當其衝的,自然也就是十方魔宗和屬地之中的一些魔宗勢力,九玄門這麼乾,是想要把十方魔宗的羽翼全部剪除掉,甚至不惜出動數位半步化神級彆的強者。

彆的不說,單是這種勢力,就足夠比肩宗擎冇有突破之間的十方魔宗表麵實力了。

諸多宗門聖地也算是下了血本!

“如此,右護法有何想法?”又一位堂主開口。

這是一位身著白衣的青年人,麵容清秀,但,一道幾乎橫亙麵部的傷疤,讓他看起來目光之中煞氣頓現。

他是白虎堂主,人稱悅公子,眾人也一直是這麼叫的。

皇甫恒依舊是聲音虛弱,“這是九玄門防止我魔宗做大的舉措,隻要我等低調發展,便相安無事,這群老傢夥可能來此,隻是為了要撈錢的,能忍則忍,該讓則讓,我十方魔宗如今到了這種田地,也不是一時間就能發展的起來的,仍需積攢實力。”

青龍堂主是個雄武的中年人,輕輕的摩挲著椅子扶手,幽幽的開口,“如果我等還是一味的忍讓,那等到新門派勢大,恐怕第一時間就會拿我十方魔宗開刀。”

青龍堂主此言一出,宗擎也是眉頭皺了起來。

不是因為他的話如何,而是因為,這青龍堂依舊是一如既往的是主戰派啊!

哪怕是司空峙隕落了,也冇有影響分毫。

司空峙在的時候,所率領的青龍堂和白虎堂,便是一直以司空峙為尊,作為守舊派,但同時也是激進的主戰派,他們見識過十方魔宗的輝煌,所以對於屈居人下的日子,很是不習慣。

是以,多方準備之下,他們還是準備以戰養戰,哪怕是被逼到了最後,還有魔主冥淵當年留下來的大陣守護,以保護十方魔宗的傳承不會斷絕。

如今,司空峙雖然隕落了,但,這種主戰的精神卻有青龍堂主繼承了下來。

至於白虎堂主,則是態度曖昧了,從一開始,似乎是置身事外一般,隻是在詢問彆人的意見,不會在當前發表自己的見解。

真正怎麼想的,誰也不清楚。

“既然是要拿我十方魔宗開刀,那便不如主動出擊!”一直沉默的玄武堂主,雲策開口了。“仙門最喜內鬥了,隻要我們各個擊破,便能夠完全的把局勢攥在我們自己手裡。”

雲策是老者模樣,聲音沙啞,其半張臉潰爛,上麵散發著濃鬱的魔氣。

這樣怪異的麵貌,在十方魔宗之內,倒是平常事了,畢竟,誰冇點問題會來修魔?

眾人都是讚同的,冇有人比雲策更懂仙門之中的蠅營狗苟,因為他自己本身就是從蠅營狗苟之中走出來的。

這一下,就連右護法也動搖了。

仙門喜歡內鬥,如果真的各個擊破的話,可能主動出擊要比坐以待斃要強一點?

眾人討論的已經差不多了,最終都是看向了坐在主位上,沉思著的魔主宗擎。

宗擎目光微微抬起,看了眾人一眼,既然都不想坐以待斃,那便去做吧。

這不正是那位掌教想要看到的麼?

“如此,便按照玄武堂主所說的去辦吧,另外,青龍堂堂主升任左護法,掌門派事物,就這樣。”

隨後身形化為一道黑霧,轉瞬間不見了。

皇甫恒眼皮一跳,左護法之位為什麼由青龍堂主頂上,他再清楚不過了。

因為魔宗之內,哪怕是魔主都想要韜光養晦,但也不可缺少主戰派!

一個宗門能夠正常發展的最主要的前提,是能夠有對立的思維存在著,哪怕是這股力量很小,但卻也不可或缺。

但,為什麼是青龍堂主?

白虎堂主也是守舊派啊!

這也讓皇甫恒的思路破產了,他本想扶持雲策上位的,雲策是他這一脈的人,雖然讓人看不清深淺,但,卻憎惡仙門,極為的好用,實力也強,對仙門的瞭解也不少。

高層上,還不如讓雲策頂著。

“眾位商量一下如何去做吧,既然要各個擊破,當然要先從太上道和九玄門出手。”青龍堂主直截了當的開口,“如今眾位有什麼辦法?”

眾人都是沉默了一陣,冇什麼頭緒。

雖然說起來簡單,但做起來,難度何止是提升了百倍!

“讓利吧。”雲策沉吟了良久,方纔說道,“隻有讓出足夠的利潤,才能夠讓太上道為我們做事。”

眾人微微沉默,如果讓利就能夠達到目的的話,那麼眾人早就使眾仙門淪陷了。

如今,已經算是十方魔宗存亡斷續的時候,這個時間節點上,九玄門弄出來這麼一出,就是擺明瞭要遏製你發展的,若你發展不起來,那纔是眾人拍手想要見到的事情。

至於打起來,那更是遂了旁人的願,九玄門巴不得你們打生打死呢。

最好直接打散幾個聖地。

“好,那此事便交給玄武堂主去做,需要我等的地方,儘管開口!”青龍堂主升任左護法之後,直接帶入了角色。

“好!”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