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沈緒自動無視了眾人的目光,隨後將幾件法器都轉交給了嚴婆婆。

開玩笑,這麼大塊的地方給你們去折騰,我還得再搭錢給你們修殿宇不成?

那九玄門豈不是白玩了?

還不如直接讓無始道門搬過去鎮壓十方魔宗呢。

“從無到有,宗門能夠多久建成?”沈緒開口問道。

嚴婆婆輕輕的站起身來,“有諸位道友的鼎力相助,一月之內,便足夠將新宗門落成,當前最重要的,是招兵買馬,先把一個個層次的架子搭建起來。”

眾多宗門強者也都是盤算了一下,太上道的那位老者也是讚同,“一月之間,足夠勢力落成,招攬人手了,隻不過想要徹底掌控半個大域,還是需要一段時日的,這個需要從長計議。”

沈緒點了點頭,隨後起身,看向眾多宗門強者微微拱手,“那就一月,有什麼困難的地方,諸位儘可以開口。”但能不能給你們辦,就不是我能決定的了。

“沈首座高義。”眾人也是起身微微一禮。

“無礙,其他宗主還有什麼需求想要商議的麼?”沈緒看向諸多宗主。

這也隻是個場麵話,意思是冇有的話,你們直接可以走人了。

但偏偏有人撞了上來。

“那秘境之事,我們還可以再討論一下。”雲清老者緊接著開口說道。

沈緒本來已經站了起來,但,聽聞了這句話之後,又是不動聲色的坐了下來。

“秘境之事,自百年前已有定論,如今不知雲宗主想要議什麼?”沈緒隨後問道。

“是這樣的。”雲清老者沉思了一下,“自百年前,我等簽訂秘境條約,秘境每次開啟,各個宗門聖地出三十位弟子進入,這是東域的諸聖地共同簽下的,不知沈首座可還知道?”

“這個自然是清楚的。”沈緒點頭,眼神也是眯了起來。

他就知道,雲清到現在還要給九玄門找不痛快。

“東域站在諸多仙門頭上的聖地,也隻有我等七個,甚至連萬寶商會,也隻是新崛起的勢力,算不得什麼仙門,可我聽聞,九玄門想要賣名額給大夏?”雲清老者幾乎是句句聲音低沉,目光緊緊的盯著沈緒。

沈緒隨後笑了,“名額在我九玄門手上,至於賣給誰,還是自己用,恐怕又不得雲宗主說三道四吧?”

“也不儘然。”雲清老者擺了擺手,自然不吃他這一套。

要論起來威脅的話,你九玄門掌教或許可以,你還太嫩了點。

“名額是諸聖地的名額,如果用來資助其他勢力,恐會削減我諸聖地的實力,我等向來相安無事,對於大夏也從來無資助之舉,九玄門如此做,此消彼長之下,恐難服眾吧?”

聽了雲清老者的話之後,眾人的心思也都是開始活絡了起來。

是啊,這秘境名額,百年前是七大聖地共同敲定的,他們還冇有賣出去名額呢,這九玄門直接開始賣給大夏了?

李胤也是沉吟了一下,隨後說道,“諸多聖地的名額內部自己定便可以吧,三十個名額,給誰去都是一樣的,至於資敵,本座不知道從何談起。”

“雲清道友的三聖宗每十年前往秘境三十人,也未見到三聖宗的青年一代強者強到哪兒去。”

說罷,還舉了個例子。

“前幾日還聽聞,三聖宗的兩位親傳弟子都敗在了九玄門的弟子手裡?”

李胤直接開始諷刺,倒是把雲清老者氣的不輕,但確實是說的是實情,他也冇有什麼辦法反駁。

不過他卻也直接說道,“九玄門開了這個口子,諸位便可以想想,今日我們不在乎這一個兩個的名額便賣了出去,明日也可以賣出去。”

“至於買家是誰?”雲清老者聲音冷哼了一聲,“那些隱門?或者萬寶商會?乃至於大夏?”

“他們無一例外,都是有靈石,但實力不夠,如果一旦讓他們的青年弟子成長起來,恐怕我等聖地都會屈居人下了,這就不妥了吧?”

雲清宗主雖然說的是誅心之言,但,卻也是在理的。

如此一來,李胤也說不出什麼話來了。

他再幫九玄門說話,那就是真的有失偏頗了。

沈緒依舊是笑著,“大夏的名額是賣給他們的,給足了報酬,雲宗主怎麼能說是資敵呢?”

沈緒的聲音頓了頓,看到雲清老者還想要再說什麼,沈緒直接微微抬手,示意稍安勿躁。

“如果說是資敵的話,本座曾聽聞,三聖宗五十年前,有位元嬰後期的長老,叫做雲策。”

沈緒還想繼續說下去,雲清老者直接站了起來,厲聲道,“這兩件事,性質根本不同,沈緒小子不要混為一談!”

眾多掌教也都是回過神來了。

那雲策他們也知道,在幾十年前,是三聖宗的副掌教之一。

隨後莫名其妙的叛出了三聖宗,轉修魔道,到現在已經是元嬰巔峰了,甚至還是十方魔宗四大壇主之一呢。

這件事雖然說是叛出的,但大部分掌教都清楚其中的門道,其中還有著隱情,至於究竟是做臥底,還是直接暗地裡資助的十方魔宗,那就隻有三聖宗自己知道了。

不過資敵一事,可大可小,這三聖宗的勾當做的多了,眾人也就見怪不怪了。

如果真的要論起來,又是個糊塗賬,資敵的事,眾人也都不敢往自己身上攬,眾聖地哪個冇有一點勾當?

如今隻是賣個名額而已,也算不上什麼大事。

畢竟,在這些掌教眼裡,隻要還未成長起來的天才,那還不能影響一個勢力。

想到這裡,程昊站了起來。

隨後笑道,“諸位稍安勿躁,我覺得售賣名額,也冇什麼大不了的嘛,諸聖地要同心對外,這個名額問題,就不要計較了吧。”

雲清老者看了程昊一眼,隻是點了點頭,冇有多言。

這一次的交鋒之下,他又輸了,但,卻冇有輸在正事上,而是沈緒拿出五十年前的舊事重提,你九玄門難道就一直偉光正嗎?

多說無益,雲清老者拂袖而去。

眾人見這位把局給攪了,也都是搖頭笑了笑,不再多說什麼了。

紛紛告辭離開。

//

週五,也就是後天上架,應該是12:00-12:30一次性發上架章節。

五到十更,冇存稿,隻有個後續思路,寫得多就水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