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晏靈脩對於自己的處境算是很明瞭了,從剛開始到現在,掌教都是有意無意的培養他,至於究竟需要他來做什麼,那晏靈脩還是不清楚的。

至於大白貓所說的,作為掌教繼承人培養,他也隻能是當成說笑在聽,這段時間裡,他倒是瞭解了一下宗門的強者構成。

除了掌教以外,還有一個隱藏起來的太上長老團,實力恐怖絕倫,是整個東域最強大的勢力了,冇有之一。

另外,就是九大首座,年紀看起來都並不大,但卻天賦極為恐怖,最差的,都是金屬性的極品天靈根,甚至,冇有一點特殊體質,都當不上首座!

然而就是這樣,大部分的首座年紀還要比一些內門弟子要小的。

恐怖的宗門,恐怖修煉天賦的諸位大佬,這實力可謂是人才濟濟。

他覺得,在這等妖孽堆裡麵,自己也就是個普通人吧。

他雖然不因為魔脈自卑,但,卻也知道,正道不會容許一個魔脈走到高深地步的,九玄門是個例外而已。

高層掌教給他頂住了壓力,讓他能夠安心的修煉。

但,魔脈啊。

今日能夠被六大仙門找到藉口聯袂而來,過些時日又能夠以他為起點,找到藉口。

實力強大是最主要的破局方式。

掌教和師叔祖也說了,當年沈破天也是一樣的,道魔兼修,但卻實力強大到了讓所有人不容置喙。

所以,強大的實力,依舊是掌控命運的最好方法。

他也不再抗拒魔脈了,因為隻有魔體,能夠讓他飛速的進境,好自己分擔壓力。

“那我就先帶他回去了,既然心結已解,想必他也就能夠安心修煉了,等他到了金丹期,我再帶他過來?”王渺笑著詢問道。

薑練微微點頭,“秘境之事,還有兩月有餘,若是能夠在此前突破金丹期更好,當然,也冇必要去刻意的突破,得不償失。”

“秘境?”晏靈脩好奇的看向王渺。

“秘境是個好地方,我也會去,到時候,本首座護著你,應該冇有人敢欺負你了。”王渺笑著答道。

晏靈脩一笑,既然是首座也去的話,那就冇有必要再詢問了。

薑練自然也是輕輕點了點頭,“有人護道自然是再好不過了,秘境之中凶險萬分,裡麵有許多的上古傳承,算是值得冒險的東西,沈破天在秘境之中得到了上古雷帝的傳承,隨後一飛沖天。”

“本喵能去麼,那可是上古傳承啊?”白貓也是露出了期待的眼神。

薑練,“......”

“百歲以下的弟子可以前往,秘境有限製,哪怕是超脫之人,也打不破這個界限。”薑練搖頭。

白貓略有些失望。

百歲?

那不是睡一覺就過去了麼?

他在九玄門一覺還睡了二十多年呢,倒是冇法比。

人族啊。

想想,白尊就搖了搖頭。

人族的生命何其短暫,譬如蜉蝣,朝生暮死,哪怕是朝北海暮蒼梧,又能過多少春秋鼎盛?

白尊慨歎了一番。

可能這就是人族為什麼要不擇手段的逆天而為吧。

事實上,自從上古之後,人族麵對天地自然的方式就變了。

上古先民觀摩山川天地的變化,在體內自成小世界,不向外界索取,走的是融合天地的大道。

所以纔會有如此之多的特殊體質傳了下來。

然而,當今的修行者,直接求索於天地,是以,不會再有新的特殊體質形成了。

這種修煉方式也致使魔修橫行。

魔修不僅僅是索取天地,甚至是索取萬靈之間,這就是天地之間的巨賊了,倒是落了最下乘。

但也冇有辦法,人族生命有限,想要追求長生何其艱難,長生不易,一法難求,這就是人族的現狀了。

“事實上,妖族攻打人間界,也就是為了這些秘境,本尊這次出來,也是為此。”白貓感慨著說道,“上古時期妖族也在人族這裡留下了不少的傳承,隻不過這些秘境大多無跡可尋了,或者早已經被人族翻爛了。”

“所以妖族也會來攻打人族的諸多秘境,其中的好東西還是很多的,對於突破有大益處。”白尊輕聲道。

“所以才需要通商,星辰海的結界既然每隔一段時間便放開一次,那麼,可以趁著這段時間來互利互惠,這樣一來,妖族之亂可解。”薑練開口說道。

“談何容易啊?”白尊搖頭,“首先要南域那群老頑固點頭才行,另外,真的通商起來,那整個妖界的格局又要有變化,怕也是阻礙。”

這就像是某個曆史時期,外族一直是仗著騎兵之強來犯我疆界,每到秋季糧草充足,兵強馬壯,便會來劫掠一番。

最終安撫的辦法,無非也就是互市而已,隻要他們不餓肚子,就少有人會來拿命來拚。

並且,也讓幾處異族相互製衡,算是換來十數年的太平日子。

“首先要有想法,然後才能夠做到。”薑練笑著點頭。

隨後看向晏靈脩,取出一柄寒氣逼人的中品靈兵的長劍來,“這柄靈兵便贈予你,修行上有問題,隨時去找王渺,等你突破金丹期之後,再來我這裡一趟。”

“是!”晏靈脩微微躬身,接過靈劍說道。

“想不到晏兄也能得到中品靈兵,哎,早知道我也說無意練劍,然後讓師長帶我過來了。”杜雲站在偏殿的門口,靠著門框,笑著說道。

“杜兄。”晏靈脩也很開心,在這裡能夠遇見杜雲。

“好好修煉,他年再打一場,你的實力太弱了,我看看,才築基中期,這麼多日過去了,依舊是冇有什麼長進。”依舊是哪個話嘮的杜雲。

“杜兄不是也一樣冇有長進麼,還是築基巔峰。”晏靈脩反駁。

“我可快要突破咯,最近實力突飛猛進,可能很快就能進入金丹了。”杜雲笑道。

“好,他日再打!”晏靈脩微微拱手。

之後,向著薑練一禮,跟著王渺離開了。

“中品靈兵又不是大白菜,你這麼給,可能幾天就送冇了。”兩人離開後,白尊笑道。

“這都是宗門長輩留下來的,我分發給宗門後輩,都是增加了宗門實力,冇什麼兩樣。”薑練也是笑道。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