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等到薑練到達陣中央的時候,隻見到了一個祭壇。祭壇後麵,則是被禁錮住的人,零零散散有著上百。

最前方,被禁錮住的大約有十個,都是金丹期實力,其中便包括靈劍閣的閣主,和三個身穿九玄門服飾的弟子,其餘的,就有著散修和大夏的強者。

“這是要乾一票大的麼,滅了一個小門派當祭品,又收羅了這麼多的金丹期,這些魔頭是把腦子修壞了吧,真不怕和全天下為敵?”薑練不禁咂舌。

這是修為高的,至於金丹期以下的,都已經是冇了生機。

這裡的建築物都被強大的力量夷為平地。

薑練看了過去,饒是他的心性,也看的眉頭微鎖。

這是個用人骨堆積成的祭台,古老玄奧的符文刻在上麵。

不斷的有著血液滲透進去,符文閃爍著暗紅色的光。

周邊血霧的源頭,便是這祭壇了。

高一丈有餘,如同一座小山。

一位形容枯槁的老者正站在祭壇下麵,像填柴火一樣,向裡麵投入著被封禁的屍體。

被投入的這些屍體大多數生前修為都不高,看起來都是一些靈劍閣的弟子。

皆被封住了周身穴竅,甚至就連靈魂也被秘法鎖了起來,剛投入祭壇之中,便被一道血色的火光吞冇。

徹底的身死魂滅,永不超生!

這就是魔修手段,殘忍至極,不留下任何生機。

而且,看起來扔這些東西都還並未開啟真正的祭祀,隻是為了讓裡麵的東西醒過來?

老者看到薑練走過來,猩紅的眼眸微微抬起,隨後怪笑道,“想不到你是最後入陣,卻是最先走到這裡的。”

“本來是等下月初一再拿那幾位金丹進行大祭的,不過你們真是給了我個驚喜啊,或許不用等到下月了,這大祭,還需要兩位元嬰期便成了,乖乖做我的祭品,放心,不會有一絲的痛楚。”

老者看著薑練,不僅冇有畏懼,甚至,隱隱間還有著嗜血的興奮。

“就憑你?”薑練不屑的輕笑了一聲。

他自然能夠看得出,老者的實力,僅僅是元嬰初期,並且,是用秘法強行提上來的。

根本不值一提,讓薑練防備的,是祭壇裡的東西。

因為裡麵的氣息強大到了讓薑練都正視的地步,甚至,還在不斷的增強著,已經快要復甦了。

轟!

一道巨大的聲響傳出,周邊一直籠罩著的血色霧氣飛速的散去。

一直困住三位元嬰的大陣,終於是被破了!

就連那位老者,口中也是大口大口的噴出鮮血來,但其目光瘋狂,“你們,都要死,都要死!”

在大陣被破的刹那,在血色祭台的四周位置,飛出了四道血色光芒,

薑練不動聲色的將那幾道血色光芒收了起來,他也冇看這是什麼,但應該是某種寶物,能夠鎮壓大陣這麼久,且困住了三位元嬰期,怕是了不得的東西。

血衣老者看到薑練的動作,又是氣的哇的吐出一口鮮血來,用怨毒的目光看向薑練。

薑練冇有理會老者的目光,他隻是感受到了五道氣息飛速的向著這裡趕來。

最先趕到的,是景霄峰首座王渺,一身青衣,麵容俊朗,隻是此刻的髮梢略有些淩亂,身上也有著幾道血痕,看起來在陣中也是吃了不小的虧。

見到薑練的刹那,哪怕是隻有七八分像,但那種氣質,再加上紫霄劍,也是讓王渺幾乎是脫口而出,“師......”

薑練連忙傳音,說不要暴露身份。

王渺這纔回過神來,這裡的一切,定然和十方魔宗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這個時候,若是暴露師尊身份,定然會引來十方魔宗不計代價的追殺。

十方魔宗和九玄門的積怨已深,到了不可調和的地步,這是正道和魔道的必然。

好險好險。

不過,卻也是默默的站在了薑練的身邊,目光凝重的看著祭壇。

幾乎是談話的功夫,兩位身著錦衣的老者便到了。

薑練已經瞭解到,大夏此次前來的,是神軍閣的兩位元嬰初期強者,分彆為陳閣老和李閣老。

三位元嬰,這個陣容,隻要是不惹上那些超級宗門,幾乎是可以橫著走了。

兩人龍行虎步,目光如電,幾乎是同一時間,將目光落在了薑練的身上。

“這位是?”

“我門中高手。”王渺不願多說,隻是淡淡的說道。

“如此甚好。”

多一位強者便多一分力,兩人對視了一眼,之後,便也是看向了祭壇。

“都來齊了?剩下的兩個小傢夥我也不等了,那就開始吧。”枯槁的血衣老者依舊是怪笑著,麵對四位元嬰,怡然不懼。

至於神軍閣的兩位閣老也是緊鎖著眉頭,目光緊緊的盯著祭壇。

薑練握住紫霄劍,給王渺傳音道,“待會兒動起手來,你去救人,剩下的交給我。”

王渺微微點頭,不用多懷疑,薑練絕對是有說這個話的實力的。

“愣著乾什麼,上!”

這個時候,對麵還在說話就是拖延時間,看血衣老者有恃無恐的樣子,必然是有著大恐怖在其身後。

薑練喝了一聲,提起紫霄劍便向著祭台上轟了過去。

元嬰中期的實力瞬間爆發出來,讓神軍閣的兩位閣老也是震撼了一瞬。

要知道,他們神軍閣中修為僅次於閣主的於閣老,也就是元嬰中期左右,甚至實力還冇眼前之人強。

這就是九玄門麼。

仙門之首的底蘊!

紫霄劍綻放出漫天紫色光芒,卻被一層淡淡的血霧給擋了下來。

冇有出乎薑練的預料,第二道劍氣隨之砸落下來。

兩位閣老和王渺也不遲疑,抽出靈兵,皆是化為了一道光芒,向著血霧上轟了過去。

四位元嬰出手,血霧瞬間搖搖欲墜。

但是裡麵的老者卻是絲毫冇有慌張,繼續的將那群屍體投入祭壇裡。

同時不停的施展法訣,隨著血霧轟然破碎,老者的元嬰遁出,冇有絲毫猶豫的投入了祭壇之中。

紫霄劍的紫色劍氣也隨之落入了祭壇上,血色的祭壇瞬間七零八落的炸開。

不過,像是引動了什麼一般,周遭開始地動山搖起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