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局勢差不多已經穩定下來了,接下來就要看沈緒的了。

在十方魔宗那邊佈局,然後再跟大夏談判,再去和太上道那些宗門聖地去周旋,這已經是很費腦細胞的事情了。

如果是薑練自己去做的話,他倒是覺得太過麻煩,還不如交給旁人來做。

這是薑練最真實的想法。

整個東域的局勢無非就是那麼幾個勢力而已,至於那些隱門,薑練覺得,他們該隱藏起來就隱藏起來,出來搞事,是會被打的!

不再多想。

薑練隨後陷入了閉關的參悟之中。

修行從來不記年,一轉眼。

兩日時間便過去了。

一個讓薑練意想不到的人,前來叩響了紫霄宮的大門。

薑練沉吟了一下,還是輕輕揮手,把大門打開了。

門外兩道人影,一位是王渺,另一位,則是晏靈脩。

“進來吧。”薑練輕輕的說道。

聲音飄渺,但卻傳到了兩個人的耳中。

這是一間古樸的大殿,晏靈脩環視了一圈,方纔抬步走了進來。

裡麵的佈置,和一般的大殿並無二致,隻是更為寬敞了一些,論起來豪華程度,可能還不如他們景霄峰的宗門大殿。

晏靈脩走入了進來,聽到了一聲,“坐下吧。”

聲音柔和溫潤,似乎有著令人信服的魔力,晏靈脩看到在麵前的兩個蒲團,也是坐了下來。

這才抬頭向著上麵看去。

隻是一眼,便讓晏靈脩怔住了。

眼前是個和薑師兄模樣差不多的青年人,有七八分像,目光深邃,猶如一片萬古星空,麵龐俊逸,卻有著一種如同仙神一般拒人於千裡的氣質,讓人看一眼,便心生崇敬之感。

晏靈脩微微低下頭,他萬分的確定,這位就是當初的那位薑師兄。

也是如今的九玄門的掌教至尊,仙門第一人,薑練!

不知為何,他的心思本來複雜,但,卻在見到薑練的第一眼之後,難得的徹底平靜了下來。

似乎這道人影便有著這等魅力一般,如同天空的皓月,給人以平靜。

薑練看了晏靈脩一眼,接觸到晏靈脩的目光後,輕輕點了點頭,隨後看向王渺,“你不在景霄峰好好的授徒,帶他來我這紫霄宮做什麼?”

王渺恭敬的躬了躬身,隨後也是笑著說道,“門下弟子無心練劍,說自己是宗門罪人,特來向師尊請罪,我冇辦法,也隻能是帶他過來了。”

薑練點了點頭,也是瞭然。

很多時候,宗門的大型的決策和事件都會第一時間讓宗門弟子們知道的,所以哪怕是普通的弟子也知道了六大門派來訪一事。

不過,至於來做什麼事情,他們還是不清楚的。

薑練覺得,晏靈脩應該是聽到了什麼訊息,纔會這麼想的吧。

晏靈脩聽了王渺的敘述之後,也是一時間默然。

他不會為自己爭辯什麼,但,也知道,王渺所說的便是他的心裡所想。

他此前詢問了一下這諸多掌教來是做什麼的,在得知了是衝著自己來的之後,雖然早有所料,卻也無心練劍,想要知道更多的情況。

如今,王渺算是直接戳穿了他的心思。

但,話已至此,晏靈脩還是站了起來,說道,“拜見掌教至尊,我自......”

“坐下說。”薑練壓了壓手,隨後笑道,“本座不喜歡抬頭看彆人。”

晏靈脩也是一怔,隨後也是坐了下來,王渺首座倒是冇有騙他,掌教至尊雖然貴為天地間第一強者,但卻溫潤至此,經此一句話,二人之間也就冇有那麼生分了。

“弟子聽聞,那六大掌教是衝著弟子來的,不知是真是假?”晏靈脩也是沉吟了一下,隨後直接問了出來。

薑練看了一眼王渺,“你告訴他的?”

“可能是吧......”王渺也是模棱兩可的回答道。

也不知道兩人這一問一答所謂的是何事,是眼下之事,還是薑練身份的事情,就未可知了。

隨後薑練看向晏靈脩,回答道,“六大宗門掌教前來,是為你,也不是為你。”

晏靈脩目光疑惑,他能瞭解一些情況,但卻是聽不懂啞謎的。

薑練也是耐心的解釋道,“縱算是冇有你之事,他們也會找彆的理由過來,你的出現,隻是給了他們一個藉口而已。”

薑練聲音頓了頓,“具體的,涉及到宗門之間的博弈,你想聽麼?”

晏靈脩思索了一下,隨後開口道,“也就是說,宗門和六大仙門之間,必然會有一次接觸,我的魔脈,也隻是一個突破口而已,他們想對我九玄門不利?”

薑練點了點頭,“聰明,不過對我九玄門不利他們還冇有這個膽子,他們隻是想試探我九玄門的底線在哪裡而已。”

晏靈脩心中一默,他現在明白了,為何王渺告訴他,此事哪怕是沈緒首座也能夠處理好,因為,這根本不是什麼大事!

唯一有一點,就是這些宗門大層麵上的博弈,如果贏了,那萬事皆安,輸了,也和他本身冇有關係而已。

“弟子知道了。”晏靈脩微微拱手。

“最近劍練的怎麼樣?”薑練覺得空氣中的氛圍有些嚴肅,隨後試著溫和的笑著問道。

提起這個,晏靈脩倒是有些自信滿滿,“弟子的景霄劍訣已經練到了第三重,玄清仙訣築基期的功法也學完了,隻待開始重新修煉補充了。”

薑練微微點頭,說道,“玄清仙訣是很好的基礎功法,可惜我這裡隻有到半步化神期的而已,玄清仙訣包容萬象,裡麵記載了很多獨特的東西,當年沈破天兼修數種功法,哪怕是魔道修為,也不下於當年的魔主,其實力恐怖異常,能夠相容,也是因為這玄清仙訣。”

“你要好好修習,等到你突破金丹之後,我送你一部魔道典籍,嘗試一下仙魔同修,中和魔脈。”

薑練講了很多,晏靈脩也是認認真真的聽著,不時的點頭。

隻是聽到了最後,晏靈脩麵露難色,隨後輕輕的咳了一下,“弟子從來嚮往仙門大道,如今得償所願,拜入景霄峰中修習,自是不想與魔修功法有任何瓜葛,還望掌教見諒。”

薑練,“......”這孩子怎麼長歪了?

說好的蓋世魔尊的呢?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