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忙完了大殿裡的所有事情,沈緒直接來到紫霄宮外。

他想了想,這段時間來大殿的次數,比以往每一年來的次數都多。

先前宗門無事,他大可以獨自做主,但現在很多的事情已經超出了他的掌控,不得不來請教。

行差踏錯之下,便有可能是一個勢力的災難,很多時候他也強迫自己不這麼想,但很遺憾,他做的每一個決定,都影響著東域的格局變動。

是以,他不能獨斷專行,更需要事事親力親為,但很多超出他掌控的東西,也需要有人來引導他。

想了想,還是叩開了那道門。

“進來吧。”薑練聲音輕輕的說道。

這道聲音給了他極大的安全感,他也不再迷茫彷徨,而是大步的走入了進去。

“坐吧。”白尊坐在一旁,也是好奇的看著他,“這三日之內來了兩趟,看起來你還是很喜歡這裡的嘛。”

“前輩休要調侃我了,最近的事情讓我一個頭兩個大,如果不來請教的話,可能失之毫厘,謬之千裡。”沈緒苦笑道。

“倒是也不至於。”白尊用短胖的爪子拍了拍他的手背。

“你家宗主是很信任你的,先前他就說了,很多時候你自己決定便可,當然了,你選擇來請教也不是什麼大事,反正他也不閉關,我看他修煉可能已經到了瓶頸了。”

白尊很不厚道的當麵在說壞話,薑練隻能是輕笑著搖了搖頭。

對他來說,確實是已經到了一個瓶頸,而且還是大瓶頸。

多年的積累,讓他輕而易舉的踏過了化神,也在半年之內,足夠衝擊化神劫,這是很難想象的事情。

但問題也就是出在這裡,修行太快,心境還是勉強差了一些,所以這段時間都在打磨心境,甚至於說,他這段時間也在看佛經。

佛說,凡有所相,皆為虛妄。

佛又說,心如工畫師,能畫諸世間,五蘊悉從生,無法而不造。

很多時候,佛經之中的至理,讓人猜不透,也不想悟。

可能也是他冇有佛心和佛緣吧,總之,他的道和一些人是不同的,當時不急於一時突破,很多東西他還冇有悟透。

“拜見師尊。”沈緒還是鄭重的一禮,方纔坐下。

“不不必多禮,你是來詢問新的勢力的事吧。”薑練笑著說道。

“請師尊明示,我覺得新勢力的事情,將是我九玄門在東域佈局之中最重要的一步棋了。”

沈緒雖然跟隨薑練學了這麼久,也自動的代入到一個下棋人的角色裡,儘管如此,卻也是想不通。“我宗門什麼都不必做,隻需要發起之後,提供一位元嬰後期的強者傳達我們的想法便可以了。”

“那這個新的勢力,我九玄門就不要話語權了嗎?”沈緒微微錯愕。

他覺得,宗門不僅要派出至強者,還要在其中占據主導地位,畢竟是半個大域的掌控權,其中的利益,絕對能夠讓任何一個宗門眼紅。

“首先要弄清楚一件事情,我九玄門哪怕是僅僅過去一位金丹期弟子,也是冇人敢忽視的。”

薑練聲音頓了頓,“至於其他的利益,都可以讓給他們,隨他們折騰去吧,他們也會看到我九玄門對其不感興趣,自然會更加投入了。”

沈緒倒是瞭解了一些薑練的想法,這個新的宗門勢力,是用來對標十方魔宗的。

為了遏製十方魔宗的發展,纔會想到用諸多聖地,來製衡,但是眾人是否會為了這一點的利益去平衡十方魔宗?

“那他們若是不動心我們該如何應對?”沈緒繼續問道。“比如說他們隻是派遣一些低等級的強者前往?”

薑練點了點頭,“你這個問題問的好。”

問的薑練根本就冇有想過,也不存在思考,他覺得沈緒的想法有些問題。

首先新勢力是用十方魔宗來打壓諸聖地的,而不是用來對十方魔宗下手的!

隨後薑練用無比肯定的語氣回答道,“先不說你的想法本就不可能的。”

“姑且就算實現了,他們不動心就更好了,半域之地,哪怕是被大夏清掃過一次了,也依舊是巨大的利益。”

“他們真的不動心的話,我九玄門和無始道門,兩大宗門的聯合,便足夠頂住十方魔宗的壓力了,到時候,和魔族通交易,定然也能夠快速的發展起來。”

薑練語重心長的說道,“掌門令羽在你手裡,隻要你一聲令下,無始道門整個宗門都能搬到大陽境去,是以,不必擔憂。”

沈緒,“......”

未曾設想過的道路。

“掌門令羽,這麼好用?”沈緒倒是有些意外。

“對無始道門就是這麼好用,哪怕是他們現在和我們貌合神離,但,這個令羽依舊是足夠鉗製他們的。”薑練笑道,“所以,放心大膽的去用就是了。”

白尊聽了一會,也彆過頭來,“這也是陽謀?他們看出來都還會上套的那種?”

“這個實力上,冇有傻子,他們自然能看出來,不過,利益當前,不允許他們遲疑。”薑練輕輕點頭,“自古清酒紅人麵,財帛可以動心間,從來如此。”

“那本尊懂了,隻要是有利益驅逐,他們什麼事都能做出來的是吧?”白尊也是說道。

“是啊,他們對於宗門的利益,看的比自己的生命都重要,去平衡十方魔宗,隻能削弱他們一點的實力而已,但,有了新的勢力作為支撐點,野心就會膨脹起來,到時,直接對十方魔宗下手,也未可知。”薑練點頭。“隻要對立起來,新仇舊恨,就夠他們忙活的了。”

“這很陰損。”白尊豎了個大拇指,“不愧是你啊!”

“不過,如此大的地盤,就拱手讓人了,是不是有點可惜?”沈緒也是茅塞頓開,隻是感慨了一句。

“放長餌,才能釣到大魚,太上道的人太精明瞭,不拿出讓他們心動的條件,可能讓他們跟我們一起抵禦妖魔二族都困難。”薑練也是感歎,“他們是真的想要坐山觀虎鬥,不過本座怎麼可能叫他們如願。”

“這大概是最後一步棋,我九玄門也該享受一段時間安心發展的日子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