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大殿內,眾多掌教依次的坐下,無始道門的門主李胤和太上道的程昊坐在上首。

眾人卻隱隱間以太上道為首。

這一點,所有人都能夠看出來,沈緒也不點破。

東域的諸多實力,排名都不分先後的,但,實力強,勢力大的,必然會成為領袖,這是毋庸置疑的。

東域的仙門以九玄門為尊,但,在很多場合,都是隱隱以太上道為首的。

畢竟,九玄門的根基淺薄,能夠橫壓一世全靠從初祖到現在每一代之中都有絕世妖孽湧現。

太上道雖然經曆大劫,但那之後,便已經低調內斂起來了,安心的發展實力,憑藉著深厚底蘊,再站起來也不是難事。

薑練自然也不會太過獨斷專行了。

九玄門雖然強,但,強也有個限度,很多時候,強大到了極致,就是衰敗的開端了。

所以,平衡纔是硬道理。

當年強大如那位無情道尊,實力隻差一步便能夠超脫的強者,不也還是死在了眾多仙門的圍攻之下。

強大如魔主冥淵,也都是前車之鑒,甚至,斬殺冥淵的紫霄劍,還懸在他的腰間,日日夜夜的提醒他不要迷失在實力和權利的漩渦中。

萬事要謀而後定,安而後動。

王朝的興盛很難,但,衰敗,也就在那一瞬一念之間。

資治通鑒的第一篇,便記載了三家分晉的故事,何等強大的王朝,也逃不過存亡斷續的劫數,古來如此。

更遑論是仙道門派了,這種級彆的存在,隻要是有一位妖孽出,便足夠延續很長一段時間,但,若是青黃不接,覆滅的也很快。

旁人羨慕你,但同時,卻也想要把你吃掉。

這是個吃人的修仙界,強大,並不代表著可以為所欲為。

強大到了極致,超然物外,那自然也冇有心思爭奪這些,更強者有更大的考驗罷了,天覆之,地載之,東域尚且險地無數,葬了多少的化神期也未可知。

“早就聽聞,薑掌教破入化神期,卻一直冇有來得及祝賀,今日聯袂而來,先要恭賀薑掌教破入化神,為我仙門增添一大絕世強者。”程昊率先起身,笑著說道。

他們自然也知道朱載霄也破入了化神,但,他們卻並不打算對朱載霄有什麼言辭,隻當他還未突破便是了。

直到這次十方魔宗之戰纔將這位化神期祭出來,那就證明,九玄門並不想暴露太多東西。

九玄門既然想要藏,那他們也不會點破。

朱載霄一突破,不知道激勵了多少的強者想要破入化神的誌向。

但,很可惜的是,他們雖然和朱載霄處於同一個時代,也曾經打過無數次交道,但他們還未尋找到突破的契機。

“多謝諸位掌教掛念,掌教若是知道諸位還在念著他,定然歡喜的。”沈緒也是笑著說道。

“哪裡哪裡,薑掌教破入化神,便覆滅了十方魔宗十之七八的勢力,這絕對是一大壯舉,百年前,貴宗掌教捨身赴死,斬殺魔主冥淵,如今,薑掌教依舊是雷厲風行,彈指震魔,絕對是我東域聖地之福啊。”三聖宗的雲清老者也是笑著起身恭喜道。

沈緒輕輕的笑了笑,聽著雲清老者埋釘子的話,也知道交鋒就要來了。

“想必雲宗主是弄錯了,我九玄門從未參加震魔之事,一切都是因十方魔宗覆滅大夏一境百姓開始,這是大夏和十方魔宗的恩怨,與我九玄門毫無瓜葛。”沈緒輕輕的感慨了一下。

隨後繼續說道,“我九玄門有悲天憫人之心,掌教至尊不忍見到那些低等級的,由於資質不高才轉修魔的小魔修全然覆滅,隻待他們幡然醒悟,便去給兩方講和,不說功在千秋,卻也至少能夠挽救幾條性命。”

“那可能是老夫記錯了吧。”雲清老者也不尷尬,隻是笑了笑,輕輕的揉了揉額頭,“可能是老夫老了,這腦袋也不中用了。”

隨後雲清繼續笑著說道,“薑掌教確有悲憫之心,不忍數十萬的將士折戟,也不忍那些低等魔修自取滅亡,自是濤天的功德。”

“前輩謬讚了。”沈緒依舊是溫和的笑道。

雲清點了點頭,隨後似是疑惑的問道,“不過老夫有一事不明,老夫曾聽聞,九玄門的掌教至尊收入了宗門一位魔修弟子,不知是否確有其事?”

沈緒眼神微微的眯了起來,“先生莫不是說笑了,我九玄門是仙門大派,使用的都是正統的仙門功法,也從未有什麼魔修出現,不知雲掌門所講的魔修之事是從何處聽聞?謗我九玄門聲譽者,您說是不是該殺?”

此話一出。

大殿內的局勢頓時間劍拔弩張了起來。

眾位掌教級彆的人物皆是看著麵前的年輕的九玄門代掌教,暗道了一聲不好對付。

就待雲清還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

眾人眸光齊齊一頓,隨後,龐大無比的數道靈識皆是向著外麵溢散了出去。

在靈識的感應中,他們看到了一尊在無儘雷海之中的強大身影,馭使雷霆,貫穿天地。

這一刻,眾人不由得齊齊的站了起來。

儘管這位弟子的實力低微,但,他們卻是恍惚間看到了一位至強者的影子,和腦海之中的一個印象緩緩地重疊了起來。

“這是......雷屬性極品天靈根?”萬劍閣的南宮權神色凝重。

“太像當年的沈破天道友了。”程昊也是張大了嘴巴。“當年妖界星辰海結界潰散,沈道友以一己之力鎮壓十尊大妖,便是如此威勢。”

“果然是絕代風姿,與當年的沈道友並無二致,九玄門又出奇才啊!”天符教的教主北冥上人感慨道。

“有此子,可保九玄門三代不衰。”陰傀宗的一位佝僂老者也是頗為震撼的說道。

不過,很快,他們便感受到靈識受阻,隻見到一層薄薄的白霧,靈識之中的那道身影再無痕跡。

眾人這才意識到,這樣窺探一個宗門的演武場,可能會引得大能震怒。

但,能夠阻隔他們靈識查探的,至少也要是化神期......

這九玄門臥虎藏龍,太可怕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