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台上的隻能夠看到一青一紫兩道身影,不斷的傳出轟鳴的聲音。

雖然兩人的實力冇有多強,但,卻是極具觀賞性的。

整個過程,都在快速的進行著。

這不僅僅是試探了,雖然冇有儘全力,但卻是在拚內耗的。

這是比鬥最完美的步驟,先是試探,然後消耗,最後一招製敵,對於實力差不多的來說,靈氣的品質和濃厚程度,也是比拚的關鍵。

乃至於生死搏殺,兩人互不相讓的時候,也是這般去做的。

是以,從一開始,兩人便已經決定好瞭如何去做。

很快,兩人在一瞬間出手,在又一次的轟鳴中,兩人迅速分開,站在擂台的兩端。

“要決出勝負了麼?”一位九玄門的弟子感慨的說道。

三聖宗的姬天羽也是輕輕的點了點頭,“二位師弟都是人中龍鳳,應當算是不相上下的,看看這一招之後,便能夠評判勝負了。”

一道道的強橫氣息在兩人身旁凝聚。

黎風周身閃爍著青色的罡風,每一道的風中,都像是帶著刀刃一般,閃爍著青色的光芒,讓人不禁心神震顫。

沈穹麵色沉靜,不悲不喜,隻是帶著些許凝重。

下一刻,周身紫色的雷電之力閃動,一道無邊的雷海自他為中心形成,空中紫電蔓延。

在這一刻,以他為中心,天地間的一切彷彿都不存在了一般,他就是雷霆之中的王!是這諸天萬族的恐怖劫數!

整個人的氣勢,如同在雷海之中誕生的絕代神祗一般。

薑練麵色一肅。

看了一眼身旁的袁老,袁老更是身體緊繃著,目光死死的盯著那道身影,連呼吸都侷促了起來。

雷蛇舞動,氣勢漫空,像是一尊古老的神王。

不僅僅是因為這個,才讓兩人麵色變動,而是,當前的人影,絕對是能夠和眾人眼中的某人重合起來。

幾乎是不差分毫!

隻是多了些青澀稚嫩,少了一點威嚴霸道而已!

但,這個是可以用時間來彌補的,沈破天在這個年齡的時候,也不過就是這樣而已。

薑練是想起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當年係統告訴他,隻要兢兢業業的當反派,派出小弟去給主角找麻煩,送裝備,就能夠在主角離開之後,送他回去。

他倒是這麼做的,除了派出去的那群小弟被打的親媽都認不出來以外,他自己也和沈破天打過不止一次。

不能說有負無勝吧,最開始的時候,還能夠穩壓主角一頭的,但,自從沈破天去了一趟秘境之後,回來形勢就變了,哪怕他也在秘境之中獲得了機緣,也比不過主角啊!

不僅僅是打不過,而且那種差距,足夠用無數個他來衡量。

好在他能屈能伸,最後握手言和。

這就是主角麼,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確實是升級的太快了。

所以他纔打算給沈穹一個秘境名額,回來之後,肯定也是實力暴漲,若是趕在大世開啟前頭離開玄清大陸,那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了,他可不想跟主角打交道。

不過年幼的主角看起來還不錯,但卻也是養不住的,至少薑練覺得是這樣的。

好男兒誌在四方,他們和自己這隻想找個地方養老的人不一樣。

轉眼間,他已經一百多歲了,穿書也一百年了,從未離開過玄清大陸,也從未離開過九玄門。

但,主角肯定不是這麼想的,他們生來就有著龐大的氣運,也有著屬於他們的使命和責任,這是逃脫不掉的。

是以,薑練隻能用培養風漪的方法去培養他。

九玄門雖攀不上你,但,至少也有香火情在,你隻要不給我惹禍,出門之後,彆說我是你的師門,就完全可以了。

“晦氣,怎麼又想起他來了。”薑練輕輕的歎息了一下。

至於袁老,則是石化了一樣,隻是喃喃的道,“像,真的太像了,我九玄門複興有望了,當年沈破天一己之力,把九玄門抬到了東域至強的高度,如今一個沈穹,真是天佑我九玄門呐。”

看著都快流出眼淚的袁老,薑練倒是有些不忍心打斷了。

確實是天佑我九玄門,冇有這位的話,在劇情裡,可能我九玄門還能苟延殘喘一段時間,還能晚點被滅。

當前這臥龍鳳雛,如果冇有他把控著點的話,可能真的會給九玄門帶來災殃。

不過當前也無所謂了,至少他能給安排點什麼事做,不能讓這位閒置下來惹禍就是了。

至於等到這兩位破入化神,不受掌控的時候,薑練自然也能夠穩定住局勢了,該背的鍋九玄門就背,不該背的,你們可以去找他爹去啊!

“薑練小子,你看啊,這是不是代表著我們九玄門複興有望了,老夫空活了幾百歲,卻難為仙門填一草一瓦,隻有這些天才弟子,纔是宗門崛起的希望!”老者越說越激動。

薑練擺了擺手,打斷道,“沈破天當初怎麼樣?”

“自然是無敵東域,成為當世的唯一一位化神期強者,實力強大到了冇邊。”老者如數家珍。

“最後呢?”

“最後,離開東域,逍遙天地了。”袁老說著說著臉色慢慢的從激動之中退了出來。

是啊,離開的天才,雖然已經有了個名頭,震懾了魔宗數十年不敢有所動作,但,人一走,茶就涼,很多時候,這都是冇有辦法掌控的。

誰也不知道他多久能夠回來,所以能夠震懾一二,但,若是長久的不回來,那彆人就以為你回不來了。

“所以啊,我們要不要想辦法留住他。”袁老沉吟了一下,說道,“哪怕是二十年,也足夠給宗門帶來天翻地覆的變化了,到時候,我九玄門下一代弟子也起來了,自然是蒸蒸日上。”

“不行啊。”薑練笑道,“可能也就是我能看的上九玄門的掌教之位了,至於這位,我覺得,你把掌教之位送給他,他都不一定要的,白白蹉跎了二十年的光陰,用來修煉力爭上遊,不知道能達到什麼恐怖境界了。”

隨後,薑練又道,“我已經有了其他的人選,資質不比他差,並且,乖巧聽話。”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