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84c1730837854c7daa8bba32309538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沈穹飛身上了擂台,擂台上,青年容貌妖異俊美,實力也可圈可點,對於他來說絕對是個勁敵。

“三聖宗黎風。”

“九玄門紫霄峰沈穹。”

二人上前見禮,這是表達宗門間友好相處的方式之一,隻要是不太僵硬的宗門,都會在麵上表露著平和。

沈穹在看著黎風,黎風也在看著他。

很快,黎風便是微微皺了皺眉頭,很奇怪,眼前之人,明明隻有金丹初期,但卻給他一種很危險的感覺。

這種感覺,隻有在麵對那些頂尖的天才身上纔會感受到。

如今,眼前之人,也不知是何種體質,竟然會讓他有如此感覺。

不過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小覷眼前之人。

畢竟是紫霄峰的弟子。

這裡出過無數的神話,每一代的至強者都是在紫霄峰中走出。

“來吧。”黎風目光微動,兩道風刃向著沈穹砸了過去。

剛剛出手,皆是試探。

二人的實力應當也算是旗鼓相當,根本冇有什麼太大的差距。

隻是在這一瞬間,沈穹開始動了,身法快如一道閃電,帶著極大的壓迫感,穿過兩道風刃,向著眼前之人砸了過去。

黎風吃了一驚,但腳底下的動作卻並不慢,作為風屬性的特殊體質,在速度方麵還是無人能比的。

手眼身法步,在這一刻都做到了極致。

兩人在速度上,你來我往之間,僅是試探,便過了四五招。

但,這在其他人看來,也不過是過去了一眨眼的功夫。

這一下擂台下麵的人頓時嘖嘖稱奇。

“想不到沈穹師弟竟如此身法,這種速度,可能已經不比那位風屬性的特殊體質要差了吧。”剛剛的那位紫霄峰的師兄感歎道。

九玄門的眾多弟子也都是微微沉靜了一瞬,是啊,如此之強的身法,絕對比得上體質上的差異了。

甚至於說,風雷二屬性,皆是以速度見長,哪怕是冇有身法,也未必就差了多少。

二人的實力在當前,應該算是旗鼓相當。

藉著這無人能比的靈訣身法,完美的抵消了實力上的差距。

“這是我紫霄峰的秘法,風雷訣?”袁老的目光微微呆滯了一瞬。

這是他未曾想到過的,在等級森嚴的九玄門之中,有些東西隻有曆代的掌教才能修習。

就比如眼前的風雷訣。

雖然名字聽起來簡單,但越是簡單的東西,練到了高深處,便冇有那麼簡單了。

這是專門鑽研身法的秘技,有上古先人,觀摩天地風雷之法,創下了駕馭風雷之術,九玄門的初祖,偶然在一處仙門秘境之中得到傳承。

一開始,隻是風雷屬性體質的人才能夠修煉。

經過了無數次的修改之後,轉成了一種仙訣,讓所有體質的人都能夠修習,這才留下了給曆代掌教所做的身法秘術。

當然,雖然所有體質都能夠修習,但,若是風雷屬性的體質,那絕對是如虎添翼的。

如今想不到,在一位弟子的身上觀看到,並且還是雷屬性的特殊體質。

袁老眉頭微皺。“你覺得他能當下一任的掌教?”

不僅僅是這風雷訣,他在這位的身上,還看到了玄清仙訣的影子,所以纔有此一問。

“還了因果罷了。”薑練輕輕搖了搖頭。

“什麼因果?”袁老更加的迷惑了,什麼級彆的存在能夠讓九玄門的掌教親自還了因果。

“沈破天留給九玄門《玄清仙訣》的因果。”薑練隻是隨意的說道。

袁老的聲音頓了頓,他也並不糊塗,隻是在一瞬間便猜到了一些東西,麵容驚詫的問道,“難道這位就是你說過的沈穹?”

“是。”

“那確實是可以的。”袁老點了點頭,這一次不再說話了。

沈破天嘛,那是一個禁忌,不會有人多說什麼的。

良久,袁老突然疑惑的轉過了身來,“沈破天離開九玄門已經是三十餘年了,為何會有一個看起來十七八歲的兒子在?”

“這個我也不知道了,不過,知道是他的血脈,便足夠了。”薑練緩緩說道。

袁老輕輕點了點頭,不再多言。

事實上,對於這件事,薑練還是知道一些的,隻不過其中的原因有些複雜,他也不好對外提起,總之他也冇有在現場也就是了。

上方,二人的打鬥已經到了白熱化階段,這次並不是什麼一招擊敗,而是打的有來有回。

可以想象的是,二人在擂台上,身影如同幽靈一般,外人隻能看到碰撞擦出來的花火,尋常的弟子就連身影都看不太清。

這是一場速度之間的對決。

一個是風屬性,一個是雷屬性。

二者本應該是相輔相成的天賦,同樣都是人間極速,在二人身上施展開來,更是取得了極大的效果。

兩種靈根代表兩種屬性的功法,有進攻有防守,但二者幾乎都冇有什麼弱點,這是兩種到了強大極致的靈根。

在這其中,下方的風漪目光異彩連連。

她也是風屬性的特殊體質,實力也要比台上的兩人都強,她已經達到了金丹巔峰,剛剛也打贏了一場,讓眾人見識到了九玄門核心弟子的實力。

不過對九玄門來說,風漪雖然強,但卻是風家的人,是以並冇有被選入九玄門的核心弟子之列,當做下一任首座來培養。

這種入門目的性很強的弟子,宗門隻是不把他們作為最核心的那一批來培養,但也僅此而已,該有的資源還是有的。

甚至連秘境的名額都有的,並冇有什麼差彆對待,隻是一個風屬性的特殊體質,讓人覺得可惜而已。

她能夠看出,眼前的黎風,已經將風屬性的特殊體質做到了極致。

無論是開發潛能,還是在速度攻擊等各個方麵。

同樣是作為風屬性的特殊體質,她自然能夠看出一些門道來,並且,還帶著一點風家體質的影子在。

“三聖宗的弟子麼,有趣。”風漪的嘴角輕輕的勾勒了起來。

她決定還是讓族中長老查一查這位。

畢竟,一個野生的風屬性特殊體質,是不太可能的,必有溯源,儘管不太可能真的跟風家有什麼瓜葛,但既然知道了,還是探查一下比較好。

//

說下更新【必看】:

這是今天第三更,明天開始,三到五更,時間不固定,不會在淩晨釋出,改完就發,如果想要囤積的,可以每天晚上一起看。

之後的更新都會算在上架章節裡麵,相當於變相的上架了,隻是暫時未收費而已。

上架之後,會直接連帶著本章以及後續所有章節一同收費。

養書的話,可能會多花一部分書幣來訂閱前麵的章節,量大管飽,能追更的儘量追更。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穿書後我撿到了反派更新,第一百零一章 人間極速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