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憑藉著感應,薑練能夠察覺到,大陣的陣中心,就在廢墟的中央。

那裡的血氣幾乎化為實質。

剛一入陣,薑練便感受到了一股氣機在鎖定著自己。

並且,大陣之中,還有三道沖天的氣息,在不斷的攻擊著大陣的陣紋。

應當是大夏和九玄門的三位元嬰期了,他們的目的,不僅是為了查探,還要試圖破陣,這樣,才能夠揭開這裡的真麵目。

不過他們幾人畢竟不是陣道大家,隻能靠蠻力破陣。

陣紋事實上已經在三人的攻擊下搖搖欲墜了,隻是不知道是使用的什麼做陣眼,方纔有著困住元嬰之力。

薑練留了一絲心神感受著兩個小傢夥的氣息,便提著紫霄劍向著陣中心走去。

血霧幻化出血色的凶妖,氣勢攝人。

卻在薑練強大的威勢下化為碾粉。

“看來真的是有了不得的寶物啊,否則,一個元嬰期想要佈置出這麼強的大陣,恐怕還不太現實。”

由於是隨機傳送,薑練距離陣中央的地方有些遠。

並且,大陣似乎有種磁場,飛行不起來,隻能使用一些瞬行的法術,這讓薑練的興趣又大了一些。

本以為自己會是第一個到,隻是,還冇等到薑練走到陣中央,便感受到了另一道強大的氣息。

“化神?”薑練眼神微微眯了一下。“不愧是隨身老爺爺,果然強啊。”

這還是薑練這三十年來第一次感受到化神強者。

化神隻是個階段,也分好幾個層次。

初入化神為明心境,之後分彆為見性,開悟,靈海,神變五個小境界,每個境界又有初中高三個階段。

現在的薑練本體,便是明心境初期。

而這道氣息,魂力的強橫程度,至少有開悟階段了。

“不過再強也隻是魂體,可惜了。”薑練輕聲低語,身形卻是急速的向著陣中央激射而去。

......

另一邊。

晏靈脩自分開之後,便傳到了一個詭異的血色空間之中。

周圍凶猛的血色異獸不斷的向著這裡奔騰過來,血光沖天,不得已,晏靈脩隻得接戰。

當一拳砸毀第一頭外形猶如狻猊一般的異獸之後,晏靈脩的眸中閃過了一抹奇異的色彩。

他能夠感受到,這血霧之中,蘊含著極為精純的血氣,在擊潰了異獸之後,便融入了他的體內。

不過他絲毫不敢掉以輕心,更不敢去煉化。

薑練跟他們說過,這血氣有好處也有壞處,雖然精純,但是難免有著遊怨,不得正法。

隻是將其存儲到胸口掛著的一塊鱗片之中。

這鱗片黑黢黢的,不知道是什麼材質,但在吸收了血氣之後,閃過了一抹妖豔的暗紅色光芒。

漸漸的,晏靈脩發現,不用他去吸收了,周圍的血霧源源不斷的湧入黑鱗,這種不受控製的感覺,讓他的麵色一緊。

他猶記得,在剛剛得到黑色鱗片的時候,差點被吸乾了全身血液。

但現在也無法讓它停下,用的方法也都是無濟於事。

這血霧,應該也夠它吸收了。

薑練正在疾馳的過程中,眸光看向了一個方向。

“好傢夥,上古凶獸的妖鱗?”

看這波動,薑練覺得,至少也是在上古排名非常靠前的凶獸,能拿到這種級彆的寶物,都是氣運值高帶來的好處,天材地寶日常在眼前亂晃。

薑練突然不緊張了,速度也放緩了下來。

這兩位都是什麼鬼?

本來給他們扔陣裡,是為了磨練一下功法和劍訣。

但是,現在的情況來看。

這是這兩位磨練一下大陣吧?

不著急了,反正也近了,薑練繼續慢悠悠的向著裡麵走去。

......

“這應該是血域大陣,當年我見過一次,隻不過那個時候,是當時十方魔宗的宗主佈下的,堪稱萬裡之內,生靈絕滅,可惜的是,這陣法至少已經失傳了百年了,冇想到,又能夠見到。”

荒老的聲音帶著凝重,“不過,這次無論是佈陣之人,還是陣法威力,都下降了一個檔次。”

“隻是,我想不通,為什麼這魔宗敢明目張膽的布這等絕陣,並且,按照當前的形勢來看,應當是有意引這些金丹,乃至元嬰強者前來的,後麵應該還會有手段,你要寸步留神。”

沈穹也有些明悟。

果然,這混亂之域,更是絕險。

稍有差錯,便是萬劫不複之地。

不過,他們真的有膽量引九玄門和大夏的人過來?

誰給他們的膽子!

還彆說,至少在薑練看來,這群人還真有這個膽子。

在大陽境這混亂之地,九玄門和大夏的掌控力很小,一些高種魔族和魔修宗門在這裡盤根錯節。

所以他並冇有親身趕過來,隻是過來查探,順便把九玄門的人撈回去,滅這種勢力,絕不是說能頃刻間就做到的事情。

從踏入血霧的那一刻,薑練已經知道,這就是血宗的手段!

隻是,血宗在劇情裡能夠困擾大夏和九玄門那麼久的時間,絕對不是說憑藉著打不過就跑的特點。

還有其勢力和後台。

血宗後麵站著的,是真正的魔族!

血魔族一脈!

甚至,和十方魔宗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彆的不說,這血域大陣,就是上代十方魔宗的魔主創下的絕世陣法,滅了不知道多少的正道強者。

這兩股勢力的重壓下,哪怕是九玄門這等超級宗門,也不會輕舉妄動。

所以,如果真的要出手,就要雷霆手段,強勢剷除,否則的話,打草驚蛇會更難。

如今隻是來查探一下,是以還帶著兩個小傢夥見見世麵。

冇有準備之前,不至於真的大動乾戈。

十方魔宗一直在那裡,甚至連地址都冇有變過,這麼多年為什麼穩如泰山?

君不見,正道魁首帶著各大正道宗門攻打魔宗,每次都是聲勢浩大,強者無數,但大都是無功而返。

因為正道宗門也不是一條心,勾心鬥角的程度遠比那些老實待在魔界的魔族更加可怕。

一路走來,隻見到腳下都是廢墟,冇有一道人影。

緊趕慢趕,在半刻鐘之後,方纔透過血霧,看到了陣中央。-endcontent